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淵書閣 > 《因為風就在那裏》->正文

因為風就在那裏 正文 Chapter 41
作者: 玖月晞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r41

    駱繹一覺醒來,天光大亮。

    刺眼的熱帶陽光照進車窗,曬在臉上像針紮一樣。

    車窗外,中緬邊境線上叢林茂密,椰子樹、香蕉樹遮天蔽日。紮著尖刺的鐵絲網綿延不絕,是為國界,前後都看不見盡頭。

    駱繹一行人淩晨做了些基礎的準備,天沒亮就出發前來打探賭鬼的家鄉——距邊境線約半小時車程的瓦刀寨。

    從景洪去瓦刀寨車程為一個半小時。但駱繹他們沒有直接去寨子,怕引人註目。五個男人各個人高馬大,怎麼瞧也不像遊客。且這邊尚未開發,沒有遊客前來。

    越野車沿邊境線走了沒多久,到了一處巡邏站。同行的便衣把車停在站內,打算讓站內的邊警同事開著小汽車把一行人送到寨子外。

    駱繹卻建議推遲:“白天好好休息,準備一下,夜裏再出發。”

    便衣問:“怕被發現?”

    駱繹:“對。”

    便衣思考半刻,跟邊境的同事交流了一番。後者得知一行人的來由後,也建議他們等夜裏出發:“寨子裏家家都有人,戶戶都認識,你們一出現,就瞧出是外地人。況且瓦刀寨不到兩百多口人,地大人少,誰在屋外頭、田埂上走,竹樓裏老遠就看得一清二楚。”

    駱繹道:“和我想的一樣。寨子裏到處都是眼睛,還都是能分敵我的眼睛,比城市裏頭麻煩多了。”

    “是這個道理。”

    駱繹咬著煙思慮片刻,又問:“地形呢?”

    “地形啊,寨子裏頭全是小路,樹多,茂密。每家竹樓都長得差不多,樹也都長一個樣,外地人進去會給繞暈。”

    駱繹問:“能搞到地圖嗎?”

    “我給你們找找。”邊警起身去找資料。

    三位便衣警察商量後也很快下了定論:“咱們幾個昨晚都累壞了,誰也沒好好休息。就按你說的,白天養精蓄銳,夜裏出發。畢竟,那村寨要真有什麼蹊蹺,今晚得連夜接應陸敘他們。任務艱巨,累著了可不行。”

    駱繹舉了舉夾在兩指間的煙:“同意。”

    便衣起身出去,駱繹輕輕彈著手裏的煙,若有所思,也跟著出去了。

    便衣察覺到,回頭問:“還有建議?”

    “沒。”駱繹搖搖頭,略遲疑。

    “有話直說。”便衣笑道,“這可不像你。”

    “你跟陸敘聯系過?”

    “是啊。”

    “他那邊情況怎麼樣?”

    “隊伍準備就緒,就等我們這邊確定情況。”

    “那個小姑娘呢?”駱繹冷不丁問。

    “啊?”便衣一楞,很快反應過來,笑道,“踢他的那個啊,她們一行人坐飛機走了。”他看看手表,“這回兒應該落地北京了。”

    “嗯。”駱繹點一點頭,沈默地吸了一口煙,許久,擡頭望向邊境線上又高又藍的天空,再無言語。

    ……

    周遙睡一覺起來,已經中午十二點。

    今早她和姜鵬才離開酒店,姜鵬就下令先找酒店,因為——他累了。周遙沒辦法,只能乖乖睡覺,何況她一夜未眠也疲憊了,卻沒想睡到中午。

    周遙跑去姜鵬的房間敲門:“姜大哥!”

    才叫兩聲,門就開了。

    姜鵬剛起不久,衣服都穿好了,人沒太醒,打著巨大的哈欠:“小妹子,早啊。”

    “不早啦,都下午了。我們趕緊走吧。”

