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花千骨》->正文

卷四:墟鼎乾坤藏子畫 百轉縈回不解緣 70.再生枝節

    花千骨醒來的時候東方彧卿、糖寶還有朔風都在她身邊。

    “綠鞘呢?”她一坐而起神情驚恐仿佛剛剛經歷過一個及其可怕的噩夢。

    “你放心我都安妥好了異朽閣的人有異朽閣的安葬方法。謝謝你將她的屍身帶回來否則她的魂魄只能被萬鬼纏噬而煙消雲散。”

    “為什麼會這樣?”

    “異朽閣的人知道太多天機人神共憤。鬼不肯放過天也不會放過沒有人可以活過二十五歲所以你用不著負疚這是綠鞘的命。”

    花千骨一驚握住他的手:“那你……”

    東方彧卿安慰的對她笑笑:“別擔心異朽閣的人雖不修仙也沒辦法長生不老但是不入地府也不入六道輪回是跳出六界之外的。之後我自會找好戶人家讓綠鞘投胎沒有喝過孟婆湯她會帶著記憶托生。如果她還願意接受這樣周而復始短暫又可悲的宿命她自己會回來如果她想過平常人的生活也可以關於異朽閣和她所知道的一切她雖心裏明白但永遠沒辦法說出口一旦過了二十五歲她就會忘記前幾世關於異朽閣的一切今後生生世世都只是平凡女子。”

    “這……”太不可思議了花千骨一臉的驚異。

    “我說過這世上沒有什麼是不需要付出代價的異朽閣也不能例外。知道那麼多事情的代價就是我們的命而唯一只能靠輪回來逃脫。”

    “那東方你……”花千骨簡直不敢再深想下去。

    “時間緊迫以後我再慢慢跟你說。”東方彧卿知道她要問什麼連忙打斷她扯開話題“現在只差兩樣神器玄天傘和勾欄玉。玄天傘在殺阡陌那不知道他肯不肯給你若是不行你就只能智取。”

    “我跟姐姐好好說是用來救命的我相信她一定會借給我。”

    “你想得太簡單了殺阡陌他們費盡心機收集神器就是為了妖神出世一統六界又怎麼會這麼輕易把神器給你。就算他肯其他的妖魔也是不肯的他身為魔君在其位謀其政很多事情身不由己。你記住見他之後千萬不要告訴他你收集到了那麼多件神器不光是他其他任何人也都不能說知道麼?這也是為了神器的安全還有你的安全著想半點紕漏都不能出。”

    “好吧那拿到玄天傘之後呢?是不是勾欄玉的位置就能夠知道了?不然時間快來不急了師父要是醒了就麻煩了。”她一想到師傅醒後現神器失竊後勃然大怒的樣子就嚇得兩腿哆嗦。

    “勾欄玉……你到時候問朔風吧!”

    東方彧卿若有所指的看著一旁始終安靜不語的朔風朔風擡起頭來驚訝的望著他在東方彧卿洞穿一切的眼神下不由自主微微慌亂的別開臉去。

    “朔風?!”花千骨不解的皺起眉頭一片陰霾在心底揮之不去。為什麼身邊的這些人都有這麼多事情瞞著她?

    “記住女媧石歸位之後立馬拿回去救你師父然後把其他的幾件神器放回你師父還有溫豐予的墟鼎之中。務必做成什麼事都沒有生過的樣子。”

    “恩知道。那我現在去找姐姐了。”

    “去吧萬事小心一有什麼不對就馬上讓糖寶來通知我。”

    花千骨和朔風還有糖寶離開了異朽閣轉瞬間已到萬裏之外的小島上這裏離長留山不遠是她和殺阡陌經常相聚的地方。

    花千骨坐在礁石上用力吹起殺阡陌給她的骨頭哨子。哨音淒厲破雲等了大概一個時辰殺阡陌翩翩禦風而來。

    “對不起啊小不點都是那些該死的家夥不停的纏著我說來說去說個沒完所以來晚了。嘿嘿半年沒見了想我了吧是不是等得很心急啊!”殺阡陌一把抱住她在空中甩了幾個圈圈。

    然後一臉兇悍的瞪著一旁的朔風:“把小蟲子帶來也就罷了怎麼還帶了那麼大一個悶油瓶啊!”

    因為花千骨的原因他見過朔風幾次因為是極少數完全無視自己的美貌的人之一所以殺阡陌一直耿耿於懷的記得他。看吧看吧又把臉別過去了眼中波瀾不驚的口水捏?花癡狀捏?誰看見他美麗的臉生物曲線不會生點變化啊他到底有沒有審美常識啊!氣死他了!

    朔風懶洋洋的往一旁沙灘上一躺看著天空呆。花千骨和輕水他們總說他沒有存在感也難怪至今為止他連存在是個東西都還沒搞懂呢!

    “姐姐姐姐我找你有點急事!”花千骨扳過他的臉不讓他再對著朔風齜牙瞪眼。

    “什麼事啊?盡管說不要客氣。”殺阡陌的聲音瞬間變得無比的溫柔甜美。

    “玄天傘在你那對嗎?我可不可以借來一用?”

    “玄天傘?為什麼你們都要用玄天傘最近太陽也不是很毒辣了啊?”

    “姐姐不是用來遮太陽啦!”花千骨一頭黑線“你說你們還有誰也要用玄天傘麼?”

