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半暖時光》->正文

第十章 光影幸福

    人生的一切變化、一切魅力、一切美,都是由光明和陰影構成的。——列夫·托爾斯泰

    十二月底,沈侯的媽媽來上海,處理完公事,她請Judy私下吃飯。

    Judy提起自己的新助理,毫不吝嗇言語地大加誇贊。沈媽媽一時興起,對Judy說:“認識你這麼多年,很少聽到你這麼誇人,引得我好奇心大起,正好我明天有點時間,去你那邊轉一圈,到時你把人介紹給我,如果真不錯,我正好需要個能幹的年輕人。”

    Judy不滿地撇嘴,“我把人調教出來了,你就拿去用?我有什麼好處?”

    沈媽媽知道她就一張嘴厲害,不在意地笑笑,“好姐妹,你不幫我,誰幫我呢?”

    Judy也不再拿喬,爽快地說:“行,你明天過來吧!哦,對了,劉總那邊有個新來的銷售很厲害,人也長得帥,你要覺得好,把他也挖走吧,省得就我一個人吃虧!”

    沈媽媽一聽就知道她說的是沈侯,苦笑著說:“這事我現在不好和你細說,反正以後你就知道了。”

    Judy和洋鬼子打交道打多了,性子也變得和洋鬼子一樣簡單直接,除了工作,別的一概不多問,猜到是家長裏短,直接轉移了話題,“吃什麼甜品?”

    第二天,沈媽媽真的去了公司,先去劉總那邊。劉總親自泡了茶,“嫂子,這次在上海待幾天?”

    “明天回去。”

    “沈侯去長沙出差了,昨天下午剛走,明天只怕趕不回來。”

    “沒事,我又不是來看他。”

    劉總斟酌著說:“我看沈侯這小子行,你跟大哥說一聲,讓他別再生氣了。”

    沈媽媽喝了一口茶,說:“老沈一怒之下是想好好挫挫沈侯,沒想到沈侯倒讓他刮目相看了。老沈再大的氣,看兒子這麼努力,差不多也消了,現在他只是拉不下臉主動和沈侯聯系。”

    劉總試探地說:“銷售太苦了,要不然再做一個月,等過完春節,就把人調到別的部門吧!”

    沈媽媽說:“看老沈的意思,回頭也看沈侯自己是什麼意思。銷售是苦,但銷售直接和市場打交道,沈侯如果跑熟了,將來管理公司,沒人敢糊弄他,這也是他爸爸扔他來做銷售時,我沒反對的原因。”沈媽媽看了下表,笑著起身,“我去樓上看看Judy。”

    劉總陪著沈媽媽上了樓,走進辦公室,沈媽媽覺得整個房間和以前截然不同,“重新裝修過?”

    劉總說:“沒有。”

    沈媽媽仔細打量了一番,發現不是裝修過,而是布置得比以前有條理。以前,樣衣不是堆放在辦公桌上,就是堆放在椅子上,現在卻有幾個大塑料盒,分門別類地放好了;以前,所有的衣服畫冊都堆放在窗臺上,現在卻放在一個簡易書架上,原本堆放畫冊的地方放了幾盆花,長得生機勃勃。

    Judy年過四十,仍然是個女光棍,自己的家都弄得像個土匪窩,她沒把辦公室也弄成個土匪窩,已經很不錯了。沈媽媽走進Judy的辦公室,指指外面,笑問:“你的新助理弄的?”

    Judy聳聳肩,“小姑娘嘛,喜歡瞎折騰!不過弄完後,找東西倒是方便了很多。”

    沈媽媽一直堅信一句話,細節表露態度,態度決定一切,還沒見到Judy的助理,已經認可了她,“小姑娘不錯。”

    Judy不知該喜該愁,喜的是英雄所見略同,愁的是人要被挖走了。沈媽媽也不催,笑吟吟地看著她,Judy拿起電話,沒好氣地說:“Olivia,進來!”

    顏曉晨跟著Judy混,為了方便客戶,也用了英文名。

    顏曉晨快步走進辦公室,看劉總都只敢坐在下首,主位上坐著一個打扮精致的中年美婦人,有點眼熟。她心裏猛地一跳,猜到是誰,不敢表露,裝作若無其事地打招呼,“劉總好!”

