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淵書閣 > 《你比北京美麗》->正文

你比北京美麗 正文 Chapter 58
作者: 玖月晞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閑聊中,王博士問:“你們周末準備幹什麼?”

    林鎮道:“睡覺啊。累死了,睡個兩天兩夜。”

    “紀星你呢?”

    “人家是有男朋友的人,當然和男朋友一起,不像我們一群單身狗。”同事A說,“紀星男朋友可帥了,還特有才。”

    “真的?一直不知道你男朋友長什麼樣呢。”黃薇薇說,“有照片麼,我看看。”

    紀星從手機裏翻了張照片給她看。

    “天吶,真的很帥誒。你們怎麼認識的?”

    “大學同學。”

    “校園戀情啊,羨慕。我大學很差,也沒有好男生。”黃薇薇遺憾地感嘆。

    林鎮笑:“主要是你也沒紀星漂亮。”

    “人艱不拆!”黃薇薇嚷。

    眾人笑成一團。

    同事B忽問:“誒,你們說明年會漲工資麼?”

    紀星喝了口湯,說:“公司政策是按通脹漲5%吧?”

    “但你們知道麼,”同事神秘地壓低聲音,“我那天去HR辦公室,無意間看到明年的應屆生招聘條款。應屆生工資和我們這幫工作一兩年的老員工差不離。你們也知道嘛,我們這行發展快,應屆生起薪一年年地漲。”

    大家都沈默了,各自吃飯。

    工作三四年了的同事C不滿道:“老員工的漲幅沒見有那麼大。”

    紀星說:“企業都是這樣。寧願高價招聘年輕新人或跳槽的,也不會給現有員工加薪,除非是升職。很正常。”

    大夥兒嘆了口氣。

    黃薇薇道:“加薪什麼的我不想了,現在就指望快點兒發年終獎。”

    眾人又沒接話。

    公司各部門年終獎的分發方式不同,銷售部根據提成,他們產品研發部則參考項目、入職時跟HR談的合同條款、上級建議等多種因素。每人都不同,且保密。所以大家從不交流年終獎多少的問題。

    但黃薇薇一時嘴快,說:“四月工資,夠我回家好好過年了。啊,快點兒過年放假吧。”

    大家都沒吭聲,紀星心裏一個咯噔。

    四月工資。

    她的年終獎也是四個月工資。

    她以為,不論工作能力和各方面表現,她的回報至少會比同事們高。哪怕是以入職時的條件來看,她的學歷背景也擺在那兒,怎麼竟和黃薇薇同等待遇了?

    紀星低頭吃著外賣,忽然覺得今天菜裏的水煮魚格外腥,她吃不下去了。

    或許黃薇薇的月薪比她低吧。她強迫自己不再糾結這事,好好工作才是正道。

    畢竟,DR.小白一期的項目完成後,不僅有豐厚的項目獎金,也是她履歷上光輝燦爛的一筆。

    她用一頓飯的時間調整好心態,飯後繼續加班到深夜。

    可由於白天耽誤太多時間,零點前是無論如何都完不成了。

    紀星想加班到淩晨,熬一熬,把事情做完,留一個完整的周末。但有幾個同事不願熬夜,想星期六來加班。

    王博士說:“要不今天就到這兒吧,早點兒回去休息,明天接著來。”

    同事A道:“我們都是單身狗,周末加班無所謂啦。但紀星……周六是不是有安排?”

    一群人困倦地看著紀星。

    黃薇薇哀求:“明天吧。我已經沒有半點力氣,腦子都麻了。”

    幾個同事已經直接關電腦。

    紀星只能笑笑:“行吧。明天再來。”

    工作真是塊磨刀石,一天天的,把她直來直往的硬脾氣生生磨了多少。

    眾人迅速鳥獸散。

    紀星癱坐進椅子裏,一瞬間也失了所有力氣。這才發現,她也很累了。她坐在原地發了會兒呆,直到某個同事喚了聲:“拜拜!”

    她回過神,辦公區已是空空如也。燈光璀璨如晝,照得偌大的空間一片虛白。一整面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外是CBD無數亮著燈的高樓大廈,寫字樓裏一盞盞燈光像星星般閃耀。夜景美如星空。

    仿佛觸手可及,卻又遠隔千裏。

    玻璃這頭,異常安靜,有種詭異的落寞在流淌。

    紀星疲憊地收拾東西起身,看見樓下三環路上車流如織,紅色白色的車燈像流動的銀河,安靜無聲,隔絕著,遠離著。

    她下了樓,出門一瞬,冬夜的冷風吹得她只打寒顫。

    一進地鐵站,廣播輕聲播報:“開往巴溝方向的末班地鐵將於三分鐘後到達本站,請乘客……”

    她匆匆跑下站臺,地下空氣涼,寒意從腳底彌漫上來。

    趕末班地鐵的人不多,站臺上乘客寥寥無幾,一個衣著光鮮的女孩蹲在一旁埋頭打電話,輕聲抽泣:“可我就是覺得很苦啊!”

