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花千骨》->正文

卷四:墟鼎乾坤藏子畫 百轉縈回不解緣 72.大鬧東海

    強逼著自己站起來不能讓綠鞘和溫豐予白死更不能讓朔風白白犧牲。花千骨把其他神器都放在墟鼎之中而女媧石緊緊抱在懷裏。

    以前她覺得這條路再難走為了師父她都可以走下去。卻原來並不只是她一個人在受苦這麼簡單。她忘了自己的命數無論誰和自己沾上關系都會被拖累爹娘是這樣師傅是這樣朔風綠鞘溫豐予也是這樣。

    手心裏全是汗水隱隱有不詳的預感。為了這一件神器已經死了三個人了如今十六件全部解開了封印放在一起便是毀天滅地的力量。如此重的擔子自己如何挑得動。

    時間緊迫以她的力量想要將所有的重新封印最起碼得好多天去了。但是所有的神器聚在一處實在太危險因為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讓妖神出世所以也沒辦法避免有可能隨便一個激化就會產生可怕的後果。所以她動作一定要快救醒了師父之後趕快將神器上交任憑他處置落。

    摸了摸糖寶嘴角扯出一絲苦笑還好有你一直陪著我。糖寶輕輕磨蹭著她低聲安慰。

    花千骨打起精神利用昆侖鏡便準備回長留山心裏一直惴惴不安或許神器被盜已經被現長留山全面戒備或者師父已經醒來會狠狠的處置她。

    但當她悄無聲息的出現白子畫的房間裏卻現白子畫已經不在那兒了。

    糟糕!果然已經醒了麼!

    觀微長留山卻現一切如往常一樣。看來神器被盜之事大家還不知道師父沒有驚動大家。

    可是師父到哪裏去了呢?花千骨恐慌起來。

    立馬探尋白子畫的蹤跡無奈卻被法力擋回久尋不見。心裏不由得萬分焦灼。千辛萬苦尋得女媧石怎料師父卻又不見了!?

    定下神來告訴自己別慌師父不可能平白無故失蹤的。長留山一切正常就說明不是有人來通報何事現不對將他救醒而是師父自己醒的。他醒來之後先想的定是找回自己找回神器。那麼……那麼他定是出去尋自己去了。

    糟了!

    花千骨反應過來突然明白了藍雨瀾風當時異常的舉動。連忙再取出昆侖鏡又回到了東海海底藍雨瀾風的水晶宮裏。

    藍雨瀾風望著去而復返的她似乎一點也沒有吃驚。右手玩弄著兩顆像是石頭一樣的白色的東西交替向上拋起又接住兩相撞擊出清脆又空靈的聲音十分好聽。

    “那麼快就回來了啊是想通了改變主意打算加入我們了?還是願意把神器交出來做交易?”

    “我師父在哪?”花千骨冰冷的問道。

    “喲喲喲是你師父又不是我師父你問我我怎麼知道啊?”藍雨瀾風奸詐的笑容像極了春秋不敗。

    “別陰陽怪氣的跟我說話!再問一遍我師傅在哪?”再一眨眼花千骨已利用昆侖鏡到了藍雨瀾風面前拔劍架在了她脖子上。

    藍雨瀾風絲毫不懼也不躲不反擊的看著怒氣衝天的花千骨。剛遭遇長白山之變又經歷朔風之死最後關頭師父又不見了。她再無任何冷靜理智可言只想快些救出白子畫。

    “你還真是在意你師父啊為了他竟然連神器都敢偷。他也不賴舍身救你不說中了劇毒都成這個樣子了還到東海來尋你。如此的師徒情深真是叫我都感動了啊……”她語氣裏幾許嘲笑又似乎包含了一些同情和無奈。

    “我師父呢?他現在怎麼樣了?!”花千骨緊張又氣極的看著她劍在她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