    Judy說:“這位是公司的侯總,我和劉總的老板。”

    有點像是新媳婦第一次見公婆,顏曉晨十分緊張,微微低下頭,恭敬地說:“侯總好!”

    沈媽媽卻是十分和善,一點沒端架子,“Judy在我面前誇了你很多次,你叫什麼名字?到公司多久了?”

    “顏曉晨,顏色的顏,破曉時分的曉,清晨的晨。到公司半年了。”

    顏曉晨以為沈媽媽還會接著詢問什麼,可她只是定定地盯著顏曉晨,一言不發。顏曉晨是晚輩,又是下屬,不好表示什麼,只能安靜地站著。劉總和Judy都面色古怪地看著侯總,他們可十分清楚這位老板的厲害,別說發呆,就是走神都很少見。Judy按捺不住,咳嗽了一聲,“侯總?”沈媽媽好像才回過神來,她扶著額頭,臉色很難看,“我有點不舒服。劉總,叫司機到樓下接我,Judy,你送我下樓。”

    劉總和Judy一下都急了,劉總立即給司機打電話,詢問附近有哪家醫院,Judy扶著沈媽媽往外走。顏曉晨想幫忙,跟著走了兩步,卻發現根本用不著她,傻傻站了會兒,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

    顏曉晨心裏七上八下,很是擔心,好不容易等到Judy回來,她趕忙衝了過去,“侯總哪裏不舒服?嚴重嗎?”

    Judy沒有回答,似笑非笑地盯著她,顏曉晨才發覺她的舉動超出了一個普通下屬,她尷尬地低下了頭。

    Judy說:“侯總就是一時頭暈,呼吸了點新鮮空氣就好了。”她看看辦公室裏其他的人,“到我辦公室來!”顏曉晨尾隨著Judy走進辦公室,Judy吩咐:“把門關上。”

    顏曉晨忙關了門。Judy在說與不說之間思索了一瞬,還是對顏曉晨的好感占了上風,竹筒倒豆子般劈裏啪啦地說:“剛才我送侯總到了樓下,侯總問我誰招你進的公司,我說劉總介紹來的,侯總臉色很難看,質問劉總怎麼回事。劉總對侯總解釋,是沈侯的朋友,沈侯私下求了他很久,他表面上答應了不告訴沈總和侯總,可為了穩妥起見,還是悄悄給沈總打過電話。沈總聽說是沈侯的好朋友,就說孩子大了,也有自己的社交圈了,安排就安排吧,反正有三個月的試用期,試用合格留用,不合格按照公司的規定辦,劉總還怕別人給他面子,徇私照顧,特意把人放到了我的部門。”

    顏曉晨聽到這裏,已經明白,沈媽媽並不知道沈侯幫她安排工作的事,她訥訥地問:“是不是侯總不喜歡我進公司的方式?”

    “按理說不應該,在中國做生意就這樣,很多人情往來,你不是第一個憑關系進公司的人,也絕不會是最後一個,如果每個關系戶都像你這樣,我們都要笑死了,巴不得天天來關系戶。不過…我剛知道沈侯是侯總的兒子,估計侯總介意你走的是沈侯的關系吧!”Judy笑瞇瞇地看著顏曉晨,“你和沈侯是什麼關系?什麼樣的好朋友?”

    顏曉晨咬著唇,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Judy早猜到了幾分,輕嘆口氣,扶著額說:“連侯總的兒子都有女朋友了,我們可真老了!”

    顏曉晨忐忑不安地問:“侯總是不是很生氣?”

    Judy微笑著說:“她看上去是有些不對頭。不過,別擔心,侯總的氣量很大,就算一時不高興,過幾天也會想通,何況她本來就挺喜歡你,還想把你挖過去幫她做事,沈侯找了個這麼漂亮又能幹的女朋友,她應該高興才對。”

    顏曉晨依舊很忐忑,Judy揮揮手,“應該沒什麼大事,出去工作吧!”

    顏曉晨走出辦公室,猶豫著該不該打電話告訴沈侯這事。沈侯在外地,現在告訴他,如果他立即趕回來,就是耽誤了工作,只怕在沈侯的父母眼中,絕不會算是好事,如果他不能趕回來,只會多一個人七上八下、胡思亂想,沒有任何意義。顏曉晨決定,還是先不告訴沈侯了,反正再過兩三天,沈侯就回來了,等他回來,再說吧!

