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花千骨》->正文

卷二:瀚海難禦折千骨 經年約滿鬥群仙 32.朝夕相對

    花千骨翻滾一夜還是沒辦法適應這個稀奇古怪的大床。糖寶倒是喜歡的打緊把小房子搬到了床的角落裏。揭開一角上面蓋的墊被下面竟果然是渾然天成的一整塊玄冰散出清幽的光芒和絲絲寒氣。糖寶興奮得在上來滑來滑去對花千骨說這是一等一的寶物陰冷的屬性有利於她納天地之氣還有調養傷勢。

    花千骨硬撐著睡到半夜凍得嘴唇都紫了之前躺在這裏是因為自己昏迷不醒現在哪裏睡得著。

    最後幹脆抱了被子在地上一覺睡到大天亮。

    糖寶把她臉當彈簧床在上面跳來跳去:“骨頭豬起床啦!太陽都曬屁股啦!”

    花千骨迷迷糊糊醒過來心中大叫不妙:“怎麼不早點叫醒我啊這是第一天給師傅請安啊死啦死啦的!”

    “呵呵那床太舒服了對我修煉大有裨益我自己都睡過了。”

    花千骨飛快的洗漱了一遍回憶了一遍之前禮樂課上師尊有教導的拜師時和拜師後的種種繁文縟節。可是白子畫已經不在房內了絕情殿太大她找了半天也沒找著。幹脆扯著嗓子喊了起來。

    “師傅——師傅——”

    突然一個近在耳邊的聲音響了起來。

    “我在書房。”

    書房書房書房是往哪走呢繞了半天總算找著了。

    白子畫正在案邊瀏覽長留山的大小卷宗一般的事務世尊都直接處理了直接送到他這來讓他批閱的雖不多卻都是及其重要的。

    “徒兒給師傅請安。”花千骨像模像樣的俯身一拜白子畫也不看她。

    “以後這些就免了。你也不用像往常上課一樣起那麼早隨意就好。”

    “是。”

    “那床可還睡得慣?”

    “呃……”

    “絕情殿別的沒什麼就是房間多你愛睡哪個就睡哪個那床實在不舒服就換一個。不過睡那個你內傷會好的快一點。”

    “弟子知道了。”

    “這桌上的幾本書你先拿去看完完整整的全部記下來一年後背給我聽。但是只能靠你自己去記不要拿給糖寶看或者讓它給你解釋。”

    花千骨拿了那幾本書一看分別是樂譜詩譜棋譜畫譜劍譜藥譜食譜。

    紙張泛黃年代久遠束作一套題曰《七絕譜》一看就是極其珍貴的古籍。

    花千骨心裏覺得奇怪她原以為師傅授藝傳教定是讓弟子苦練修行卻叫她看這些書做什麼呢?而且要論她現在的記憶這七本書下來頂多一個月也就倒背如流了。卻竟然要她看一年麼?

    卻也不多問拿了回去細細研究。這才大跌眼鏡(那時候有眼鏡米?)那七本書看來輕薄所書所寫竟密密麻麻全是條目根本還沒有涉及正文和內容。那紙張甚為古怪你手觸了哪個條目或者甚至只是心念所至書中的字就會全部換成那個條目之下的內容然後其間遇上不明白的還可以再一層層往下翻閱查詢。

