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花千骨》->正文

卷六:六界重歸天地變·物是人非為紅顏 97.罪孽深重

    “神尊。”

    竹染看著花千骨與雪花一同輕盈而又腳步虛浮的飄落在他面前翻飛的裙角慢慢合攏似乎沒有重量般林中雪地上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看到竹染花千骨茫然的擡頭一笑目光卻沒有焦點眼神是絕望後的一片死寂瘦弱單薄的身影看上去脆弱而悲哀沒有一絲生氣。

    想當初就算要死不活倒在他家屋門口她也從沒有放棄過。就算被他推下懸崖走投無路她依然倔強的堅持著要活下去。可是小小一件白子畫收徒的事卻能叫她喪失所有求生的意誌麼?

    為什麼?他不明白……

    竹染手微微握緊那樣仿若一片死水的神情竟像極了當初的那人。心底隱隱有些作痛垂下眼簾再擡眼時又恢復成平常的傲然不羈。

    “你剛從長留回來麼?不說一聲就偷偷跑去異朽君很擔心你。”

    花千骨微微一楞回過神來:“你知道他是誰?”

    竹染點頭眼中頗有深意。

    花千骨心道也是異朽閣的存在明裏暗裏加起來近千年竹染被逐到蠻荒八十年就算以前沒見過剛見時不知是何人但以前總也或多或少聽過異朽君的名。而且回來之後東方並沒有刻意隱瞞自己的身份要弄清楚不是難事。何況竹染生性多疑對東方也必定是記恨和防備大於感激。他一向自負自詡計謀過人。東方卻處處勝他一籌。因為他的出現他也完全失去了對自己的控制自然會把東方當作心腹大患仔細調查一番做到知己知彼。

    花千骨知道自己既不如竹染有心機也不如他有手段更不如他能忍辱負重。可是他在她最落魄最無助的時候有恩於她不論他心術是邪還是正她都打從心底感激他。

    無以為報所以……他可以利用她如果她還有那個價值的話她不在乎被他利用但是前提是不能傷害其他人。一開始離開蠻荒的時候她還很擔心不過現在有東方在她就不怕了。不管竹染再怎麼厲害也鬥不過東方蠻荒相處那麼久他了解她她也了解他。

    竹染是個聰明人從來凡事都是機關算盡利益為先不會衝動不會不管不顧遇事先會想好如何保全自己。就算他的野心再蠢蠢欲動只要東方在一天他就不敢明著翻雲覆雨將她玩弄於股掌之中。

    “你怎麼也會來茅山是不是島上出了什麼事?鬥闌幹前輩他們呢?”

    “他們都還在島上你們一直沒回也沒傳個信前輩怕出什麼意外就讓我過來隨便看一下。東方彧卿說你一個人去長留了沒被現吧?”

    “沒有。”花千骨低下頭或許內心深處她是希望被師父現的她想見他……

    “島上的人情緒怎麼樣?”

    “一個個都是剛放出籠子的鷹自然拼命想往天上飛。但是大多數人太久沒動真氣剛回六界有許多都不適應法力可能要十天半月才能慢慢恢復。他們也知道自己今不如昔在蠻荒的日子也都過怕了不想再回去應該不會像清憐一樣隨便出去尋仇鬧事。再加上有鬥闌幹和腐木鬼他們在應該還鎮得住一時你放心。”

    “那就好你怎麼會一個人在這林子裏?外面下雪這麼冷。”

    “剛剛來了兩個長留弟子有一個法力挺強。我怕隱藏不住自己的氣息便出來隨便走走避一避。”

    “長留弟子?”花千骨心頭一驚。

    竹染點頭眸子陡然陰沈:“一男一女女的好像叫輕水男的叫落十一。”

    花千骨心頭一喜:“他們人呢?”

    “剛走沒多久你路上沒遇到?”

    “沒……”花千骨皺起眉頭難怪在長留找不到他們原來他們竟到茅山來了。這麼說糖寶也應該來了……

    不由得心頭一陣懊惱居然這樣眼睜睜的錯過了見面。擡頭看竹染隱隱感覺到一股不同尋常的淡淡殺氣。盡管他已刻意隱藏但是不知是不是功力未恢復完全似乎很難壓抑克制。

    試探猜測:“你以前沒見過落十一?”

    竹染冷哼:“我在長留的時候他還沒出生呢!”

    “你已經知道他是誰了?”

