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花千骨》->正文

卷七:深宮雲頂生若死·神滅魂離只此眠 132.永不分離

    離上次妖神一戰轉眼已過了三十年那一戰死傷兩百余人卻有近一半是死在白子畫的手中。從那之後仙界勢威妖魔依舊群龍無人間百業待興六界倒也相安無事逐漸恢復繁華盛景。

    軒轅朗和輕水終於還是結成連理幽若繼任了長留山的掌門落十一和所有被殺死的長留弟子也都神跡一樣活了過來只是記憶全失。絕情殿裏空蕩蕩的白子畫再也沒有回來過。

    六界的人都知道當初高高在上的長留上仙如今只是一個瘋子法力高強之外還不會受任何傷害沒有人打得過他所以只能躲著他。他滿世界亂轉整整三十年只為了找殺阡陌要回花千骨的最後一縷魂魄。時常狂失控隨便拉住一個人便問殺阡陌在哪他的小骨在哪?

    可是殺阡陌仿佛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樣沒有任何人知道他去了哪裏。

    妖魔們常常只聽到白子畫的名字就嚇得心驚膽戰因為他逼問的方式實在太過恐怖。可是魔君到底在哪裏連春秋不敗都不知道他們又如何得知。

    整整三十年白子畫沒有一刻放棄過尋找心中設想了一萬種方式找著的時候該如何將殺阡陌碎屍萬段。

    終有一天一個人找到他告訴了他怎樣找到殺阡陌。

    那個人就是再入輪回的異朽閣主東方彧卿仿佛和以前什麼變化都沒有連面目都沒有任何的不同彬彬有禮而又深不可測的笑著。

    有太多事情和太多疑問可是白子畫沒有功夫去弄清他只想知道小骨怎麼樣了。

    殺阡陌被他找到的時候沒有半點驚訝只是嘲笑的望著他。

    白子畫沒有想到他如今的法力會差成這個樣子幾乎是毫不費力的便制服了他。

    “小骨在哪裏?把她還給我!”

    殺阡陌笑得如花妖冶:“我不會再讓你再見到她的大不了你殺了我。”

    白子畫一根根將他手指掰斷他竟半點反應都沒有。

    “白子畫你再狠也狠不過我我不想說的事情沒有任何人可以逼出。我不會再讓你見到小骨了不會再讓你去傷害她。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整整三十年的絕望和痛苦瞬間爆小骨在他手上他知道自己其實拿殺阡陌沒有任何辦法。

    腿一軟幾乎要跪下去語氣堅定聲音卻沙啞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錯我只求你把她還給我……”

    他後悔了他知道自己做錯了為何所有人都不信呢?他會照顧好小骨會補償她再不讓他受半點傷害。

    殺阡陌何曾見過一向清高傲岸的他那個樣子心頭一時也酸了。

    小不點你若在願意原諒他麼?會不會怪姐姐自作主張?

    他瘋癲為你癡狂為你內疚、後悔、思念、尋找整整受了三十年的折磨是不是也夠了?

    你願意再給他最後一個機會麼?

    殺阡陌長嘆一口氣:“我這幾十年竭盡心力也沒有辦法讓她回復完全畢竟三魂七魄只留下一魄而已。七年前我送她再入輪回本想她這一世能平靜安然的度過現在也應該長大了你去看看她吧……”

    白子畫楞了幾秒直向殺阡陌所說之地趕去。末了終於還是回頭對他說了一聲多謝。

    殺阡陌無奈的笑終歸小不點愛的人不是他他再不願也應該放手了。

    望了望周圍一片虛空不由好笑被白子畫追著躲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躲了三十年連皮膚都快起褶子了也該出去晃悠晃悠重新做他笑傲六界自在瀟灑的魔君了。

    知道了花千骨已經再次投胎為人白子畫一直狂亂暴動的心終於開始逐漸平靜恢復理智卻又無端緊張了起來。

    一個很小很偏僻的村子夕陽下屋頂炊煙繚繚安靜而和諧。

    雖然隔得很近了他依舊半點感受不到花千骨的氣息。怕周圍的人受到驚擾他隱去了身影順著小路往前走一面觀微很快便將村子全景和每個角落尋了個透徹。

    找到了!

