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生活 | 韓 流 | 影 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 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流瀲紫短篇作品》->正文
人人都愛李宇春

    我躺在床上看《超級女聲》的重播,啃著薯片,看到精彩處,跟著即將下場的選手一起流淚哭泣,手忙腳亂拿紙巾吸鼻子。我品位不高,看大眾娛樂節目,跟著選手一起哭一起笑,樂在其中。

    這是今年萬人空巷的娛樂節目,人人追著看。瘋狂追捧長相中性的李宇春。

    每年的品位都在變。去年追捧長相甜美可愛的安又琪與張含韻,今年又是中性的天下,滿大街熱愛李宇春姑娘。

    說實話,我也喜歡她。女孩子長得這樣帥氣爽朗,真是難得。

    正在享受,哥哥推門進來。他一頭躺倒在沙發上,用手蓋住眼睛,垂頭喪氣。他不說話我也知道,八成是感情的問題。那是我唯一的哥哥,我不能不管他。只好提前結束我的大好時光。

    哥哥有個交往兩年的女友葉芊,溫柔甜美,十足小女人。他們很少吵架,至多冷戰。一冷戰,哥哥也會先去找李春吐苦水。李春是他的好朋友兼好兄弟,短短卷發,身材平瘦,幹練爽氣,她是女生。可是個性與長相,乍一看都以為是男生。看來這次問題十分棘手,要不然他不會來打擾他妹妹我。

    我端正態度,面容鄭重,盤腿坐在他面前。

    哥哥似乎很難以啟齒,低頭沈吟半晌,終於說:“我發現我愛上李春。”我倒吸一口冷氣,直楞在那裏,真是彗星撞地球。

    拿棍子打我,我也不信,我哥哥會沾染上李春。我的哥哥,他從來喜歡女人味十足的女孩子,甜美嬌羞如葉芊。何時突然轉性,喜歡性別曖昧的人物。

    恐怕連葉芊自己也不能相信。

    難道今年果真流行中性,叫正牌美女們無法抵擋。一時兵敗如山倒。

    哥哥細細說與我聽,月初與葉芊冷戰,不過是因為相處久了,為些瑣碎小事爭執,便協議暫時分開一段時間各自冷靜。這本是上策,對彼此都佳。

    哥哥內心空虛,便依慣例去向李春大吐苦水。那日中秋賞月,本是團聚的日子,只余哥哥一人,只好去約同樣單身的李春吃飯。小酒一喝,月亮一看,聽著李春軟語安慰,忽然心思萌動,發覺她在月色底下竟也動人。且與平時看慣的葉芊相比,美得迥然不同,別有風味。

    噫!於是我的哥哥,一夜之間,往日品位全然顛覆。

    他開始兩難。

    完全自討苦吃。

    我問他:“你要如何對葉芊交代?”他愁眉不展:“我很矛盾,進退無路。”“那麼李春怎麼說?她亦愛你?”哥哥點頭:“我今日方知,她已愛上我良久。為著我和葉芊在一起的緣故,一直隱忍不說,只與我做兄弟。”“那你準備怎麼做?”哥哥低頭說:“我丟不開李春,我也放不下葉芊。”

    我眉心突突跳,原來這樣復雜。李春瞞得那樣好,連我這般明眼人也瞧不出她對哥哥有絲毫情意。“那麼葉芊知道你和李春的事嗎?”哥哥搖頭,又點頭:“她隱約知道,問過李春。我們已商量好,全盤否認,且瞞著芊芊。”我驚問:“為什麼?既然你與李春相愛,承認便罷了。瞞著做什麼?”哥哥看著我:“葉芊若知道真相,她怎麼承受得了,她不過是個小女孩。”“那麼,李春說的,葉芊會信?”哥哥慚愧:“她視李春為好友,全然相信。”哥哥又急切補充:“李春說得對,這是善意的謊言,是為她好。”葉芊全然蒙在鼓裏,尚不知男友與自己的好友聯手起來瞞騙她。可憐的女子!

    心裏隱隱地驚怒交加。我急急起身梳妝,哥哥扯住我,“你去哪裏?”我撇開他手,直盯住他:“我去看葉芊。”他松開手,再不做聲。

    夏天的下午,我火燒火燎地趕到葉芊家,熱得一頭汗。推門進去,葉芊正躺在床上休息。見我進來,也無力起身來迎。幾日不見,葉芊憔悴得多。長長頭發沒好好梳理,直披在肩上,沒有昔日的光澤。眼圈烏黑,臉色蒼白。許是哭太久,眼睛紅腫得像一雙桃子,臉上淚痕斑駁。我一驚,平日葉芊最愛惜容貌,何曾這樣萎靡過!我心裏不忍,上前緊緊握住她手:“葉芊。”這一握更是驚訝,她迅速瘦了,手腕那樣細,叫人心驚膽戰。她眼圈一紅:“簌簌,謝謝你來看我。”我心裏暗罵哥哥,把好好一人折磨成這般光景。