    “藍雨瀾風啊她前些日子把玄天傘借走了說是要去搗鼓個什麼東西我想反正也快冬天了拿著沒用暫時借她玩玩也無妨就給她了。”當時藍雨瀾風說了多少好聽的話啊那個馬屁拍的他叫舒坦。所以說手下裏面這條美人魚兒是最聰明最得力最靠得住的了。

    “糟了。”花千骨暗叫不妙藍雨瀾風雖然沒辦法把師父身中劇毒的事說出去可是心裏卻是知道的。莫非她已經猜出自己會為了解毒收集神器尋找女媧石然後預先把玄天傘給拿走了?

    “她還特意強調自己在東海海底修煉要是我要拿回玄天傘或者有什麼吩咐立刻召見她。”

    花千骨緊皺眉頭果然是故意要引她前去。

    “小不點怎麼了?你突然要玄天傘做什麼啊?”

    花千骨想把一切都告訴他可是想到東方彧卿的叮囑欲言又止。

    “姐姐你很希望妖神出世麼?”

    “這不是希望不希望的問題妖神是肯定要出世的。重要的是誰把它給放出來的。聽不懂沒關系等有朝一日妖神出來了你就明白了。哼那幾件丟失的神器我總有一天要從白子畫那裏搶回來小不點回去提醒你師傅要千萬小心哦!哈哈哈!到時候我新仇舊恨跟他一起算!”

    “我師傅他……”花千骨低下頭去神情中幾分黯然。

    “小不點你怎麼了?幹嗎愁眉苦臉的誰欺負你了麼?才半年沒見以前白白胖胖可愛的你到哪裏去了怎麼憔悴消瘦成這樣。白子畫都不好好餵你吃飯的嗎?還是跟姐姐回去好了姐姐那好多好吃的!保準你馬上胖回來抱起來圓滾滾的又舒服又有彈性。”

    花千骨忍不住笑出聲來這不是把她當豬養麼。旁邊朔風轉過頭來看著她好久沒看見她笑了啊。無法解釋自己心中暖暖的感覺不管將來怎麼樣不管他會怎麼樣他只希望她能夠一直這樣笑著跟第一次見她一樣笑著。不管那笑是不是為了他而綻放不管他是不是還能在她身邊默默看著。

    “姐姐那我現在就去東海找藍雨瀾風拿玄天傘。”

    “可是你拿傘做什麼啊?那個傘封印都沒解開除了遮遮太陽擋擋雨真的是沒什麼用處了。”

    “事關性命時間有限以後再跟姐姐解釋。”

    “哦那行你去找她吧。”殺阡陌纖纖五指輕輕翻轉掌心出現一個透明的氣泡嘴裏說了些什麼一個個字被裝進了氣泡裏然後遞給花千骨。

    “到時候你把這裏面裝的我的話拿給她她就不敢不給你了。”

    花千骨望著他感動的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朔風在一旁嘆口氣他手下為了幫他搶神器拼死拼活的他就隨隨便便拿來送人了真是敗家子啊!不過話說起來他的這種淡然和不在意得失正是他強大和傲然的表現吧不管神器再如何他都有足夠的把握再次搶回來。或許他才是六界真正的強者?不過下一秒看到殺阡陌一臉舍不得的在花千骨身上蹭來蹭去的樣子朔風立刻打消了這種近乎於白日夢的念頭。

    於是殺阡陌飛回去睡他的美容覺去了。美貌無邊大腦單邊的他太過強大小日子也過得太順利已經習慣而懶散的將身邊一切復雜事物最簡單的過濾處理掉所以絲毫沒有現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花千骨久久的凝視著他的背影姐姐已經幫過她太多了次了所以這次不能再把“她”牽扯進來。等她救了師傅就把玄天傘還給姐姐一切事情就會好像從來沒有生過一樣。

    花千骨和朔風立刻利用昆侖鏡趕去東海冀希著詭計多端的藍雨瀾風或許會乖乖聽殺阡陌的話把神器給交出來。

    可是事情不可能永遠跟人們想象的一樣一帆風順。

    白子畫醒了。

    白子畫醒的時候絕情殿空蕩蕩的沒有人。一般情況下也不會有人上來所以他就算在這睡上個一兩個月或許也不會有人現。

    或許是花千骨低估了他的功力或許是高估了毒藥的毒性或者是高估了自己的攝魂術反正白子畫醒了一切朝著無人可以預料的方向蜿蜒前行。

    沒有什麼可以形容他醒來那一刻心裏的感受。雖然昏迷中潛意識裏他一直逼著自己醒過來。可是真當醒過來了他倒寧願這生的一切是在做夢。

    他什麼表情也沒有也沒有像察覺到花千骨對同門動殺機時的勃然大怒。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平靜下醞釀的是怎樣一場狂風暴雨。

    他告訴自己要冷靜不可以像上次一樣突然失去理智。要相信小骨這麼多年他一直看著她長大她做的事再怎麼出乎他的預料也不會沒有理由。

    而他現在需要做的是弄清楚這個理由是什麼。

    白子畫踉蹌的推門出去長留山依舊和往日一樣但是白子畫知道這種平靜馬上將要被打破了。不祥的預感越來越盛他努力追尋花千骨的蹤跡卻始終一無所獲。

    心中微微有一些急躁小骨既然把神器全部都拿走了那就是說她會去找下一個神器那麼……

    長白山溫豐予!

    白子畫反應過來不知道被她拿到沒有他現在要馬上趕過去阻止肯定來不急了只能慢慢調息然後借助水鏡觀微長白山。

    卻沒想到看到長白山上一片混亂和悲戚之聲。

    ——溫豐予死了。

上一頁 《花千骨》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