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暗戀》->正文

第三章 入戲

  剛剛戈壁站在此人面前時仍是一副尚須修煉的楞頭青樣子,反觀這時的盛淮南,還算是鎮定放松,但仔細一看就能發現他其實很戒備,像是後背的毛都豎起來的貓。那個被他叫做顧總的男人閑適地後靠,一只胳膊搭在椅背上,挑著眉頭不說話,只是淺笑著點點頭,在等盛淮南自我介紹。

  盛淮南卻沒有再說什麼,徑直走到洛枳和這位顧總的中間坐下,伸手取下她的右耳機:“在聽什麼?”

  態度那樣親昵自然,洛枳一晃神,垂下頭。

  “我也喜歡這首歌,以前跑步的時候總是用itouch循環播放,直到聽得惡心,再聽見前奏就想吐。不過你沒和我說過你也喜歡他。”

  洛枳默默無語地盯著他,他突然湊近,在她耳畔輕輕地說:“拜托,我在幫你脫身。那個人是新年晚會和今天學生會跨年酒會的贊助商,家族企業的闊少,我不知道領導都走了他為什麼現在還留在這兒。”

  “所以呢,”他的氣息噴在她耳邊,她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有些異樣的感覺,往旁邊躲了躲,結果他反而湊得更近,“所以你要是不想成為被包養的女大學生就離他遠點。”

  洛枳失笑:“你見過包養我這種姿色的女大學生的富翁嗎?滿場的美女結果就挑上我?”

  她說話的時候聲音很小,側過臉努力不讓身邊的那位顧總聽到。

  “他……看中了你的氣質也說不定?”

  “白癡。”

  “誰知道呢,也許他看上你,就是他白癡的最好證據。”

  “我是說你。”洛枳一把奪過他手裏的耳機,賭氣地按了幾下屏幕換成隨機播放。

  盛淮南沒有惱,囂張地一笑,像個得勝的十歲男孩,眼光若有若無地瞟過洛枳右邊,示威一般地伸長左臂,把手從她背後繞過去搭在了她的左肩上。

  洛枳身子一僵。肩上溫暖的觸覺讓她心口先是一軟,轉而升騰起濃重的怨懟和悲傷。她緩緩擡起左手,抓著他的手背挪走,然後按下停止鍵,耳機裏面《垃圾》現場版在開篇的那個尖利的高音處戛然而止。

  “你——”

  她話沒說完,註意力卻忽然被酒桌那邊吸引過去了。

  一個火紅的身影出現在酒桌邊,充滿敵意地瞥了一眼陳墨涵,然後一臉假笑地高聲對戈壁說:“你們喝酒怎麼都不叫我啊,上次我們不是還說喝酒的話誰都拼不過江百麗嗎?戈壁你記不記得當初你跟我們拼酒的時候你家江百麗超級護著你,以一敵五那叫一個壯烈。江百麗去哪兒了?今天她不應該不在啊?”

  喧嘩的酒桌霎時一片寂靜,陳墨涵的臉色仿佛剛從地窖裏爬上來一樣寒,而戈壁低著頭看不清表情,並沒有反駁,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喝多了。紅衣女生帶著笑容環視全場,突然又一次大叫起來:“江百麗,過來啊,你不是最能護短的嗎?你家男人又被灌了!”

  洛枳這才看見,不知道什麼時候,百麗已經默默地坐在角落裏面了。看客們表情各異,卻都默契地抱著胳膊看熱鬧,誰都不講話。

  更有趣的是,洛枳看到那位顧總臉上的表情堪稱精彩——他先是迅速地順著紅衣女生的目光回頭看了一眼右後方的江百麗,又扭過頭來看洛枳,神色驚訝而尷尬,仿佛剛剛得知兒子不是自己親生的。

  江百麗緩緩站起來,表情平靜安詳,仿佛真的是拉斐爾畫中走下來的聖母,一步一步從陰影步入光線下的酒桌,朝著紅衣女生勉強地一笑,蒼白而隱忍,左眼一眨,一顆眼淚恰好落下,被所有人明明白白地看到眼裏,然後輕聲說:“我不是他女朋友了。”

  戈壁就是這個時候擡起頭,洛枳驚訝地看到,他眼睛紅紅的,臉上居然有淚。

  百麗溫柔地抿嘴一笑,拿起他面前的酒杯,仰頭一口喝下,這幾天她暴瘦下來,揚起的下頜連著脖頸形成了一道很美的曲線。

  “不能喝就少喝點,我知道你高興,但還是身體要緊。”

  百麗說完,就留下石化的眾人朝會場的出口走過去。白襯衫勾勒出她幹巴巴的可憐背影,此刻看起來,倒是決絕幹脆。

  這一幕真真叫絕,要說之前沒有走場排練,洛枳都不敢信。不過耍帥永遠是需要別人來善後的,洛枳立即站起身越過顧總走到百麗剛剛坐著的位置上,拿起她遺留下來的藍色羽絨服朝著門口奔過去。而盛淮南則默契地拎起洛枳位子上毛茸茸的白色外套跟了上去。

  江百麗剛走出交流中心的大門就被洛枳追上。

  “行了,幕布都落下來了,也該穿上外套了。我早就說過你很有演戲的天賦,簡直是瑪利亞下凡。”

  百麗接過衣服穿上,朝洛枳笑,笑著笑著就撲到她懷裏哭起來。

  好了,終於落入人間道成肉身了。洛枳一顆心回歸原有的位置。

  “你這招真狠。”洛枳輕拍著她的後背輕輕地說。

  即使曾經江百麗的善妒和戈壁的花心人盡皆知,但是今天之後,江百麗算是把聖母形象普及到了每個人——包括戈壁——的心中。自從一個星期前戈壁提出分手,她不哭不鬧,甚至在不知道他們分手消息的小幹事找到她幫忙時仍然不遺余力,這讓戈壁大為震撼。今天戈壁紅紅的眼睛告訴洛枳,其實他還是有點愧疚之心的。江百麗胡鬧了這麼久,也終於算是扳回一城。

  “我才不是聖母瑪利亞,”百麗含著眼淚朝洛枳惡狠狠地一笑,“我不會罷休的,我管他愛誰,總之我絕對絕對不會讓他們好過!”

  她放開洛枳,指著她背後拎著外套的盛淮南大聲說:“洛枳是好女孩,你要是敢對不起她,咱們就走著瞧!”然後瀟灑地大步離開。

  她還是當聖母比較有前途,洛枳想。她硬著頭皮轉過身朝盛淮南尷尬地半鞠躬,說:“對不起,她精神不大正常,你大人大量,就當笑話聽吧,不過……我的確算個好女孩。”

  冷笑話一般的收場之後,她打算奪過他手裏的外套徹底逃離這場酒會,沒想到盛淮南不松手,洛枳揪著帽子,他扯著衣角,兩個人一時僵持不下。

  洛枳擡頭,看到盛淮南沒有笑容的臉。他還穿著襯衫,領帶已經松開,呼吸間白氣繚繞,耳朵和鼻頭凍得有些紅。

  “進屋行嗎?有點冷。”

  他用空著的那只手撓撓後腦勺,人畜無害的笑容讓洛枳楞了一下,手略略一松,立即被對方抓到破綻抽走了外套。洛枳上前一步去搶,他順勢扭過胳膊將外套藏到背後,她撲個空,沒站穩,一鼻子撞上了他的胸口。

  鼻子很酸,她疼得眼淚一下子湧出來,淚眼朦朧地擡頭,根本看不清他的臉。

  “盛淮南,你是不是想玩死我?”

上一頁 《暗戀》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