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花千骨》->正文

卷三:暗影浮香動淺夏 伏羲琴響太白山 42.兵戎相見

    第二日花千骨和朔風直接趕往茅山花千骨對這一草一木都已熟悉簡直當作自己的第三個家了。雲隱讓花千骨先行過些日子他也會率弟子去太白相助。

    下了茅山行了不遠又到了瑤歌城花千骨突然很想再去異朽閣看一下。

    “你挖那麼多蘿蔔幹什麼啊?”朔風嘴裏銜根狗尾巴草坐在樹蔭下看著她在地裏辛勤的勞作。

    “送給異朽君當謝禮啊如果不是他的話我上不了茅山也做不了師傅的徒弟。”

    剛用衣服兜好突然見遠處一農婦手裏揮舞著鋤頭飛奔了過來氣急敗壞的兇吼道:“哪個殺千刀的又來偷我家蘿蔔喲!”

    “糟了快跑!”花千骨抱著蘿蔔拔腿就跑一口氣奔出幾裏遠。

    朔風無奈的跟在她身後:“你跑什麼跑啊不是放了銀子在蘿蔔坑裏面了麼。”

    “哦對哦我一時做賊心虛給忘記了。”

    二人來到城中異朽閣前依舊排著長長的隊伍只是這回每個人籃筐裏的不是蘿蔔了全變成了一瓶瓶的蜂蜜。

    花千骨皺眉道:“糟了異朽君現在又不喜歡吃蘿蔔了改吃蜂蜜了啊也是蜂蜜可以養顏啊希望可以讓他吃的白一點。”

    排到她依舊是那年那日那個綠衣的高大女子見了她似乎猛的一驚因為她幾乎依舊和五年前一樣根本就沒多大變化。

    “你你你……”

    “我來求見異朽君的不過我不知道這次換成蜂蜜了只帶來了蘿蔔。”

    “不行。”女子一口回絕。

    “那我再去尋些蜂蜜來。”

    “蜂蜜也不行。”

    “啊?為什麼?”

    “你的眉間清明一片根本就沒什麼是不明白或者依靠自己不能解決的。你根本就沒有問題要問來這裏幹嗎?異朽閣的門只為真正有需要的人而開。”

    “這個……”花千骨楞住了“我是想來向異朽君道聲謝若不是他……”

    “不必了!”女子一口打斷“你付出代價異朽閣給出答案這本就不是什麼你來我往欠誰人情的事只是一場交易罷了所以也用不著說什麼謝謝。”

    花千骨似懂非懂的點點頭把籃筐裏洗凈了的蘿蔔遞給她:“那麻煩你把這蘿蔔交給異朽君好麼不管他接受不接受我還是要謝謝他。因為他不光給我指明了一條要走的路更贈我天水滴讓糖寶一路陪著我讓我不再孤獨。”

    女子接過蘿蔔眉間閃過一絲恨色悻悻然道:“那些你都有付出代價過了至於靈蟲也是你自己的血罷了。好了我會轉告的你快走吧!”

    花千骨這才和朔風一起離去走了老遠回望異朽閣龐大而巍峨的樓群猶若宮殿一般。正中心通天的高塔歪歪扭扭直插入雲霄看不見頂端。她知道就在那座塔裏藏著無數血腥又不為人知的秘密。

    而此刻一襲寬大的黑衣臉戴拖著長舌的餓鬼面具的人正站在塔上俯瞰群山。一面望著花千骨和朔風小黑點一樣的背影一面掏出她剛送來的蘿蔔。摘下面具咯嘣咬一口嘴角揚起美麗的弧線。

    這麼多年味道始終未變啊——

    很快花千骨和朔風兩人便和落十一他們匯合了。糖寶激動的抱著她的鼻子親來親去。

    深夜花千骨正在火堆旁邊擺弄著自己脖子上的一堆寶貝。天水滴是破陣古勾玉是辟邪還有殺姐姐的小指骨頭說起來她還一次都沒用過呢。最近都不知道她到哪裏去了都大半年沒見了往常總是隔個三五個月趁著師傅不在她就會溜去長留山陪自己玩的。

    突然現勾玉的繩子幾年來磨損的太厲害似乎是要斷了怕掛在脖子上丟了於是取下來揣在懷裏等明日進城去市集重新買根繩子掛上。

    一想到朗哥哥跟自己說過他身在什麼無敵太白門說不定等上了太白山他們就可以見到了她好激動好期待啊!

    只是不知道師傅大人現在在幹什麼她好掛念他啊……

    霓漫天突然走到她身旁坐下壓低聲音道:“你又回來幹什麼?還嫌給我們惹的麻煩不夠多?”

    “什麼麻煩?什麼麻煩?”

    “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那些鬼怪都是你招惹來的。”霓漫天雖然一開始不是很清楚但是見花千骨一離開隊伍鬼怪馬上幾乎沒有了心裏就明白了。

    “哈?你睜大眼睛瞧清楚了啊你看今天我回來之後周圍十裏之內可有過一只鬼怪。話說疑心生暗鬼惹鬼怪的是你吧?”

