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花千骨》->正文

卷四:墟鼎乾坤藏子畫 百轉縈回不解緣 73.身世之迷

    海底並不是漆黑一片從海裏仰望海面就如同在大地上仰望天空蔚藍無邊神秘高遠。而那些閃著熒光慌亂遊竄的七色魚兒是四處散落的星子。

    海底波浪依舊未平神器威力太過巨大花千骨卻不顧自身力量一再過度操縱和使用明明早就精疲力竭卻不知怎的一直撐到了這個時候。

    她在海底急穿行波浪裏努力向心中感受到的那團溫暖光亮靠近。

    心弦一直繃得緊緊的像是馬上要斷掉。直到進入被水草掩映的巖洞中水被隔絕在洞外面洞內布置簡單四周壁上的夜明珠幽幽著光。但更大的光暈是從正中央的巨大貝殼中散而出。

    心提到嗓子眼看著貝殼仿如呼吸一般輕輕閉合著光芒忽隱忽現。

    “師父……”花千骨撲到貝殼邊緣望著裏面腿一軟跪了下去。激動得嘴唇顫抖再說不出一句話來。

    白子畫閉著眼安靜的躺在貝殼中臉色蒼白如雪眼睫上凝結了薄薄的一層霜神情依舊冰冷淡漠。猶如化作一座冰雕早已沒有了半點氣息。

    明明才分隔幾日卻似乎已千年萬年。

    花千骨望著他的臉心慢慢回落突然覺得平靜鎮定起來。只要師父還在只要師父好好的她就什麼也不怕。

    “師父……”她又低低喚了一聲似乎想要喚他睜開眼睛似乎又怕驚擾了睡夢中的神祗。

    可是她的時間不多了——

    花千骨望了望周圍海底亂做一團小妖們都四散而逃故而這兒也沒了個人看守。可是八荒的仙魔都在外面很快就會找到這來。

    她知道師父一旦醒來依照長留門規等著她的就算不是魂飛魄散的極刑也很難逃過一死。她不懼等著她的可怕懲處可是卻無法承受師父的再次盛怒。多想能就這樣一直在他身邊看著他的睡顏永遠永遠……

    “骨頭趕快一會就要有人找來了……”糖寶在她耳朵裏催促。

    花千骨低下頭去用力握住了白子畫冰冷的手回憶起冰雪中二人攜手前行時的簡單快樂忍不住心中酸楚。雖知道自己再難過也流不出淚來還是仰天閉上了眼睛。拿出女媧石貼在頰上輕輕念了一聲:“朔風……”

    女媧石出巨大的光芒從海底巖洞直直穿透海面射向蒼穹引得海面上萬人驚恐。

    白子畫身子慢慢浮到半空中流碎如銀的光一點點凝聚他仙身未滅劇毒很快肅清仙力慢慢回復。

    “師父……”花千骨驚喜的將慢慢落下的他抱在懷中不顧已經虛弱到不行的身體使勁的向他輸入內力。

    看著白子畫劇毒終於得解一切慢慢恢復正常或許再過一會就能醒過來了。花千骨歡喜的緊緊握著他的手。

    “糖寶朔風呢?有沒有辦法可以救他?他雖然是女媧石的一塊可是已經有了獨立的思想真的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將他從女媧石裏脫離出來了麼?”

    糖寶剛想搖頭突然聽得洞外傳來一個聲音。

    “有。”

    藍雨瀾風從洞外遊了進來眼睛裏閃耀著一種莫名奇怪的興奮光芒。

    花千骨警覺的站起身來取出軒轅劍。

    “你很快。”

    “那當然再怎麼說也是自己的巢穴。找起來自然比別人快。不過其他人也都快到了。我勸你還是趁著手裏有昆侖鏡趕快逃吧。”

    “我不逃我要等師父醒過來親自向他領罪。”

    “領罪?你以為你是為了他解毒才盜神器的他便會心軟或者內疚大慈悲不處置你?”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為誰解毒了?我奉魔君之命拜入長留門下從一開始就打算偷了神器來放妖神出世罷了。”花千骨冷冷的看著她。

    藍雨瀾風震住了久久不說話然後仰天大笑起來。

    “原來你打從一開始就想好了死都不對他說實話對麼?傻不傻你以為這樣他便能依舊活得輕松自在?”

    花千骨看著白子畫:“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然後掏出玄天傘扔還給她:“這是我先前借用的傘麻煩你還給你們魔君另外幫我說聲謝謝。”

    藍雨瀾風心裏哀嘆一聲仙界之中也有這樣的人麼怪不得魔君會如此喜歡她。雖然心中略有不忍但是為了他她管不得那麼多了。

    “你不是想救那個誰麼?”

    花千骨身子一震:“是又怎樣?”一遍遍告誡自己這女子實在是太過詭計多端千萬不可輕信。但是從她說有開始心裏已不由得燃燒起希望。

    “我真是沒想到女媧石的碎片居然化作了人形了啊你知道女媧石究竟是怎麼碎的麼?”

