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花千骨》->正文

卷二:瀚海難禦折千骨 經年約滿鬥群仙 22.茅山掌門

    第二日一早和雲隱前往茅山自然是把糖寶也帶上。

    落十一一直送他們出了天罩然後才折返。花千骨第一次飛那麼高踩在劍上絲毫不敢低頭看下面的大海只覺得就要一頭栽下去。

    看見糖寶在肩上手裏抱著個白白的東西開心的扭來扭去怕風大它被吹下去。

    “寶寶你抱著什麼呢這麼開心?還是回耳朵裏去睡覺吧?外面風大等下感冒了。”

    “呵呵呵十一師兄給我的棉花糖。”說著啊嗚一口咬下去一臉的甜蜜。

    “骨頭媽媽你也吃啊!”說著扯下“一大塊”費力的高高舉起。

    花千骨轉過頭去糖寶餵到她嘴裏只嘗到甜簡直還不夠塞牙縫的。

    雲隱始終在她右後方不近不遠的距離飛著她快他便快她慢他便慢似是恐她若有差錯不小心掉下去。雖說下面是海但若是姿勢不對五十米以上掉下去水面會比大理石地還硬當場腦袋就會開花。

    回望逐漸變小在視線中隱去的長留山心中頗有些不舍。半年時間她已經把這當作她的家了。

    突然又一想到腳下這把劍是尊上親自贈予她的忍不住一陣激動和感動。

    雲隱一路上跟她說著茅山派大小事務花千骨都一一用心記下。怕花千骨體力不支雲隱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提議停在半空中休息一下。就這樣一路上走走停停度又不是很快。花千骨怕在路上耽誤時間太久總是推說不累繼續往前。雲隱也不違逆只是暗中控制斷念劍減輕花千骨的負擔。

    到茅山的時候已經是三日之後了花千骨想來自己當初和尊上從瑤池到長留山相當於這次兩倍的距離也只花了不過半天而已。

    重回茅山當初花千骨做夢都沒想到過自己居然是猶如仙人下凡一般直接從空中飛臨而下。大殿的宏偉鐘聲連敲了十二下花千骨俯望下去九霄萬福宮前密密麻麻跪了上千名弟子忍不住站在劍上的腿就開始有點軟了這這是什麼陣仗?!廣場的巨坑早已填平。可是一想到當初裏面的血肉模糊的屠戮景象還是忍不住一陣反胃。

    糖寶睡飽了爬到花千骨的頭上萬分激動的看著下面眾人好像正在朝拜的是自己一般洋洋得意又沾沾自喜。

    鐘聲末突聽著下面齊聲高呼“恭迎掌門回山”聲同霹靂雷驚差點沒把她從劍上嚇得掉下去。強自穩定心神姿態還算優雅的緩緩著6身邊立馬有弟子上前扶她。

    雲隱領她直入萬福宮大殿花千骨望著那高高在上的掌門金座心想這次算是豁出去了。兀的端坐在上面望著從殿內一直綿延到外面整個廣場密密麻麻的弟子頭還是直泛暈。

    面前不斷來人參見從茅山的各個師叔長老到其他各派邀請來參加儀式大典的賓客。

    花千骨根本就記不住誰是誰的名字誰是誰的臉只是笑容僵硬的一一點頭問好。

    甚至沒有時間休息片刻接下來竟是掌門的正式接任儀式。花千骨有點無措的望著雲隱他只是安慰的對她笑。

    面前弟子手捧一個空的金盤跪在花千骨面前花千骨傻在那裏不知道怎麼辦就聽到糖寶在耳中道把宮羽放金盤裏。

    連忙從懷中取了來打開包裹著的手絹把小小的羽毛放在盤裏。

    受羽儀式由茅山目前輩分最高的白胡子花花的清懷道長進行花千骨根據糖寶提示一切倒也沒什麼紕漏。

    最後跪在大殿正中對著茅山列祖列宗拜了三拜。清懷道長親自給她掛上了宮羽之後默念心法花千骨看見無數的文字和圖畫在空中顯現然後全部吸收凝結到了清懷道長的伸出的右手拇指之上。

    接著清懷道長飛結了幾個法印然後往花千骨眉中心一點。

    花千骨只覺得一震什麼東西在身體裏澎湃欲出。眉心當初清虛道長印上的似花非花的紅色掌門印信再次凸顯了出來襯得花千骨小小的臉越脫俗了幾分。

    下面又開始齊聲高呼現在花千骨算是正式的茅山掌門了。

    再接下來是茅山的祭天大殿主要是為了之前慘死那些茅山弟子。花千骨照著糖寶和雲隱的指示忙了整整一個下午大典才算舉行完畢。她都快要虛脫了肚子也餓得不行。

    雲隱把她引至內殿去休息面色甚喜似是沒想到她如此小小年紀卻能如此鎮定的應對如此大的場面而且舉止言談都甚為得體。因為很早知道新任掌門是個十二歲的小娃娃還拜在長留門下茅山眾人都憂心忡忡。今天一見花千骨雖然只是個孩子瘦小卻不嬌弱眉間自有一股堅韌和氣魄。而且身上掛的竟然是長留上仙白子畫的隨身佩劍。顯然尊上對她十分重視整個仙界一向以長留為尊仙人中更是以白子畫為既然有上仙在背後為小掌門撐腰那不管花千骨到底怎麼樣眾人心裏都踏實不少。

