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花千骨》->正文

卷六:六界重歸天地變·物是人非為紅顏 102.報仇雪恨

    花千骨與東方彧卿在空中急飛行。觀微海上只見得兩方大軍對峙想再拉近一些看個仔細卻全被屏護擋了回來。幽若被鎖在妖魔上空一個巨大的空泡之中倒是安然無恙身上也沒有傷痕。

    “骨頭你一個人去見殺阡陌沒事吧?”

    “放心見殺姐姐怎麼會有事。”

    “那我現在趕回異朽閣小月那好像有了一點消息就不陪你過去了被殺阡陌見著反而不好。你記得見了他一定要好好安撫他魔性太重又十分記仇就算見你回來也不一定會就此罷手。我就怕他衝動壞事。”

    “好我知道。”

    二人於是分道而行。

    “放了幽若。”摩嚴凝眉道。

    “放了花千骨。”蓮榻之中緩緩傳來殺阡陌的聲音聽不出半分情緒波動。

    “她是我長留弟子你根本就無權過問。”

    “你做不了主讓白子畫出來說話。”

    “掌門師弟不會見你他意已決我堂堂長留豈會受你這些妖魔脅迫。”

    “摩嚴我絕對不會讓八十年前的事再生一次哪怕傾盡我整個妖魔二界之力也會保護她。你別再和我耍什麼詭計我的耐心有限那麼久之所以只是逼你們沒有挑起戰火是因為怕小不點難做。否則就算把她救出來她也會生氣不理我。我知道你打什麼算盤可是我不在乎。也別以為將這丫頭收作小不點的徒弟我就會放過她。我再給你五天時間這是最後的期限。到時殺了這丫頭滅了你長留山攻占整個仙界我就不信我救不了她出蠻荒!”

    摩嚴冷哼一聲:“你以為你現在還有這個能力?不過仗著人多罷了。有本事現在出來跟我打。”

    “你沒這個資格!”殺阡陌輕蔑呵斥連聲音都冷艷無比。

    摩嚴一陣怒火雙手結印一個巨大的光波擊出。周圍海水被倒吸翻滾的向天空咆哮湧動朝著妖魔撲去。

    殺阡陌長袖一揮滾滾寒氣仿佛將光都凍結在空中。皓白手腕一翻修長指尖輕彈頓時將一切玻璃一樣擊了個粉碎。

    二人相隔老遠半空中過了幾招摩嚴越來越心驚眉也越皺越深。要論修為殺阡陌豪放張狂自己沈穩內斂。勢頭上雖比不過他但是比他耐久。而且殺阡陌一向自負對戰中直來直往不如自己進退有度心有算計。所以哪怕實力或許不如殺阡陌要勝他卻並不難。

    可是此次再一看卻沒想到僅僅不到一年他的修為大增那麼多。自己又替子畫療傷元氣大損三師弟一向懶散不愛修煉怕是也敵他不過。若真戰起來以他的兵力長留的確岌岌可危。

    “殺阡陌你既身為魔君就應該多為二界著想何苦執念至此為了小小一女子妄動幹戈。”

    “若是連想守護的東西都一次又一次守護不了我再當這個魔君又有何意義?”

    “事到如今已經過了八十年了原來你還一直耿耿於懷。”

    “那件事我並沒有怪罪你長留山也沒為那事找過誰的麻煩我只怪我自己。可是這次再由不得你們。”

    “哼花千骨仙身被廢筋脈被挑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你以為這樣被流放去蠻荒她還有命麼?說不定早就屍骨無存你要長留交什麼給你?”

    “笑話我雖感受不到她的氣息可是驗生石還有反應。總之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殺阡陌聲音裏滿是怒氣若是此刻知道小不點已死他哪裏還需要那麼多顧及定要整個長留山給她陪葬!

    “我的要求很簡單交還花千骨然後讓白子畫出來讓我砍上一百零一劍這事就算了結。”

    “哼純屬做夢。想讓長留山交人先過我這關吧!”摩嚴飛身而上口中念念有詞無數個紫色的巨大法印朝著妖魔壓了過去。對著殺阡陌蓮榻中也是連連出掌。趁此機會笙簫默衝過去試圖救出幽若。

    蓮榻裏陡然殺氣大作銀光一閃將笙簫默又硬生生逼了回去周遭十裏的海水全結成冰。感覺到那一絲不同尋常的血腥味摩嚴眉頭緊鎖。

    “妖魂破你竟修了如此邪術?”

    眾人只聞到血腥味越來越重腥膻中還帶一股甜膩直叫人頭暈作嘔。

    殺阡陌一想著花千骨筋脈被挑在蠻荒旦夕不保自己卻遲遲不能將她救出心頭的焦躁和愧疚愈盛。

    罷了罷了將來她恨自己也好怨自己也好今天就滅了長留山擒住摩嚴和白子畫就不信還救不了她。

    他雙拳緊握正要出手突然聽得耳中一陣尖銳的哨音。分明就是他給小不點的那個。雖相隔甚遠別人聽不見可是他自己的骨頭的聲音他怎麼可能聽錯!

