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花千骨》->正文

卷六:六界重歸天地變·物是人非為紅顏 109.北鬥星君

    南無月被關押在九重天上主要由北鬥七星君看守。

    花千骨在群仙宴上曾經見過他們兩次但是沒打過招呼。他們七仙不喝酒不談天總是只顧著和南鬥六星君下棋十三人同時混戰經常仙宴都結束了好些天了他們一局棋都還沒下完戰況之激烈可想而知。

    他們的棋子都是天上的星星可以鍛煉出世上最好的兵器當然也可以鍛造出世上最堅固的牢籠。同時由他們所布下北鬥七星陣更是萬陣之源乾坤難破。世上其他陣法大多由其衍生催而來。

    花千骨仰頭極目遠眺天空雖漆黑一片她卻仍能透過層層阻隔看到九重天上那七顆閃亮的星子。而小月就在天樞、天璇、天璣、天權所圍成的鬥的正中央。

    東方彧卿隨著她的視線遙望北方天空摸摸她的頭撫平她的擔心。

    “我們出吧。”

    花千骨隨手一指招來一朵雲站了上去。東方彧卿腳下也慢慢有似雲非雲似霧非霧的雲氣騰起不是仙術反而有些像某種禦使的透明生靈。

    “能趕上我的度麼?”

    “當然。”東方彧卿不假思索的點頭笑道。

    因為路途是直上九重天上騰雲比禦劍更快也更穩一些。二人一前一後眨眼便消失在天際。

    風從頭頂呼呼的吹來度太快四周灰蒙蒙一片看不清楚。花千骨真氣張開絲毫不覺得寒冷。卻仿佛身在大海之中隱隱有一種阻礙和粘膩感。她一路上回憶著在墟洞中和小月在一起的日子。雖然時間不長卻是一點點看著他長大的就像是濃縮的一生。

    感情常常就是這樣哪怕只是剎那的相遇相知瞬間的心暖心動也值得人用一生去回憶和追逐用一世去保護和守候。

    當身體終於感受到一股衝出海面的暢快感時她知道他們已來到九重天上。

    這裏其下有天庭百仙其中有星漢日月其上有漫天神佛。不過這只是抽象的位置概念。實際上則與蠻荒一樣各有各自不同的空間九天通過密徑相連時常也會生一些重疊。佛曰一花一世界。萬物都有其自己的宇宙可大可小。只是夏蟲不可以語冰是另外時空的人根本無法了解的。

    東方彧卿突然靠近她輕輕朝她雙目呵了口氣。頓時眼睛像是玻璃上蒙上薄薄的一層水霧清清涼涼眼前一切都迷蒙起來。二人剝開雲霧飛出周圍頓時光華大盛刺得人眼睛都睜不開雖然眼睛已覆上一層透明的薄膜卻依然熱辣辣的像針紮一樣。

    迎面陣陣風吹來身後的雲霧慢慢合攏。花千骨好奇的打量著這個到處是繁星的光華璀璨的世界絢爛的叫她別不開眼去。

    東南西北漫天都是星子明的暗的近的遠的怕是比地上的人還要多。不但上面腳下也是星光閃爍。花千骨低下頭現她和東方彧卿正站在水面上。

    無比寬大的一條河蜿蜒而下前後看不見頭。水面清澈無比此時平靜無波幾乎讓人感覺不到流動。倒映著漫天的星星一時叫人錯覺不知道星星到底是在天上還是在河底。

    花千骨忍不住蹲下身子手一掬沒想到竟捧了一捧亮晶晶的東西仿佛是無數星星的碎片。

    “這是天河我們逆流北上就能找到北鬥七星了。”

    花千骨用法術隱身東方彧卿則淩空畫了個符咒隱去身形。二人悄無聲息的貼著水面低低飛過。四周太空曠太安靜卻又偏偏太過明亮美麗仰望讓人感覺更加寂寞。

    看到北鬥星了近了只見七團巨大光暈好像七個太陽光暈裏隱隱有什麼只是太亮了反而看不太真切。

    東方彧卿食指放在唇邊朝她做了個噓的動作笑著傳音道:“星星在睡覺。”

    因為對外面的情況早已基本了解事先做過準備他們很容易便突破了七星陣入口天兵天將的重重把守。

    只是裏面陣法像迷宮一樣而且似乎無限廣大要找到南無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盡管東方彧卿擅長奇門遁甲對於這星宿的自然變化依舊有些束手無策。

