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淵書閣 > 《因為風就在那裏》->正文

因為風就在那裏 正文 Chapter 10
作者: 玖月晞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r10

    林錦炎他們得知只是小衝突,並無大事,安慰了周遙幾句,而周遙三人對事件起因緘口不提,等三個男生離開後,女生們才開始商量。

    事到如今,之前夏韻發生的事也瞞不住蘇琳琳和唐朵,可三人認為,未避免夏韻尷尬,當做什麼都不知道比較好。

    周遙揉蘇琳琳的頭:“還氣不?”

    蘇琳琳搖頭:“不氣了。遙遙,謝謝你啊。”

    周遙無奈地一笑:“我只希望世界和平。”

    唐朵戳戳她的腦們:“你也是拽,打人前還叫蘇琳琳一聲。”

    “蘇琳琳不看著,就白打了。”

    “所以我眼睛都沒眨一下。”

    “駱老板呢,剛叫你去幹嗎?訓你了?”

    “是啊。”周遙翻了個白眼。

    剛才,她情緒穩定後,駱繹告誡她:“下次碰到這種事,別衝動。”

    而周遙終究意難平:“她實在太可惡。”

    “她是個無賴,”駱繹說,“所以你跟她較真,有沒有想過他們再玩陰的來對付你?真要兩敗俱傷,人家爛命一條,你呢?”

    唐朵和蘇琳琳聽言,同時一楞,這才後怕起來:“那現在——”

    “他說後面的事他會處理。”

    蘇琳琳松了口氣,接著感慨:“這次出門才發現我們社會經驗太少了。你看看駱老板,心思好深吶,又能忍。”

    周遙搖頭:“不,是人家的忍比我們高了一級。”

    駱老板並不是和稀泥的性格,他原打算先放著,安生過完這幾天,等那群人退房時把一千四的押金扣下給蘇琳琳。如果他們不同意,就讓蘇琳琳打一巴掌換一千四。沒想到計劃被周遙攪得稀巴爛。

    “什麼?!”蘇琳琳和唐朵同時張大嘴巴,“一千四?!”

    周遙攤開手掌:“但我已經打了人家,一千四沒了——”

    蘇琳琳:“……”

    唐朵:“……”

    半晌,蘇琳琳說:“還是謝謝你啊遙遙。”

    周遙呵呵兩下,道:“別謝了,我挺後悔的。”

    駱繹說的沒錯,報復有很多種方法,她選了最廉價的一種。

    唐朵邊嘆氣邊搖頭:“姜還是老的辣,駱老板這個人——”

    周遙:“幹嘛?”

    “你那點小瀟灑小霸氣,在他跟前,呵呵,周遙,如果你以後真跟他在一起,你會被他吃得骨頭都不剩。”

    ……

    回到房間,夏韻縮在被窩裏似乎在睡覺。三人輕手輕腳準備洗漱,卻聽見抽泣聲。

    三人互看一眼,湊到夏韻床邊:“夏韻?”

    夏韻悶著腦袋不出來,嗚咽:“對不起。”

    得,不用瞞了。

    “有什麼對不起的。”蘇琳琳道,“我們剛都把氣撒完了。”

    “琳琳,謝你維護我。我不該撒謊說那天去散步,我沒臉面說。就覺得自己很蠢,很丟臉。”

    “夏韻,”周遙坐在榻邊拍她的肩,“雖然我們四個很親,但人都有自己的*,你不願意說,是你的自由。不過呢,如果你想說又害怕丟臉,你就記住一點,我們幾個是不會笑話你的,只會幫你。”

    夏韻嗚嗚哭:“對不起,是我太蠢。”

    “人都有犯蠢的時候嘛。”唐朵安慰道,“你看蘇琳琳天天都在犯蠢。”

    “噗。”氣氛突然一變,哭笑不得。

    “好了,都快點洗了睡,明天還要早起。”

    ……

    天剛亮,周遙他們就出發了。

    亞丁國家自然保護區地處青藏高原和雲貴高原的落差過渡帶,在歷史上曾是一片汪洋大海,自三疊紀末開始從大海,到陸地,到高原的滄桑巨變。

    保護區地質地貌復雜,海拔落差大,既有高山峽谷、湖泊森林,又有冰川雪嶺、瀑布草原,加上山脈綿延,地質斷裂層眾多,是科考人員的天堂。

    秋天的風景更是人間仙境。

    周遙一行人坐車加徒步過去,路旁景色千變萬化,像走過千山萬裏:青翠的草甸上馬兒悠閑地吃草——藏族寺廟掩映青山中,彩色經幡隨風飄揚——杜鵑花開得漫山遍野——針松林遮天蔽日直衝雲霄——冰川在陽光下晃人眼,像一塊塊巨大的鉆石——高原海子湛藍欲滴,仿佛裝著最深處的海洋——地獄谷中怪石林立,壁立千仞——蛇頭泉附近,彩色的小池塘像珍珠落在地表。

    林錦炎定下考察點,眾人分散各自行動。

    周遙正拿著小錘子對一塊鞋盒大小的石頭敲敲打打,想取一塊邊角下來。

    “周遙?”蘇琳琳蹲在不遠處的斷壁之下,小聲叫她。

    “嗯?”