    藍雨瀾風只是笑:“他能有什麼事只是真氣用盡又劇毒作暈過去了而已。不過我真是沒想到他今時今日這個樣子盡然還有能力傷得了我一千妖兵。不過毒也作的更快了本來以他的天人之姿還可以勉強撐個十天半個月的經此一戰他已完全失去意識再不會醒來殘留的氣力怕是也最多只能活一天了。”

    因為在場的只有藍雨瀾風糖寶和花千骨三人都知道白子畫中毒之事並且是事件參與者藍雨瀾風現自己能說出來的多了許多。原來異朽閣的禁言術是專門針對不知道那件事情的人而言。那麼是不是還能有什麼破綻可尋呢?

    “你知道的我不想為難你這世上會有誰願意跟白子畫作對呢?我想要的只是神器!你既然已經回去現白子畫不在就說明你已經收集到全部神器取得女媧石了實在是太好了真是半點都沒讓我失望啊!真想不到你小小一個人竟比得過妖魔二界的千軍萬馬了。”

    “所以你才突然肯把玄天傘給我的是麼?因為你知道既然師父在你手中我遲早會回來找你的!”

    “是啊如果說玄天傘還不夠換你那麼多神器的話白子畫總夠了吧?”

    花千骨面色鐵青氣得說不出話來沒想到自己竟會兩次栽在她的手上。

    “不可能。”花千骨搖頭可是微微顫抖的語氣連她自己都不確定。

    藍雨瀾風塗的血紅的指甲輕輕劃過花千骨的臉魅惑的聲音輕輕說著:“傻孩子不要再苦苦掙紮了神器重要還是師父重要從你決定盜神器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經很清楚了。”

    “不是!”師父是比神器重要比自己重要比世上的一切都重要!可是天下的蒼生呢?其他人都是無辜的!如果妖神出世那自己害死和連累的就不止是三個人!師父要是知道自己為了他禍及六界肯定是寧願死都不會讓她這麼做的。

    花千骨心亂如麻突然感覺眼前微微有些模糊連忙一掌打在藍雨瀾風身上自己退開了幾步。

    “別妄想迷惑我心神!我再也不會吃你那套了!”若不是她當初輕信又怎麼會害得師父中毒。

    花千骨越想越內疚一定要救出師父可是絕不能用神器來換。

    “我告訴你三件事情。第一我已經打曠野天去拖住魔君了所以你別想著借他來壓我讓我交出白子畫。第二你的時間不多了你要好好的想仔細的想因為你師父就快要撐不住了!”

    花千骨雙手結印飛快的使出攝魂術同時催淚鈴的聲音在空中清脆奏響急促的響個不停。

    藍雨瀾風面色蒼白的緊咬著牙大笑了起來:“你別白費力氣了我早知道你會來這招所以就連我也不知道現在白子畫被藏在哪了!”

    “我不信!”花千骨雙目赤紅的退了兩步仍是不肯罷休。她雖然攝魂術還比不上藍雨瀾風但是因為加上有催淚鈴的作用法力增強了數倍。

    藍雨瀾風一直死死抵抗終於還是心神被虜身子癱倒下去魚尾痛苦的扭動。眸子瞬間變成全藍色不見了眼白。仰起頭來仰天悲戚的長嘯一聲猶如世上最動人的天籟哀歌。

    然後花千骨就看見她的淚水一顆顆掉了下來落在地上散落成一地明晃晃的珠子。鮫人淚世上最價值連城的寶貝。多少人為了它將鮫人囚禁虐待可是致死他們都不肯流下一滴。可是此刻藍雨瀾風的淚卻仿佛下雨一樣璀璨奪目的匯作天上的銀河。

    花千骨從未見過有誰在催淚鈴下流過如此多的淚水這個人的心裏到底又隱藏了多少的悲苦?

    她心一軟欲停下來突然又想到師父。連忙告誡自己千萬不能心軟更不能被毒蛇的眼淚所迷惑。她咬咬牙繼續更深一步的摧垮她的心房。

    “我師父在哪裏?”

