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花千骨》->正文

卷二:瀚海難禦折千骨 經年約滿鬥群仙 24.可愛骨頭

    “疼麼?”殺阡陌看著她小臉上那一道道血痕心裏直罵雲翳一點都不會憐香惜玉。下回見到非抽他兩根筋出來打陀螺。

    “不疼。”花千骨對他貼自己如此之近有些不適應微微往後退了些。

    殺阡陌右手凝氣出微微紫光輕輕從花千骨面上撫過傷痕瞬間撫平消失。然後又揭起花千骨兩邊衣袖從她臂上一一撫過替她療傷。

    “還有哪麼?”

    “沒了沒了。”花千骨連忙放下衣袖道。雖然腰間腿上都還有勒得很深但是怎麼可以隨便讓人摸雖然同樣是女的。

    殺阡陌笑盈盈的指尖一繞斷念劍從遠處地上飛了回來自動插入花千骨腰間的劍鞘之中。殺阡陌卻終於看清楚的猛然一驚。

    “斷念劍?!”

    伸手便要再次拔出卻未等碰到竟被彈出去老遠。

    踉蹌幾步站穩身子輕笑一聲嘴裏罵道:“xx的白子畫!”

    “姐姐你沒事吧?”花千骨不明白突然之間生什麼了。

    “這劍你從何而來?這明明是白子畫平時的隨身佩劍他爺爺的上次交戰時還不小心讓他傷到我臉好久都愈合不了差點毀了我驚天動地的花容月貌。害得我闖天宮又下東海的到處偷靈藥。”

    “是尊上送給我的啊!”

    “啥?白子畫把這劍送你了?這可是把上古傳下來的絕世好劍他居然送你了?我問他借伏羲琴想參透十六件神器裏的玄機的時候怎麼就沒見他這麼大方過差點刺了我一身的窟窿眼。這世上哪個見我不被迷得暈頭轉向偏偏只有他憐香惜玉都不懂!我不管你把斷念扔地上我要使勁踩幾腳以消我心頭之恨!”

    花千骨呵呵的笑:“那伏羲琴如此要緊尊上怎麼會隨便借人呢?”

    “哼我道他是凡脫俗的白子畫心裏也有三兩分敬重卻沒想到和其他派的臭道士老禿驢一個德行冥頑不靈!我不管我就要踩兩腳。”

    花千骨可不敢讓他折辱了白子畫的佩劍連忙裝作一副很生氣的樣子使勁打了那劍兩下:“看吧雖然你是劍吧但是也要長眼睛啊姐姐長得那麼漂亮你怎麼舍得弄傷她的臉呢?趕快給姐姐道歉說你錯了再也不敢了。什麼?我聽不見再大聲點。恩下回記住了哦不過上次的事還是不能輕饒了你回去不準套劍鞘裸著身子到太陽下面曬著去非把你曬黑了以消姐姐心頭之氣!”

    殺阡陌見她認真的跟那劍說話的樣子撲哧一下就笑出聲來了。無奈的揮揮手:“算了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下次找白子畫報仇算賬去才不跟一把小破劍一般見識呢!對了你跟白子畫什麼關系啊他幹嗎把斷念劍送給你啊?”

    “我上次群仙宴後就跟著尊上拜入長留山了。尊上怕我這次出來遇見危險特意讓我帶出來防身的。”

    “哼想不到他還這麼好心啊。不過你背著這斷念就算隔了天涯海角他也能感知到你是否安然無恙。若是你這次被雲翳掠去了想必過不了多久他就會差人來救你吧。這雲隱也太笨了這麼輕易就讓雲翳混進山去。”

    “這不能怪他誰讓雲翳和他長得一模一樣其他人肯定都把雲翳當作他了。”

    “一模一樣?!”殺阡陌吃了一驚他也沒見過雲翳的真面目倒是不知道這點。怪不得他們行事總是如此順利。

    “我必須得努力不能光靠他們來保護!”花千骨緊緊握住手中的劍。

    “斷念靈氣太強也只有白子畫壓得住它它怎麼肯聽你一個小不點來禦使。你得慢慢與其溝通磨合只有你自身力量足夠強大的時候它才會真正的把你當作主人。現在對你而言也只算得上是一把普通的廢鐵真不知道白子畫怎麼想的。”

    正說著斷念在鞘中不滿的出嗡嗡聲。它才不是廢鐵呢!

    殺阡陌看了看山上道:“雲隱他們快到了姐姐要走了。第一次見面你這麼可愛姐姐又這麼喜歡你就先送你個見面禮。”說著用力一掰硬生生的把自己左手小指給掰斷了。

    嚇得花千骨捂住嘴巴連忙衝上去替他止血。

    “呵呵別怕小不點。”正說著那半截優美纖細的小指上的皮肉迅的融化蒸。最後只剩下一小截可愛的白色骨頭。殺阡陌拔下一根自己紫色的頭剛剛掰斷小指他連眉頭都不皺一下拔根頭可把他心疼的要命。

    頭從骨頭縫裏穿了過去然後系好掛在花千骨脖子上。

    “這個是姐姐身體的一部分帶著它這樣小不點不論在哪姐姐都知道。遇到危險的時候就把它吹響。姐姐會盡快趕去救你知道嗎?”

    花千骨早就被嚇傻了心疼的看著她左手小指卻見上面一滴血也沒有流的迅又長出森森白骨還有皮肉很快便恢復如初。

    殺阡陌拍拍花千骨的頭:“瞎擔心個什麼姐姐是魔嘛好了姐姐得走了不想跟雲隱他們起正面衝突。等我找到下一件神器忙完了就去長留山找你玩。”

    說著抱起花千骨啵的在她臉上使勁親了一個嘿嘿笑著轉了個圈人就不見了。心裏直偷著樂做人姐姐就是有這個好處啊!挖哈哈!