    “你來幫我看看這裏,是構造變形麼?”蘇琳琳指著巖石上卷曲的褶皺紋路。

    “不是,這是一般的包卷層理。表面看像滑塌堆積。但你看這裏——”周遙指給她看,“雖然揉皺強烈,但層仍然連續,不涉及相鄰層。是沈積物液化,側向流動造成的。”說完話音一轉,嚴厲道,“我說蘇琳琳,這是最基本的常識,大一大二學生都會,你幹嘛呢?越學越回去了是吧。”

    蘇琳琳吐舌頭,不好意思地撓撓頭:“我忘了。”

    周遙皺眉,毫不含糊:“下次再這樣,扣一百塊錢。”

    “保證!”蘇琳琳握拳。

    周遙要走,回頭又蹲下問:“蘇琳,你當初為什麼學地質?”

    “分數低,別的系考不上。”

    周遙忍不住笑了:“嗯,這很蘇琳琳。”

    蘇琳琳白她一眼,又道:“不過,後來學了發現還蠻有興趣,就考研了咯。——你呢?”

    “我啊,我覺得地球很美,我很喜歡。石頭啊,金屬啊,山體斷層啊,在我眼裏全是blingbling的,美死了。”

    “色女,你果然顏控,沒得救了。”蘇琳琳吐槽。

    周遙哈哈大笑。

    蘇琳琳又問:“你以後會一直做科研?land項目完成以後也會繼續?”

    “應該會。”

    “那你媽媽的公司怎麼辦?”

    周遙的父親是教授,母親卻是個女強人,經營著國內頭號的珠寶玉石公司。只不過周教授醉心研究,不修邊幅;周遙也沒半點富家千金的架子。同宿舍的三人一開始都不知道,直到有次中秋,家不在本地的三人被周遙帶回去過節,一見到帶有庭院遊泳池的大別墅都驚呆了,周遙這才想起來:“哦,忘了說了,歐婭珠寶是我媽開的。”

    三人後來把周遙抓去下館子狠狠宰了一頓,這事就算翻頁了。

    “沒想。”周遙說,“我對管理公司沒興趣啊,再說,那是她的公司,又不是我的。”

    蘇琳琳想一想,傻傻地說:“也是哦。”

    一行人忙碌到下午,收拾好各類樣本、儀器、器材器械,準備啟程返回時,下雨了。

    周遙忙碌一天,這時才想起駱繹。看見如他所言,真的下雨,她竟有一絲隱秘的高興。

    仿佛一場悄悄的約定最終實現。

    七個人披著藍色的雨衣,穿著藍色的塑料雨靴,在雨中往回走,他們自然而然排成一隊,像一串藍色的珠子,緩慢而堅定地在山脈間穿梭。

    爬坡或走絕壁時會叮囑一聲小心,會互相拉扶,其余時候都各自沈默地行走在雨中。

    沒有人談理想,也沒有人談未來,每個人都安靜而平和。

    ……

    夜裏,雨下得大了。

    駱繹撐著傘走過庭院去關客棧大門,碰巧林錦炎他們回來,一個個臉色蒼白,靴子上雨衣上全是泥水。

    周遙走在最後邊,拎著一個被雨水打濕的塑料袋。

    駱繹問:“拿的什麼?”

    周遙說:“路上撿的垃圾。”她慢慢走進來,有氣無力地說:“撿了一路,一些人沒公德心——不知道野生小動物吃到垃圾或者被垃圾纏住,會死的麼。”

    周遙把塑料袋扔進門口的垃圾桶,駱繹關上大門,回頭看她:“你衣服穿少了。”

    “沒啊。”周遙莫名其妙,搖搖頭,“我不覺得冷。”

    駱繹說:“你嘴唇是白的。”

    “有嗎?”周遙條件反射地去摸嘴巴。

    駱繹伸手準備攔她,來不及,他好笑,說:“你手不是剛撿過垃圾?”

    周遙:“呸——”

    吃完晚飯,周遙照例去了吧臺,坐上高腳凳,要了一杯熱牛奶。他還是不緊不慢給她溫牛奶,而她還是在嘴唇上沾了牛奶,但他和之前的每一天一樣,沒看見似的。

    電視劇都怎麼演的啊,就算不親自幫她把嘴角的牛奶抹下來,也該提醒她一下,讓她好把臉湊到他跟前,問:哪裏?