    無法抑制內心的激動白子畫長嘆一口氣飛身降臨。

    依舊是記憶中花千骨兒時的面容他負手站在她的身後久久沈默著仿佛眼前的是一只小鳥一不小心就會將她驚飛。

    花千骨正蹲在地上玩泥巴小手臟兮兮的。

    七八歲的模樣紮著兩個小辮還只是個矮冬瓜比當初初見她時年紀還要小白子畫雙手顫抖好想一把將她小小的身子抱在懷裏。又是心疼又是憤恨心疼她不懂愛惜自己恨她怎麼可以那樣殘忍的對他。臉上涼涼的一摸竟全是淚水。

    他找到她了他們再也不分開了……

    花千骨完全沒有意識到身後站得有人很用心的把泥巴捏成一個圓球卻被旁邊一起玩耍的小朋友搶了去。

    “還我的泥泥……”花千骨很小聲的抗議像是馬上要哭出來。

    旁邊的男孩才五歲左右做著鬼臉吐著舌頭:“你來搶啊傻丫。”

    花千骨嘟著小嘴站起身來才沒跨出兩步就噗通一下摔進泥裏。

    “哈哈哈傻丫頭連路都不會走。”聽到她哭周圍的小夥伴笑著鬧著一溜全跑了。否則被傻丫娘出來揪住得被打屁股的。

    花千骨摔得滿身滿臉都是泥努力想爬起來又滑倒下去。白子畫在她面前顯出形來伸出手扶她。

    感覺到一雙有力的大手把自己很輕易的提起花千骨止住哭音擡頭看著他立馬眼睛就瞪大了眨都不會眨。

    白子畫伸出潔白的袖子一點點給她擦著泥巴露出她的一張小臉來。

    “娘……娘娘……神仙……神仙……”

    白子畫忍不住笑了這是至從小骨偷盜神器離開絕情殿這些年來他第一次笑。

    花千骨整個人都傻了忍不住擡起手裏摸了摸他的臉想確定眼前的這個人是真的而不是自己的幻想有時候做夢她也會夢到像這位神仙一樣穿著白衣的人的。

    卻沒想到在白子畫的臉上印上了臟臟的泥巴五指印她驚恐的連忙去擦卻越擦越臟白子畫抓住她的小手緊緊的微微顫抖著舍不得放開。

    “疼疼……”花千骨嘟起嘴巴不高興的瞪著他。

    白子畫袖一揮已將她衣裳上的泥巴都除盡伸出手擦著她還掛在眼角的淚水。

    真好這一世她傷心難過時總算可以痛痛快快的哭出來了。

    “你是誰?你是神仙麼?”

    白子畫想了想輕輕點頭聲音溫柔而和藹:“你叫什麼名字?”

    花千骨低下頭:“我、我叫傻丫……娘娘快來看神仙!”

    屋裏一個婦人挽著衣袖出來:“傻丫是不是又摔了還是被欺負了……”

    看到白子畫再說不出一句話來。

    花千骨跑到她跟前扯扯她的衣角:“神、神仙……”

    傻丫娘嚇得大叫起來:“傻丫爹快、快來啊……”

    不一會兒一個壯實的男子一手拎塊尿布一手拎一光屁股娃走了出來身後還跟了個穿著小肚兜的小蘿蔔頭剛學走路搖搖晃晃的。

    “瞎嚷嚷啥我正在給娃換……”看見白子畫也整個傻掉了。

    白子畫看著他倆有禮的拱了拱手:“在下白子畫想帶傻丫離開收她為徒希望二位可以允許。”

    傻丫娘更呆了什麼?神仙要收她家傻丫做徒弟?可是……

    “不瞞您說我、我家傻丫她這裏有問題大夫說她永遠都只有三四歲小孩的智力。您收了她會給你添很多麻煩的。”

    白子畫點頭:“我知道的沒關系我和這個孩子緣分很深以後每半年我會帶她回來探望你們一次。”剛見到他就知道花千骨的心智殘缺還有身體許多方面都有缺陷。可是僅憑殘留下的一魄能夠做成這樣甚至再入輪回殺阡陌已經很了不得了難怪會虛弱成那樣。

    夫妻倆嘀咕半天一起很高興的點頭答應能給這樣的人做徒弟那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啊。

    “那她我就帶走了傻丫給你的爹娘磕個頭。”

    花千骨傻呆呆的磕了個頭可是為什麼要她磕頭啊為什麼她要跟著神仙走難道爹娘把她賣了麼?她知道她傻可是她很聽話啊!想到這又嗚嗚嗚的大聲哭了起來。

    傻丫娘也哭了起來塞了兩個燒餅在她懷裏傻丫乖啊長成這個樣子肯定不是壞人的你不能一直傻傻的在家裏被欺負然後長大了找個同樣傻傻的人嫁了那樣就太可憐了。

    白子畫彎下腰將花千骨抱在懷裏向夫婦二人道了個別然後徑直飛向天際。

    嚇得傻丫爹娘跪地不起原來真的是神仙啊。

    居然飛起來了花千骨忘記了哭興奮的到處張望著有些害怕的一只手使勁抱住白子畫的脖子一只手去抓身邊的雲。

    “神仙我們要去哪?”

