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花千骨》->正文

卷四:墟鼎乾坤藏子畫 百轉縈回不解緣 76.花月洞天

    墟洞之內一片寧靜祥和東海之上卻是整個天翻地覆。莫說在海天之間掀起風起雲湧的十六件神器一直在有生命般吐納天地之氣。就是紫色天空下數以萬計的妖魔仙人魍魎鬼怪也鬧得到處都不得安生。

    眼看白子畫和殺阡陌二人僵持不下一觸即眾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這仙界和魔界法力最強的人若真動起手來其精彩和壯觀程度可想而知。

    兩方皆無人說話亦無人敢上前勸阻。唯一為難的是軒轅朗被夾在仙與魔花千骨與妖神之間不知如何是好。他始終是掛心著花千骨的可是畢竟身為皇帝擔負的是整個人間界的興亡凡事不能再像少年一樣任性和自作主張。他可以毫不猶豫為花千骨死可是沒權力決定人間界的百姓也同自己一樣。他皺著眉突然開始極端的厭惡起自己的身份來。堂堂一界帝王居然連保護自己心愛人的權力和能力都沒有做來何用!

    此時卻突然見一個白影上前竟然是東方彧卿。他用的不是禦風術亦不需騰雲駕霧或是禦劍禦物。卻不知靠的什麼法門能在空中迅如閃電來去自如。

    身體突然插入二人之間面對魔界仙界之尊卻毫無半點懼色。

    “尊上魔君且慢動手若你們二人爭鬥起來下面仙魔人妖定然混戰一團死傷無數。這妖神還未出世便先已生靈塗炭了……”

    東方彧卿望向白子畫如若平時他或許勝上殺阡陌一籌只是此刻他毒傷剛愈內力還未恢復完全。鹿死誰手還未能知。

    白子畫的眼睛裏依舊是冰冷一片毫無情緒沒人知道他到底是怒是悲。如果說這世上真有他東方彧卿也完全不知道看不透弄不明白的人那一定就是他長留上仙白子畫。

    盡管花千骨犯下這麼大的錯都是為了他可是卻始終不知道花千骨在他心底又有幾斤重量。他統領眾仙自然有他的立場不顧骨頭死活先要防患妖神出世做法縱然可以理解但是卻不可原諒。

    想著骨頭為他受的委屈和苦楚東方彧卿心裏積郁難平也有衝動想把一切全部告知於他。看看他會是什麼表情到底是有心還是無心?

    可是想到骨頭瞞住他的用心良苦只能忍住不說。

    白子畫眼睛不看他也不看殺阡陌望著那旋轉不停的十六件神器形成的巨大墟洞入口。

    “你說怎麼辦?”那樣肯定的語氣根本不像是在詢問仿佛早就知道東方彧卿會出來阻攔一般。

    東方彧卿微微怔了怔隨即笑了。他以為他站得高於六界之外看著這一切沒有什麼逃得過他的眼睛卻不知道原來白子畫在更高處看著他。

    “有辦法救小不點麼?”上次太白一役殺阡陌已見過他的足智多謀一把抓住他的袖子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軒轅朗也滿是希冀的看著他。

    東方彧卿輕輕點頭:“這就要看尊上、魔君還有陛下的了。眾所周知墟洞就仿佛是一個巨大的子宮妖神完全成形從裏面脫離而出的時候便是他最虛弱的時候。那個時候如果合眾人之力將其擊潰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軒轅朗沈思道:“但是因為他已得強大的實體如有失誤或一擊不成的話反將其惹怒一旦出世後果不堪設想。況且那時候再救千古就來不急了。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絕不能拖到那時才采取行動。”

    “陛下稍安勿躁我說的不是要大家等到二十一天後妖神出世的那一刻那樣的話所冒風險的確太大了。妖神尚未得實體就像蛇需要蛻皮一樣其實七天之後的月圓之夜才是他力量真正最弱的時候。若那時能集幾界之力或許能將墟洞打開一絲縫隙到時……”

    “到時就能進去親自把小不點救出來?”殺阡陌臉上總算有了一絲笑意。

    東方彧卿點點頭:“不光如此……”

    “說不定還能把妖力未恢復完全尚是雛體的妖神制服對麼?”白子畫漆黑如墨深不見底的眼睛看著東方彧卿。

    “尊上英明。”東方彧卿低下頭嘴角揚起好看的弧線。

    “你早知此事並做好了打算所以從一開始就不擔心妖神出世並慫恿小骨去盜神器?”白子畫驟然冷道。

    東方彧卿身子一震嘴角揚起的弧線更大了瞇著眼睛笑:“在下不知道尊上是什麼意思?”