    紀星盯著她看,警惕她可能出現的反常舉動。但地鐵進站後,那女生迅速擦擦眼睛站起身,神色如常地走去門前等待。

    紀星為了給陌生女孩留點兒空間,沒跟她進同一列車廂。其他幾個夜間乘客也做了相同的舉動。

    深夜的地鐵空空蕩蕩,紀星坐在座位上,和寥寥幾個乘客一起隨著搖晃的車廂在這座城市的地下穿梭著。

    車內暖氣很足,卻也偶有隧道裏的冷風湧過。

    紀星面無表情看著對面的車窗玻璃,黑色的玻璃窗映出她的臉龐,年輕女孩的神情呆滯而麻木,早上化的淡妝此刻應該不在了,只剩蒼白的臉頰,無神的雙眼,和眼睛下的黑眼圈。

    一張臉又幹又枯,毫無生機。

    她盯著那張陌生而熟悉的臉,看著,看著,突然之間,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苦累和憤怒,累到毫無緣由地突然想哭。

    她咬緊牙關忍著,鼻子卻越來越酸。

    分明這一天沒受委屈,也沒發生什麼讓人承受不了的大事,可她就是覺得她快要崩潰了。

    好累,明明沒做什麼事,怎麼會那麼累!

    突然,隔壁車廂傳來女生的哭泣,是剛才那個女生,輕輕的抽泣聲在車廂裏回蕩。

    紀星忽然就沒了淚意。往那頭看一眼,那女生正不停拿手背抹著鼻涕眼淚。

    到站了。

    紀星走過去,遞給她一張紙巾。

    “謝謝。”她嗚咽。

    紀星搖搖頭,下了車。

    出了地鐵站,寒冬的冷風直湧。

    她裹緊大衣,凍得瑟瑟縮縮。

    巷子裏沒有行人,冷風卷著幾片枯葉和塑料袋從她腳邊掃過。

    她碎步跑進小區,小道旁枯木成排,花壇裏一片蕭索。

    一排排單元樓門口的感應燈隨著她的腳步聲一個接一個應聲而亮,照著她細細長長的影子縮小又拉長。

    半路手機響,是媽媽的電話。真是不合時宜,她煩心地接起。

    “星啊,還沒回家呢?”

    “回了。”她心情不好,實在不想講話。

    “怎麼聽見風聲,在外頭?”爸爸插了句話。

    “小區裏。”

    “今天加班了?”

    “嗯。”她悶哼一聲。

    媽媽有所察覺:“心情不好呀?”

    她頓時就不高興地就揪了眉毛,已不耐煩:“沒有。”

    “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了?跟媽媽講講。”

    “說了沒有!”她煩躁地摳頭發,積壓一路的怨氣快要忍不住。

    那頭還在輕哄:“星啊,要是有什麼不高興就跟媽媽說說,是不是和同事——”

    “你能不能不要再問了!”紀星陡然尖銳道,“工作的事問什麼呀?你什麼都不懂就不要亂說行不行!”

    媽媽囁嚅:“就是問一下——”

    “有什麼可問的?你知道什麼呀就問來問去的!每次打電話都問,每次都問!煩不煩吶?!”

    她一通怒火,那頭頓了一頓,又好脾氣哄道:“好好好,不問了不問了。你別不高興啊,你早點上樓休息。對了,吃晚飯了吧?”

    “吃了!”

    “誒好好好,那先掛了啊。”

    電話掛斷,紀星看著安靜下去的手機,喘著氣。前一秒還惱火,可下一秒想著另一端的爸媽,瞬間又內疚又心疼。她用力抓一把額頭,覺得自己真是個混蛋。在外頭受了氣就往父母身上撒。

    打開微信準備給媽媽發一條語音,卻看見白天留的幾條信息:“星啊,下班了給媽媽打個電話啊。”

    她看到過,但忙忘了。

    強忍著鼻酸打字道:“對不起。”

    媽媽打字慢,過了一會兒回復:“沒事。你累了。早點休息。(微笑)晚安。”

    她眼睛霎時就濕了,吸了好幾口冷空氣才把那份心酸壓抑下去。

    她低著頭,繼續在冷風中前行,走進自家單元樓,靴子沈沈地踏在樓梯臺階上,每一步都走得格外緩慢。

    感應燈一層層亮起。

    她家在頂層六樓。

    要不是房租便宜些,她也不會選那麼高。每天累死累活地回家,還得爬一道天梯……

    頂層感應燈亮,一道人影出現。

    邵一辰插著兜站在她家門口,看著她。燈光灑在他長長的睫毛上,落進他眼底,星星一樣閃閃發亮。

    紀星驚呆:“你什麼時候來的?”