    房間裏的冷氣開得足,吹得我的汗水粘在身上一陣陣冰涼。我取外套替她披上。我說:“芊芊,是我哥哥不好。”她聞言落淚,微微搖頭,“你別說他不好。”這個芊芊,這時候還未知真相,仍維護哥哥。我氣不過,故意問:“李春呢?這幾日有沒有來看你?”她點點頭:“來過一次,又匆忙走了,她似乎很忙。”我輕輕一哼,並不答話。

    葉芊擡頭看著我,眼神忽然灼亮起來,咬著嘴唇說:“她不敢看我的眼睛。”我一楞,“芊芊,你說什麼?!”葉芊微微一咬牙:“李春,她自始至終不敢看我的眼睛。”我心裏一頓,呼出一口氣。她並不笨,她早已明白。葉芊的眼神又黯淡下來,神色淒惶:“我之前問過李春,她信誓旦旦對我說,她與你哥哥絕無可能在一起。還希望我與你哥哥早日和好。我信她。”葉芊哽咽:“我真的信她,她是我的朋友,我真心相信她。可是……為什麼偏偏是她?她連看我一眼都不敢。她欺騙我。”葉芊俯向我肩頭哭出聲。

    也難怪,若我被好友和男友同時背叛。恐怕比葉芊此時還要不堪。她向來溫良柔弱,沒有防人之心,也真難為她。

    哥哥無法面對葉芊,便日日與李春一同看書吃飯。一時間葉芊銷聲匿跡。李春頻繁出入我家,風頭一時無兩。許是久不見李春的緣故,她身上的女人味也漸漸散發出來。李春本來就瘦,人又高挑,炎熱的夏天穿著斜斜一字領露肩膀的衣服,隱隱約約露出一對鎖骨,倒也性感,揚長避短讓人忽視她的平板身材。說話微笑也不似從前那樣大大咧咧,混著本來是假小子風格,倒也別有一番風致。

    李春很是大方,見了我依舊微笑說話,仿佛我渾然不知此事。我也懶得去揭穿,自顧自去廚房拿水喝。

    李春跟著我進廚房,見四下無人,便問我:“簌簌,你最近見過芊芊?她還好吧?”我裝糊塗:“她並不好。阿春,你最近很忙嗎?怎不去看看她?”李春倒是從容不迫,答道:“呵,是。麻煩你多去勸她。”我微微一笑:“這個當然,他是我哥哥的女朋友嘛。”我故意把“女朋友”三個字咬重,暗示她此刻來往我家中身份曖昧。李春眼神一閃,臉上卻依舊鎮定微笑。

    正不知如何續話間,哥哥走過來,笑著扳住我的肩膀,眼神卻是有一絲緊張,問:“你們在聊什麼?”我和李春一同對著哥哥笑,我說:“沒什麼,在聊今年的超女誰會奪冠。”李春一把扯過哥哥,對他說:“我們去看電影。哦,簌簌要不要一起去?”我翻翻白眼,打個呵欠:“我困。”李春笑笑說:“簌簌最愛睡覺了。”伸手撥撥卷曲的短發,挽過我哥哥便走。

    我看了厭煩,便不與他們照面,不是待在房裏,就是在外遊蕩。哥哥說:“簌簌,你別這樣。李春可從沒在我面前說你和芊芊半句不是,你何苦老避開她?”我撇撇嘴:“她有什麼資格指責別人的不是?做第三者的又不是我和葉芊。”哥哥嘆氣:“她心裏也不好過。簌簌,我們三個人已經夾纏不清,你又何必再趟這灘渾水?”我朝他微微笑,語氣中卻無一絲笑意:“哥哥,你這樣待芊芊,李春又背叛她,難道我也要在她這麼艱難的時候對她袖手旁觀?哥哥,你這樣不把芊芊放在心上?!”哥哥低聲說:“不是的。簌簌,我還是愛芊芊的。可是,我現在怎麼有臉去見芊芊?她一定難過得很,麻煩你替我照顧她。我……”我不想再聽,指指房門,神情凍住,說:“你出去。”隨手打開電視機看我的《超級女聲》。電視裏的女生們也是出盡法寶,熱火朝天地鬧。十進八的賽場上,杭州美女葉一茜慘遭淘汰,淚灑PK臺,真真是我見猶憐。數數超女前八強,黃雅莉、周筆暢、李宇春,一二三,全是中性風格。尤其是李宇春,滿大街的“玉米”狂潮,風頭正盛。

    最後一場比賽,短信票數一公開,李宇春毫無疑問的奪得冠軍。

    滿滿的歡聲如潮。當真是人人都愛李宇春!

