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淵書閣 > 《你比北京美麗》->正文

你比北京美麗 正文 Chapter 35
作者: 玖月晞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我只是希望你能輕松點,別那麼累。”

    “要輕松那不要自己幹啦。我就是不想什麼都他說了算,這跟在廣廈上班有什麼區別?換種方式給人打工。”

    “還是有區別的。你有股份呢。”

    紀星忿忿地白了他一眼。

    邵一辰道:“好好,我不說了。投資慢慢拉,別著急。帶你出去看電影吃晚飯,放松一下。”彼時他坐在紀星房間的陽臺上曬太陽,拿起手機準備買票搜餐廳。

    紀星坐在地毯上看手機,卻是在查閱資料,她擡起頭,蔫兒道:“我今天不能出門了,還有好多事情要做。我得給銀行補交資料,貸款申請到現在都沒批呢。而且後天要見一個投資商,見他之前,我得把引資方案重新做一遍。”她翻了翻被韓廷批得體無完膚的文件,一臉愁雲。

    邵一辰過來坐到她身邊:“不看電影,那也得吃飯吧?”

    “叫外賣吧。”紀星嘀咕,“我真的不想出門,好多事兒呢。……對不起啊,周末你來陪我,我卻沒時間陪你。”

    “沒事兒。”邵一辰說,還打算明天帶她去看櫻花的,“你安心做事,我陪你待著就行。”

    然而,一番忙碌之後的效果卻不太理想。

    紀星星期一一大早將補交的材料遞去銀行,工作人員是位比她年紀稍大的女性,接過資料隨便看一眼,就扔在一旁的紙摞上。

    紀星輕聲:“你好,剛才那份是我的補交資料。”

    櫃員頭也不擡,看著電腦:“知道。”

    “不用單獨放在一邊嗎?那摞紙是別人的申請吧,不會弄混嗎?”

    “不會。”

    紀星還想確定一下,見櫃員臉若冰霜,話吞了下去,轉問:“那大概什麼時候能批下來?”

    “能不能批得看流程。”櫃員尖尖的下巴往那摞紙一挑,“你看見了,都是今天收到的申請。銀行又不是救濟所。”

    紀星臉上紅了一道,較勁似的說了聲:“謝謝。”

    櫃員沒回話了,瞅她一眼。

    她轉身離開時,背後傳來一聲自言自語:“切,固定資產都沒有。沒錢創什麼業啊。”

    紀星從銀行出來時,覺得自己臉皮都掉了一層。她沒工夫過多地糾結自尊心問題,還得打起精神趕去約定的酒店見投資商。

    那位投資人是栗儷介紹的,某公司老總,姓吳,約莫四十歲,戴一副框架眼鏡,面相端正,身材挺直,很有精氣神。人收拾得幹凈整潔,態度彬彬有禮,眼睛笑起來彎成一條縫。

    紀星對他初感印象不錯,聊了沒一會兒,把準備好的資料遞給他看。

    吳投資人看得很仔細認真,忽說:“你和栗儷是校友吧?”

    “是。”

    “你們學校出人才啊。”他嘆道,“年紀輕輕就敢闖敢拼。”

    紀星不好意思笑道:“就年輕折騰一下,過幾年怕沒這麼大膽了。”又問,“我聽栗儷說,您也是做醫療這塊的?”

    “賣藥品的。前些年效益好,現在不行了,市場不好,危機重重。”他嘆了口氣,“轉型也困難,所以想投資,摸索一些新方向。”

    紀星揣摩這話,初步判斷出幾條信息:一、他對醫療整體是有把握的;二、他不太懂新方向,不會過多參與;三、他在摸索,可能不會投太多錢;四、他想轉型,可能想要較多的股份。

    前兩條對她有利,後兩條需要拉鋸。

    而經過和韓廷談判的大挫敗後,紀星認真反思過自己。即使她再如何自信再如何深信她的產品獨樹一幟,她要的也太多了:天使輪就提出2000萬投資,10%的股權,這令大多數投資商望而卻步。韓廷雖然能給2000萬,但他要51%。

    和蘇之舟等人商量過後,紀星調整了投資額和股權占比:1500萬,15%。

    “1500萬,15%。”吳投資人念喃一句,翻著資料,說,“你們這都只是計劃,還沒有產品對吧?”

    言下之意紀星很明白,立刻拿出平板電腦,調出視頻給他看:“這是我們設計在電腦模擬中打印出的產品,您看。”

    視頻裏各個維度展示著牙齒、骨骼等手術用植入器械。

    紀星說:“星辰只做一件事情——把客戶需要的牙齒、骨骼、心臟起搏,動脈橋等個人醫療數據用最精細的工藝程序和信息建模設計出來,並精準傳遞到打印機上,再用最好的材料將產品打印制造出來,變成專屬於每一位客戶的醫療器材。這種做法還是很有獨創性的,以後的市場也會很大。”

    吳投資人慢慢道:“據我所知,有一個新興的公司也在做你們這個,好像叫瀚海。”

    “是。”紀星舔了舔嘴唇,道,“瀚海非常優秀,但星辰也很優秀。這個行業說到底拼的是設計和工藝,這點我有信心。而且我聽說,瀚海是不接受外界投資的。”

    吳投資人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說:“我對你們的項目很感興趣,但你開的條件,恕我直言,有點兒獅子大開口。”

    紀星訕了訕,禮貌笑道:“那您能開的條件是?”