    “我……我不知道……”

    “快說!”

    藍雨瀾風頭一痛在地上翻滾起來。

    “我真的不知道……”

    “那誰知道?!”

    “我我只是對手下說隨便找個人把白子畫藏起來不用回稟我然後便把那人給殺了。”

    “你……你說什麼?”花千骨驚得退了兩步。

    藍雨瀾風一邊哭一邊笑:“哈哈哈我說除非看見天空變作紫色海水向天倒流就永遠別把白子畫帶出來。”

    “什麼意思?”什麼東西在心中啪的一聲斷掉。

    “就是說除非妖神出世否則你永遠見不到你師父了……”

    花千骨怒目圓睜緊緊握拳藍雨瀾風一聲慘叫雙手抱頭在地上胡亂翻滾著神智完全錯亂一面厲聲大罵一面又出陰陰測測叫人毛骨悚然的笑聲。

    “這天是什麼天?!仙是什麼仙?!既然天待我不公我就亂了你天下既然仙待我不仁我就滅了你仙界!”

    罵完了突然又痛苦的蜷縮起身子低泣起來“若不是為我你依舊是高高在上馳騁六界的戰神若不是為我你不會眾叛親離與整個仙界為敵若不是為我你不會被除仙籍廢仙身逐到蠻荒去!我一開始接近你只是為了得到神器而而已啊!明明知道我從頭到尾都在騙你!何苦對我那麼好?!!何苦啊?!!等著我……等著我……撐下去我一定會去救你……”

    藍雨瀾風的痛苦嘶喊聲伴隨淚珠硬生生的刺破花千骨的心那種入骨的疼痛伴隨著一陣陣窒息。

    原來她就是……

    原來她這般不顧一切不擇手段奪取神器放妖神出世同自己一樣也只是為了救自己愛的人而已……

    花千骨停了鈴聲和攝魂術呆呆退了兩步再下不下手去。仰天一聲悲戚的嘶吼眼睛瞬間變得血紅驚心。直飛出水晶宮衝破海面飛到空中。俯視著茫茫三千裏碧海心頭只有滿滿的牽掛和憂心。

    時間有限任憑她再怎麼藏也藏不到太遠的地方。今天她就把整個東海翻個個就不信找不到師父的藏身之處!!

    花千骨閉上眼睛雙手使勁向外推去頓時風雲變色海上卷起滔天巨浪。

    “骨頭!不要這樣!”糖寶在她耳朵裏拼命喊著想要阻止她。可是此時花千骨已經憂心成狂哪裏還聽得進去半句。

    海底深處開始劇烈震動起來波浪一層層撲卷花千骨借著浮沈珠的力量耗費巨大心神開始一寸寸搜尋白子畫。

    海底頓時亂作一團龍宮裏更是以為定海神針出了什麼問題見到有人在興風作浪不多時便有大堆蝦兵蟹將出現無奈都近不了她的身。

    龍王認出來了那個在空中仿佛入魔了一般攪得整個東海天翻地覆的人竟然是群仙宴上見過的茅山掌門花千骨而且神器在手幾乎無人奈何得了她。再這麼下去怕是龍宮都得塌了於是連忙傳信到長留山和整個仙界。

    藍雨瀾風好半天才在搖晃的水晶宮裏恢復神智見周圍海水仿佛沸騰了一般渾濁不堪。知道花千骨想幹什麼不由得有些楞了癡兒癡兒這世上竟有比她還傻的人。可是她絕不會允許自己心裏有半分柔軟或者可憐她的地方這世上除了他沒有人和她相幹就算全部死絕了又怎樣!至於白子畫她無論如何都不會交給她的。而且現在就算她想交也不可能了。除非妖神真的出世——