    外面的幾個入口處重兵把守但是陣內卻半個人都沒有。他們在裏面轉了很久不時遇上一些奇怪又恐怖的陷阱。還好有東方彧卿在都一一化險為夷。

    南無月的氣息被完全屏蔽了根本就感知不到他在哪裏。花千骨只能憑直覺找尋方向。

    無日無月不知不覺他們已在陣中三天。花千骨開始焦躁起來想要幹脆元神出竅去找卻怎麼都沒辦法脫離肉身。

    “陣中大部分法力都被禁錮了七星陣是禁錮之陣最典型的容易進但沒辦法出。再厲害的人被困在裏面都是絲毫辦法都沒有。以前軒武聖帝捉拿腐木鬼的時候就是將他先誘入七星陣中困了整整三年之後才擒獲的。”

    “也就是說就算我們救下了小月也沒辦法出去?”

    東方彧卿點點頭:“我一路上試過各種方法留下記號但都沒用。”

    “那豈不是自投羅網。”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東方彧卿玩味的望著四周“之前南無月是關押在十八層地獄之下的噬海那地方可比不得這九重天漂亮也更危險更難闖。卻就在你回來的當日突然把南無月轉移到了這。”

    花千骨一驚。

    東方彧卿笑著搖頭:“你師父料定了你不會等到處刑的那天直接上瑤池搶人和他起正面衝突只會暗地裏先把人救出來。從那時就已經擺好了局只等著我們入套呢。”

    “他想把我們困在這裏?”

    “那是自然只要拖過五星耀日小月一死你就再沒有什麼理由違逆他與整個六界為敵了。”

    的確小月若死自己除了傷心欲絕還能做什麼難道滅了仙界替他報仇麼?

    東方彧卿拍她的肩:“別擔心既然敢來我自然會想到辦法出去。你先找到小月位置要緊都這個時候了你師父仙力也已恢復不用再顧及他身體承受不住而壓制妖力。你用力衝破封印妖力釋放出的越多越好。小月才是真正的妖神妖力也是認主的會帶我們找到他。”

    花千骨點頭開始用鬥闌幹教她的方法衝破封印。莫名的力量在周圍各處集聚她終於心有所感指了指右面。

    “往這邊。”

    二人繞過一個又一個淩亂飄逸的霧障終於看到半空中出現一個巨大的猶如鉆石一樣的菱形物體。不知是什麼材質卻比水晶更通透每個面都反射著熠熠星光。而小小的南無月則如同琥珀裏的蟲子一樣被凝結其中仿佛已沈睡了很久很久。

    “小月!”

    花千骨悲喜交加的撲上前去東方彧卿也不阻攔。卻在她即將觸到的那一刻被周圍的結界彈開了老遠。

    頓時北鬥七星光芒大盛。仿佛按到了什麼開關整個天地之間都被一道道光線充斥著什麼都看不見若不是出的是冷光花千骨都快懷疑自己已經被融化了。

    東方彧卿揚起嘴角笑道:“星星醒過來了。”

    感覺到有人靠近花千骨二指凝氣飛快從眼皮上滑過再一睜眼已經能在此種極亮下視物。

    卻正見七名衣袂飄飄的仙人從天而降手中有的執扇有的執筆有的執簫笛有的執棋盤文雅至極卻是個個滿身殺氣。

    雖有殺氣卻無殺意花千骨禮貌的拱手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七人神色淡然模樣雖不同表情卻如出一轍說不出的詭異。

    “花千骨?”破軍星君突然開口問眼神直直的穿透她。

    “正是晚輩。”

    “等你很久了你還是趕快束手就擒我們棋剛下了半局還要趕回去。”貪狼星君語氣裏盡是不耐煩卻依舊神色未變。

    花千骨知道他們有他們的職責多說無用還不如趕快搶了小月走來的實際。手一揮真氣凝作一把紫色光劍已飛到空中準備開打。

    東方彧卿只怕他們不來空把他們二人困在陣中打轉。既然來了事情就容易多了。於是傳音給花千骨:“打敗了他們七個就有辦法出陣了。這邊我來應付你去救小月。”