    “700萬,15%。”

    紀星驀地一楞。她來之前有很大的期盼,見到吳投資人後更覺親切,直覺談判有戲,所以聽到這話,心涼了一大截。

    “這個太……我這邊是沒法接受的。”她說,心裏卻盤算著這是否是對方談判的伎倆,先壓價再慢慢談。所以她琢磨一番,如果對方的底價是1200萬,她或許能勉強接受。

    “太低了。還有談判的余地嗎?”

    “紀小姐你也知道,我在這行做久了,有很多進貨和銷售方面的資源。”

    “您是做藥的。無論原材料還是銷售,這跟器械都是兩碼事兒了。”

    “但至少基礎不是零。”他說,“我很想跟你合作,但剛才的報價就是我能開的條件,畢竟,投資人的錢也不是流水衝來的。你好好考慮後答復我。先不用這麼快拒絕。”

    這話說得仿佛料準了她以後會來找他。紀星這才知他只肯出700萬,虧她還在琢磨1200萬能勉為其難答應。

    走出酒店,一陣風吹過來,把她吹得透心兒涼。她走開沒多遠,接到銀行的電話,說她條件不符合貸款政策,無法提供貸款。

    紀星趕忙道:“是不是沒有看到我提交的補充材料?我今天上午提交了,您看看是不是沒有看到?”

    “看到了。銀行認為你們公司存在的風險很大,按照規章是沒法貸款的。”

    “能不能再……”懇求的話還沒說出口,那邊已掛了電話。

    嘟,嘟,嘟——

    心驟然一扯,倒不是挫敗,只覺得羞辱。

    她走了沒幾步,在路邊的花壇邊坐了下來。

    三月中旬,樹稍上有一點點嫩綠,樹枝卻還是枯幹的。春天的風,依然冷峭。

    她低頭揪著手指玩,揪了一會兒,一滴清亮的眼淚砸在手指上。她抿緊唇沒吭聲,繼續揪著手指,一滴又一滴。

    這個月見了無數投資商,每失敗一次,她就像被撕掉一層羞恥心。她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再拉不到投資,才成立的星辰就要垮掉。她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

    這段時間同樣感到恐慌而不知所措的,要數東揚醫療的一幹高管們。

    自去年底韓廷入主東揚醫療後,一直沒有動靜。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上任三個月,別說火了,煙兒都沒冒一個。一些本因換老板而夾緊尾巴的高管們都放松了警惕。

    誰知道就在上周,他突然將四位副總裁中的兩位撤了職。不到兩天,新的兩位副總裁悉數上位,全是他曾經的得力幹將。

    這一下,高管層裏風聲鶴唳。

    這天早上的管理層大會上,所有人戰戰兢兢。

    韓廷一身黑色西裝坐在主位上,風波不起,說出口的話也不徐不疾:“過去三個月,我調查發現,在座的各位管理人員裏頭,部分人有破壞公司制度的違紀行為。”

    這話一出,整個會議室的人都緊張了。

    韓廷回頭看了眼身後輔位上的唐宋,後者將手中一摞厚厚的文件輕推到會議桌上。

    眾人盯著那摞文件,如臨大敵。

    韓廷也不看那文件一眼,要說的內容已滾熟於心:“采購部部長王充,201X年2月3號向江蘇斐然金屬材料公司采購鈦合金40噸,單價300元一公斤,比當時市場價高出25。”

    韓廷目光平靜看著王充,後者慌不擇路:“斐然的合金材料質量比市場其他的要好。”

    韓廷略點頭:“我相信。但你得解釋下,1月20號你女兒賬號裏突然多出的五十萬哪兒來的?”

    “……”對方頓時啞口無言。

    氣氛一瞬之間緊張至極。各部門的高層主管們正襟危坐,或如坐針氈,或如喪考妣。

    韓廷手指在桌面上輕敲一下,繼續:“銷售部張鑫華,上月1號挪用公款,向xx官員行賄。數額六十萬。”

    “這!”張鑫華雙眼瞪大,百口莫辯。這是他們行業內默許的潛規則,醫療行業沒個行賄受賄哪裏還做得成?!

