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生活 | 韓 流 | 影 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 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流瀲紫短篇作品》->正文
芳心無歇王祖賢

    看最新版本的《倩女幽魂》。演聶小倩的那位同學,美則美矣,卻是一派天真,不諳世事的美,無辜地睜著美麗的大眼睛,妝容嬌俏。若不是明白無誤地告訴我那是聶小倩,我還誤稱她為“天使姐姐”。轉念一想,那位同學便是央視版裏的小郭襄,嘟嘴歡笑,十足小女孩氣,哪裏有半分小倩的幽怨鬼氣,美艷哀涼。

    同事對我說,去看大S版的《倩女幽魂》,比這位聶小倩美艷得多。果然是美,演技也好得多。可是,等等,為什麼大S的聶小倩是如狐貍般精靈狡黠的美,不見哀怨,眼神亦無情致。同事說,你不知道嗎?聶小倩是狐貍精呀?暈厥!不是鬼嗎?難怪個個演來活潑伶俐,全無半分幽魂風骨。縱使資深如大S,要演繹鬼魅般的美,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好懷念當年王祖賢的小倩,陰風颯颯中,眼神淒迷幽怨,嫣然一笑,勾人心魄,當真是驚艷,無怪乎哥哥扮演的寧采臣神魂顛倒,為之傾心。那個年代的電影服飾妝容都是樸素,不似如今,身穿紗羅頭頂毛毛,生生堆出一個仙女,全是靠自身氣質打動人心。

    我們的小倩當真是我見猶憐,顛倒眾生呵!王祖賢憑著這個形象哀艷的角色一炮而紅,成為無數少男少女的夢中情人,萬人追捧啊!頗有現在男女熱愛周傑倫的架勢。

    看見《青蛇》裏的王祖賢,真是美呀!十足是女人中的女人,淺酌低吟,鶯嬌花媚,西湖煙雨裏的迷醉,荷塘月色邊的情挑,那種媚與柔,是京劇旦角裊裊嬈嬈的唱腔,水袖的搖擺裏透著的花月春風無邊的韻,是小時候手裏攪著的麥芽糖,雪白綿軟,遙遙地引著螞蟻成群結隊地撲過來的香。

    那時的小賢無疑是美的,星眸紅唇,高挑身段,通身一股不食人間煙火的恍惚氣質。美麗總是叫人艷羨的,最羨煞旁人的卻是她身旁那個對她滿目憐惜,把她捧在手心寵愛的歌者,齊秦。他原也是浪子吧,如狼般朗朗孤傲,卻獨獨對她鐘情。曾經有篇報道說,齊秦演出結束,王坐飛機特來探班,帶給他一盒包子做霄夜,囑他趁熱吃下。其情融融,讓我感動。那樣登對的一對璧人,攜手進退,笑靨如花,人人贊為金童玉女。感情與事業都是一帆風順。

    那時候是真的愛的吧,年少時的愛情,多半是純真無瑕。一愛,便是那麼多年。只是再無瑕的愛情也經不起世事的浸染吧。他唱了那麼多年,逐漸也不再走紅,娛樂圈從不缺好嗓子,更不缺新鮮的面孔。她的星途也逐漸不那麼明朗,可是如斯美貌,裙下之臣是永遠不會少的。是愛了太久倦了還是被三千萬毫宅驚動了眼眸,就那麼分了,轉投他人懷抱,只余他孤影如狼,心痛如絞。

    娛樂圈的日子當真是風雨如侵吧,抑或是厭倦了人前人後戲裏戲外的戲作,洗盡鉛華,只想安安樂樂嫁為人婦。

    只是愛,有時也分對與不對。那是當年一場著名的情變,豐富了人們的談資與小報的內容。我們的王祖賢拋下愛侶與林建嶽發生不倫之戀,一時間玉女變成狐貍精,人人喊打。後來的玉女掌門梁詠琪的情路與小賢算得上是如出一轍。

    肯付出這樣的代價,也算得是真心愛了。只是愛之前,沒有人去想,他愛的是你年輕時的如花容顏,還是肯真心真意好好地對待你,保護你。愛,從來是盲目的。從此,小賢便淡出了娛樂圈,一心一意等著她的良人來迎娶她。所謂前門趕走狼,後門引進虎。不老的是《聊齋》裏永遠美麗的倩女,老的是俗世裏被時光靜靜磨蝕的容顏。

    當年孤註一擲的愛沒有成全她。所謂的“良人”琵琶別抱,懷裏永遠是更年輕可人的女子,她被正妻婆母夥同林建嶽最新新歡一手推出大門。紅顏漸漸消失,只余一個落寞的身影,於無奈中淒然離開。

    舊愛永遠是溫暖的懷抱。齊秦對祖賢的深情再次成就了“一往情深”、“無怨無悔”兩個詞,算得上是一出現代的癡情男子樣板戲了。他依舊喚她“小賢”,舊日的昵稱,深情不變。一對散了又聚的戀人,隔了那麼多年的時光再度走到一起,卻讓人覺得有點別扭,人未必是從前的那個人,情也未必再是從前的情。

    想著要結婚安定,白首偕老了,婚期卻是一推再推。遲疑間,再度分手了。還是覺得不合適。本以為這一次王子與公主終於能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然而結局卻是無言。她是愛齊秦的。在齊秦的MV裏著一身紅裙奔跑,在齊秦私生子曝光時沒有離他而去。齊秦也是真愛她,在分手後依然去西藏祈求能夠復合。只是,愛情成全不了他們。他依舊孤影如狼,卻益發顯露風霜之色。他依舊唱著“不是在此時,不知在何時,我想大約會是在冬季。”只是不知道他還會再等下去嗎?等她再一次回到他身邊。

    王祖賢再度復出,瘦身纖體,接拍電影。“婷美”的巨幅海報上,一襲紅裙,豐姿卓然。她還是那麼美,只是這種美裏面多了一些滄桑與成熟的韻味,再不復聶小倩的空靈清新。《遊園驚夢》裏的她,風情萬種,更勝從前,那種媚,是直入骨髓的,像昆曲華麗的唱腔中漫天紛飛的三月桃花,像漫天紛飛的桃花下翩然起舞的曼妙身姿。她再度,讓我驚艷。

    如今的她,隱居溫哥華,她不願再去迎合每一個曝光亮相的機會,偶爾拍片也不願多作宣傳,去學校念英文,選修一些課程,彌補早年拍戲沒機會念書的遺憾,生活平靜。

    聶小倩的白裾翩遷,在塵世間散成了碎片,漸漸消散不見。只余它一息芳魂,一抹綺色,一點春心漫無邊。

上一頁 《流瀲紫短篇作品》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