    花千骨哪裏肯把東方彧卿護在身後。以他凡人之軀怎麼可能敵得過七個仙人。

    七星君一心想著趕回去下棋也不在乎是不是以多欺少何況他們大部分時間都是同進同退。

    混戰開始七人各有所長出手又快又準配合的天衣無縫。花千骨被圍在陣中退無可退攻無可破只得用妖力硬碰硬。東方彧卿身形詭異招術怪異倒竟也沒落下風。

    打了幾個時辰仍是勝負難分花千骨越來越心急七星君雖表面看不出來也開始有些焦躁。

    極力把七人往小月那裏引利用空隙幾波法力打到那顆透明水晶一樣的東西上想使之碎裂卻居然盡數反彈回來。

    “不用浪費真氣在那上面了我們七人花數千年才煉出來的璀星石就是拿盤古斧來也得劈上好一陣就憑你怎麼可能打得開。”巨門星君冷道。

    花千骨眉頭緊鎖心道:好既然打不開我就整顆把它搬走。

    妖力暴漲空中一時無數光劍到處亂飛七人暫時被逼退。只見周圍狂風大作連遠處的雲霧都被撕扯成碎碎條條。

    似是沒想到花千骨已可以操控妖力到如此地步還妄圖將璀星石整個吸入墟鼎之中帶走七人同時皺了皺眉頭。

    可是璀星石好像被什麼定在了空中千斤重一般怎麼都紋絲不動。

    東方彧卿突然笑著從懷中取出一本棋譜破舊的封面用篆寫著兩個字《天弈》:“我知道你們七人找這本上古留下來的棋譜已經很久了我們來交換如何?”

    七人眼中同時亮了一下瞬間又恢復如常。

    “我等豈會為此身外物所利誘。”說話的是握著筆的文曲星君。

    東方彧卿懶懶的笑:“既然不要那就算了。”說著一把便撕了下去。

    七人頓時一怔不由都同時心疼的伸出手去。

    東方彧卿趁此機會拽著花千骨腳下走了幾個奇怪的步法就著七人陣法終於出現的漏洞把她高高拋出了陣中。

    花千骨回頭看他又被七人團團圍住除了和曠野天比機關術那一次她還從沒見東方彧卿和誰動過手過。凡人終歸力量有限卻沒想到他竟到了不靠法力也可以和九天仙佛一戰的可怕地步。若是他修仙呢?

    顧不得那麼多先救小月要緊。她再次用盡所有法力妄圖打開璀星石卻只見巨大光芒一閃反噬得她口吐鮮血。石上竟連小小豁口都沒一個。

    正在此時突然聽到東方彧卿一聲輕哼她倉促回頭。卻見不知何時多了一塊似玉非玉的石頭壓在他頭頂。那石頭越變越大東方彧卿雙手支撐臉色蒼白如紙。

    七星君趁此機會連點他身上幾處大穴卻沒想到一點用沒有。

    花千骨慌忙的飛了過去那石頭已經有小山丘那般大小石上紅色符咒閃現卻竟然是白子畫的手跡。

    師父?

    七星君將她再次團團圍住她心急如焚卻無論如何不能靠近。

    東方彧卿幾度想要用異術或是遁走竟全部被封死。那石幾乎相當於三山五嶽的重量之和他終歸是凡胎俗體如何承受得住。

    花千骨章法大亂漏洞百出連中幾掌厲聲喊道:“放了他!”

    貪狼星君搖頭:“上仙特地交代過你可以不管東方彧卿絕不能放過。”

    花千骨楞住了知道平常仙法難不倒東方彧卿那石竟是師父特意拿來對付他的麼?為什麼?

    東方彧卿不由苦笑早猜到白子畫想殺自己了。不是因為把千骨從蠻荒接回來而是早從告訴她要用女媧石才可以救他。自己留在千骨身邊成為她的羽翼讓她飛的離他越來越遠。他怎麼會甘心?只要除去自己千骨的一切就更在他控制之下了也不可能救出小月。所以打從一開始他就沒打算對花千骨怎麼樣這陷阱也不是為她而備。他針對的其實是自己。

    可是也不用那麼殘忍吧殺就殺吧他大限已至無話可說。可是他好歹也是仙吧用不用得著那麼殘忍讓他在骨頭面前活生生給壓成肉餅?換種好看點唯美點的死法不行麼?至少也給個全屍啊!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不得好死?

上一頁 《花千骨》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