    顏曉晨忐忑不安地過了兩日,發現一切如常,沈媽媽並沒找她談話。

    顏曉晨試探地問Judy:“侯總還在上海嗎?”

    Judy不在意地說:“不知道,侯總說就待一兩天,應該已經離開了。”顏曉晨松了口氣,是她太緊張了,也許人家根本就沒把兒子談個戀愛當回事,又不是立即要結婚。

    顏曉晨放松下來,開始有心情考慮別的事。想著沈侯快要回來,決定抽空把房間打掃一下。

    晚上,顏曉晨把頭發挽起,穿著圍裙,戴著橡膠手套,正在刷馬桶,門鈴響了。

    不會是沈侯回來了吧?她急急忙忙衝到門口,從貓眼裏看了一眼,門外竟然是沈侯的媽媽。

    顏曉晨驚得呆呆站著,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沈媽媽又按了一次門鈴,顏曉晨才趕忙脫掉手套,把頭發攏了攏,想讓自己看起來精神一點。她深吸一口氣,打開了門,“侯總。”

    沈媽媽盯著她,臉色十分難看。

    沈侯租了四年的房子,他爸媽就算沒來過,也不可能不知道,否則今天晚上找不到這裏來。顏曉晨就像做錯了事的孩子,心虛地低下了頭。

    沈媽媽一言不發,快速地走進沈侯的臥室,又走進顏曉晨的臥室,查看了一圈,確定了兩個人至少表面上仍然是“分居”狀態,還沒有真正“同居”。她好像緩過了一口氣,坐到沙發上,對顏曉晨說:“你也坐吧!”顏曉晨忐忑不安地坐在了沙發一角。

    “幫沈侯代考宏觀經濟學的人就是你?”沈媽媽用的是疑問句,表情卻很肯定。

    “是。”

    “我看過你的成績單,沒有一門功課低於九十分,是我們家沈侯害了你,對不起!”沈媽媽站了起來,對顏曉晨深深地鞠了一躬。

    顏曉晨被嚇壞了,一下子跳了起來,手忙腳亂地扶沈媽媽,“沒事,事情已經過去了,沒事,我真的不介意。”

    沈媽媽沈痛地說:“我介意!”

    顏曉晨不知道該說什麼,手足無措地看著沈媽媽。

    沈媽媽緩和了一下情緒,又坐了下來,示意顏曉晨也坐。她問:“你和沈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大四剛開學時,確定了男女朋友關系,可很快就分開了,大四第二學期又在一起了。”

    沈媽媽算了一下,發現他們真正在一起的時間不算長,難怪她詢問沈侯有沒有女朋友時,沈侯總說沒有。她想了想說:“既然你們能分一次手,也可以再分一次。”

    “什麼?”顏曉晨沒聽懂沈媽媽的話。

    “我不同意你和沈侯在一起,你們必須分手!”

    顏曉晨傻了一會兒,才真正理解了沈媽媽的話,她心裏如臺風刮過,已是亂七八糟,面上卻保持著平靜,不卑不亢地說:“您是沈侯的媽媽,我很尊敬您,但我不會和沈侯分手。”

    “你和沈侯分手,我會幫你安排一份讓你滿意的高薪工作,再給你一套上海的房子作為補償,可以說,你的分手頂了別人三四十年的奮鬥,好處很多。但你和沈侯在一起卻是壞處多多,我會讓公司用一個最不好的理由開除你。你試想一下,一個品行不端,被大學開除,又被公司開除的人,哪個公司還敢要?”

    顏曉晨難以置信地看著沈媽媽,“您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做了什麼,讓您這麼討厭?”

    “你說為什麼呢?學校裏小打小鬧談談戀愛,怎麼樣都無所謂,可談婚論嫁是另外一回事,門不當戶不對,你配得上做我們家的兒媳婦嗎?我已經派人去查過你們家,不但一貧如洗,你媽媽還是個爛賭鬼,好酒好煙!婚姻和戀愛最大的不同就是,戀愛只是兩個人的事,婚姻卻是兩個家庭的事,我兒子娶的不僅僅是你,還是你的家庭,我不想我兒子和一個亂七八糟、混亂麻煩的家庭有任何關系!我也絕不想和你們家這樣的家庭成為親家!”