    雲隱微笑的看著那把斷念白子畫想要借此向茅山眾人以及天下傳達的大概也是這個意思吧。

    望著滿桌子飯菜花千骨差點沒撲上去可是念在有弟子在仍是矜持有禮的坐在桌前。直到雲隱把眾人都打下去。這才和糖寶兩個狼吞虎咽的大吃起來。

    雲隱等她一邊吃一邊自己在一旁報告著她這幾天需要打理的事物。花千骨暗自嘆息原來做掌門人如此不容易長留山比茅山更大弟子更多尊上一定更加辛苦吧?

    事務太多未等雲隱說完花千骨已吃飽睡著。本來餓的不行再加上長留飯菜清淡好久沒吃那麼豐盛忍不住就又吃到撐了。

    雲隱剛想把她抱到床上去又覺得有失提統凝神淩空把她溫柔的放在了床上再蓋上被子。

    糖寶則大肚子朝天的仰在了盤子裏睡著了。雲隱拎了匹生菜葉把它從頭到尾的整個給蓋住然後讓人撤了飯菜也回去休息了。這半年來真是把他快要累死了。

    第二天一大早聽見有人敲門。

    “進來。”花千骨也不管自己依舊衣冠不整從床上立起來。雲隱眼睛看著頭蓬松睡眼惺忪花千骨眼睛瞇起忍住笑意。

    “拜見掌門昨夜可睡得可還好?”

    “挺香的嘿嘿我還做夢了。夢到林隨意來謝我呵呵。”

    “林隨意?呵呵他的屍骨他師傅已經幫他收殮回去了。”

    花千骨坐到床邊正準備穿靴子突然見雲隱單腳跪了下去把花千骨的白色小靴子拿在了手裏。

    花千骨頓時有點慌了她還從沒被人這麼伺候過。而且還是個成年的男子心裏不由得咚咚亂跳。

    卻又不好拒絕的只能伸出腳去讓他溫柔的替自己一一穿上還綁好帶子。然後又遞上一旁準備好的毛巾擦臉。

    “要弟子為你梳頭麼?”

    “謝謝謝謝不用了我可以自己來。”

    雲隱立在一旁看花千骨動手梳了兩個歪歪扭扭的髻不由眼中多了幾分玩味。

    平常在長留山都是輕水幫她梳的她本就不太會打理自己賢妻良母型的輕水從頭到尾散著偉大的母愛光輝總是替她照顧好一切。

    “還是弟子來吧。”雲隱突然從她手裏拿走梳子花千骨微微嘟起嘴巴看看銅鏡中的自己的確是手藝不精。卻見雲隱修長的手指滑過間不一會兒就梳了個可愛的包子頭。還解下自己佩劍上的兩根紅色緞帶替她系上。

    “真好看!”花千骨心裏樂滋滋的。

    “肚子餓了吧早餐是在房間裏吃還是外面吃?”

    “房間裏就好。”

    “弟子的蓮藕清粥做的很不錯掌門要不要嘗一嘗?”

    “好耶!”

    花千骨在鏡子前面玩著自己的頭。不到半柱香就見雲隱又回來了臉色比之前蒼白不少。

    “好快啊!”花千骨看看他手上嗚嗚嗚我的早餐呢?

    卻見雲隱似乎忘了之前一回事似的看著花千骨面上閃過一絲詫異然後立馬低下頭去。

    “弟子找掌門有點急事請掌門馬上跟弟子來。”

    花千骨奇怪的跟了出去末了回過頭指指睡得正香的糖寶道:“要不要叫上糖寶如果要和眾長老議事什麼的它可以給我提個醒。”

    “不用。”雲隱看看桌上的盤子皺起眉頭似有些不解神色匆匆的轉身出去。

    花千骨連忙跟了上去。卻見雲隱從殿後小路一直走出了萬福宮。竟是要下山的姿態。

    “我們這是要去哪啊?”花千骨望了望周圍現一路行來居然一個弟子也沒有遇上。

    “是要緊事掌門切勿多問。”雲隱走的飛快卻又不見他禦劍。

    花千骨望了望周邊已經下了大茅峰:“不遠處就是林隨意的墓了呢!”

    雲隱楞了楞嗯了一聲。

    “雲隱明日你差人把他的屍骨送回嶗山吧?”

    “好。”

    雲隱快行了幾步卻現花千骨站住不動了。

    轉過頭看見孩子樣的她卻以那樣看穿一切的爍亮眼神高處註視著他。

    “你不是雲隱你是誰?”

上一頁 《花千骨》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