    ……你忘了女媧石是怎麼碎的了麼?

    朔風那虛無縹緲的聲音再次回響在耳邊。他們為什麼都問這個問題?怎麼碎的她怎麼會知道六界全書上又沒有寫。各種古籍上對於上古的事也都一筆帶過。

    “不知道就算了。”藍雨瀾風低頭一笑心中竊喜看來她還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其實要把他從女媧石裏分離出來非常簡單只需要你的一滴血就可以了。”

    花千骨心頭一喜糖寶連在耳朵裏連忙叮囑道:“絲毫沒有依據的事情骨頭不要隨便信她。”

    花千骨緊皺起眉頭腦海裏一時風起雲湧。

    藍雨瀾風看看自己的指甲輕輕吹了吹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說道:“你沒有多少時間考慮了他們馬上就到了到時候神器全部被搜走你就再也救不了那個人了。”

    花千骨緊張的額頭上沁出汗來雖然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血可以救他如果那麼容易的話朔風之前為什麼不對自己說這其中一定有陰謀。可是自己的血似乎又的確有非常多的作用如果不試一下的話自己一輩子都不會甘心更不會原諒自己。

    不行時間緊迫不能再猶豫了朔風是為了自己才犧牲的一定要想辦法救他!

    “骨頭!”糖寶看著藍雨瀾風興奮詭異的表情心頭湧起巨大的恐慌。

    可是花千骨已經不管不顧的把血灑在了女媧石上。

    頓時天崩地裂一般四周劇烈搖動起來。花千骨感覺到十幾件神器一起在她墟鼎中一起嘶鳴出劇烈的金石撞擊聲。

    頭痛欲裂中她把神器取了出來。頓時十六件神器飛快的向上飛了出去。

    “糟了!”花千骨不知道生了什麼事只是預感到大事不妙。

    卻見藍雨瀾風仰天哈哈大笑起來一邊笑一邊哭詭異恐怖到了極點。

    “一百年啊!我等了一百年啊!哈哈哈哈!”

    “怎麼回事?”花千骨慌亂起來抱起白子畫從及即將坍塌的巖洞裏飛了出去。周圍海水渾濁一片什麼也看不清了。海底似乎生了劇烈的地震巖漿慢慢滲了出來整個東海混亂不堪。

    “怎麼回事?”花千骨一把抓住藍雨瀾風卻見她瘋了一般猩紅著眼睛看著花千骨。

    “妖神出世了!妖神出世了!哈哈哈哈!沒想到需要連續幾天才能解開的最後封印居然只需要靠你的一滴血就解開了!!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這個天下是我們的了!”

    花千骨大腦嗡的一聲巨響然後變得一片空白:“你說什麼?!不可能!怎麼可能!我只是救朔風而已!你騙我!你騙我!你又騙我!!”

    藍雨瀾風笑望著她:“我騙你?我感激你還來不急你說的朔風早就已經沒了煙消雲散無論什麼方法都找不回來了哈哈哈!你的血不過是用來解開神器的最後一道封印的封印一解妖神就要出世了。這世間再沒有任何事可以阻攔!”

    花千骨使勁搖頭:“不會的不會的只是一滴血只是一滴血而已……怎麼會……”

    “事到如今你還不知道自己是誰麼?不過想想也對你不知道你是誰這世上也沒人知道唯一知道的人只有白子畫。若不是我在他昏迷的時候想探知一些仙界的機密看了他的回憶。那麼我也不會知道……”

    “你想說什麼?你想說什麼?”花千骨覺得頭劇痛無比。

    藍雨瀾風臉湊近她緩而低的聲音笑著說:“妖神是由你和眾神合力封印女媧石是因你而碎合著你的血肉化做千萬片去修補滋養這片大地。花千骨你是這世上最後一個神啊……”

    花千骨身子搖晃了兩下就要往下沈去可是手中白子畫的重量讓她告訴自己努力撐下去這一切都是假的她最喜歡騙人!不要聽!她說的都是假的……

    糖寶也驚得呆住了。此時十六件神器出現在東海的上空漆黑的夜空瞬間變做妖異的深紫色海水逆天而流向十六件神器圍成的巨大漆黑空洞在海天之間形成一個巨大的旋轉的水柱猶如龍卷風一般將周圍的空氣和海水都攪了個天翻地覆。