    他沒說話,只是微笑,朝她伸出雙手。

    她幾步跑上樓梯,一下子撲進他懷裏,抱住他還帶著寒冷冬夜氣息的身體,鼻音嗡嗡道:“我以為你明天才來找我!”

    邵一辰吻了下她的頭發,說:“想早點兒見到你。”

    她撲在他懷中,眼睫一下子就濕透了。

    今天還是完美的,真的。

    按理說,今天是他第一天入主東揚醫療的日子。一大早碰上刮車的,是人都覺得晦氣。

    韓廷卻絲毫不掛心。

    他這人,向來不信什麼氣運。

    東揚集團由韓廷的爺爺韓於堅創建,歷經半個多世紀,如今發展成擁有金融、地產、科技、醫療、教育、休閑等眾多產業鏈匯集的龐大商業帝國。

    東揚醫療作為東揚集團旗下第二大分支機構,此前一直由韓於堅的二兒子也就是韓廷的二伯父韓仁成一家管理。

    韓仁成沒有兒子,只有個女兒韓苑,今年三十六歲,是商場女強人,勢力遍布集團網絡各公司。東揚醫療這一利潤大頭更是直接歸她管轄。

    可前段時間集團內部風雲詭譎,不少人聽說權力要交替。畢竟韓老爺子一女二兒,大女兒就不說了,二兒子生了個女兒,只有三兒子韓事成有個獨子,韓廷。

    關鍵這韓廷還不是個二世祖,高學歷高智商,有魄力有膽識,有能力有手段。早年老爺子不知出於何種目的將他派去海外,年紀輕輕就管理海外核心研發制造工廠。

    一晃多年過去,直到老爺子年事漸高,處理國內事宜漸漸力不從心,他才回來入主東揚集團董事會。

    前幾年還非常低調,毫無存在感地打理著集團內部的瑣事雜務,一副與世無爭無心權勢的樣子。直到今年,突然間風掃落葉,集團旗下金融,科技,醫療,教育等公司重要職位重新洗牌。東揚醫療前一秒還在韓廷他堂姐韓苑手上,轉眼龍頭位置就被韓廷奪走。

    此刻,東揚醫療總裁辦公室。

    寬大的辦公桌後,韓廷一身黑色西裝,氣定神閑,顯然對他剛坐上的這個位置遊刃有余。

    一行公司高管分散坐在沙發上,表情穩重,內心惴惴。

    聽外頭傳,韓廷和韓苑表面姐弟相親,暗地已為爭權奪利極度不和。而此人行事之厲害手段,比他堂姐有過之而無不及。在肅清異己方面,更謂是心狠手辣。

    可現在這匯報會開了快一小時,卻沒看出韓廷有何不妥。

    各部門給他做匯報,他認真聽著,儀態相當禮貌謙遜,眼睛目不轉睛盯著發言人,很專註的樣子。他很少發言打斷,只在有疑問的時候問上一兩句,得到解答後便任之過去。每每給匯報人備受尊重之感,幾乎是如沐春風。

    如此自然便贏得好感,他的外貌得占三分功勞。

    韓廷長得是真一表人材,樣貌出眾,氣質絕佳。尤其是眼睛,清亮分明,註視時便給人重視之感。

    起先,這幫人接到韓苑離職韓廷上任的消息時,唯恐天下大亂,決意夾起尾巴做人。可一番會晤下來,他對前朝舊臣似乎沒有任何異議,交流溝通異常順利。

    很快會議結束,韓廷道:“以後還請各位多指教。”說話時,他從椅子上站起身,扣上西裝扣子,頷了下首。

    一眾人更是倍感榮幸之至,俯首稱臣又寒暄一陣才離開。

    偌大的辦公室回歸安靜,韓廷解開西裝扣子,重新坐下,下頜微微繃起,笑容盡收。

    唐宋關上辦公室門,回頭見韓廷拿了支筆,在紙上劃著什麼,沙沙作響。

    返回桌前,桌上那張印有管理層人員名單的紙上,“王充”“張鑫華”等一個個名字全被韓廷手裏的筆劃掉。

    唐宋低聲勸諫:“老爺子交代了,說……你做事太狠,要收一收。不要趕盡殺絕。”

    韓廷手裏的筆停下,擡眸看他:“韓苑的人,我會留?”

    唐宋還要說什麼,韓廷手機響。屏幕顯示“曾荻”二字。唐宋見狀,避出了辦公室。

    待室內只剩一人,韓廷觸了下接聽鍵:“嗯?”

