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尋歡記》->正文

第十一章

    三天後。

    繁忙的機場,穿梭的人流,程歡提著行李箱沿著電扶梯上去。

    深深呼吸了一下,這個城市的空氣,充滿了留戀的味道。

    「小姐,要不要買一份旅遊指南?」有人湊上來搭訕。

    「不用了。」程歡搖搖頭,她這個樣子,像是出去玩的嗎?會有人一個人出去旅遊?

    「小姐,要不然,買份這個,『萬事不求人,姻緣一手測』,很靈的啊。」

    「對不起,我趕時間,要登機了。」程歡蹙起眉,把他甩在身後。

    換了登機牌,入了閘,在笑容可掬的空姐幫助下放妥隨身的提包,程歡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來。座位正好靠著窗,有點無聊,抽出一本雜誌來翻翻。

    財經周刊。

    地產圈再次洗牌,星河廣場又易主。

    鬥大的黑體字大標題,在封面上占據著最顯眼的位置。程歡放下雜誌,又是那段新聞,傅憲明收購宏基地產,榮泰放棄星河廣場,真的有那麼轟動嗎?所有報紙雜誌都註銷消息,而且,一個比一個寫得傳奇。

    其實內幕也根本沒有那麼復雜,人的想象力是無窮的。

    「小姐,妳需不需要喝點什麼,飲料還是酒?」有空姐過來問。

    「紅酒。」程歡說,喝杯酒,睡一覺,飛機就落了地,什麼都不用想。

    「好的。」空姐轉過身,剛要走,卻被人攔了回來,「請等一下。」

    「好的先生,您有什麼需要嗎?」空姐臉上出現了一流甜美的微笑。

    「麻煩妳,給這位小姐換杯熱牛奶。」

    程歡擡起頭,眼睛瞪圓了,「你怎麼跟來了?」

    傅憲明一笑,在她身邊的空位坐下來,「來看看妳有沒有偷偷摸摸地喝酒。」

    「我記得怎麼喝紅酒,還是你教的。」

    「跟我在一起,可以喝一點。」他板起臉,「一個人出門,要記得滴酒不沾。看,說妳粗心還不承認,搭飛機也不系安全帶。」

    程歡眨眨眼,「要是我自己系上的話,你就沒有批評我的機會了。」

    傅憲明嘆口氣,還是幫她把安全帶拉過來,扣好。「女人啊,真是不能寵。」

    「剛才你還沒說,怎麼會突然跑來了?那邊的事情都處理好了?」

    「嗯,會開到一半就偷溜出來了。」

    「那怎麼行?星河廣場的工程已經耽誤了這麼久,再停就要違約了。」程歡急了。

    「沒事,有錦唐替我盯著,進度不會放慢。」傅憲明一臉悠遊。

    「什麼?!」程歡失聲叫出來,「錦唐?周錦唐、周總監?他不是在大信嗎?」

    「剛跳槽過來。」傅憲明一笑,「連他的秘書葉敏一起。」

    「真的!」程歡又驚又喜,「那,那真是太好了。」

    「有什麼好,妳設計總監的位子就要換人做了。」

    「無所謂,大家各憑本事,公平競爭。」程歡秀氣的眉梢一揚,「就算給他當屬下,也沒什麼丟臉的,那是周錦唐啊,設計這一行,頭一號人物。」

    「說來也是,妳還是做我的私人助理更合適。」傅憲明拿過她手上的雜誌,「又寫了什麼?」

    「我不要。」程歡拒絕,「我喜歡做設計。再說,你也不想有這麼一個私人助理,天天黏在你身上吧,白天見,晚上又見,偶爾有別的女人想認識一下,都不方便。」

    「什麼別的女人?」傅憲明合起雜誌。雖然是開玩笑,可是程歡的語氣裏怎麼有淡淡酸味,不像是裝出來的啊。

    「那天,就是我打電話給你,說正東實業跟榮泰串通的那一次,都半夜了,在你身邊的是誰?」程歡終於沈不住氣了,問了出來。

    「呵,妳還記得?」傅憲明受不了了,「連喬瑞的聲音,妳都聽不出來?當時我是跟她在一起,不過旁邊還有裴桐。」

    「喔?」程歡的臉紅了一下。三個人啊,那是她誤會了?

    「裴桐為什麼對美羅的股權感興趣,你還不知道吧。」傅憲明握住了她的手。

    「是啊,我也很奇怪。為什麼他做地產出身,會突然對美羅百貨這麼在意?」

    「美羅另外百分之四十的股權,是喬瑞的。」傅憲明解開謎底,「所謂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看上喬瑞了,而且是誌在必得。」

    「是嗎?」程歡呆了呆,喬瑞和--裴桐?一個那麼驕傲難伺候,一個義那麼桀驁不羈,他們兩個,怎麼會攪到一起去?

    「大信指望喬瑄是不成的,有喬瑞看著他,加上裴桐當後臺,也就不至於捅出什麼大漏子。」傅憲明說到一半,空姐送牛奶過來了,果然是熱的。

    「很燙,請慢用。」航空公司的服務很周到,還一並送上幹凈的濕毛巾。

    「喝過牛奶,就睡一覺。」傅憲明從隨身的公文包裏拿出文件,「我看完數據,到了就叫妳。」

    「你到底是陪我出差,還是工作來的?」程歡不滿地嘟噥,工作狂,改不了了。

    「我正在看一份提案,建議在星河廣場中心建一座自己的大廈,名字都有了,叫明基大廈。」傅憲明側過臉,在她額上輕輕一吻,「妳乖乖睡覺。」

    「明基大廈?」程歡眼睛一亮--好「啊,我來設計。」

    「我根本就沒考慮第二個人選。」傅憲明笑了。

    「要收錢,我很貴。」程歡打蛇隨棍上,「訂金先預付百分之四十。」

    「有這麼要挾自己老板的嗎?」

    「出了公司,我說了才算。」程歡嫣然一笑,「沒商量。」

    傅憲明看著她的臉,半笑半嗔,笑顏如花,那個圓圓酒窩又若隱若現。

    算了算了,就由得她胡鬧好了,誰叫他鬼迷心竅,偏偏就喜歡這一個。

    「哎,小姐。」隔壁的中年太太突然探過頭來,跟程歡打招呼,「你們是一對吧,真是恩愛。」

    「我們……」程歡臉紅了,是嗎?她已經這麼張揚了嗎?連陌生人都看得出來她的幸福?

    「這本書上說,你們兩個這種面型,很相配啊。」那位太太指著手上的書,「還有鼻梁,小姐,妳有旺夫運哦。」

    程歡跟傅憲明面面相覷,什麼啊,在飛機上擺攤算命?

    「這本什麼書說得這麼準?」傅憲明還沒開口,程歡已經眉開眼笑地翻開人家手上的書,一行標題跳出來,《萬事不求人,姻緣一手測》?!這不就是剛才機場那個書販竭力推薦的那一本?

    「早,知道說得這麼好,就買一本了。」程歡有點遺憾。

    「沒關系,送給妳好了。」那位太太很大方,「做人啊,什麼都是身外物,難得有個人疼惜妳,要好好對他啊。」

    「謝謝。」程歡接過書,姻緣一手測?

    不,不夠,她要的是姻緣一手握,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都要許下心願,人海茫茫裏,只要遇見身邊這個人。

    有一句話,他說對了,做人有的時候,要閉上眼,才能看得見幸福。因為只有這樣,才聽得見自己心裏的聲音。

    【全書完】

上一頁 《尋歡記》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