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生活 | 韓 流 | 影 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 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流瀲紫短篇作品》->正文
林憶蓮:白蓮花,紅玫瑰

    初聽她的歌,是《傷痕》。MV裏短發白裙的女子,小眼彎彎,幹凈臉龐,低聲吟唱女人心事。很是清爽溫婉的樣子,像是初夏盛開的白蓮花,不叫人驚艷,卻別有一番動人心處。

    再聽的是《夜太黑》,SANDY一身黑色長裙,提著涼鞋,舉杯高歌。隨性於彌漫著薩克斯聲音的都市高樓之間。男人久不見蓮花,開始覺得牡丹美。林憶蓮看著利落幹凈,卻是說不出的嫵媚與妖嬈,像朵暗夜裏怒放的紅玫瑰。她唱的,多是都市女性的情感心聲。獨立、寂寞、堅強、脆弱,一番女兒家心事,由她唱來,說不盡的婉轉與大氣。

    港臺內地蕓蕓的女歌手裏,林憶蓮永遠不是最起眼的那個,卻終是叫人的眼光忍不住為她停留。很簡單的一個女子,不是怎麼漂亮,只是憑著一副好歌喉,卻叫許願和李宗盛這樣見慣風情的人心折,想來也是不尋常的吧。

    她與李宗盛的感情,曲折而來也有十二年了吧。起初只是歌手與制作人的關系,合作默契。某年某日林下了節目獨自靜坐,恰巧李宗盛經過,見她如斯情態,心裏也不由得感嘆:“無論表面多麼風光,她,也只是個等愛的女子。”是的,一個默默等愛的女子。見多了娛樂圈光怪陸離的生活,忽見這樣的清澈如白蓮的坐著等愛降臨的女子,任誰也都是要心動的吧。於是有了那麼多年的糾纏,回腸蕩氣,眼裏只認得一個“愛”字。

    當初必定是愛的深的。要不然李宗盛也不會為她寫出那麼多情詞動人的歌曲。細細聽來,句句詞詞都是滿滿的情意眷戀和愛而不得的艱辛痛苦。且不說那些他們共同合作膾炙人口的歌曲,只說旁人的。李宗盛曾為許茹雲寫過一首歌《真愛無敵》,寫的是林李熱戀時期,某天李宗盛睡醒起來不見憶蓮時的心情,那樣恐懼和孤寂:

    ……

    林憶蓮:白蓮花,紅玫瑰想轉醒卻無力心痛無比清晰

    若愛過必留痕跡別問我為何舍不得你

    thecityissoempty

    只因為這裏沒有你

    thecityissoempty

    這天地仿佛要失去主題

    thecityissoempty

    只因為這裏沒有你

    thecityissoempty

    可是我依然相信真愛無敵

    ……

    愛的那樣深,才會害怕失去,才會心痛,才會害怕愛過你卻沒有留下痕跡。因你不在,這個城市再過繁華喧鬧也不過是個空城。這樣深情激烈的歌詞,聽別人口中娓娓唱來,林憶蓮也必是要感動到落淚哭泣的。

    是的,我愛你如你愛我,才會甘願背負“第三者“的罵名,才會那麼多年默默守候在你身邊,一路風雨相隨。

    終於有了愛情的結晶,終於嫁了。攜手踏上紅毯的那一刻,有人唏噓,有人感嘆。然而終是成了正果,也不算辜負多年情意了。這份多年苦守的來的婚姻,自然是倍加珍惜。於是漸漸沈寂了下來,專心養育女兒,陪伴愛人,閑來展露一下廚藝,洗手做羹湯,再平凡不過的世間女子,如斯幸福。

