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淵書閣 > 《你比北京美麗》->正文

你比北京美麗 正文 Chapter 29
作者: 玖月晞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深冬的北京,六點半,天早就黑了。路上車流如織,街邊商鋪裏霓虹閃爍。

    一切繁華,與紀星無關。零下三度,北風洶湧,她冷得在路邊蹦蹦跳跳。

    六點二十五,車還沒到。

    她的臉被風吹僵了,剛想拿圍巾遮一下,又怕唇彩把圍巾弄臟。

    七千多一條呢。

    呼出的冷氣像棉花糖,陣陣蓬松在夜色裏,寒冷刺骨,她凍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終於,一輛白色特斯拉停在路邊,後排窗戶搖下來,露出曾荻美麗的臉龐,紅唇一彎:“上來吧。”

    窗子升上去時,曾荻目光隨意一落,自上而下掃了紀星一圈:妝容打扮都得體,夠漂亮,也夠年輕。

    紀星上了車,臉頰蒼白,不停打抖。

    “等很久了?”

    “沒有!走過來,路上風太大。”紀星努力笑著說。

    “這幾天降溫了。太陽一落,氣溫就低。前些天天氣好,後頭一段時間是不會有了。”曾荻說,“真正的冬天要來了。”

    紀星幹笑兩聲,不知如何接話。

    在公司老總面前,她不可避免地有些孱弱和謹慎,也沒法放松。

    暗黃色的路燈光在行駛的車內流轉。

    紀星沒忍住看了曾荻一眼,剛上車時就發現她整個人靚麗極了,一身白色寬松毛衣,一件銀灰色亮片半身裙,搭配時尚又漂亮。紀星幾天前才在國外明星的街拍造型上見過。她頭發簡單挽了個髻,耳朵上戴著大顆飽滿圓潤的珍珠耳環,手腕上一只白金鑲鉆鐲子,女人味十足。

    她匆匆瞥一眼就收回目光,余光裏一件咖色大衣和一只愛馬仕鉑金包放在一旁。

    紀星揪著自己LV包包的小帶子,默默看向了窗外。

    目的地不遠,是一處掩映在大片樹叢草地間的中式餐廳。如果是春夏或秋季,該是風景如畫。但現在是冬天,只有無邊的枯木猙獰地伸向夜空。

    進了門,曾荻報上“韓先生”,身著素雅旗袍的服務員笑盈盈引著兩人往裏走。

    一路上各類壁畫燈光熏香木雕,是個雅處。走廊裏彌漫著好聞的淡淡香味,像是某種松木。

    有錢的商人偏偏都愛附庸風雅,吃個飯都搞這麼大陣仗。紀星可以預見過會兒的觥籌交錯嬉笑應酬,真心覺得浪費了這麼好的地兒。不過這都不該她操心,老板帶她來肯定是因為會聊到工作上的專業內容,好好表現即可。

    包廂門推開,一地水墨青山的柔軟大地毯,踏上去腳底一陷,跟踩著雲似的。

    室內空間極大,大玻璃木窗旁一張紅木圓桌,圍著幾把中式椅子,桌上擺著數套精致的餐盤碗碟,潔白的餐巾疊成蝴蝶仙鶴的形狀盛在玻璃杯中。

    桌上卻沒人。

    另一頭有個四方桌,五六個高大挺拔的男人或站或坐,圍在桌邊玩紙牌。

    紀星進門時,那邊剛好一局結束,桌上一片笑鬧聲。紀星一眼看全了數張臉龐,意外的是面相都俊朗倜儻,氣質颯颯,並無飯局上常見的俗耐面相。唯獨背對著門的那位男士端端坐著,肩膀寬闊修挺,伸手撈著散落桌上的紙牌。

    曾荻將脫下的大衣遞給服務員,身段裊裊地走過去,手扶在那個男士的椅背上,笑問:“誰贏了?”