    韓廷斯文道:“現在政策變了,國家嚴打,你還頂風作案。我不查你,等別人查過來,公司就不保。違規操作以後還是少沾。”

    對方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做到這個位置,哪能沒點兒黑歷史。有的韓廷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放過,有的則下手快準狠,不給反抗機會,無非都是他堂姐韓苑的心腹。一番下來,整得七零八落。僥幸留下的也不敢造次,全噤若寒蟬。

    韓廷道:“剛才提到的幾位,給你們一天時間自動請辭。畢竟為東揚工作過,留點兒顏面。不然公事公辦,別怪我下手狠。”

    被點名之人雖羞憤惱怒,卻敢怒不敢言。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們區區跑兵走卒,卷入韓家內部的派系鬥爭,落得被清洗出局的命運也怪不得任何人。

    怪就怪自己沒想到,韓廷這人表面看著不爭不搶,行事低調,平日在公司見到也衝你彎彎嘴角淡淡一笑,說不上熱絡,但也不冷漠,對人還是相當客氣禮貌的。可老板就是老板,外表再人畜無害,實際卻殺伐果決手段狠烈。

    就在眾人放松警惕以為天色不曾大變,甚至還在日常偷偷給韓苑匯報工作時,這廂突然就來了招斬草除根。

    細數收受回扣,謀求私利,偷取經費等數項罪狀,借整頓之名清洗前朝老臣。

    當著一屋子骨幹忠臣的面,行威逼脅迫之事,居然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甚至相當和顏悅色:“各位放心,就算請辭,獎金也一定照發。”

    江山易主,權力更叠。

    被洗刷之人無力多言,只能選擇全身而退,另謀下家。

    一場大型的洗牌便隨著韓廷一聲風淡雲輕的“散會”落下帷幕。

    被清洗之人愁雲慘霧,不知出路在何處;留下之人心魂俱驚,下決心與前塵一刀兩斷效忠新主。

    韓廷回到自己辦公室,臉色卻並不太好。眉心斂著,下頜也繃得緊緊的。

    唐宋知道他不滿意,照他的秉性,他是不願給他們機會全身而退的。他看不上這幫人,想送他們身敗名裂,狠狠打韓苑一耳光,也讓集團上下都看看韓苑養了幫什麼貨色。

    但牽涉人員眾多,一損俱損,他得留一些罪不致死的,也得給那些人冠冕堂皇的退路,好聚好散。

    韓廷坐下,手指摁了下領帶,原想松一松。手機響,韓苑的電話進來了,劈頭蓋臉就是一句:“韓廷你公報私仇嗎?”

    韓廷:“你好。”

    女人聲音不大,卻透著囂張:“你把幾個副總和一幫高管都開了,誰給的你權利!”

    韓廷不禁冷笑:“散會不到五分鐘,你消息忒靈通了。”

    韓苑不顧了,狠道:“韓廷,你這麼做,就算是爺爺也不會同意的!”

    韓廷:“你要早把爺爺搬出來壓我,我或許還聽一聽。”

    “……”韓苑被他這反話噎住,“啪”一聲掛了。

    韓廷放下手機,臉色又冷了一度。

    唐宋道:“聽說她對醫療這塊不太死心,一直在找研發團隊,想投資小公司。”

    “瞎折騰。”

    韓廷不再多言,翻個頁過去了,心裏卻不禁冷笑。

    這次清理門派倒不全是私仇,更重要是他和韓苑對東揚醫療的未來發展方向的存在根本上的分歧。

    韓苑被一些新興概念吸引,盲目地想要放棄DOCTORCLOUD的大數據雲醫療,用新方法新科技主攻東揚最擅長的醫療器械。但韓廷認為AI醫療不能松懈,和新型工藝手段兩手抓,兩者結合才能發揮更巨大的作用。

    老爺子把東揚醫療交給他,無非是因為認同他的觀點。結果被韓苑一句重男輕女概括過去,也是無奈。

    想到此處,韓廷問了句:“那邊什麼情況?”

    唐宋知道他說星辰科技,一五一十匯報:“很不順利,應該撐不了多久,據說,那小姑娘還坐在路邊哭鼻子呢。”

    公司運行一個多月,各種開銷已花出去近二十萬。至今還沒有采購設備做樣品,這樣拖下去,遲早停擺。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分類專題小說
  •   ● 影視文學作品
  •   ● 盜墓小說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經典官場小說
  •   ● 職場專題小說
  •   ● 歷屆諾貝爾文學獎作者作品
  •   ● 經典遊戲小說合集
  •   ● 商戰小說合集
  •   ● 吸血鬼經典小說
  •   ● 傳記紀實作品
  •   ● 偵探推理小說
  •   ● 仙俠修真小說
  •   ● 歷史·軍事小說
  •   ● 韓流文學-韓國青春文學
  •  系列作品小說
  •   ● 龍族系列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線閱讀
  •   ● 泡沫之夏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後宮如懿傳小說在線閱讀
  •   ● 後宮甄嬛傳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陸小鳳與花滿樓(陸小鳳傳奇系列)
  •   ● 小時代全集在線閱讀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說
  •   ●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
  •  熱門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華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張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塢作品集
  •   ● 嚴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曉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