    白子畫不再看他雖然紫薰淺夏說花千骨是和殺阡陌串通好偷神器的但是與其說是從來只關心自己容貌把神器當玩具的殺阡陌不如說是深不可見的東方彧卿更可信一點。

    “魔君萬萬不可!”曠野天、藍雨瀾風等人在一旁連忙相勸。好不容易等到妖神出世的這一天生怕他因為一個小丫頭讓一切功虧一簣。

    殺阡陌思忖著他既不關心小不點為什麼要盜了神器和向自己借玄天傘放妖神出世也不關心東方彧卿到底安的什麼心他只想快點把小不點救出來而已並且在所不惜。他行事向來率性不管不顧只由著自己的喜好。所以自然沒有軒轅朗那麼多的猶豫和顧及立刻就點頭答應。

    “我不在意跟仙界和人界的人聯手只要可以救出小不點。”

    白子畫有些詫異的看他一眼神情更加冷峻了。

    “魔君!”藍雨瀾風沒想到自己費盡心機策劃的一切竟然又要毀到花千骨手裏。

    春秋不敗攔住她使了個眼色要她別急然後和雲翳對望一眼各自面上都是陰險狡詐的笑真沒想到得來全不廢功夫。

    軒轅朗也表示聯手既然有方法可以既救出花千骨又避免妖神禍害眾生那自然是最好。

    於是眾人皆看向白子畫白子畫冷道:“既然可以減少傷亡自然是最好。只要可以將妖神扼殺在真正出世前其他的都不重要。”

    達成一致後下面的人總算也停止了對峙卻依舊互相提防的團團圍在墟洞周邊。

    等……

    等七天七夜之後的月圓之夜決定命運的那一刻的到來。

    不管外面如何驚濤駭浪墟洞裏永遠是祥和寧靜的世外桃源。雖然周圍什麼也沒有只有兩個丁點大的孩子可是兩人卻從未有過孤獨寂寞或是度日如年的感覺。

    看著小月一點一滴長大教他走路教他說話說故事給他聽把自己會的都一一傳授給他。和帶著糖寶的感覺略有不同她覺得自己越來越像個母親了。

    小月一天長一歲短短幾天就長得很高了像個健康正常的六七歲孩子那樣喜歡到處跑喜歡聲音軟軟的跟她撒嬌。

    “花花花花……”小月蹦蹦跳跳從後面跳到她背上。:bsp;“我說多少遍了要叫姐姐。”

    “我喜歡花花。”小月開心的攤開手掌心裏立馬生出一朵血紅的薔薇花千骨驚異的睜大眼睛。

    “送給花花。”小月咧開嘴笑起來水嘟嘟的臉水汪汪的眼可愛得不行。

    花千骨無奈的搖頭:“姐姐不能碰一碰花就謝了。”

    “不會的。”南無月指著身下的巨大冰蓮“這個不也是花麼?不都沒有謝。”

    “這個不一樣……”未待她說完南無月就墊起小小的腳尖把薔薇插在了她頭上。然後眼睜睜看著花迅的雕謝枯萎。

    “為什麼?”他嘟起嘴巴不解的捧著死掉的薔薇。

    花千骨搖頭沒了勾玉她又恢復成兇煞的體質了。

    “姐姐別難過你喜歡花麼?那我就送許多許多的花給你。”南無月回身小小的手從左邊往右邊輕輕劃過頓時從西到東瞬間蔓延出一片絢麗的花海。花千骨驚訝的張開嘴巴說不出話來就見南無月輕輕呵了一口起花海頓時鋪滿了整個天地半空中還飄飛著陣陣花雨。

    花千骨驚呆了在冰蓮上環顧四周什麼都沒有除了花層層疊疊一直覆蓋到遙遠的天際。大風起陣陣花浪波波蕩漾比大海更加壯闊比朝陽更絢爛。香氣四溢花千骨久久沈醉其中簡直說不出話來。

    “花花喜歡麼?”南無月跳入花海之中迎著風狂奔起來笑顏卻是比任何一朵花都要美麗燦爛光彩耀眼。

    “以後小月和花花就在這裏幸福快樂的生活花花想要一個什麼樣的世界?不光有花再加一條小溪?”