    那樣帥氣,引領一場中性美的風潮。

    晚上陪著葉芊散心,她心情不快,只低頭走路。轉角便撞見李春,她一個人。三個人都是躲避不及,只好硬著頭皮見面。李春叫一聲:“芊芊。”想是有心理準備,聲色如常。芊芊“恩”的應一聲,別過頭不再看她。葉芊顯然應付不好這種場面,那麼尷尬,眼中淚水滾動。我撐不住,正色問李春:“你在和我哥哥交往?”她一臉驚訝,仿佛在聽天方夜譚,急急分辯:“怎麼會?!我只是和你哥哥在一起看書,我當他是兄弟,並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在一起’。”她上前兩步,握住我手:“簌簌,你要相信我。”又轉過頭看著芊芊,面色愧疚:“芊芊,我並沒有要和你爭奪的意思。”我面上冷笑,自顧自掏出小鏡子補唇彩。李春也覺得尷尬,退開兩步,說一句“我有事先走”,逃也似的離開。

    我氣不過:“睜眼說瞎話!”葉芊站定在原地不動,我以為她難過,轉身安慰她。葉芊並不答話,半晌才嘆氣,幽幽地說:“你瞧,她連承認都不敢。”

    回到家,哥哥坐在客廳等我。見我進來便問:“你和葉芊對李春做了什麼?”我摸不著頭腦:“什麼做了什麼?”他眉頭擰緊,盯著我說:“今晚你們不是碰到阿春,對她那麼兇做什麼?”

    我翻臉,沈聲說:“你說誰?誰對她兇?我不是那樣沒涵養的人。”哥哥緩口氣,問:“那麼芊芊呢?”我益發生氣,把手袋望茶幾上一扔,說:“芊芊是什麼樣的人你不知道?她怎麼會對人家兇?今天是我們三個撞見了沒錯,芊芊只是不跟她說話而已。不然你要她怎樣,還和李春笑臉相迎、噓寒問暖?又不是上演妻妾成群的大戲,用得著那麼虛偽嗎?!”哥哥沈著臉不說話。我端起桌上的冰水一氣喝下去,仿佛要借此壓平我心中的怒氣。我問他:“李春跟你說的是不是?”他略一點頭。“那麼她還說什麼?”“簌簌,你是否故意忽視她存在?當著她的面故意補妝不理睬她?”我斜睨著哥哥,冷笑出聲來:“哥哥,李春對人扮人臉,對鬼扮鬼臉。但是你妹妹,她做不來!我討厭她不想跟她說話也叫有錯?論到口是心非、反復無常,還真是沒人比得上她!”因是夏天的夜晚,怕引蚊蟲,客廳裏只開著一盞小燈。哥哥的神色在昏黃的燈光下明暗不定。我看他一眼,靜靜地說:“哥哥,你一向理智,看事情明白。如今難道是當局者迷?我知道你信任李春。可是現在的局面不同往日,她這麼說葉芊,是心虛還是虛偽,你自己好好想。”我拾起手袋,轉身上樓,再不理他。

    哥哥再沒提起這見事,他還是不快活。日日同李春進進出出像是歡喜,然而一個人的時候,仍是愁眉深鎖。他知道我不待見他,也不說什麼,一空下來,便在自己房裏枯坐。

    我不答理他,自顧自去看葉芊。她氣色好一些,獨自在喝粥,見我來了,起身去為我盛一碗來。她對我說:“我與你哥哥談過。”“他怎麼說?”“我們並沒分手。”我放下手中舀粥的銀匙,盯住她看:“雖然我知你深愛我哥哥,可是這樣局面你還要忍耐?不如不要!”葉芊嘆口氣:“你也知我愛你哥哥。我,放不下。”她定定看住前方,輕聲卻又堅定地說:“何況,我並不是這段感情裏的第三個人,你哥哥也並非不愛我,我為什麼要退讓?”我楞住:“哥哥對感情的事從來不果斷,要他選擇怕是很難,這樣三個人的局面,你會很辛苦。”

    她略一點頭,再不說話,只低頭默默喝粥。我知葉芊已決定卷土重來。

    那邊廂也不消停,李春雖對哥哥說她對葉芊抱愧,然而日**迫哥哥與葉芊分手。葉芊倒是什麼也沒說,只是與哥哥保持日常聯絡。我心感佩服。葉芊做得對。哥哥那樣猶豫,這時誰逼迫他盡快與其中一方分手,反而不好,只會叫他倍覺壓力和為難。

    葉芊除了隱忍和沈默,暫無他法。

    只是這樣三個人糾纏,真是難堪。哥哥太過軟弱和猶豫,無法作出選擇。

    這樣拖了將近一個月,哥哥忽然對我說:“我與李春分開,和芊芊在一起。”

    我一楞,隨即微笑,哥哥終於做出決定。

    我單刀直入:“哥哥,你怎地忽然喜歡李春?”哥哥苦笑:“我也不知道。忽然覺得她像換了一個人,以前總不自覺以為她是男生。”“噫!明明是你和葉芊在一起久了,審美疲勞,轉換審美品位。”哥哥點頭,頗覺有理,說:“你不知道,李春溫柔起來,別有韻味。”

    我微笑:“哥哥,你陪我看《超級女聲》,今年的冠軍李宇春如何?”“是新鮮別致,然而作為男性,葉一茜才是真正心頭好。”我笑出聲:“你不也喜歡李宇春,平瘦身材,英氣逼人?”