    “還有誰,你跟前這位。”左手位置上的肖亦驍爽朗笑道。

    他說的正是曾荻搭著椅背的那個,紀星只能看到那人的後腦勺,和一雙修長白凈的手,手指長而骨節分明,手法流利地洗著牌。

    “他記牌,能不贏?”右手邊的人說,“玩個牌都這麼認真,韓公子,我服。”

    肖亦驍道:“但凡涉及輸贏,沒他不認真的。”

    四周之人你一句我一句輪番調侃,洗牌那位“韓公子”倒自在,不搭腔,專心洗牌。一摞紙牌在他指間服服帖帖,刷刷飛動著。

    曾荻笑:“是贏了請吃飯麼?”

    “誒,不對。韓廷說這頓你請啊。”肖亦驍看向曾荻,瞥見了站在後頭當背景板的紀星,見是生人,眼神略略在她身上停頓一下。

    曾荻回身:“這我手底下的小工程師,紀星。小姑娘,還比較害羞,帶她出來見見世面,學習學習。”又道,“紀星,這位是中衡的肖亦驍,肖總。”

    中衡是業內有名的投資公司。

    紀星上前頷了下首,禮貌道:“肖總好。”

    肖亦驍衝她一笑算是回應,卻也沒多說什麼。適才朋友間熱絡的氣氛也回落了少許。

    紀星原以為曾荻會介紹下其他的人,但沒有。她便自以為肖亦驍是這局裏最重要的一位。

    曾荻瞥一眼桌上的玻璃杯,隨口道:“紀星,幫肖總加點水。”

    話音一落,不知為何,室內又稍稍安靜了下。

    紀星見他杯中的確沒水了,趕緊“哦”一聲,拿了杯子去倒水,心中暗怪自己沒眼力見:她一小員工,這點兒場面上的觀察力都沒有,連倒水都要老板提醒,真是糟糕。

    杯子放回來,這回曉得舉一反三了。她掃一眼剩下三人的杯子,見那位韓公子的水杯也空了一半,遂自覺拿去加了水。重新擺回去時,韓廷正發牌,低低說了聲:“謝謝。”

    一把聲音低沈而成熟,很好聽。

    紀星下意識去看他,她站著他坐著,俯視下只瞥見他一小半側臉,依稀樣貌俊朗。

    今日這局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她原以為是應酬局,煙霧繚繞,嬉皮笑臉,客套應付……總之就是俗不可耐又得皺眉忍下。

    但現在看來是個私人朋友局,且在座之人光是從他們的手表,袖扣,衣著便能判斷背景不簡單;而言談舉止,語氣神情,對局上女性平靜禮貌的態度,更顯教養質素。

    她一無名小卒,站在這群人裏頭,莫名局促而勢微。

    曾荻忽說:“坐啊。”下巴指了指肖亦驍旁邊的一把椅子。

    可領導還站著呢。紀星讓出一步,說:“曾總,你坐吧。”

    曾荻看著她,微笑:“讓你坐就坐。”

    紀星只好坐了下去。

    有一會兒沒說話的肖亦驍忽然扭頭看她,問了句:“多大了?”

    紀星答:“24。”

    “我看也就二十一二。”肖亦驍展開手裏的牌,說,“沒撒謊?”

    “真的。”

    “年輕啊。”

    紀星低聲說:“你們也很年輕啊。”

    這話一落,男人們都笑了起來,善意且無害。

    肖亦驍再度扭頭,盯著她看,眼睛亮亮的,饒有興致:“你看我多大?”