    花千骨打個哈欠得意洋洋的睡大覺去了嘿嘿明天一定要獎勵小紅和小白多吃幾棵大白菜。

    霓漫天皺起眉頭望著她往草地上一躺呼呼大睡心裏反而又有些不確定了。

    第二日進城城門口竟然有一大隊的官兵在盤查來往行人。而且看裝扮居然是禁軍的模樣所有人身上有刀槍棍棒的全部被沒收。

    花千骨一行人由於聲勢浩大而且全部持有殺傷性武器很自然的成了眾矢之的被大批官兵團團圍在正中央接受盤問。

    落十一道是東海派弟子前去太白山參加武林大會。

    禁軍統領叫烈行雲劍眉星目生得威風凜凜性格剛烈暴躁。見他們一行人相貌如此出眾又仙風道骨甚為留意反復盤查再三確定沒有問題之後仍非要所有人交出劍器才能入城。

    霓漫天大怒道:“那我們不進城便是了。”笑話以他們仙人之資還怕過去不了麼。

    烈行雲擡頭看她驚為絕色暗道:生得如此艷麗出塵的女子非妖即禍。這一群人來歷一定不凡不管如何聖上此刻正在城中半點紕漏都不能出最好是全部拿下!

    二話不說便讓官兵絞了他們的兵器霓漫天火大一把拔出劍來兩幫人一觸即。

    落十一連忙按住她傳音道:“長留山規絕對不許與凡人動手給我收起來!”

    霓漫天氣悶的把劍插回鞘中簡直是天大的笑話什麼妖魔鬼怪他們都三下五除二解決掉了現在居然要受制於一些凡人之手麼!他們好歹也都算是半個劍仙了這等同性命重要的仙劍怎麼可以交拖給凡人之手早知道先前就藏於墟鼎之中了。偏偏還不可以在常人面前顯露法術這不是憋一肚子窩囊氣麼她師傅能受她可不能受!

    正想著默念口訣手指一彈。遠處的街道上頓時失起火來。

    “失火了!失火了!快來救火啊!”周圍頓時亂作一團。官兵們也都慌了以為有刺客紛紛意欲往回趕。

    烈行雲眼中盛光乍現這火怎麼就起得這麼巧。這些人一定有問題說不定城內還有人接應。

    “誰都給我不許動這一幹人等如不肯交出兵器則以抗令論處全部給我押回大牢去聽後落!”

    落十一暗道霓漫天胡鬧要是傷了百姓怎麼辦輕吹一口氣出去頓時狂風大作夾雜著傾盆大雨瞬間就把火給撲滅了。

    卸下佩劍遞給烈行雲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一會兒再禦劍拿回來就是了。

    霓漫天心卻有不甘師傅仙劍怎可被凡人所碰沾了穢氣損了靈力。瞬間便到了那烈行雲身前一掌劈了去。

    “誰敢碰我師傅佩劍!?”

    落十一心中叫苦這徒兒總是這般嬌縱魯莽從不顧及大局。

    “全部給我拿下!”

    烈行雲手一揮如水的官兵蜂擁而上。花千骨等人只好拔劍出來抵擋禁軍不似普通官兵訓練十分有素個個皆武藝高強。而花千骨他們又絲毫不能傷及眾人顯得十分吃力。

    落十一哀嘆道這些娃娃怎麼一個個都不聽他指揮啊!他這個做師傅的真是太失敗了。

    花千骨望了望周圍官兵越來越多周圍還布滿了弓箭手。他們又不能使法力又不能禦劍又不能突然消失。不然眾目睽睽之下肯定會引起恐慌。

    不如就當作江湖門派鬧事先勤了統領安全離開再說。

    想著一個飛身化作無數條幻影神不知鬼不覺的從無數人縫隙間穿過到了烈行雲身後卻不敢用斷念怕劍氣傷及無辜於是只手掐在了他脖子上把他瞬間制住。無奈她身高不夠動作十分吃力。

    運起內力大吼一聲:“全部停手!”

    所有人停下來看著他倆官兵見烈行雲被擒都不敢再輕舉妄動。

    花千骨使了個眼色讓大家趕快進城迅通過。

    烈行雲再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統兵多年武藝絕世居然會一點察覺都沒有的被一個十二三歲的小丫頭給制住心中怒火衝天。

    “全部拿下一個都不許給我放走!”烈行雲怒目圓睜。

    “是!”四下弓箭手將他們團團圍住。

    花千骨不敢相信他居然絲毫不在乎自己安危也要拿下他們。一個大意烈行雲的佩劍居然自己出鞘直插向她。糖寶在她耳朵裏忍不住開口大叫小心她措手不及的連連後退仍被劍掃中劃開前襟。

    落十一朔風等人皆驚都沒想料想到此人竟然也會禦劍。心念一動就準備不顧一切的使用法力突圍了。

    卻沒想到此人雖已脫困卻突然轉過身來對著花千骨拜倒在地高聲道:“吾皇在上千秋聖明。”周圍的官兵也傻住了連忙都跟著跪了下去高聲齊呼“吾皇在上千秋聖明。”喊聲響徹四方一波波蕩向遠方把所有人都震傻了。

    花千骨受了一大驚又嚇了一大跳撫著她的小心肝啊那個叫咚咚的跳。

    搞什麼搞啊這麼多人跪她做什麼?

