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花千骨》->正文

卷七:深宮雲頂生若死·神滅魂離只此眠 137.三魂七魄

    花千骨這次回來之後變了許多,不再如往常那樣依賴他粘著他了,最重要的是不再偷懶。以前不明白的事情都會問一個為什麼。天為什麼會下雨,師父為什麼老穿白色,為什麼只有他們兩個人住在山裏,經常來看她陪她玩的那個紅衣服姐姐是什麼人,師叔來的時候總是勸他回去,是回哪裏,上次那個女孩為什麼管她叫師父……

    白子畫能答便答了,不想答的便轉移她的註意力,稍微繞個圈子,她就忘了自己問過什麼了。如果花千骨實在是刨根究底想知道的打緊,他也會很耐心的跟她說,例如那個紅衣服的不是姐姐,是哥哥,叫殺阡陌,是魔界的魔君,然後再把六界的事故事一樣一點點講給她聽。

    “那師父,什麼是人世間最銷魂的事?上次大街上碰上的那些人說要教我,我沒敢答應。”

    白子畫一口茶水嗆住了,左思右想,許久才道:“等小骨長大一點師父再告訴你。”

    花千骨撲到他背上,手環住他的脖子撒嬌:“小骨已經很大了,娘親說妹妹都已經許了人家,下月成親,讓我一定要回家去,還問師父待我好不好。”

    白子畫放下茶盞:“你怎麼答?”

    “我當然說好啊,妹妹就要當新娘子了,以前辦家家酒的時候我也玩過,我就跟娘說我也要當新娘子。娘就愁的直嘆氣,淚珠子花花的掉,摸著我的臉說不知道師父給我吃什麼養大的,怎麼會突然生成這個漂亮樣子,都不像她生的了,可是還是傻傻的,嫁人的話高不成低不就,找不到好相公的話,得吃更多苦。然後讓我問問師父,是不是入了仙門,以後一輩子都不能嫁人啊?”

    白子畫微微皺眉:“小骨很想嫁人?”

    花千骨努力點頭:“想!我還想像隔壁姐姐那樣生許多小寶寶,白胖胖的可愛死了!”

    白子畫略一沈思,知道下回送她回去,她娘親定會拐彎抹角刺探他對小骨是不是只有師徒之誼,然後便會和他商量是否可以給小骨找婆家,這些倒都無妨,重要的是小骨心裏也有這個想法,難道自己娶她麼?

    “師父,師父……”小骨看他走神了使勁搖他,“你還沒跟我說什麼是人世間最銷魂的事呢,你教我好不好?”

    過去在絕情殿上和她親熱的畫面突然湧入腦中,白子畫的臉不由染上一抹異色,花千骨看著呆,半張著嘴巴,口水差點沒滴下來。

    “哪次再告訴你,天晚了,洗洗睡吧……”說完嗖的就從花千骨面前不見了。

    花千骨也不惱,往常這時候定還要和哼唧鬧騰一陣,如今卻只是很快收拾了鉆到被窩裏,一個勁的逼自己睡著,好到夢中和她的東方哥哥約會。

    “一個師父,兩個師父,三個師父……”一直數到第一百個師父,她還是沒有睡著,可是又不會數了,只能又重頭開始數起。

    她還不會法術,只能以最自然的方式神魂離體,這樣白子畫也不會察覺。

    白子畫一開始覺得奇怪,她晚上怎麼不吵著跟自己睡了,後來想想,猜是她娘親有叮囑過她了,心底反而松一口氣。

    花千骨好奇心日盛,白天努力學習,夜裏神魂和東方到處遊蕩,再也不覺得日子單調無聊了。白子畫不大愛說話,雖然耐心,教導總是點撥性質的,對上一世聰明的她來說很好,可是這世魯鈍的她就不太受用了。反而是東方彧卿,夢裏會帶她去很多地方,見識很多新奇的事物,還很詳細的給她講為人處世的道理。

    師父太美好,感覺總是離人遠遠的,所以她時常會心生害怕粘著他抱著他,怕他有一天像突然出現一樣又突然消失。可是東方卻是活生生的,能摸得到觸得著的,從皇宮到東海,從天山到市井,帶她看盡世間百態。