    光是那一本書中所列條目就不是一般的多。拿樂譜舉例除開樂器樂識名樂賞等等的分類還有琴譜簫譜歌譜舞譜等等的分類幾乎囊括了天下所有與樂有關的詳盡無比。

    而劍譜也同樣各類名劍各類劍派起源和傳說各個用劍高手禦劍訣竅各家各派的劍法無一不有無一不精。

    藥譜則囊括了世間有的甚至滅絕的草木花卉珍獸奇蟲醫術毒劑練藥等等。

    每一譜皆包容了一個領域的所有知識與精粹甚至是許多人窮盡一生可能都沒辦法接觸到領悟到還有學會的。

    她別說一年背七本了就是七年背一本也不一定能背得下來啊。蒼天啊……

    幸好師傅只說是讓她背沒說都要學會多花點時間多看幾遍應該還是勉強可以記下來的。

    而最讓她驚嘆的是這書奇妙無比不光有文字還有圖畫和聲音。例如樂譜中看到哪段可能就會有琴瑟合鳴的演示劍譜上會出現舞劍的小人或是哪個高手的圖影直接反射在空中。花千骨一邊看還可以跟著他一邊練習。而那些天女散花一般翩翩起舞的仙女更是讓人看得如癡如醉。而各種花木植蟲看見的都是無比清晰的原始圖像她甚至還能聞到香味。治藥步驟都是一步步真人演繹。人體經脈穴位還有很血腥的解剖等等。花千骨不感興趣的地方就背下來感興趣的地方例如歌舞例如琴棋書畫就跟著一塊學。

    她從來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上有這麼多有趣的事情也從來不知道學習可以這麼輕松又好玩。師傅只給了個時間的限定作為給她的督促其他的進度和安排什麼都沒有給她做限定。絕情殿沒有別的人她也不用多有顧及從來都沒有這麼自由過。六界大地宇宙星空山川河流無聲流淌千萬年的歲月乃至每一粒細小的微塵都在她面前波瀾壯闊的鋪展了開來。雖還沒有洞識一切玄機與奧妙的大智慧她卻幾乎有了洞識一切真假與奧秘的能力與博識。

    接下來的時間花千骨仿佛癡了一般完全沈醉在了七本書中。除了吃飯時間幾乎都手不離書。覺更是舍不得睡常常是累得不行了手中還抱著書倒在哪個地方就睡在哪了。然後可憐的糖寶還得辛苦的把她龐大的身子運回去。

    它也幾度好奇想要看看那幾本書的況且花千骨根本不設防它想看隨時都可以。可是它也明白自己不是長留弟子而自己看過的一切都會被傳輸回異朽閣巨大的信息收集庫。

    那七絕譜是長留至寶幾乎囊括了宇宙萬物的信息對靈蟲而言不能不說是一個天大的誘惑。白子畫可能也是考慮到異朽閣的原因所以才交代骨頭不給她看的吧。而自己為了骨頭當然也只有強忍下來了咯。

    在絕情殿的日子過得平淡而又簡單花千骨每天沈迷書中糖寶無聊每天都會跑出去玩然後把落十一還有輕水等人以及山中生的好玩的事情講給花千骨聽。回來的時候會帶各種食材給花千骨花千骨便依著食譜中所言做許多好吃的還會裝上許多讓糖寶給輕水他們帶去。因為其他弟子是不能隨便進入三殿的而花千骨也每日忙碌著平均一個月才能到清流住的別院裏跟他們小聚一下。那時候輕水落十一火夕還有舞青蘿都會在特意趕來嘗花千骨的好手藝大家聚在一起把酒高歌好不熱鬧。

    而在絕情殿中就明顯清冷了太多太多。白子畫雖然大部分時間都在殿中清修但是因為不用每天拜見師徒間也沒有什麼必須要說的話有時候甚至十天半個月都碰不著一面。

    花千骨常常會覺得這空蕩蕩的大殿裏就孤零零的住了自己一個人好恐怖啊。可是她心知白子畫清冷慣了怕吵到他清修無事的話便也很少找他。

    而對於白子畫來說雖然無人叨擾但是日子畢竟還是不如以往如此那麼死寂了。

    有時候凝神尋她會現她時而傻傻的趴在草地上一邊看書一邊傻笑時而禦著劍和空中蝴蝶飛鳥打鬧時而在桃花樹下依書練劍時而在廚房手忙腳亂打破盆盆碗碗然後又做了壞事一樣悄悄用修補訣拼好等待下次再次被打碎。時而堅持在玄冰床上睡著一兩個時辰又從床上滾到地上。時而望天看星星自言自語時而又和糖寶鬥嘴遊戲。

    就算他不去感知她此刻正在何時何處在做些什麼也總能聽到她跑來跑去身上歡快奏響的鈴音。還有隔些日子總見不著他也不知他在哪還是出去了般整個人變得不安的時常扯著嗓子喊:師傅——師傅——