    “雖然之前身在蠻荒但是回來也快一天了要弄清楚長留乃至六界這八十年都生了些什麼對我來說輕而易舉。”

    “你就是急於知道一切所以才找借口從島上出來上茅山。這短短期間你應該去了不少地方吧?”

    竹染挑眉看著她:“聰明。”

    花千骨知道竹染為什麼要從殿內出來了以他的能力怎麼會隱藏不了自己的氣息而應該是沒辦法克制住體內狂暴的殺氣吧。看到那個取代自己成為世尊弟子長留徒的人。他的心裏究竟是恨意是嫉妒還是不甘呢?

    自己好歹還算師父的徒弟可是他卻是已被正式逐出門去。多了一個小師妹自己已經這麼難受身為棄徒他心裏肯定更不好受吧?

    身上同樣被絕情池水烙下疤痕同樣身為六界的罪人同樣被無情的驅逐到蠻荒。花千骨心頭不由湧起一陣同病相憐他和她同樣都是被世界拋棄的人……

    竹染見她目光陡然悲憫驕傲自尊仿佛被刺傷一般冷笑道:“不要拿我和你相提並論是我自己背叛長留的你以為我像你很想做誰的徒弟麼?”

    花千骨搖頭她並不了解竹染對長留對摩嚴是什麼樣的感情也不知道當初都生了些什麼。但是明顯竹染是很恨摩嚴的他的處心積慮似乎也是為了要報復他而這似乎並不僅僅因為他被放逐那麼簡單。而讓她覺得奇怪的是一向嚴厲苛刻的世尊應該是很了解竹染的心性的當初竹染也定是犯了大過摩嚴才會逐他出師門去蠻荒但是卻沒有廢掉他。難道是念及師徒之情?

    突然憶及白子畫手持斷念那毫不留情的一百零一劍她不由自主打了個哆嗦。

    只是竹染恨摩嚴也罷恨長留也罷乃至恨了六界也罷很明顯他將那恨意也波及到了落十一的身上。不管他自己願不願意被人取代的滋味都是不好受的何況竹染何等的心高氣傲。他一貫都是冷靜而又自持的可以面對落十一產生如此強烈的殺意可見他心頭的怨恨到了何種無以復加的程度。

    花千骨心頭微微有些寒只是看著他嚴厲說道:“我提醒你落十一是我的師兄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要敢動他一根毫毛我不會放過你。”

    師兄?朋友?

    竹染久久的看著她不說話嘴角一絲輕蔑的笑。輕輕彎下腰瞬間又恢復到那副恭敬嚴謹的模樣。

    “神尊有命屬下不敢不遵。”

    花千骨皺起眉頭她寧願聽他狂傲的指揮她頂撞她也好過這樣完全不知他心底的算計。畢竟人是她帶出來的她要負起責任保護好落十一也保護好長留絕不能出任何的閃失。

    回到殿內房裏剛推開門一個綠色的東西就“啪”的一下飛貼到自己臉上。花千骨心頭一震擡起手來一摸軟軟的圓滾滾的不是糖寶又是誰。接著就聽一陣驚天動地的鬼哭狼嚎聲響起然後便是無邊淚水滔滔不絕。

    “骨頭媽媽……嗚嗚嗚……哇哇哇……”

    花千骨閉上眼睛感覺臉上不斷有水在滑下幾乎快分不清是糖寶的淚水還是自己的。緊咬下唇不哭出聲來只覺得自己身子在不停顫抖。從來沒跟她分開過那麼久它知不知道獨自一人在蠻荒的時候她有多想它。如果那時至少有它在她也不會那麼苦那麼難熬。

    “糖寶……”

    “骨頭媽媽我再也不要跟你分開了。”糖寶恨不得自己再長大一點可以把她緊緊抱住而不是僅僅抱住她的鼻子。恨不得自己修煉得再厲害一點就可以好好保護她不讓她再受任何的傷害。

    “雖然重逢的這一幕很感人可是為什麼我很想笑呢?”東方彧卿在一旁打趣道。

    花千骨轉頭見東方彧卿和雲隱正樂呵呵的坐在桌邊桌上幾杯茶水未涼落十一他們應該沒走多久。

    花千骨用袖子抹一把臉擦去糖寶塗得到處都是的眼淚鼻涕口水。開心的揪住它放在眼前仔細看著捧在手心裏使勁親糖寶癢癢的樂得直打滾。

    東方彧卿將花千骨輕輕攬到懷裏坐著驅走她一身的寒氣。見她神色憔悴嘴唇蒼白如紙知道她這趟去長留回來定是受了不小的打擊心頭不由輕嘆一口氣。

    雲隱看他們三個其樂融融的抱成一團笑道:“難得糖寶可是覺都舍不得睡眼巴巴的等了你一整夜啊。天都亮了肚子都餓了吧我去給大家做早餐去。”

    “呵呵好雲隱我要喝……”

    “蓮藕清粥對不對?”