    “二十,八?”紀星真不擅判斷。

    他笑容放大,笑出聲來:“謝謝啊。”

    “出牌了。”韓廷說。

    肖亦驍玩牌去了,沒再繼續跟她講話。

    紀星坐在原地,左邊看肖亦驍的牌,右邊看韓廷的牌。

    曾荻笑:“紀星,別跟肖總告密啊。”

    肖亦驍沒接這茬。

    紀星不知所措地笑了笑,無意間看了眼韓廷,發現這人的側臉棱角分明,很是英氣。

    彼時,頂上一道圓錐形的柔光正好打在他臉上,他垂眼看牌,眉骨和低垂的睫毛攔住自上而下的光線,在眼窩深處投下一抹幽暗。

    下一秒,他淡淡牽了牽唇角,卻並不是在對誰笑,而是一種勢在必得。他擡起眼眸,眼底瞬時湧入燈光,亮閃亮閃的。

    他手中的牌盡數攤開,桌上一片唏噓聲:“又贏了!”

    他卻也只是隨意一笑,仿佛並不怎麼盡興。

    聊天聲中,又是他洗牌。

    坐對面的男人忽問:“你們不覺著她嘴巴長得有點兒像孟家那位?跟韓廷相過親的那個。”

    這下,全場的男士都看向紀星。韓廷整理著牌,沒搭理。

    肖亦驍搖頭,說:“不像。”又皺眉,“你什麼眼神?”

    “不像嗎?韓廷你瞧瞧,像不像?”那人求證。

    紀星身板僵硬坐在原地,就見坐她右手邊的韓廷扭過頭來了。一張極其英俊的臉,很帥。那雙桃花眼尤其勾人,只是淡淡的不帶什麼情緒。

    他眸光深深,直視她的眼睛,眼簾一垂一擡,將她的臉審視了一道。那麼靜的距離,她莫名心跳一窒。他已完成任務,回過頭去,說:“不像。”

    繼續洗牌。

    紀星心跳砰砰,覺著他樣貌有些眼熟,但想不起來了,或許是和哪位演員撞臉了?

    “真不像。”另外幾人也說。

    紀星不知道他們在說誰,便悶聲幹坐著。

    倚在韓廷椅背後的曾荻臉色卻變了變。猶記得當年聽說韓老爺子安排他去相親時的光景——他站在沙發邊穿襯衫,她從床上溜下去,從背後摟住他的腰,調侃:“相親?你不會真結婚吧?”

    韓廷道:“難說。”

    她想象不出,咯咯笑:“你要結婚了,那我呢?”

    他系著袖扣,隨口道:“斷了。”

    那一刻,曾荻心頭跟一簇雜草被扯了根似的。

    她知道他說認真的,且說到做到。認識這麼些年,他的個性她再了解不過。野心和欲望都在事業、名利、商場、勝負之上,對感情反而沒有過多的欲望。正統家庭教育出來的人,極重責任,更重家族顏面,如果真看中誰選做結婚對象,他便絕不會容許她這樣的存在來拂他正牌妻子的面子。

    做他紅顏那麼多年,曾荻第一次感到危機。她自己都不信,如此傲氣的她,竟會打聽找去那位相親對象的工作地點。對方是軍醫院的外科醫生,一身白大褂,瘦而清秀,整個人氣質非常安靜而幹凈,一看便是小到大在物質上沒受過任何苦、無欲無求不食人間煙火的人;韓廷他們那個圈子裏的人。

    那天,打扮明艷的曾荻卻感到恐慌,直覺告訴她,以韓廷的性格,他不會排斥和那個女人結婚。

    但後來卻不了了之。

    曾荻才知是自己想多了,韓廷這人怕終究是薄情寡性,狠過於柔,不適合結婚。

    那段小插曲後,韓廷也沒再相過親,他本身對婚姻無甚欲望。

    而她和韓廷也繼續著原先開放而自由的關系。看似能隨時沒了關系,可跟韓廷這種人相處,這已是再好不過的了。

    她還想著,一局打完,韓廷又贏了。桌上之人又是一番笑鬧。

    服務員進來問是否需要上菜,韓廷說可以了。

    眾人不玩了,準備上桌。

    包間裏的洗手間裏有人,韓廷出去外頭洗手。

    剛關上水龍頭,洗手間的門被推開又關上,落了鎖。

    韓廷透過鏡子看了眼曾荻,沒說話,抽了張紙擦手。

    曾荻上前摟他的腰,仰頭看他:“怎麼見你不高興?”