    再次復出的林憶蓮唱《至少還有你》,歌詞寫的極動人,蠱惑人心,像是愛的誓言與願望:“如果全世界我都可以放棄,至少還有你值得我去珍惜,而你在這裏就是生命的奇跡。也許,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記,就是不願意失去你的消息,你掌心的痣,我總記得在那裏。我們好不容易,我們身不由己,我怕時間太快,不夠將你看仔細,我怕時間太慢,日夜擔心失去你,恨不得一夜之間白頭,永不分離。”林憶蓮怎麼能唱出這樣婉約的字字句句來擊中人心,讓人聽了覺得妥帖也覺得感動,小女子對愛情和幸福的期望——我要與你白頭至老,要與你形影不離。她的聲音益發潤澤,益發溫柔堅定。

    林憶蓮在專輯寫了一段話給李宗盛——ThankyouforlovingmeaswhoIam,forbeingtherethroughthickandthin.Here’stolife。(無論生命中發生好或壞的事情,謝謝你愛我因為我是我)。這樣的前塵曲折與現世幸福,想來是能到永遠了吧。

    誰想到愛情是容易破碎的,一紙婚書也不能保證全部。當年一首《當愛已成往事》,竟是一語成真!六年的婚姻這樣說散就散了。分開的那天風雨如晦。他與她發表離婚聲明。

    他對她說:“我們的愛若是錯誤,願你我沒有白白受苦。Sandy(林憶蓮的英文名),祝你幸福,找到你要的,你認為值得的。”接著附註“我已與林憶蓮小姐,在友好的氣氛下,結束了婚姻關系。以上是我對這件事最終與唯一的聲明。”連分手的宣言也如此詩意——那是李宗盛寫給辛曉琪的詞,那是她唱給拍拖十年離她而去的男友的《領悟》;現在,成了李宗盛對自己6年婚姻的告別,多麼像個諷刺。

    她對他說:“迎接各自的未來,似乎也不那麼遙遠,就讓生命多添一種顏色吧。”她先說北京刮怪風讓人心情壞,再說沒想過為婚姻狀況寫聲明,最後說道:“多謝大家的關心,我想,我們都很好。”同時,她也引用自己的粵語歌曲《微涼》的英文歌詞“Whenitgoes,itgoes.(當它結束時,它就結束了)”,為這段婚姻作結束。

    兜兜轉轉恁多年,終究還是散了,叫人夜來風雨滿窗,無處話淒涼。這段失敗的婚姻是誰的錯?有人說是李宗盛的出軌,有人說是林憶蓮的事業,也有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消耗完了熱情,只得黯然分手。然而已經都不重要了。她沒有口出怨言,倒是身為七尺男兒的李先生在記者提起林憶蓮時怒目相向。她依舊坦然,照顧女兒,專註事業,只想把往事默默遺忘,一如夏日塘中靜默的蓮,聽它蟬聲鼓噪,只獨獨迎風雨而立。

    她的聲音依然執著,勁歌熱辣鮮活,情歌柔情似水,只是更多了幾分淡定從容,幾分大氣。她唱著四季風情,人間冷暖,愛恨情愁,聚散離別,成長為一把擁有靈魂的聲音——“綿裏藏針,每個字、每個詞都能透出那種淡淡的心酸。”那麼多年過去,她依舊,只是當年那一個等愛的女人。

    重遇20年前的初戀情人陳輝虹再墮愛河。相傳兩人十指緊扣約會,陳輝虹並以身體為憶蓮擋風;離開餐廳時亦細心地拖住憶蓮走下長長樓梯,笑容甜蜜。看到這些新聞,心裏忽然覺得欣慰,她是該被人好好疼愛了,在新的疼愛裏遺忘傷痕,重新做一枝嫵媚堅強的鏗鏘玫瑰。這樣一個曼妙的女子,是床前潔白的明月光,清澈明朗;亦是心口的一粒朱砂痣,叫人心疼,叫人念念不忘。

    經歷過愛情、傷痛與時光的雕刻,林憶蓮的嫵媚與從容如層層花瓣綻放開來,白蓮花般清爽恬淡的眉眼,紅玫瑰般熱烈堅強的感情,愛讓生命歷久彌新,香遠益清。林憶蓮,讓我們在光麗如綢的青春裏,聽到花開的聲音。

上一頁 《流瀲紫短篇作品》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