    最重要的是,他一點也不避諱的把以前生的事都告訴了她,例如前世她和白子畫也是師徒,兩人都身在長留山等等,她才知道師父竟然隱瞞了她那麼多事情。但也僅僅是驚奇一下便過去了,半點都沒有覺得不滿或是生氣,因為師父做事一定有他的理由,她告訴自己要相信師父,所以從不追問。

    一開始聽著像在聽別人的故事,可是越聽便越熟悉,仿佛是很久很久之前生的事被她忘記了。知道自己的與眾不同,也知道有些事是根本無法逃避的。東方讓她選擇,是一切重新開始,還是背負非常沈痛的過去繼續走下走。

    當時他的神情太鄭重,她的心顫抖了一下,覺得害怕,害怕那結果自己承受不起,可是東方卻不知道哪裏對她來的信心。她整整思考了大半年,畢竟不做自己,而選擇背負另一個人生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對於現在的她來說,失落的自己就已經不再是自己了。可是又不想這樣渾渾噩噩的活得不明不白,不想所有人都騙她把她當傻子。特別是當聽到東方說,師父只能永生永世繼續痛苦下去,不得輪回不得解脫的時候,她終於告訴東方自己想要回憶起一切,做回完完整整的自己。

    她不知道師父為什麼會痛苦,只是千萬個舍不得。故事東方只說了前面一點,後面的不肯說。但是她微微留意的確能看到師父看似淡然溫和的外表下,潛藏的絕望,還有偶爾嚇人的失控,和時而看她的迷惘眼神。

    趁他不留意撩起他袖袍果然看到了他手臂上有塊巨大的疤痕。原來以前夜裏師父從噩夢裏滿頭大汗的醒來,一直緊握手臂臉色蒼白是因為疼痛。

    師父從小將她帶大,她可以為他做一切,包括,成為他想要的那個人……

    東方微笑著點頭,說她還是那樣堅強執著,一個人再變,本質是不會變的。於是拿了一粒丹藥給她,讓她在想要恢復記憶,做回完整的小骨的時候吃下去。

    每個人都有三魂七魄,魂是精氣神,魄是體力,魂主內,魄主外。他說師父這些年費勁心力在圓她的魄,卻小心翼翼,避開了過去,不讓她想起,甚至沒有用外力去恢復她的智力,而只是順其自然的教她。她魄雖漸全,可是魂卻一直殘缺。始終是治標不治本,養身不養心。所以她雖比過去健康不少,卻依舊如此混沌癡傻。

    “這粒歸仙丹可以恢復你前世的記憶,但是我說過,凡事都要付出代價。以白子畫和殺阡陌之力尚不能讓你復元,短短時日想依靠藥力讓你神魂健全是不可能的,只不過是強制性的將魄得到的修復之力轉移到魂上,你懂我的意思麼,也就是說雖然你可以恢復記憶,但是身體可能會受到嚴重影響。所以你必須考慮清楚,不要隨便做決定,因為一旦吃下再後悔也不能回頭了。”

    花千骨似懂非懂的點頭:“師父不是一直想念過去那個小骨麼,為什麼不讓我恢復記憶?”

    “因為生了太多無法挽回的事情,他怕失去你。”

    花千骨搖頭:“不管生什麼,我都不會離開師父的。”

    “骨頭,你現在當然是這麼想的,回憶起一切就不一定了,不過不管怎樣我會尊重你的選擇。上輩子我沒有做到,這一世我能為你做的,就是給你選擇的機會。我雖憐憫他,也虧欠了你們,可是若你本心不願,我不會讓你繼續留在他身邊。”

    “那東方呢?上一世我和東方是什麼關系?你說糖寶是我們的孩子,我是不是東方的娘子啊?”

    東方彧卿笑著搖頭:“可惜啊,還不是。”

    花千骨連道:“那我這一世可不可以嫁給你?”沒有絲毫身為女子的害羞,只是迫切的睜大眼睛望著他。

    東方彧卿的眼神變得深邃而迷離,又有一絲不易察覺的傷痛掙紮,但只是轉瞬便又恢復成他的月牙式招牌笑容。

    “好啊,我等你。若你回憶起了一切最後的選擇仍然是我,就算粉身碎骨、放棄一切我也會跟你在一起。”

上一頁 《花千骨》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