    花千骨看著胸前那截所謂的可愛的小骨頭滿頭黑線這禮物也實在是太特別了吧雖說她叫千骨也不能就送她真的人骨頭吧還要她放在嘴裏當哨子吹她才不要呢!

    拽了拽那頭好結實啊應該不會斷的。

    天水滴勾玉小指骨頭這年頭怎麼人人都喜歡送人項鏈啊?她的脖子上都快掛滿了!

    過一會兒果見雲隱帶著一班弟子風馳電掣的趕到。看到花千骨連忙跪倒在地請其責罰失職之罪。

    卻見花千骨一臉控訴委屈的瞪著雲隱。

    “我的蓮藕清粥在哪呢?我都快餓死了!”

    雲隱滿頭黑線。

    回到萬福宮花千骨狼吞虎咽一言不的吃著早餐。雲隱在一旁擦汗一面解釋著自己本來去廚房後來現異動追了去卻沒想到被調虎離山。之後被春秋不敗手下一幹人等纏住遲遲脫不了身。等趕回來的時候才現花千骨不見了問睡得傻乎乎的糖寶更是一問三不知。

    花千骨吃得七八分飽了這才緩一口氣把被雲翳帶下山後來又被殺阡陌所救之事說給他聽。

    聽到說雲翳竟然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雲隱也是大驚失色。

    “怎麼會呢?那麼多年我也算和大師兄朝夕相處但是從來他都是面具掩面我還以為是他舊時容貌被毀卻怎麼會跟我長得一樣?”

    “對啊很奇怪是吧你回去問問伯父是不是那個年輕的時候……啊?”

    “不可能青州夢家代代單傳。”

    “呵呵那就不得而知了你回去有機會好好調查一下。另外通知門下弟子一定要格外小心如果雲翳再用你的面目有所行動那真是防不慎防。”

    “弟子知道。只是那個流火緋瞳殺阡陌請掌門日後務必再不要與其有何牽連。”

    “為什麼啊?姐姐救了我啊!”

    “姐……姐姐?”雲隱一頭霧水突然明白花千骨定是見殺阡陌太美把他當作女的了不由得暗自好笑卻也覺得沒必要跟她詳加解釋。

    “我們是仙他是魔正邪不兩立。身為茅山掌門若是跟妖魔勾結不清定會落人話柄。特別是掌門回山後長留門規更加森嚴絕對不能與妖魔有所往來。而且他上次妄圖盜取上古神器跟長留結下了不小的梁子。殺阡陌等妖人一心想放妖神出世他這次救下掌門一定別有居心!”

    “姐姐不像壞人啊!”聽雲隱那麼說花千骨沒敢繼續說殺阡陌還把自己的小指頭掰斷了送給自己作禮物。

    “掌門你還太小好人壞人不是光看外表的那殺阡陌雖然長得美艷不可芳物但是心狠手辣有如毒蠍凡是得罪過他的輕薄過他的對他稍有無禮的全被他以非人的手段折磨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他做事僅憑性子沒個章道別說是仙人就是妖魔見到他也忌憚躲著三分。總之掌門以後盡量不要跟他有任何牽扯就是了。”

    “哦……”花千骨微微嘟起嘴巴可是姐姐對她是真的好啊“我什麼時候可以回長留山啊?”

    “那麼快就想回去了麼?多留幾天不行麼?”雲隱看著她小小的包子頭很想摸摸安慰安慰她知道她剛剛肯定還是受驚了卻不敢犯上。將才真把他急瘋了若是尋不見她他就真要內疚死了。

    “我怕落下太多課業趕不上離仙劍大會的時間不多了。”

    “仙劍大會麼?到時候茅山也會派門人參加哦弟子會來給掌門加油打氣的!”

    “啊?不會吧?”原來整個仙界都會派人參加?那豈不是更丟人?

    “這樣可好掌門在茅山多留幾日弟子會盡快把茅山道法有系統有條理的一一教授給你。身為茅山掌門卻一點茅山術也不會也不行啊!”

    “呵呵我有在修習的清虛道長留了本心法秘籍給我糖寶有教我練。到時候我回長留山秘籍你就好好收著。另外還有一本六界全書我請尊上代為保管因為事關重要等局勢安定點我再取回來。”

    “謹遵掌門吩咐安排。”

    “呃……雲隱我們也差不多挺熟了沒有外人在的話你就叫我千骨吧掌門掌門的好別扭啊!”

    “是掌……千骨……”雲隱望著她欣慰的點頭。這半年來只覺得肩頭壓力好大常常有些不堪重負茅山遭此大難雲字輩清字輩的弟子死傷慘重剩下的可擔大局的寥寥無幾。他時常怕辜負了師傅的一番期望茅山百年基業就折煞於他手中。這次見了小掌門卻不知為何心中竟踏實安然多了。

    她雖然還只是個孩子無論是站在他前面主掌茅山還在站在他後面支持他的實際行動都讓他覺得那樣安心仿佛有了堅實的後盾一般。這下茅山有望了。

    於是花千骨辦妥各種事務之後又在茅山多留了十多日茅山和一般一心修仙提高自身法力的門派不同註重的是實戰能力所以常常入世歷練捉鬼降妖。這些天在雲隱的督促和教導之下花千骨的禦劍能力和對五行的掌握都有了明顯的提高。

    這夜雲隱一直伺候到花千骨就寢才離開糖寶偷偷摸摸的爬到累得暈暈乎乎只想倒頭就睡的花千骨臉上道:“骨頭骨頭快別睡了爸爸來了我們去見爸爸!”

上一頁 《花千骨》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