    四野八荒的妖魔鬼怪都感受到了妖神的躁動紛紛生暴亂為禍人間。四處天災地震火山不斷死傷無數而這僅僅是前兆而已。

    東海上空亂作一團仙人無不驚慌失措妖魔則歡呼雀躍。摩嚴等人都不由得一聲長嘆還是來不急了。

    這時殺阡陌和春秋不敗等人帥大軍趕來仙魔對峙一觸即眼看又難逃一場廝殺。

    花千骨不知是埋怨自己笨好還是怪自己太沒用居然一次又一次的被她騙。想要殺她都已經被打擊得沒有力氣了。

    “你知道自己的血為什麼有這麼多作用了吧?也知道為什麼神器總是和你脫不了幹系冥冥中會被你集齊?我還一直很奇怪你和身中劇毒的白子畫怎麼可能從神農鼎中逃出來還絲毫不被我真火所傷……”

    花千骨耳朵裏嗡嗡的響著聽不清楚。原來師父已經知道了卻什麼也沒說又或者自己是神還是人對他而言根本就沒有區別?只是自己神身降世卻總是引得周遭多災多難如今連妖神都放出來了。如果真是神那也是大衰神吧!

    花千骨想笑可是笑不出來。她無法想象上古一戰到底都生過什麼又到底有多淒慘壯烈才會幾乎毀滅了整個神族獨留自己一絲形神未滅遊蕩千年終於有一日匯聚靈氣得而轉生人間。

    然而自己的再次出現不過代表了另一個毀天滅地的浩劫。而這一次又還有誰能有那樣的力量再次將妖神封印?

    花千骨抱著白子畫埋頭在他胸前低泣起來。感覺到他的微微動作知道是妖神要出世到處湧現的邪氣驚動了他他就要醒過來了。

    “骨頭別擔心!會有辦法的!”糖寶怕她做傻事連忙低聲安慰著“這不是你的錯你什麼都不知道你只是想救尊上想救朔風而已。妖神出世是遲早的事情這不是你的錯啊!你不要太自責了!既然以前可以封印一次那麼就肯定還能再次封印的!”

    花千骨迷茫的看著白子畫輕笑一聲:“師父總是說錯了就是錯了不管做錯的理由是什麼。我雖力量有限可是會盡我所能的去補救的師父你要原諒小骨啊!”

    花千骨抱著白子畫奮力向上飛去突然感覺到一個熟悉的氣息。

    “子畫?”許多人都在海底搜尋花千骨的蹤跡紫薰淺夏靠著嗅覺極其靈敏的金絲魚在海底尋著越濃重的香氣找到了花千骨。卻沒想到白子畫也在。

    “子畫他怎麼了?”

    花千骨擡頭看到紫薰淺夏一臉的詫愕和憂心努力微笑著搖頭:“師父中了藍雨瀾風神農鼎的毒多虧紫薰姐姐從藍雨瀾風那盜得她事先和毒同時煉制出來的解藥替師父解了毒。小骨完成魔君交代的任務收集完十六件神器妖神即將出世。”

    紫薰淺夏一臉驚恐的搖頭:“小骨你在說些什麼?為什麼我一句都聽不懂?”

    花千骨把依舊昏睡中的白子畫猛得塞到她懷裏。

    “照顧好我師父他若問就按剛剛說的那樣告訴他。你明白我的意思的。”

    “可是……”紫薰淺夏扯住她“你要去哪裏?”

    “我去彌補我犯的錯紫薰姐姐算小骨求求你一定要這麼告訴師父。”

    花千骨的眼睛裏是她不忍拒絕的托付與信任。

    “糖寶你也留在這裏。”花千骨把糖寶從耳朵裏抓了出來放在紫薰淺夏的肩上。

    “我不要!我不要!我要跟你一起去!”糖寶知道她想幹什麼一面哭一面踢打著抱著她的手指又抓又咬。

    花千骨施了一個攝魂術它立馬暈了過去。

    “千骨!”紫薰淺夏沒來由的覺得恐慌花千骨依舊小小的身子可是那樣完全跟她的外表不搭調的眼神叫她心裏完全沒底。

    花千骨安慰她的笑心痛得身體都快要縮成一團。

    緊緊握住白子畫的手怎麼都舍不得放開終於還是狠下心轉身向海面衝了出去。

    她自己的過她自己來彌補哪怕是粉身碎骨。

    落十一殺阡陌等人眼看著花千骨從海底飛了上來。沒有人知道剛剛究竟在海底都生了什麼。而妖神又是如何破除封印出世的。

    花千骨看著紫色的天空四方的妖氣邪氣腥氣瘴氣汙濁之氣全部向那十六件神器形成的巨大空洞中湧去。海上巨浪一波接一波空中電光閃爍雷聲轟鳴。

    “將那個孽障拿下!”摩嚴望著花千骨大怒道。守了那麼久妖神居然還是被她放出了出來這難道就叫天命麼?群仙一個個都驚慌失措六神無主。正要上前殺阡陌手一揮妖魔將其全部攔住。

    “千骨!”“小不點!”……

    花千骨不知道有多少聲音在喚她。緩緩環顧一周看了看那些熟悉的面孔和這一片混沌風雲變色的周天。然後光一般迅的向那黑洞穿了過去。

上一頁 《花千骨》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