    白子畫看著她神色恢復成以前的淡然平和:“我不叫神仙以後你就叫我師父。你想去哪我們就去哪。”

    “真的麼?可是傻丫想回家。”

    白子畫抱著她的手猛然一緊。

    “你的名字叫花千骨傻丫就當作乳名吧過些日子師父就帶你回家。現在我們先去找你師叔給你看病好麼?”

    “師叔也是神仙麼?”

    “是的。”

    “呵呵那好吧。”花千骨摟著他的脖子聲音軟軟的像白雲一樣。

    笙簫默看著白子畫和趴在他懷裏睡著了的花千骨把一些珍稀藥材遞給他:“為什麼把我叫出來終歸是你的家你連回都不想回去了麼?”

    白子畫遠遠看著海上的長留山緩緩搖頭:“我曾經為了長留殺了她。”

    “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背負的你無需始終耿耿於懷。不過能看到你恢復成原來的樣子我總算是放心了你知道不知道你那時瘋瘋癲癲六親不認的模樣真的很可怕。”

    白子畫搖頭:“哪怕現在我也覺得自己像繃緊的弦隨時都會斷掉。恨不得每時每刻將她抱在懷裏怕她再出任何意外。要是再失去她一次我……”

    “沒事的都結束了。接下去有什麼打算麼?”

    “先找個地方安定下來好好照顧她。上輩子我為了天下為了自己肩頭的責任可以付出一切可是在拔出軒轅劍的那一刻白子畫就已經死了今生我只為她而活。”

    笙簫默一震:“可是你還是打算以師徒名分和她待在一起?”

    “我不知道只是目前這是最適合我倆的身份。但是她如果還想要我什麼都可以給她。”

    笙簫默無奈苦笑:“師兄你變了。”

    白子畫淡然搖頭目光清澈如水:“我沒變我只是怕了。心頭只容得下她再容不下那麼多的是與非對與錯了。這些年來我時常在想高尚情操?這僅僅是一個詞?還是奉獻出自己幸福犧牲了自己的一切的人才會有的一種感覺?我此生心系長留心系仙界心系眾生可是卻從沒為她做過什麼。我不負長留不負六界不負天地可是終歸還是負了她負了我自己。對於愛曾經我們兩人都做錯了結果落得兩敗俱傷。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可以重來一次的機會我再也不會像上次一樣放棄她了。”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她若是終有一天恢復了記憶怎麼辦?”

    白子畫身子一震臉上一抹悲涼:“誰知道呢我倒是希望她永遠像現在這個樣子什麼也不要知道簡單的快樂著。”

    白子畫帶著花千骨離去笙簫默徑直飛回貪婪殿上看見摩嚴始終負手遙望著白子畫遠去的方向。或許這是最好的結果了吧。

    花千骨揉揉眼睛現兩人已經降落在地上周圍都是青山綠水。

    “師父這是哪裏?”

    “我也不知道要不小骨給它取個名字吧?”

    花千骨拍拍小手:“好啊周圍都是雲就叫雲山好吧?”

    白子畫點頭蹲下身子從懷裏取出兩顆五彩透亮的鈴鐺掛在她脖子上。

    花千骨喜歡的打緊:“師父小鈴鐺上為什麼這麼多裂紋啊?”

    白子畫摸摸她的頭:“因為被一個很笨的人不小心弄碎了可是還好至少它還在……”

    花千骨望著白子畫悲傷的臉突然很想像她哭的時候娘親她一樣也親親他可是師父是神仙啊她可不敢。蹦蹦跳跳的往前跑去妄圖讓鈴鐺出更大的聲音卻又不小心摔個東倒西歪。

    白子畫扶她起來牽著她的小手一步步向山上走去。一高一矮兩個白色的背影掩映在一片翠綠蔥蘢之中。

    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他們再也不分開了……

    雲山蒼蒼陣陣清脆悅耳的宮鈴聲隨著風兒飄向遠方。

    ——完——

上一頁 《花千骨》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