    “啊?對。”花千骨開心的笑想到當年和他來茅山的時候心裏暖融融的。躲在東方的懷裏又抱著糖寶適才在長留的絕望和傷痛得以慢慢撫平。突然覺得師父不在身邊也不要緊只要他一直好好的開心的。而她的身邊還有糖寶還有東方那麼多重要的人為了他們她也一定要快樂的活下去。

    “糖寶糖寶糖寶……”嘴裏碎碎念一面不停的用臉和它身體蹭來蹭去只覺得擁抱和話語遠遠不夠彌補彼此那麼久的思念。她們血肉相融本是一體又怎麼能夠分開。

    “骨頭媽媽你的嗓子你的臉……”糖寶哭得更傷心了。雖然之前東方已經和它說過了可是這番近了再看才知是多麼的慘烈。

    “沒關系的皮相而已不足掛齒。能夠再見到寶寶已經是上天給我的恩賜了。我剛剛去長留山找你沒找到你不知道我有多失望卻沒想到一回來就看見你!”花千骨激動的捏捏它糖寶和一年前基本上沒什麼變化只是身體更加晶瑩透亮翠綠欲滴了看來靈力大增。

    “我家糖寶很乖啊體型保持的真好都沒有變胖。”

    “當然啦骨頭不在我茶不思飯不想睡覺也會做噩夢怎麼會變胖。”

    花千骨心疼的看著它:“對不起都是我沒有好好照顧你留你一個人在這……”

    糖寶眼淚汪汪的看著她:“是糖寶沒用不能好好保護骨頭媽媽讓骨頭媽媽受苦了。糖寶誓若有以後拼了命也要救你出來!”

    花千骨親親它看著它可愛的模樣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東方輕輕摸著她的頭溫柔的笑:“糖寶這一年可真是擔心你擔心壞了知道我有辦法進蠻荒的時候開心的不得了。我怕它著急所以出來沒多久就傳信給她知道了沒想到這小家夥片刻也等不及的非要立刻回來看你輕水和落十一也想你的不行便找了個借口出來帶著它往茅山趕了。卻沒想到你又不聲不響去了長留兩邊正好錯了開來。他們二人在這等了你一夜仍不見你回來。今天長留宴事務繁多他們怕被察覺快天亮時又連忙趕了回去。糖寶就說什麼也不肯走了非要留在這裏等你。不過你也不用心急既然回來了見面是遲早的事。”

    花千骨點頭:“恩我知道能見到糖寶我已經很開心了。如果落十一和輕水他們有事出不來到時候我再偷偷溜進長留去。還有殺姐姐和朗哥哥我明後天就去找他們。”

    東方彧卿突然凝眉正色道“你暫時還是不要去見他們兩個。”

    “為什麼?”

    東方彧卿不知道怎麼跟她解釋才好:“在救出小月之前最好他們倆都不要見。”

    “可是為什麼啊?我不在的時候他們應該也很擔心。殺姐姐和朗哥哥對我都那麼好我至少應該跟他們說一下。而且……我也好想他們。東方你老實和我說我不在的這一年到底都生了些什麼?”蠻荒她都過來了還有什麼承受不住。師父重新收徒的事她都接受了還有什麼接受不來……

    東方長嘆一口氣:“殺阡陌再不是從前那個殺阡陌他是真的已經入魔了。你去長留應該也現有不對勁的地方了吧?”

