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花千骨》->正文

卷二:瀚海難禦折千骨 經年約滿鬥群仙 29.天意如此

    周圍不少人都閉上了眼睛不敢看這血腥的一幕。仲裁長老清流雲隱落十一連朔風都已經凝神聚氣打算在最後一刻阻止。那便也就是說花千骨輸了。

    卻未想到忽聽一聲清越的劍嘯遠處一道紫光疾飛而來猶若一條紫龍騰越九天之上。劍光如虹罡風縱橫劍氣淩厲逼人。

    頓時整個空中狂風大作驚濤駭浪竟然卷了幾米之高。周圍盤坐於半空中修為較差的弟子被迎面襲來的驚人劍氣逼得都差點從半空中掉了下去不由自主連連踉蹌而退好半天才定住身形。

    落十一定睛一看竟然是斷念劍感知主人有危難掙脫劍盒出鞘趕來。不待花千骨禦使徑自擊向霓漫天。

    霓漫天完全沒有防備只覺得寒風撲面被淩厲的劍氣震得胸口血氣翻湧連連後退差點沒掉入海中好不狼狽。

    眾人無不大驚失色。落十一心中喜憂參半沒想到花千骨和斷念竟然到了人劍合一的地步。

    花千骨苦笑一下一口鮮血噴口而出。她的體內經脈心肺皆已大傷真氣用盡若無靈藥怕是活不成了。

    手不由一放碧落從空中墜下靈氣已失又無人禦使直接掉落大海之中。斷念飛入她手中嗡嗡聲不斷像是在擔心她的傷勢。

    花千骨輕撫劍身眼中是深深的欣慰與無奈。纏綿之態猶若愛人相依偎。

    霓漫天是新入門弟子平時只有在大典上見過白子畫他帶的都是掌門佩劍故而並不認得斷念可是周圍眾仙和她爹娘卻都是認得的四下議論聲立刻此起彼伏。

    霓漫天又使出蓬萊二十四路掌法來攻斷念劍光灼灼將花千骨屏罩其中霓漫天竟是半點也近不了她身。心中不由得大怒喝道:“躲在劍氣中不敢應戰還不如直接認輸好了!”卻似乎忘了自己起先憑借碧落占了多大的便宜。

    花千骨在劍光中拼命調息動身體的最後一點余力做最後一搏。

    手握斷念劍突然憶起那月夜裏與尊上一同禦劍翺翔的景象腦中不斷幻化出尊上白衣飄飛身若驚鴻的出塵身影輕輕一嘆大腦瞬間無比通透明晰一股什麼東西仿佛正在噴薄而出。

    心未動劍已出。她仿佛遨遊於天外一般不聞不見周遭任何情景。行雲流水一般的劍法從她手下緩緩而出。竟不是茅山劍法也不是長留劍法而是她心念所至臨幸自創而來。

    當下身姿飛舞劍若飄虹也依稀感應到斷念在微微的震顫與她相應和。

    花千骨只感覺似乎有一滴清流緩緩從劍中註入自己的心扉流淌進體內沿著周身經脈慢慢遊走。所到之處冰冷中滲透灼熱真氣猶若被點燃一般在身體裏熊熊燃起。迅運轉了一個大周天之後又重新註入丹田。一股清涼之氣在天關處炸裂開來猶若耳邊響了個驚雷。陡然間五識俱明百裏之內連海中的每一個浪花每一聲鷗叫每一句私語每一個喘息都聽得清清楚楚。

    落十一雲隱等人在上皆欣喜而笑都沒想到花千骨在這緊要關頭居然修為大進一層。過了大劫進入了修仙:初識聆音破望知微勘心登堂舍歸造化飛升幾個階段中的破望。

    霓千丈和蘇蕊夫婦面上漸露愁容似是沒想到花千骨竟然成為他們計劃中最大的一個阻礙。

    舞青蘿心下松一口氣笑望著火夕道:“這回你可是要輸了。”

    火夕抹一把汗似是沒想到這場比試竟然會如此艱險。不過小骨頭不愧是他的寵物啊哈哈哈果然沒讓他失望。輸吧輸吧這一場輸了也開心。

    不過依然嘴硬道:“哼兩人幾乎都真氣用盡鹿死誰手還不一定我們等著瞧!”

    霓漫天自然也瞧出了花千骨劍法中的玄秘和她修為的突然大漲心中更加著急。默念劍訣又把霓千丈的蘇蕊的佩劍給招了去。雙劍在手無奈終歸力量有限無法很好禦使卻也只能當作一般兵器來用。拼了命的使上畢生所學和花千骨過了數十招。

    霓漫天自幼修習各派劍法集百家所長可是無奈花千骨新創的劍法太過厲害飄逸如仙又難以捉摸她卻連見都沒見過。幸好花千骨真氣用盡只有劍式卻幾乎沒有什麼力量。但是斷念自身之威已是她難以抵擋。

    如此眾人前又使不得什麼詐如今只能拖著花千骨打持久戰。她傷勢如此之重若要再強撐下去就不信她不死於自己劍下。

    想罷霓漫天退到斷念劍氣之外的位置靠著五行術法遠處攻擊。忽上忽下左右飛馳花千骨始終碰不著她。

    感覺道力量一點點從身體裏流失身體動作太大血也止不住的重新不斷往外滲出。眼前都是一道白光隱約能看見霓漫天模糊的身影。

    她真的快要撐不住了。再這樣下去她輸定了。

    眼前浮現出白子畫清和的目光心中黯然道尊上此生看來和你無緣小骨不能做你的徒兒了。

    說著默念劍訣斷念離手帶著排山倒海之勢向霓漫天攻了去卻怕傷她性命的擦過她身子只是打飛了她手中雙劍。

    還未等霓漫天反應過來。

    就見一個身子猛撲上自己。她幾乎也是氣力用盡禦風十分困難突然身體受到猛擊纏繞。一時間也失去平衡竟被花千骨拖拽著一起往海面掉了下去。

    此刻的花千骨已經失去了知覺。突然浸沒過整個身體的海水倒灌入她的嘴裏和耳朵裏。身體慢慢墜向蔚藍的海底手卻始終緊緊抓住霓漫天不肯放開然後終於陷入一片永夜之中。

    朽木清流和雲隱等以及蓬萊幾個弟子立刻淺入水下將她們兩人救上岸分了開來。

    四下眾人唏噓不已都沒想到一個四強賽竟鬥得如此激烈兇狠。

    醫藥閣的人迅上前救治。輕水等人急得團團轉朽木清流和雲隱則輪番的給花千骨輸入真氣與內力。雲隱幸好帶了茅山的返死丹這才勉強護住花千骨的心脈。可是花千骨傷得太重仍然一直到兩個時辰之後才醒。

    費力的在輕水的懷抱裏坐了起來看著周圍眾多關愛的眼神勉強擠出一個笑容。

    說的第一句話卻是:“誰贏了?”

    看到眾人皆不語的低下頭去便知道在空中一起墜落是自己先觸到的海面。

    血氣上湧一口血便要噴出卻被她硬生生咽了回去。

    苦笑一聲。天意如此夫復何如?

上一頁 《花千骨》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