    難道小不點已經從蠻荒出來了?不可能這千百年來就沒有誰能從那逃出來過!

    可是誰又會有那骨頭哨子?他的心頭一陣驚喜再顧不得許多飛身便向外飛去。

    摩嚴以為他終於要動手了凝神防備真氣暴漲。卻沒想到只見眼前紅色身影一閃殺阡陌衝天而起瞬間便消失了蹤跡。

    怎麼回事?跑了?

    雲翳等人也是大惑不解看向春秋不敗。春秋不敗恨鐵不成鋼的搖頭嘆氣做了個手勢讓所有人暫時按兵不動。

    摩嚴又怎會錯過這樣的機會上前便想奪人。可是人質在手妖魔又豈肯讓他們輕易將幽若救走。依舊化作毒蛇的茈萸飛快纏繞上幽若的脖子嘶嘶的吐著蛇信。摩嚴只得作罷。於是兩方又陷入了僵持。

    殺阡陌有如離弦的箭一般向過去常常與花千骨相聚的花島上飛去。島上有陣法和屏護仿佛想要遮掩些什麼殺阡陌也絲毫不疑有他的直接踏了進去。

    本來只抱著一絲希望就算見不到小不點也看看是誰拿著他給她的哨子在那亂吹卻沒想到竟真的看見花千骨踏著冰雪迎面向他奔了過來一下子跳進他的懷裏。

    殺阡陌呆呆的楞在原地整個人都僵住了。

    小不點?!

    真的是她?

    自己日思夜想整整一年的場景就這樣簡單的生了?

    世界都變得不真實起來。難道自己在做白日夢?還是誰使了幻術迷惑他?又或者摩嚴用了什麼奸計算計他?

    “姐姐……”

    聽到懷中的小家夥在瑟瑟抖使勁抱著他大聲抽泣熱熱的鼻息噴在自己頸間。他頓時手足無措起來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花千骨皺著眉一臉心疼的細細看他姿容依舊未變可是眸子卻越淩厲臉越妖艷起來。左眼眼角處多了一片黑色的華麗紋印襯著血紅色的眸子紫色的長邪氣和妖媚更加入骨。嘴角冰冷不再似往常和藹可親反而渾身散出不可靠近的氣息仿佛舉手便要滅絕世間一切。

    “姐姐?姐姐!我是小不點啊!”花千骨捧住他的臉看他死死盯著自己卻一句話都不說。

    “姐姐你怎麼了?別嚇我!”

    殺阡陌慢慢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用力擠出微笑想讓自己的表情看上去稍稍柔和一點。

    “你回來了?!”他終於開口聲音隱隱在顫抖。

    “是啊我回來了!東方救我出了蠻荒!”

    “你身子沒事了麼?傷都好了麼?”殺阡陌驚異的望著她手飛快的在她身上到處摸著咯吱的花千骨直想笑。

    “你不是被廢了仙身斷了筋脈?”

    “都好了!我都好了你別擔心!原來小月在墟洞的時候把妖神之力都給了我。所以我的傷勢都自動愈合現在什麼事都沒有了!”

    “妖神之力?!”殺阡陌驚訝的瞪大眼睛。

    “嗯!”花千骨用力點頭。

    看到她是真的沒事殺阡陌心頭懸了太久的大石終於砰的一下掉了下來。人也仿佛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氣抱著花千骨慢慢滑下坐在了沙灘上。

    “姐姐!你怎麼了?!”花千骨驚慌失措的扶起他。

    “沒事沒事我什麼事都沒有。”殺阡陌一把將她摟在懷裏仿佛想將小小的她嵌入自己身體。緊緊崩了一年的神經陡然松弛他渾身都軟了有微微虛脫的感覺。

    還好她什麼事也沒有……依舊完整無缺的站在他面前。

    “可是……你的嗓子怎麼了?為什麼要用內力說話傳音?”

    殺阡陌連忙把手放在她脖子上。

    花千骨不自在的別開臉去:“我、我在蠻荒的時候不小心……所以不能說話了。”

    易容容易這嗓子卻終歸還是瞞不過了。

    殺阡陌心頭一痛能夠想見她在蠻荒吃了多少苦。突然伸出手就要拖她衣服。

    花千骨一驚卻掙紮不過他。心頭暗叫糟糕只顧著臉了。

    果然殺阡陌拖下她外衣見她手上身上密密麻麻的劍傷刺傷跌傷刮傷氣得臉都綠了牙咬的薄唇浸出血來。

    他向自己保證過要好好照顧她的可是不但沒有做到不能保她周全不能護她平安甚至連救她都救不了最後還是靠的那個臭書生。

    他始終什麼都沒辦法守護……

    花千骨望見他眸子裏怒火夾雜著內疚和黯然心頭一疼連忙道:“我知道姐姐為了救我想了很多辦法小不點好感動。姐姐你不要難過不要生氣是小不點自己不對跑去偷神器這才闖下大禍受了懲罰的不關別人的事。”