    頓時天邊一條小溪蜿蜒而下從花海中穿過歡快的流向遠方。

    “再有一個小房子?一片竹林?一個小湖?一群小鳥?”南無月手在空中輕輕揮舞如同小孩在塗鴉一般。

    頓時花海中出現了一間清雅的竹舍湛藍的湖裏有一只只白鶴還有長著絨毛的小鴨子天空開始變藍出現白雲朵朵陽光一絲絲從雲間傾斜而下湖面上還掛著一道彩虹門前有一棵葡萄樹還有一個秋千架。

    “花花喜歡這樣的麼?還是這樣?”南無月手一揮頓時面前的又迅變幻成了亭臺樓閣華麗精致的宮宇白塔。

    一揮手一會變成和風細雨的人間四月天一會變成波瀾壯闊的海中水晶宮一會又變成白雪皚皚的空靈仙境。

    花千骨看著四周景致不斷跳躍或隨著四時而變化不由倒抽幾口涼氣。這墟洞中便是南無月的世界如今他已經成長和強大到能夠完全操控自如了。

    花千骨眼花繚亂的揉揉眼睛:“別玩了小月就第一個吧第一個。”

    場景又變幻到一片花海飄香南無月牽起花千骨在花海上空急飛馳而過。

    二人來到竹舍中南無月胖乎乎的小手點了點花千骨她身上的衣服突然變成了綠色的羅裙再點一點又換了一身紫色的輕紗。白色狐裘紅色披風青色長袍七彩華服……身上的穿著連同飾也不停的變幻著。

    “小月你在幹嗎呢?”花千骨哭笑不得。

    最終換作一套清麗的雪白紗衣南無月總算點了點頭:“恩恩就這個花花真好看。”南無月開心的手舞足蹈自己也換了一身紅色的小褂。

    “我想吃花花說的那些好吃的東西。”南無月可憐巴巴的仰頭看著她。

    花千骨走進廚房看了看:“可是沒有食材啊!”

    “花花想要什麼我馬上變出來。”

    哪怕仙術道法再強想要憑空變出什麼物體從理論上是完全說不通的除去用某物變化形體或者從某處瞬間轉移要麼就只是幻術而已。就是孫悟空也需要借助自己的毫毛法力一失也會立刻被打回原型。

    花千骨看著滿桌子小月憑空變出的那些物體卻是完全真實的。猜他或許是從墟洞之外移來否則這接近創世的力量也未免太可怕了。

    花千骨做了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飯菜二人坐在桌邊一面吃一面說話可是只有兩個人的偌大的世界未免還是有些冷清。

    “花花是不是覺得人太少了?那我再變幾個下人出來陪我們說話啊想要把外面變成熱鬧的集市也可以……”

    “不要!”花千骨連忙搖頭光是一般的物體和景致也便罷了。如果是真的人的話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有生命還是只是幻影。她覺得那樣的場景太過詭異還不如一直二人這樣簡簡單單的。

    南無月眨巴眨巴眼睛突然驚喜的望著窗外:“原來姐姐說的天黑就是這個樣子啊!”

    他啪嗒啪嗒的跑出去望著天空巨大的圓月。因為周圍天空都暗了下來比當初花千骨剛醒來時看不知道清楚多少。只是此時月亮出妖異的紅光周圍一環環暈開。將整個大地籠罩在一片妖冶鬼魅之下。

    “今天是十五呢……”月圓人不圓啊。花千骨摸摸南無月的頭突然想起無數次靜靜望著白子畫在露風石上對月撫琴的夢幻般的場景。以為自己這一生都將和小月如此簡單平靜的過下去。

    “花花……”南無月突然彎下腰面色蒼白的輕輕喚了她一聲。

    “恩?”花千骨低下頭“小月你怎麼了?”

    “我……”他擡起頭腮邊掛了兩滴晶瑩的淚微微皺眉我見猶憐的樣子讓花千骨心裏一疼。

    “小月?”

    南無月腿一彎跪倒在了地上仰起頭突然對月爆出一陣妖獸般驚天動地的咆哮和呼喊身上迸射出萬千道刺眼金光。

上一頁 《花千骨》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