    花千骨一楞想起之前所見的防衛森嚴還有一片死寂蕭條。難道幽若所說的那些妖魔……東方看她面色瞬間蒼白輕輕拉過她的手。

    “你出事後長留為了應付一時先是對外宣稱你被殺阡陌救走。我當時心急如焚不疑有他連忙去妖界找他長留卻趁機躲過異朽閣的層層監控將你送去蠻荒。我找到殺阡陌時才現他身受劇毒和重傷摩嚴似乎跟他私怨甚深下了重手但是因為他是妖魔之怕二界暴動大亂故而又放他回去。殺阡陌雖然美艷絕世法力高強手段毒辣。可是性格火爆衝動古怪任性心思單純。摩嚴的法力連白子畫都不一定能勝更何況他掛心於你方寸大亂論城府論能力又怎麼鬥得過。可是他一向心高氣傲又怎會甘心受此大辱千方百計想救你出來卻一樣進不了蠻荒只能每日殺一人逼長留將你召回。到如今已經死了三百多長留弟子了。”

    花千骨心猛得緊縮成一團驚得說不出話來。殺姐姐竟然為她做到這一步?!原來長留那些人是他殺的?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又因為她死了那麼多人!?

    “可是長留守衛那麼森嚴還有世尊儒尊和我師父在……”

    “如果正面遇上摩嚴他們情況自然不同可是殺阡陌還有他手下的那幫是何等人以他們的能力想來去無蹤的在長留殺幾個小弟子又豈會是難事?長留畢竟那麼大的地難免有百密一疏的地方。摩嚴再厲害怎麼可能有那麼多雙眼睛時時刻刻守住八千多人?

    長留和魔界還有過幾次正面的硬仗殺阡陌也重傷過幾回但是後來春秋不敗就不讓他出來應戰了。摩嚴大怒之下幾次想殺他也沒有得手。妖神出世後六界一片混亂人間也刀戈兵戎不斷。各個仙派都自顧不暇而妖魔畢竟勢大。現在殺阡陌暫時只是一心針對長留一日殺一人雖無大損卻從心理上一點點瓦解著長留乃至整個仙界。

    其他仙派為求自保自然不敢插手此事以免惹禍上身。否則殺阡陌針對的就不僅僅是長留肯定會波及其他甚至釀成整個仙魔兩界有史以來的最大的戰爭。所以可以想見長留幾乎是處在一個完全孤立無援的境地。以余下的三千弟子面對整個妖魔二界艱難可想而知。而仙界現在手裏的唯一籌碼不過是在五星耀日之時想辦法滅了妖神的元神。小月自然不可能再留在如今不堪一擊的長留但是因為怕被殺阡陌等人救走所以具體收押地點十分隱秘我也還沒有查出來。

    這次白子畫重新收徒可能是天庭見事態逐漸嚴重無法再視而不見置身事外怕妖魔更加坐大將各派逐一鏟除瓦解所以和摩嚴達成了什麼協議。而收徒和設宴不過是在昭告整個六界這種齊心和聯合以安仙界人心同時對妖魔二界進行威懾。今日的長留宴連幾位不問世事的菩薩都會到場相信很快便會對殺阡陌采取行動。”

    花千骨只覺得腦中一陣暈眩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師父也不肯將自己召回麼?自己回來難道對長留對仙界來說會是更大的災難?

    “既然這樣如果事情是由我而起我不是更應該去找殺姐姐說清楚讓他不要再殺人不要再和長留作對了?”

    “傻骨頭你殺姐姐的性格是那種會為別人考慮會為大局著想聽得進別人勸告的人麼?怎麼可能會因為你回來了就放下對長留對摩嚴對白子畫的怨恨?再有你說他這人這輩子最重視的是什麼?”

    花千骨楞住了結結巴巴道:“是他的容貌。”

    東方彧卿點頭:“他自詡美貌當世無人能出其右連修煉最初的目的也不過是為了能長生不老。他如此重視一個人的容貌你以為他看了你現在的臉想到你在蠻荒所受的苦會氣成什麼樣子?他做事本就隨性到時哪裏還能控制自己的怒火。他手底下的兵力整整妖魔兩界是仙界的十倍都不止就算不能輕易掃平整個仙界一旦大戰爆六界定當生靈塗炭。當初不敢太來硬的是因為你畢竟還在蠻荒在長留的手中他只能忍氣吞聲殺人泄憤逼長留放人。現在你已出來他再無顧及定會惱怒之下想辦法覆滅長留乃至整個仙界為你報仇出氣。所以聽我的話至少在救出小月一切事情平息之前絕不能見他甚至不能讓他知道你已出蠻荒的消息。”

    花千骨無力的抱著糖寶靠在他肩頭接二連三的打擊讓她快要喘不過氣來。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都是她造成的……

    “那朗哥哥呢?他、他也出什麼事了麼?”花千骨的聲音因為緊張微微有些顫抖。

    “你放心他也不是省油的燈堂堂一介帝王會出什麼事。當初他也被摩嚴打傷了利用他醫治的時間分散人間那邊的兵力。否則再加上殺阡陌長留更加應接不暇。但是他師父洛河東怎麼甘心氣勢洶洶便跑到長留來找麻煩白子畫道歉之余還給他送了許多仙藥。那時輕水便主動請命去了皇宮還留在那照顧了軒轅朗挺長一段時間。”

    “輕水喜歡朗哥哥啊這是自然還好有她照顧朗哥哥。你的意思是說我不要出現打擾他們倆談戀愛?”