    他沒沒收過徒弟也不知道怎麼教徒弟何況是這麼小個女娃兒。雖然比初時好了許多她眼中分明還是有幾分怕他的後來相處久了知他為人嚴謹卻絲毫不苛刻說話和眼神卻又多了幾分向長輩撒嬌的意味。

    “師傅——師傅——”

    又聽到熟悉的喊聲白子畫無奈搖頭:“我在劍閣。”

    不一會兒就見花千骨氣喘籲籲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手中端著個盅兒。

    “慢點跑這地滄瀾玉鋪的很滑摔倒多少次了還不學乖。還有你內傷還沒好不能運真氣那些劍招你學形就好不要行勢。”

    “呵呵師傅你怎麼都知道?”花千骨摸著頭傻笑剛剛在房間裏突然了悟了一招劍勢度了真氣腳下一滑摔得她屁股都疼了。

    “這回是什麼?”白子畫看看她手中的盅碗兒。大老遠就聞到香味了卻不知道她最近對食譜怎的這般感興趣。每每有得意之作還老拿來給他嘗。

    “這個叫水晶醉蓮花。”花千骨打開蓋子裏面一絲寒氣溢出宛然一朵絕色蓮花粉嫩嬌艷卻又玲瓏剔透瓣上仍有冷霜酒香四溢花尖幾點猶若美人垂淚。

    白子畫雖仍面無表情眼中已有幾分贊色。接了花千骨遞上前的筷子輕輕嘗了一口一絲冰涼伴著酒香與花香充斥口中果真是極品美味。

    “怎麼樣師傅?”

    白子畫看她興奮的神情不由得輕輕點了點頭道:“不錯。”

    然後接過花千骨遞上的白巾優雅的擦了擦嘴角。

    “哦耶!師傅我可不可以求你件事?”

    “什麼事?”白子畫低頭看著她雖然之前有跟她說過有什麼要求就提有什麼不懂就問不過到絕情殿半年她還真沒跟自己求過什麼。

    “師傅可不可以每天抽一小會只是一小會的功夫和小骨吃晚飯啊?”

    白子畫看她可憐兮兮望著自己的眼神突然明白她定是往常總是和家人一起吃飯之後又和輕水還有諸多朋友在一起現在每日一個人孤零零的吃飯不習慣吧。

    於是輕輕點了點頭。

    “哇——”花千骨驚叫一聲。師傅大人居然地答應了耶!哈哈哈哈哈她已經策劃此事好久了為了以後每天都能有一小會可以見到師傅。一直到自己手藝得到師傅認同了才敢提出這個要求。

    嘿嘿十一師兄說的果然沒錯別看師傅看起來冷冰冰的但是其實是三尊裏最好說話的一個。早知道師傅原來這麼好欺負啊嘿嘿看來以後自己要多提幾個要求多撒撒嬌才是。

    說著興高采烈的抱著盅兒往外跑心裏捉摸著晚飯做些什麼好呢?師傅不吃葷腥她一定要把素菜都做的又好看又好吃又花樣百出才行。

    剛走出門外白子畫突然想起什麼來。

    “慢著。”

    花千骨單腿獨立金雞回。

    “還有什麼吩咐麼師傅?”

    “你那冰蓮從何而來?”

    “哦那個啊我看後院塘裏那蓮花開得這麼好看就突然想出這道菜然後就摘了來啊。”

    什什麼?他的千年冰蓮啊!他大老遠從極北苦寒之地移植過來悉心種了百年了好不容易今年才開了兩朵。她她她……

    白子畫望天長嘆一臉哀悼:“花小骨罰你今天晚上不許吃飯!”

    花千骨無力的俯倒在臺階上。能告訴她到底生了什麼了麼?不是剛剛才說答應陪她一起吃飯了的麼?果然是神仙師傅之意不可測啊……

    於是晚上小骨和師傅一起吃的第一頓晚飯:

    師傅和糖寶在桌邊坐著小骨在一旁流著口水看著。

    嗚呼哀哉……

上一頁 《花千骨》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