    哥哥恍然醒悟我在說誰,瞪我一眼:“簌簌,你的嘴越來越壞!”

    哥哥點點頭:“我反復思量很久,我愛的人終是芊芊。我以為我當真愛上李春。其實我與芊芊感情出現問題,長久以來依賴李春向她傾訴,早已不自覺把李春作為自己感情失意時的出口,我依靠旁人平衡我與芊芊的感情,於李春也不公平。”

    我吞下一口薯片,笑:“哥哥,你終於明白。”

    “芊芊至愛我,我明白。她這樣隱忍,不過是因為愛我。並不是誰都有這樣的涵養。她肯再度選擇我,需要極大的勇氣。而阿春,她雖然也愛我,可是她的愛也許太有心機。況且她一向獨立,她的身邊並不缺我。”

    哥哥繼續說:“也許我大男子主義,可是的確是芊芊這樣的女孩子更讓我放不下。”

    我噗嗤笑,拿抱枕砸哥哥:“你不要再隨意改變品位,會驚嚇到你妹妹。”想了想,又說:“就算要改變,也別從一盆玫瑰花立時變成一罐大蔥,品位改變太劇烈,妹妹我受不了。”

    哥哥撲過來刮我鼻子:“簌簌,你的嘴那樣刁滑。”卻又苦笑:“然而我和李春也再做不成從前那樣的兄弟。”

    我不屑:“做不成兄弟也好,免得尷尬。這樣的兄弟在身邊,永遠是你和葉芊之間的一顆定時炸彈。”

    哥哥笑笑,不再理我,出門去和芊芊約會。

    事情就這樣過去了,李春再不到我家來。

    時間漸漸過去,有一日與葉芊閑聊,談到李春。她似乎面色不豫,然而耐心聽我說。

    我對葉芊說:“難道你從未覺得事情蹊蹺,怎的你與我哥哥暫時分開,李春便一腳**去,那樣迅速?”葉芊疑惑著看我,我知她尚未明白,繼續說:“你可知李春一早愛上我哥哥。”

    葉芊搖頭:“我從未察覺。她與我友好,與你哥哥也一直如兄弟,無半點蛛絲馬跡可尋。”我點點頭:“那是她高明之處。與你與哥哥都交好,你們的感情一有問題,她便比誰都清楚。只需在我哥哥傷心空虛之時伺機而入,便順理成章,水到渠成。”葉芊低首沈思,半晌說:“是我太大意,信任她是朋友,沒有一早提防。”我拍拍她手,微笑:“誰會對‘男人’警惕?”葉芊不說話,只抿著嘴笑。

    她是聰明女子,經此一遭,已經知道以後該怎生做。

    李春這樣中性的女孩,本是有颯爽陽光之美,混在男孩子裏叫人覺得親切,像是兄弟。忽一日對你溫柔起來,別有一番風情之美,叫你新鮮,且無法抗拒。日日見慣了溫婉淑女,難免審美疲勞。有一天見到這樣女子,又表明對自己早有情意,如熟悉甜美花香的人驟然聞到草木清馨之氣,怎能抵擋拒絕?乖乖俘虜便了。

    然而人們聞慣了花香,便覺得草木清馨迷人。可欣賞了一陣子,終究覺得不及花香迷人芬芳。花香一時受人冷落,沒關系。隔了秋冬,明年再度散發,依然叫人贊嘆驚艷,聞之不絕。

    人人都愛李宇春,我知道。

    不過一時新鮮罷了,明年又有新的審美風潮出現。有了李宇春,將來還會有王宇春、張宇春。而葉一茜這樣正宗的美麗女子,在男人眼裏永遠不會過時。轉眼狂熱過去,她還是男士們唯一的首選。

    男人,骨子裏喜歡的永遠是身材窈窕、面容甜美的溫和柔弱女子。

    可是沒有以後,吃過一次虧,已經學乖,再不會讓旁人有機可乘。一朝被蛇咬,她們會終身警惕,牢牢記住教訓。

    美麗身姿和聰慧頭腦,以此傍身,永遠不會過時。

上一頁 《流瀲紫短篇作品》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