    而現在她只需要再做一件事情妖神就可以出來了。藍雨瀾風得意的笑若不是她有事先探知過白子畫的記憶最隱秘的深處也不會現事情原來竟這麼容易。但是他的記憶好像有一處被花千骨封印住了咒印力量十分強大牢不可破。無論她怎麼嘗試都沒用只好放棄。但到底是什麼需要花千骨耗費如此大的法力去隱瞞和保護的她倒是十分的好奇。

    藍雨瀾風飛上海面此時太陽已經落山漫天的晚霞血一樣的背景映襯著花千骨血一樣的眸子。四周海面上空密密麻麻全是人幾乎都是收到傳信匆忙從各處趕來的群仙還有妄圖阻止她的天兵天將。她利用浮沈珠在東海肆虐尋人又利用伏羲琴和盤古斧等對戰妄圖拿下她的天兵懷揣十六件神器之事已經完全暴露浩劫將至幾乎整個仙界的人都66續續趕來卻無人可以拿下她。花千骨早已失去了理智不顧一切只是瘋狂的尋找著白子畫。再拖下去師父就會煙消雲散了!

    世尊和儒尊也都到了看著花千骨狂的樣子卻又不知道出了何事。

    “找到尊上了麼?”

    “到處都找不到。”落十一搖頭擔心著花千骨也擔心著糖寶。

    霓漫天有些驚恐又暗自開心的望著花千骨不需要她親自動手她知道她這回算是真的完了。

    輕水一直大聲的向花千骨喊著可是無論他們說什麼花千骨都仿佛聽不到。

    “子畫的神器都在她的手裏莫非……”

    “不會的。”笙簫默打斷摩嚴的話“不論出於什麼原因千骨都不會對師兄怎麼樣。或許是師兄的毒……”

    “我就知道收這個丫頭進長留是個天大的錯誤!狼子野心的做了掌門弟子原來竟是意圖神器如今殺了溫豐予齊集了十六件神器看來妖神出世已經無法避免了。”

    笙簫默一改往常漫不經心的模樣嚴肅的看著他:“師兄你言之過早沒有證據說溫豐予就是千骨殺的。我們這麼多年也算是看她長大她是什麼樣的人你我都知道。”

    “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是天煞的災星。人若不是她殺的東皇鐘怎麼會在她手上?若不是為了放妖神出世她集齊神器做什麼?當初仙劍大會上就對同門動了殺機這樣的弟子早就該逐出門去虧得你和子畫一直護著她。”

    “原來你知道了。”

    “你以為有什麼瞞得過我眼睛?只是如何管教弟子是做師父的事我不想老是為了個小小的花千骨弄得我跟子畫之間嫌隙更深。只是這回我看他還有什麼話好說!該死到底人跑哪去了?”摩嚴緊皺的眉頭惡狠狠的的望著遠處的花千骨低低罵了一句。笙簫默知道那是他在為白子畫擔心。

    自從知道白子畫中了神農鼎的劇毒以來他雖表面上不聞不問暗地裏卻想盡辦法心都快操碎了。

    笙簫默低低嘆一口氣看著花千骨幾乎把整個東海從海面到海底翻了過來。卻不知道到底在找什麼。

    周圍眾仙都是一副焦急和憂心神情隱隱都已預知到了妖神就要出世大劫將至六界即將大亂。可是他們如今卻眼睜睜看著什麼事都做不了。

    人越來越多除了先後趕來的仙還有許多妖魔也6續趕來。密密麻麻布滿了東海上空只是此刻彼此都已無心爭鬥直直的望著花千骨靜觀事態展。然而和仙人們的心態不同妖魔們都顯得興奮而期待。他們等待了數千年的時刻啊就快要到來了。

    慢慢的到了半夜月亮慢慢從海上爬了上來。

    就聽到花千骨一聲驚喜的呼喊:“找到了!”說著剎那間便利用昆侖鏡消失了蹤跡。

上一頁 《花千骨》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