    落十一和霓漫天他們也全都楞了。皇帝來了麼在哪了?在哪了?

    烈行雲低頭拾起花千骨不小心掉在地上的勾玉恭敬的雙手捧起在她面前。

    “見此勾玉如見吾皇親臨屬下起先不知多有冒犯請閣下恕罪。”

    花千骨見他對那勾玉如此恭敬想了半天突然回憶起朗哥哥當初送她勾玉時跟她說的話:

    “送你一枚勾玉你以後遇上麻煩了就可以找當地的官兵什麼的幫忙他們看到這個就會任你調遣的。”

    原來真是這樣啊早知道就早點拿出來也不用那麼麻煩了啊!

    “好好好。”她眨巴眨巴眼睛“那我們現在可以離開了吧?”

    “當然。”烈行雲低下頭心底百般不得其解這些人到底都是何來歷?

    花千骨哈哈哈仰天大笑三聲然後仰挺胸大搖大擺的領著一隊人進城去了。

    心中正得意呢看霓漫天被落十一狠狠的訓斥了一頓心裏更是美了。其他弟子誤以為是她靈機一動變了塊什麼玉出來唬住了那人對她這個掌門弟子也更加佩服。

    進了城之後見城內守衛更加森嚴官兵裏三層外三層的也不知出了何事。恐防有變只買了些幹糧什麼的沒有多做停留便出了城繼續趕路。

    “那勾玉誰給你的?”落十一一路眉頭緊鎖。

    “我義兄啊!”花千骨把玩著那玉沒想到靈力已經全部被師傅封住了都還有那麼大作用啊。放到嘴邊用牙啃啃啃哎喲好硬啊!

    “你義兄是誰?”

    “我義兄就是我義兄啊他叫軒轅朗是無敵太白門的副掌門哦說不定等我們到了太白山就可以見到他了!”花千骨一臉的激動和興奮整整五年了啊!

    “無敵太白門?”有這麼個門派麼?難道是太白門的分支?竟然姓軒轅?莫非……

    一路上他們聽到百姓在紛紛議論這才知道皇帝陛下因為江南大旱視察災情正駐紮於城中所以才如此守備森嚴。

    “聽說皇帝陛下至今年方二十了半個妃嬪都還沒有呢!”

    “是啊據說皇帝陛下號稱自己只喜歡男人誰再勸他納妃之事就砍誰的腦袋!”

    “啊!?那我國豈不是無後了!?”

    “是啊!你說這可怎麼辦啊!咱們皇上這麼英明如今世道如此混亂江山的未來就靠他了啊!他若是一直不娶妻這可怎麼是好!”

    “唉皇帝陛下還年輕或許過些年他便改變主意了。”

    “希望如此……”

    花千骨聽著路旁的流言細語咧著嘴巴傻笑。怎麼他們的皇帝居然有斷袖之癖啊!?哈哈哈太好玩了——

    “事情就是這樣的陛下。”

    “然後你就讓他們這樣走了?”簾幕後那個不怒自威的聲音問道。平常沈穩高貴的語調此刻卻帶了一絲迫切。

    “是的她有勾玉臣不敢不遵不過臣一直派人跟著看著他們出了城門。”

    “持玉者何等模樣?”

    “是個大約十二三歲的小女孩長相倒是平常不過靈氣逼人而且武功高強。”

    “十二三歲的女孩?”那不對不會是他千古是男孩算來今年也應該有十七了應該是少年模樣了。可是玉為什麼會在他人手上了?莫非……莫非是他遭遇了什麼不測?

    不會的師傅明明跟自己說過他一切平安還因禍得福做上了茅山派的掌門讓自己不要擔心的。

    當初宮中叛亂自己回來沒多久便登基即位接下來便是一系列的天下異變又還有一堆的政務處理一直沒有辦法抽開身去探望一下他。只是想著忙完一段便去找他事情卻一件接著一件。可是心中卻始終是掛念著他從未忘記的最近妖魔當道為了神器仙魔兩界幾番廝殺他卻莫要出了什麼事才好。不行再不能這樣坐等下去非得見見他才能安心。

    “他們一行人往哪裏去了?”

    “似乎是太白山。”

    果然又是為了神器之事。

    “陛下臣看來他們似乎是修仙之人。”

    “朕知道了。你下去吧忙完這一段八月十五擺駕太白山!”

    烈行雲一楞:“屬下遵旨。”

上一頁 《花千骨》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