    姜鵬知道她心急,沒再磨蹭,收拾了一下就出發。

    姜鵬的人查到那賭鬼租住的房屋在城中村,一行人直奔目的地而去。

    城中村路窄,車進不去。

    姜鵬讓弟兄們在外頭大街上候著,他和周遙去看看。

    周遙還特地帶著昨夜的面紗,警惕地把自己的臉包裹好。

    城中村裏巷子狹窄,全是棚房改造房,或是民族特色的老宅院,土墻土瓦。灰蒙蒙的小土樓下商鋪一字排開:五金店,裁縫店,小賣部……

    今天不知是什麼日子,身著傣族服裝的男男女女聚在路中央說說笑笑,有的唱著歌跳著舞。

    好一道靚麗的風景線,把城中村塞得水泄不通,周遙沒心情欣賞。

    姜鵬走到半路,看見路邊有特色燒餌塊,一張餌塊皮烤熟了,鋪上土豆絲海帶絲,刷了辣醬卷起來。

    姜鵬買了兩塊當早餐,自己吃一個,遞給周遙一個。

    周遙搖頭,沒心情吃。她忽的又想起雲南十八怪,米飯粑粑燒餌塊。想到這個,就想到了駱繹。不知他現在在哪裏流亡,有沒有吃東西,會不會餓肚子。

    周遙低著頭,悶聲不響地往前走,把面紗捂得更緊。

    姜鵬看出她擔心,安慰道:“駱老板那人,你就算把他扔地獄裏去,他也能想辦法跑出來。別操心了。”

    周遙信,冷靜了片刻後,分析:“駱老板被冤枉,做的第一件事一定是調查死者。我猜他已經查到什麼。我們也快點,早點找到線索,跟駱老板匯合。”

    “別急,已經到了。喏。”姜鵬擡擡下巴,指了指不遠處一棟水泥墻面的出租屋,“二樓那間。走吧,去問問。”

    周遙立馬拉住他:“別!”

    “怎麼了?”

    “你要去問誰?”

    “當然問鄰居。想要了解這人,就得找鄰居打聽。直接,簡單,方便。”

    “不行。”周遙皺眉。

    “為什麼?”

    周遙反問:“我們就這麼光明正大地去找鄰居,如果警察也來調查,發現了怎麼辦?——萬一陸敘那白癡懷疑我們有什麼不正當的目的,豈不是給駱老板增添嫌疑?”

    姜鵬想了想,點頭:“你說的有道理。可不問鄰居問誰啊?”

    周遙聳聳肩,下巴一挑,指一指那個屋子:“問它啰。”

    “……”

    姜鵬回頭看那房子一眼,又看周遙,“小妹子,你越學越壞了呀。”

    周遙一攤手,癟了癟嘴。

    兩人偷偷繞到房子後頭,朝二樓望,窗戶開著。房後堆著雜物和碎磚頭,周遙和姜鵬兩人沒怎麼費力就爬上二樓窗戶,溜進了屋。

    屋子裏擺設簡單,一張床一張桌外加一個塑料簡易衣櫃。

    空氣裏飄蕩著一股子酸臭味,到處是沒洗的鞋子襪子和衣服,床單臟得結成硬塊,連泥垢都在發亮。

    周遙皺著眉捏著鼻子四處翻找,除了臟衣物和垃圾,這房子裏似乎沒了別的東西。

    找了十幾分鐘,周遙被臭得汗都出來了。

    姜鵬也受不了了,道:“找不著了,還是去問鄰居吧?”說話間,他正拿起桌上的杯子左看右看,看不出什麼花樣來,隨手丟回去。

    “不行!”周遙很堅持,看一眼他拿過的杯子,她皺了眉,重新拿起來放回“原位”。杯子在桌上放久了,有一小圈水漬,姜鵬剛才沒註意,現在周遙小心翼翼把杯底和水漬重疊著放好。

    姜鵬:“……”

    周遙不走,繼續在角落裏搜索,終於,“那是什麼?”

    一只桌腿下墊著一個白色的東西,似乎是桌子不穩,有人拿紙折疊幾次後塞到了桌腿下。

    姜鵬把桌子擡起一只腳,周遙把那臟兮兮的紙包拎出來拆開,是一張臨時身份證申請登記表,上頭清楚地寫了戶籍地址:西雙版納瓦刀寨。

    周遙擡頭,狡猾地咧嘴一笑。

    姜鵬也笑了,放下桌子:“走吧。”

    周遙卻皺了眉,斜他一眼:“把桌子擡起來!”

    姜鵬不耐煩:“又怎麼?”

    周遙指了一下地面。

    姜鵬一看,桌腿下的地板上有一塊紙包大小的幹凈白色.區域,而其他地方都臟兮兮的,一看就知道這邊少了東西。

    姜鵬簡直無話可說。

    待兩人收拾掉手印腳印,原路爬下樓了,

    姜鵬終於問:“小妹子?”

    “嗯?”

    “你一直就這樣,還是認識那姓駱的之後跟他學的?”