    殺阡陌根本就沒打算問她為何要偷盜神器在他看來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都是天經地義的。管他什麼是非黑白根本就不用講道理也不用向誰解釋。可是誰若敢傷了他的人那就是千不該萬不對他絕不可能善罷甘休。

    “姐姐求求你不要再殺人了也不要再跟長留山作對小不點已經罪孽深重不要再為了我牽連其他的人。”

    殺阡陌緩緩點頭他本也不想讓花千骨為難。無奈當時氣急根本就再顧不得其他。除了他在乎的人其他就是殺一萬個也死不足惜。

    “那姐姐放了幽若吧!她是我的小徒弟。”

    “好。”殺阡陌又點頭。

    花千骨微微有些吃驚她以為要說服他不會那麼容易。

    “小不點你知不知道我不是女的?”

    花千骨低下頭去:“知道不過一時改不了嘴。”

    “沒關系你想怎麼叫就怎麼叫。不過你心裏面要記住我不光是疼你的殺姐姐。”也是想要守護你的男人殺阡陌在心裏補充道。

    花千骨使勁點頭又被殺阡陌一把摟進懷裏臉緊貼著她的臉蹭來蹭去。末了仔細打量著她伸出手捏著她的臉上下搓*揉寵溺的笑著。

    花千骨不得不佩服東方彧卿料事如神若不是他小心細致的替自己易了容。憑自己那三腳貓功夫早被殺姐姐玩得露餡了。

    “還好臉上沒留下疤否則……”

    看著殺阡陌眼神陡然陰翳嗜血一樣恐怖花千骨不由自主打個寒戰心虛的笑著。

    “姐姐是美人也最喜歡美人了如果小不點有一天變成醜八怪你是不是就會討厭我了?”

    “不準胡說人的美麗是上天的恩賜要好好珍惜。小不點那麼可愛長大了也一定是個大美人怎麼會變成醜八怪呢。走吧跟姐姐回去。這次說什麼姐姐也會拼死保護好你。”

    “姐姐我還要想辦法救小月出來。為了行動方便你不要把我已經從蠻荒逃出來的事情告訴給別人知道好不好?”

    “恩好那你現在要去哪裏?”

    “我來見你一面讓你不要擔心還有不要再為了我殺人了。然後就去異朽閣和東方匯合看看有沒有什麼小月的消息。姐姐你一定要把幽若平安放回去啊。”

    殺阡陌微笑點頭笑容卻忽然有些深不可測起來。

    “好的你都回來了姐姐不會再亂殺人當然會把她放了。”

    不重要現在所有人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唯一需要解決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他白子畫!

    花千骨不知為何心頭隱隱不安但又掛念著小月的消息。再三拜托他回去後立刻撤兵放幽若回去然後二人依依不舍的告別離開。

    讓花千骨欣慰的是雖然殺阡陌真的變了很多但是對她依然半點都沒有變依舊那麼疼愛有加。

    殺阡陌知她無事總算放心。可是一想到她受的苦心頭怒火一陣旺過一陣。

    回到長留山海上下命放了幽若。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他長留也以為他要耍什麼陰謀詭計。

    幽若雖被放回但體內還是或多或少中了些茈萸的毒。落十一等人連忙帶她回去醫治。

    殺阡陌放眼四看摩嚴此時卻不知怎的不知所蹤。

    走的正好如今更無人可以阻攔他。

    殺阡陌左手虛空一劃招來火鳳不顧層層防衛便孤身向長留山衝了過去。

    既然人保護不了又救不了那他可以做的就只有一件事。

    為小不點報仇!

    長留又有何人攔得住他很快便被他一層層突圍而入。進到光罩之中飛身直往絕情殿飛去。

    攔截他的眾人沒他度快也顧不得許多紛紛上了絕情殿一時間刀光劍影。

    “白子畫!給我滾出來!”

    殺阡陌怒吼一聲雙目赤紅如火。仇恨屈辱壓抑在心底越積越厚可是因為花千骨還在長留手中他只能隱忍不。如今花千骨既已回來他行事再無所顧忌又回到當初那個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殺阡陌。東方彧卿一開始擔心的也正是如此。

    白子畫推開靜室的門慢慢從房間裏走了出來。猜殺阡陌敢如此猖狂跑到絕情殿來跟自己面對面叫囂定是見過小骨知她無恙了。

    他魔功大成長留山再無敵手。今日一戰已是在所難免。

    無視落十一等人的阻攔白子畫神色不變只是淡淡說道:“出去打吧不要毀了我院裏的桃花樹。”

    花千骨此時正匆忙向異朽閣飛去隱去氣味和身形度又是其快無比常人肉眼很難見到。

    可是突然現情況不對一股強大的氣息攔在了自己正前方。

    心頭咯噔一下看著那個身穿墨黑錦緞長袍的身影天神一般從天而降負手立於海上。面上又是吃驚又是震怒殺氣直逼十裏之外卻正是世尊摩嚴。

    “孽障!原來是你!”

上一頁 《花千骨》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