    他的一丁點兒情緒變化,別人察覺不出,卻逃不過她的眼睛。

    韓廷道:“拉皮條把公司員工拉上。不想幹正經事兒了?”

    “還不是你們這幫公子哥兒眼光高,會所裏找的人鐵定看不上。我多費心思。”她不知輕重,還在調侃,他眉心卻幾不可察地凜了凜:“這姑娘知道你什麼目的?”

    “沒明說。不知道肖總看不看得上。誒,你覺得呢?”

    韓廷笑了一下:“我覺得你親自上,效果更好。好歹輕車熟路,是不是?”

    人是淡淡笑著,她卻心底一沈,知道是真惹著他了。

    這才知今兒這招走錯了。她知道韓廷一直不喜歡她的某些行事方式,但跟他無關,他懶得管。

    可涉及他私交圈子,怕真踩了禁區。

    想想也是,能成為朋友,骨子裏又能差多少。

    “既然不打算正經做生意,以後有什麼事兒,別指望我。”他將紙巾揉成團扔垃圾簍裏。

    見他要走,她趕緊攔住:“我錯了好不好?”

    她看他下頜還繃著,放軟身段往他身上蹭了蹭,柔聲道:“好啦好啦,我錯了。保證不再犯,好不好?”一邊說著,一邊仰起脖子吻他的下巴,幾乎整個兒掛去他身上。

    韓廷面色松緩了點兒,卻沒低頭。

    她手指隔著襯衫摸他的後背,逗道:“還生氣呢,要我怎麼賠罪。那小姑娘挺漂亮的,我把她送給你消氣咯?”

    韓廷眼眸垂下,目光落她臉上:“來勁兒了?”

    “啊呀。”曾荻輕呼,笑道,“我這不是想哄你嘛。別板著臉了。”

    韓廷沒搭理,出門前說了句:“吃完飯了讓她回去。”

    “行~~”她拉長了語調說。

    然而還沒上菜前,曾荻便找個由頭把紀星打發走了。又跟席上之人說,公司臨時有事,安排小姑娘回去了。這一小插曲,誰都沒留心,也沒在意。本就是個無關緊要的人。

    紀星在寒風中回到家,蹲在椅子上吃泡面的時候,想起曾荻說,要談一些保密的內容,不方便她在場,很抱歉讓她白跑一趟。

    那時她雖然心裏有些刺傷,但還是笑著說沒關系。

    她能理解。領導麼,本來就一句話讓人走,一句話讓人留。

    可往嘴裏塞著泡面的時候,還是有些淡淡的屈辱和難過。虧她為了穿標致點生生挨凍,還白白浪費了塗小檬給她化的妝呢。

    信用卡和賬單送回來的時候,魏秋子忽問:“能開發.票嗎?”又看路林嘉,“你們需要發.票嗎?”

    路林嘉搖頭,征求意見地看韓廷,韓廷淡笑:“不用。”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分類專題小說
  •   ● 影視文學作品
  •   ● 盜墓小說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經典官場小說
  •   ● 職場專題小說
  •   ● 歷屆諾貝爾文學獎作者作品
  •   ● 經典遊戲小說合集
  •   ● 商戰小說合集
  •   ● 吸血鬼經典小說
  •   ● 傳記紀實作品
  •   ● 偵探推理小說
  •   ● 仙俠修真小說
  •   ● 歷史·軍事小說
  •   ● 韓流文學-韓國青春文學
  •  系列作品小說
  •   ● 龍族系列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線閱讀
  •   ● 泡沫之夏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後宮如懿傳小說在線閱讀
  •   ● 後宮甄嬛傳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陸小鳳與花滿樓(陸小鳳傳奇系列)
  •   ● 小時代全集在線閱讀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說
  •   ●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
  •  熱門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華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張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塢作品集
  •   ● 嚴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曉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