    怎麼到了生活裏,就全都不按套路出牌了。

    之後的幾個星期,周遙他們每天早出晚歸。晚上到公共區,也是一行人坐在角落的沙發裏或地毯上,圍著桌子討論,記筆記,做記錄,找資料,計算和分析數據;把資料及時反饋給學校的師兄們。

    其他的客人好奇,會過來問他們是幹嘛的,一聽說地質勘查便問是來挖礦找寶的麼,弄得他們哭笑不得。

    九月中,客棧爆滿,公共區也人滿為患。

    之前那七個男女早就結束假期,回去到各自的大城市,客棧來來去去住進了新的人,一撥人來了,一撥人走。

    周遙也在有意無意間見到各種各樣的客人,來徒步的白領,結伴遊的學生,轉神山的教徒,結隊的旅行團,中年的夫妻,孤獨的獨行者……

    而她和駱繹的見面,只有一杯牛奶的時間。

    這寂靜山中小小的客棧,每一天來來往往的人和事都在變換流逝,只有他拿木勺攪動溫牛奶時安靜的側臉沒變。

    總有一杯熱牛奶會被放在吧臺上,成了流動客棧裏的唯一永恒。

    時間就這樣一天天緩慢而快速,變化而穩定地走過。

    一個星期過去了,兩個星期過去了,

    有時周遙在忙碌的間隙會想,駱繹會不會偶爾往她所在的角落看一眼,在她埋頭認真的時候。

    或許不會。

    又一次萌生這種想法的時候,周遙正歪著腦袋喝著牛奶,吧臺邊坐了一對夫妻,在跟駱繹聊天。

    男客人問:“老板,這客棧開了多久?”

    “一兩年。”

    女客人憧憬地問:“在這邊過日子是不是很愜意?”

    “還行。”

    女客人顯然更浪漫,說:“很好才對吧?——這裏太美了,開窗就能看見雪山,在這裏住一年我也願意。”

    男客人笑她傻:“住在這裏的本地人過得愜意,但我們這些大城市來的,待久了就不行,會覺得悶的。”

    女客人不同意:“怎麼會?”

    男客人求助:“駱老板,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駱繹淡笑一下:“人骨子裏親近自己習慣的人和環境,不契合的容易擦出火花,但往往只是一時的新鮮和驚喜,處久了會難以忍受。”

    周遙聽見,覺得駱繹似乎往自己這裏看了一眼,可她看過去時,卻沒碰見他在看她。

    女客人仍不相信,求證:“駱老板,你待在店裏會悶?”

    駱繹說:“我不常在店裏。”

    周遙喝完一整杯,始終也沒有和他說話的機會。她滑下高腳凳,背過身軀,有些不爽地拿手背擦掉嘴唇上的奶漬,想一想又回頭,趁他不註意瞪了他一眼。這才走開。

    在她看不到的身後,他瞥一眼她離開的方向,極淡地彎了下嘴角。

    ……

    九月下旬,周遙他們此次的勘查活動已接近尾聲。

    臨走洛克線之前,林錦炎認為找個向導更保險,便問客棧裏的人有無當地的好向導推薦。

    阿敏說:“我們老板啊,他沒事兒就一個人進山。路線天氣環境什麼的都很熟,就是——”

    “就是什麼?”

    “得看他心情。心情不錯就帶你走走,心情不對給多少錢也不幹。”

    林錦炎住了這些天,多少感覺到這家老板與眾不同的秉性,但還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問了問,沒想駱繹居然答應,價格很快談攏,其余細節也迅速敲定。

    周遙得知這件事,高興地跑去問駱繹:“你會做我們的向導?”

    “嗯。”駱繹正蹲在院子裏給花圃除草,頭都不擡。

    “為什麼呀?”周遙蹲在一旁問。

    “掙錢。”駱繹瞥她一眼,“不然你以為為什麼?”

    周遙在心裏頭曖昧地笑一笑,要說點什麼,院子大門外突然闖進四五個彪形大漢。

    “吳迪在哪兒?!敢拿假石頭騙錢,叫那小子出來!”

    周遙一楞,這才想起上個月吳記的那塊假石,真賣出去了?

    “吳迪那小子在哪兒?!”

    吳迪正從客棧走出,腳剛邁過門檻,一見院裏的人,撒腿就往回跑。大漢們追進去,屋內公共區頓時一片桌椅摔倒聲,客人們的尖叫聲,扭打聲。

    駱繹似乎毫不意外,還有閑功夫拍拍手上的灰塵。

    他起身往裏走,想起什麼,又停下,一回頭,周遙緊隨其後,他門兒清地看她一眼:“你站在外邊別動。”

    周遙立刻站好,咚咚點頭:“你放心。”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分類專題小說
  •   ● 影視文學作品
  •   ● 盜墓小說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經典官場小說
  •   ● 職場專題小說
  •   ● 歷屆諾貝爾文學獎作者作品
  •   ● 經典遊戲小說合集
  •   ● 商戰小說合集
  •   ● 吸血鬼經典小說
  •   ● 傳記紀實作品
  •   ● 偵探推理小說
  •   ● 仙俠修真小說
  •   ● 歷史·軍事小說
  •   ● 韓流文學-韓國青春文學
  •  系列作品小說
  •   ● 龍族系列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線閱讀
  •   ● 泡沫之夏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後宮如懿傳小說在線閱讀
  •   ● 後宮甄嬛傳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陸小鳳與花滿樓(陸小鳳傳奇系列)
  •   ● 小時代全集在線閱讀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說
  •   ●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
  •  熱門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華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張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塢作品集
  •   ● 嚴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曉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