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華人作家----外國作家----校園作家----言情作家(網絡)----武俠作家----網絡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靈異作家----韓國作家
  文淵書閣->《曾少年》->正文

第七章 曾少年 第十五節

    2008年5月12日下午14時28分。

    那時我還意識不到發生了什麼,只是本能地逃生,街上站滿了人,有的人只穿了背心短褲就跑了出來。震感很強烈,最厲害的那半分鐘裏,連站都站不住,我清楚地看到街對面高高的洲際酒店幅度很大地左右搖晃。大家惶然不知所措,人們相互詢問猜測著,來得及帶走手機的人都在撥著號碼,但是誰也打不出去。

    老作家很焦急,不停地給安縣老家撥電話,人類的科技和文明卻如此地不堪一擊,沒有任何通信信號,沒有手機,沒有電視,沒有網絡,在災難面前,最先失去的卻是我們平日裏最為仰仗的。我們恢復最原始的狀態,能依賴的只是身旁與我們一樣的人們。

    老作家說連通信都中斷,說明地震一定非常厲害,我心裏也著了慌,北京離四川這麼遠,應該沒事,但又特別擔心,想趕緊聯系家人。而之前與秦川的各種糾結和小情緒在災難面前也煙消雲散,我只是想,要是電話通了,一定要打給他,要聽到他的聲音。

    過了大概一個小時,我的手機短暫來了信號,但信息擁堵,周圍的人全都在打電話,一時怎麼也撥不出去,還是我媽搶先打了進來。她帶著哭腔,顯然已經急壞了,我之前還沒覺得怎麼樣,但靜下來越想越害怕。她說是汶川地震,很嚴重,七點幾級,北京都有震感,奶奶家那邊平房裏的人都站到街上來了。她問我這邊怎麼樣,我說重慶還好,她讓我收拾好東西,一定註意安全,要盡快通知社裏情況,但不用等單位同意,趕緊回來,她給我買機票。就在我們互相安撫著的時候,秦川的電話打了進來,我跟我媽匆忙道別,轉到他的來電,一接起來,就聽見他大聲地喊我的名字。

    “謝喬!謝喬!”

    “秦川!秦川!”

    我們呼喚著彼此,以印證對方在這世界上存在。

    “有沒有事?”

    “沒事……”

    “別害怕。”

    “嗯。”

    “等著我。”

    “什麼?”

    “等著我,我去找你!”

    信號斷了,我們的對話停留在一句古老的承諾上。

    我不知世間多少男女曾經這樣許諾過,又有多少人等到了對方,多少人兩散天涯。我想起我和秦川的所有過往,我們前後腳來到這個世界,好像這從最初就註定了我們永遠前後腳地在追在找在等。小時候,我在我們的小院裏等他在窗根下面喊“喬喬!出來玩!”;上中學,他在我們學校門口等著我一起放學回家;念大學,我在北京他在加拿大,我等他回國;畢業了,他說等到我們30歲,沒人要我他就來娶我。我們就這樣一直小心翼翼地互相等著,不敢走得太近,又不願走得太遠,保持安全的距離,然後肆意讓友情越來越貪婪。

    也許本來我們會這樣等一輩子,然而直到“5·12”那天我才發現,人生是那麼脆弱,根本不夠強大到容納那些自以為是的秘密和等待。汶川死了很多人,就那麼半分鐘的工夫,很多曾經和希冀就一股腦地消失了。人們口耳相傳的那些數字,都曾是鮮活的,都曾是有故事的,都曾與這世界緊密相連卻又即刻無影無蹤。如果我沒有來到重慶,我在安縣,可能我就是那些數字裏的一個,關於我的一切,我的成長,我的親人和朋友,我的沒說出口的隱忍的愛情,就都會變成冰冷的阿拉伯數字1。

    真可怕啊。

    房間有余震,我放在桌角的一瓶倒立的礦泉水微微晃著,而每一次的顫動都讓我的等待更加安定和沈靜。我從來沒以這樣的心情去等待過秦川,我覺得這是命運替我做的一次抉擇。我想等他來的時候就告訴他,我等他好久好久了,等得終於不想再只是等了,等得忍不住拋開所有憂慮和困惑,等得想立即告訴他,我是那麼那麼愛他。

    我慶幸自己還活著,還有機會讓他知道這件事。

上一頁 《曾少年》 下一頁
文淵書閣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