    顏曉晨猶如一腳踏空、掉進了冰窖,冰寒徹骨,她想反駁沈媽媽,她家不是亂七八糟,她媽媽不是爛賭鬼!但是,沈媽媽說的每一句話都是事實。原來,在外人眼中,她家是那麼不堪。

    “貧窮也許還能改變,可是你們家…無藥可救!”沈媽媽冷笑著搖搖頭,“我會不惜一切手段,逼你離開沈侯,我不想那麼做,但我是一個母親,我必須保護我的兒子,讓他的生活不受你的打擾!我請求你,不要逼我來逼你,更不要逼我去逼沈侯!”

    顏曉晨木然地看著沈媽媽,她只是想和喜歡的人在一起,怎麼就變成了她在逼沈侯的父母了?

    沈媽媽把一張名片和幾張照片放在了茶幾上,“這是一套連排別墅,價值八百多萬,你打名片上的電話,隨時可以去辦理過戶手續。還有,我希望你盡快搬出這個屋子。”沈媽媽拉開了門,卻又停住步子,沒有回頭,聲音低沈地說:“你是個好女孩,但你真的不適合沈侯!人生很長,愛情並不是唯一,放棄這段感情,好好生活!”

    砰一聲,門關上了,顏曉晨卻好像被抽走了所有力氣,癱坐在沙發上,站都站不起來。

    從屋子的某個角落裏傳來叮叮咚咚的音樂聲,顏曉晨大腦一片空白,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音樂響起,楞楞地聽著。

    音樂聲消失了,可沒過一會兒,又叮叮咚咚地響了起來,顏曉晨這才反應過來,那是她的手機在響。她扶著沙發站起,腳步虛浮地走到餐桌旁,拿起手機,是沈侯的電話,每天晚上這個點他都會打個晚安電話。

    第一次,顏曉晨沒有接沈侯的電話,把手機放回了桌子上,只是看著它響。

    可沈侯不肯放棄,一遍又一遍打了過來,鈴聲不會說話,卻清楚地表達出了不達目的它不會罷休。

    手機鈴聲響到第五遍時,顏曉晨終於接了電話。沈侯的聲音立即傳了過來,滿是焦躁不安,“小小?小小,你在哪裏?你沒事吧?”

    顏曉晨說:“我在家裏,沒事。”

    沈侯松了口氣,又生氣了,“為什麼不接電話?嚇死我了!”

    “我在浴室,沒聽到電話響。”

    “怎麼這麼晚才洗澡”

    顏曉晨含含糊糊地說:“下班有點晚。”

    沈侯心疼地說:“工作只是工作,再重要也不能不顧身體,身體第一!”

    “我知道,你那邊怎麼樣?是不是快要回來了?”

    “應該明天下午就能回去。”沈侯興高采烈地給顏曉晨講述著這次在長沙的見聞,顏曉晨突然意識到,沈侯很熱愛他們家的公司,並不僅僅是因為金錢,而是發自內心的喜歡和驕傲。自小的耳濡目染,四年的商學院學習,他對自己的家族企業有很多規劃和幻想,所以,他才不想出國,才會寧願拿低薪也要去做銷售。也許,沈侯對功課不夠嚴肅認真,可他對自己的人生很嚴肅認真,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也願意為之仔細規劃、努力付出。

    沈侯說了半晌,發現曉晨一直沒有說話,以為她是困了,關切地說:“忙了一天,累了吧?你趕緊去睡覺吧!”

    顏曉晨輕聲問:“沈侯,你有沒有發覺你剛才是以一個企業掌舵者的角度在分析問題?”

    沈侯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兩聲,“原來我的話已經暴露了我的野心啊?看來我下次和別人聊天時要註意一點,省得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是個野心家。我爸媽就我一個兒子,東方的企業文化和西方的企業文化截然不同,不可能完全依靠職業經理人,我遲早要接掌公司,多想想總沒壞處。說老實話,我是想做得比我爸媽更好。”

    顏曉晨有點心驚,卻又覺得理所當然,男人似乎是天生的猛獸,現代社會不需要他們捕獵打仗了,他們所有的血性和好鬥就全表現在了對事業的追逐上,沈侯的性子本就不會甘於平庸,他不想攀登到最高峰才奇怪。沈侯看曉晨一直提不起精神說話,“小小,你休息吧,我也睡了,明天訂好機票,再給你電話。”

    “好的,晚安。”掛了電話,顏曉晨坐在餐桌前,怔怔看著窗外。

上一頁 《半暖時光》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