    周遙:“……”

    兩人從樓房後邊走出去,掃一眼周圍的街坊,沒人註意他們。

    有了前進方向,周遙腳步又輕又快,走到半路鞋帶松了,她蹲下系鞋帶,余光一瞥,發覺身後有兩個人,她剛才好像在賭鬼家樓下見過。

    周遙慢慢系好鞋帶起身,小聲對姜鵬道:“有人跟蹤我們。”

    “我發現了。”姜鵬不動聲色。

    “會是什麼人?”

    “不知道。但肯定不是警察。”

    “怎麼辦?”

    “是不是追蹤你來的?”姜鵬問。

    周遙翻了個白眼:“大哥,我帶著面紗呢,追你差不多。”

    姜鵬笑了笑:“那就只可能跟那賭鬼有關。或許他們也來找賭鬼,看見我們從後頭出來,為保險起見,就追來看看。”

    “那我們別走太快,也別刻意甩開。”周遙說,“假裝我們只是路過。”

    “行。”

    周遙一邊走,一邊逛,時兒看看這邊的店鋪,時兒嘗嘗那邊的零食。

    走了一會兒,那幾人還跟著。周遙忍不住了,輕聲:“馬上就要上大街了,這麼跟下去不是辦法呀。”

    正說著,看見那群穿著靚麗民族服裝的男男女女們在路中央跳起了舞,一派熱鬧。

    周遙靈機一動,目光迅速搜尋,很快找見了裁縫店,裏頭掛著傣族服裝。她拉著姜鵬混進人群,閃進裁縫店。

    一會兒之後,兩人穿著傣族服裝重新出來,走進歡樂的人潮裏,如同樹葉掉進了樹林。再也分辨不出了。

    不久後再次回頭看,那幾人跟丟了。

    周遙和姜鵬迅速上了車。

    周遙穿著傣族的露腰小上衣和緊身直筒裙,還挺漂亮的;姜鵬卻像個挑著擔賣麻糖的。

    手下回頭看一眼姜鵬,吐槽:“哥,你怎麼整成這樣?”

    姜鵬灰著臉:“閉嘴。開車。”

    “去哪兒啊?”

    “瓦刀寨。”

    ……

    賭鬼的房間內再次進了人,正是剛才跟蹤周遙的那幾個。

    “剛那倆人看著不像警察,也不像跟這事兒有關,估計是路過的。不過,謹慎點,你們給我好好看看這屋裏有沒有人翻過的痕跡。”帶頭的站在屋子中央,下命令,“——順便找找有什麼能透露線索的東西,找到了全上交銷毀。”

    “是。”幾個手下到處翻看。

    幾分鐘後匯報:“沒有。應該沒人來過。”

    “線索也沒有?”

    “沒有。”

    “等等!這邊有東西!”一個手下蹲在桌邊,從桌腳下抽出一張紙,展開了舉起來。

    帶頭的走過去,盯著紙上的字看了一會兒,得逞地笑了起來:“幸好咱們來得早,不然被警察發現,得出大事兒。”他把那張紙拿回來,轉身看向另外兩個手下,“剛才讓你們倆去調查,情況怎麼樣?”

    “問了附近的鄰居,說沒人來調查過。沒警察,也沒別的人。”

    “那就好。”

    ……

    景洪,城鄉結合部。

    進出城區的公路被來來往往的大貨車碾得坑坑窪窪。時不時重型貨車經過,塵土飛揚。路邊的棕櫚樹灰蒙蒙的,被烈日曬得蔫蔫垮垮,沒有精神。

    路邊一處汽修廠門市部,幾個工人正修汽車;隔壁店門口立著一個大招牌:“馨語招待所”。

    招待所三樓的窗戶玻璃又臟又黑,窗簾拉得嚴嚴實實。

    刀三燕琳一夥十多個人擠在空間狹小的房間裏,床單被撕成一條條,幾個中了槍的手下拿床單包著傷口,臉色慘白。

    刀三靠著墻坐在地上,臉上全是臟灰,表情卻十分冷靜殘酷,楞是看不出半點狼狽樣;

    燕琳也得空把自己的臉清理了一番,可衣服臟亂沒得換了。

    “媽的,咱們那會所裏多少錢吶!全他媽的給封了!”一個手下怒氣衝衝,狠狠一拳砸在茶幾上。

    燕琳抽著煙,瞥他一眼:“急什麼?過個幾年就回來了。或許用不了幾年,只要抓到那丫頭,金山銀山就在一瞬間。”

    “抓她?去哪兒抓?人都回北京了!咱們這群人今後連火車都坐不了!”他是刀三的左右手,長期跟著刀三在雲南這邊穩固後方,對燕琳一向不服,如今又因她惹火上身毀了會所這個金窩,更是不滿。他一拍桌子,“女人都是些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東西。你是丹山的老婆頂個屁用,丹山死了!現在的江山全是刀三爺穩下來的,他瞧得上你,捧你當老大;哪天他瞧不中你了你就是廢——”