    女人輕笑:“怎麼樣韓總,一切順利?”

    韓廷靠進椅背,松了下領帶,反問:“不然?”

    “是我多此一問,自然沒什麼事能難為你。慶賀你拿下你最想要的東揚醫療,周末請你吃飯。”

    “哪天?”

    “周日?”

    “可以。”

    “叫上你那幫發小?”曾荻問。

    韓廷手指敲了一下桌子,說:“你是給我慶賀呢,還是讓我給你拉人脈?”

    “一箭雙雕呢?”她直言不諱。

    韓廷譏諷地笑了一聲,沒答。

    曾荻遂放低聲音:“廷,你就幫幫我。”

    韓廷臉色變了變,終究還是說:“地點我選。”

    ……

    紀星一上午都在幫黃薇薇收拾爛攤子,吃過午飯後又得開會——周五下午是內部例行會議,討論產品開發。

    工作得留到晚上加班了。想到此處,紀星嘆了口氣,收拾東西準備進會議室。

    黃薇薇跟她吐槽:“都快忙死了,還開這種無聊的會浪費時間。”

    為什麼這麼忙你心裏沒點數?

    紀星看她一眼,也是無話可講。

    不過她有句話說對了,這例會的確無聊又浪費時間。

    開會目的是brainstorm,交流創新想法。無論是全新的大產品大項目,還是現有產品的新功能新改進,只要有idea就行。

    可創意點子哪裏是那麼容易想到的,一個月想出一個都難,何況一周開一次會。每到這時,會上之人都一臉便秘之表情,心中暗罵這會議是哪個操蛋上司想出的招。

    至於主管陳松林,他和所有當領導的人一樣,不會理解過程有多難,只看結果,估計心裏罵了無數遍這屆員工不行,並一再督促:“要觀察生活,從生活中去發現細節和靈感。”

    大家會上不敢說,私下裏大吐苦水:“我成天累得跟狗一樣還生活呢?說的那麼好聽,能不能放一個星期假讓我們去感受生活?”

    紀星一邊往會議室走,一邊思考今天尚未進行的工作,現在梳理下要點,到時有條有理,事半功倍。

    其他人也一臉茫然沈默,做好了浪費時間的思想準備走進會議室。

    臨開會前,進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人。妝容精致,面容姣好,一身黑色針織長裙,身材高挑修長。眼睛掃一眼室內,微微一笑,從容不迫地在眾人註視下走到會議室角落的一處椅子前坐下,等待開場。

    室內一時鴉雀無聲,大氣不出。

    誰都沒料到老總曾荻會來。

    紀星不禁多看她一眼,心想自己三十一二歲的時候能否到她這地步——擁有一家已步入正軌的新型創業公司,且是有實力有發展前景擁有行業尖端科技的公司。

    想想都覺得相當困難。

    她書讀得早,現在24歲,可也快25了。三十而立,還有五年多的時間。可她沒車沒房還月光,最近的生活目標是多拿點兒年終獎,外加拿個優秀員工明年好升職。如果按部就班這麼下去,她到30歲時,最多沾到高層管理的最下層。而那已經屬於精英階層,相當優秀了。

    能三十歲做到曾荻這個程度,必定是極端優秀,鳳毛麟角。

    一番思索,紀星驚懼地發現,她雖然畢業名校,能力超群,跟同事們橫向一比,站在頂端;可縱向一看,山外有山,她腳下只是塊小土丘。她遠非“鳳毛麟角”的那類人。

    忽然間就有些小喪氣,隱隱慌張。

    讀書時沒考慮這些問題。進入社會才發現,想要掙很多錢,太難了。難如跨越階層。

    成天自詡“精致girl”有什麼用?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分類專題小說
  •   ● 影視文學作品
  •   ● 盜墓小說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經典官場小說
  •   ● 職場專題小說
  •   ● 歷屆諾貝爾文學獎作者作品
  •   ● 經典遊戲小說合集
  •   ● 商戰小說合集
  •   ● 吸血鬼經典小說
  •   ● 傳記紀實作品
  •   ● 偵探推理小說
  •   ● 仙俠修真小說
  •   ● 歷史·軍事小說
  •   ● 韓流文學-韓國青春文學
  •  系列作品小說
  •   ● 龍族系列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線閱讀
  •   ● 泡沫之夏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後宮如懿傳小說在線閱讀
  •   ● 後宮甄嬛傳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陸小鳳與花滿樓(陸小鳳傳奇系列)
  •   ● 小時代全集在線閱讀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說
  •   ●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
  •  熱門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華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張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塢作品集
  •   ● 嚴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曉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