    “你個傻子你光看得出輕水喜歡你朗哥哥你怎麼就看不出你朗哥哥喜歡你。”東方彧卿都無奈了。

    “我們倆是結拜兄弟朗哥哥自然對我好。我們那麼多年加在一起見面沒過五次還不是男裝就是黑色包子臉我始終都是十二三歲小孩的模樣他怎麼可能會喜歡上我?”

    東方彧卿也深覺有理按常理推斷這的確是不應該生的啊看來出問題的人是軒轅朗。

    “唉這個很難說清楚感情這種事本來就奇怪。但是你要知道這世跟軒轅朗有緣分的人是輕水。天道無常但是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宿命。你的出現本不在天命之內連帶撞亂了許多人的命格。軒轅朗和殺阡陌一樣都是執念很重的人如果不想惹得輕水傷心難過的話你見他還是越少越好。”

    糖寶擡起頭來哼唧道:“輕水才不喜歡那個木頭腦袋呢!輕水早就答應嫁給我做娘子了哼。”

    花千骨戳戳它的小臉仿佛又回到當初的時候。

    “等過個幾百年的你修成*人形再說吧。可是那時落十一怎麼辦啊?東方說你現在可是和他同吃同住你已經是他的人不對他的蟲了哦!”

    糖寶漲紅了臉氣鼓鼓道:“爸爸造謠!我才不要他!都是臭尊上還有臭世尊把你害成這樣的他還乖乖的聽他們的話跟個應聲蟲一樣沒出息!我討厭死他了!都怪那時輕水不在爸爸就非要讓他照顧我他又眼巴巴的對我好我才勉為其難住他那的!哼!”

    “應聲蟲跟你這小屁蟲不正好配成一對嘛!”花千骨捧著它親親為了她的事糖寶一定和落十一鬧了很多別扭吧。可憐的十一啊怎麼會喜歡上這麼一個任性又作威作福的蟲蟲呢?

    “骨頭你去長留見到白子畫了麼?”東方神色寵溺的看著她倆。

    花千骨楞了一下慢慢低下頭去:“沒有但是我見到幽若了。”

    糖寶連忙認錯道:“骨頭媽媽對不起幽若人很好總是跑來找我玩不知不覺我就和她就成好朋友了但是我真的沒想到她最後會拜尊上做徒弟……”

    “沒事的我也知道她很可愛貪圖美色和玩樂的小糖寶肯定一天跟在別人屁股後面跑。”花千骨笑它糖寶不服氣的嘟起嘴巴。

    “走吧我們出。”東方彧卿站起身來。

    “去哪?”

    “去赴長留宴啊你不想親眼看看你師父麼?就算沒辦法阻止我們也易了容去鬧鬧場子。就這樣等著他重新收徒你難道會甘心麼?”

    花千骨心上一痛微笑搖頭能看見糖寶她已經很開心了人不能太不知足。

    她不在絕情殿裏又是師父孤零零一個人了應該有一個愛笑愛鬧的小家夥陪著他他的世界便不會太冷清寂寞。而她終究是再無臉面去見他。況且再去那個地方除了讓自己更加難受之外沒有任何用處。

    “我一夜沒睡想休息了。”

    東方彧卿眼神深邃的看著她:“骨頭你不想知道為什麼長留會勢微至此為什麼如今裏裏外外凡事都由世尊出頭露面為什麼原本作為仙界之的長留會受到仙界孤立冷遇麼?”

    花千骨身子一震仰起頭來看著他。

    “因為妖神是作為長留弟子的你放出六界災禍都是因你而起。”

    花千骨無力的慢慢低下頭去她知道她是罪人仙界的罪人更是長留的罪人。

    東方彧卿頓了頓接下去一字一句道:“但是其實這些都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白子畫為了你挨了六十四根消魂釘。”

上一頁 《花千骨》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