    “呲”一聲,燕琳手裏的匕首深插桌內,剁掉那人三分之一截小手指。那人張口慘叫,瞬間被燕琳的手下拿毛巾捂住嘴,叫聲被摁滅。

    刀三歪坐在墻邊,冷冷看著燕琳,沒有說話。

    燕琳把桌上的匕首拔.出來,擡起左手,身後人把毛巾遞給她。她拿毛巾拭掉匕首上的血,裝回鞘內。

    “你下屬不懂事,我教教他。”

    那人捂著傷手縮成一團,頭爆青筋,冷汗直流,死忍著不發聲。

    “都這時候了,自家人還內訌?!好不容易那姓駱的和追咱那警察又拆夥了,正好喘口氣重新振作,這時候內訌?”另一個手下急得跳腳,“都從小一塊兒長大的,別鬥了成不成啊?”

    大夥兒都不說話了。

    又一人來勸:“哥,姐,回去吧!寨子裏頭還有弟兄等著我們呢,錢也在,貨也在,人也在。回去養兵,來日卷土重來。”

    燕琳不答,把匕首壓在桌上,冷面道:“是我的錯,我在亞丁沒除掉那個人,讓他成了禍患。處罰隨意。”說著把匕首推到刀三面前,手也摁在桌上不動。

    房間裏十多號人,一時鴉雀無聲。

    刀三拿起那把匕首,拔出鞘,看準燕琳的手,嘴角一抽,匕首狠刺下去。

    倒抽冷氣聲。

    燕琳猛地咬緊牙關,匕首堪堪擦過她的手,紮在她手側。

    刀三瞥她一眼,松了刀柄,重新靠回墻上,嘲諷:“就算你在亞丁下了狠心,你也除不掉那個男人。燕琳,你沒這本事。哦,不對,應該是——你在他眼裏不復當年地位,所以你才連他的指頭都碰不到。還把自己給栽進去了。”

    燕琳眼裏閃過一絲憤怒的羞辱和恨意。

    這時,房門上響起輕輕的敲門聲。

    “他們回來了!”手下立即去開門,幾個打探消息的人順利回歸。

    刀三問:“那個姓駱的和姓陸的,真的鬧翻了?”

    “真鬧翻了。我們去醫院問過好幾個人,說姓陸的警察朝駱繹開了槍,那小姑娘又哭又喊,對姓陸的是又打又罵,結果被她媽媽發現,把她綁回北京去了。酒店的人也說今早五點半就退房去了機場。”

    “就這麼讓她跑了。”燕琳冷笑一聲,又問,“賭鬼那頭?”

    “問過鄰居,警察還沒去調查,估計忙著追捕姓駱的。哈哈,陸警官以前就不相信姓駱的,不然咱們早被發現了。現在看見他們又鬧翻,真他媽爽快。”說完,看見桌上的小半截手指,一楞,“這是怎麼了?”

    燕琳皺眉:“繼續匯報。”

    “我們把賭鬼家裏找了一番,這個被我帶回來了。”他把那張登記表遞給燕琳。

    燕琳接過來一看,笑了笑:“幹得好,把紙燒了。”又問,“確定沒人去過?”

    “姐,我做事你還不放心。一粒灰塵有沒有動,我都盯著呢。”

    “你做事我放心。”燕琳道,“在亞丁我就知道駱繹遲早得被那蠢警察害死,如我所願,這次,我一定要殺了他。”

    刀三:“回傣寨?”

    “回傣寨。”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分類專題小說
  •   ● 影視文學作品
  •   ● 盜墓小說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經典官場小說
  •   ● 職場專題小說
  •   ● 歷屆諾貝爾文學獎作者作品
  •   ● 經典遊戲小說合集
  •   ● 商戰小說合集
  •   ● 吸血鬼經典小說
  •   ● 傳記紀實作品
  •   ● 偵探推理小說
  •   ● 仙俠修真小說
  •   ● 歷史·軍事小說
  •   ● 韓流文學-韓國青春文學
  •  系列作品小說
  •   ● 龍族系列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線閱讀
  •   ● 泡沫之夏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後宮如懿傳小說在線閱讀
  •   ● 後宮甄嬛傳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陸小鳳與花滿樓(陸小鳳傳奇系列)
  •   ● 小時代全集在線閱讀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說
  •   ●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
  •  熱門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華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張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塢作品集
  •   ● 嚴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曉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