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生活 | 韓 流 | 影 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 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四十一炮》->正文
第三炮

    那是個北風呼嘯的早晨,爐子裏的火發出嗚嗚的叫聲,最下邊那節鐵皮煙囪燒紅了,灰白的鐵屑層層爆裂,墻壁上的霜花變成了明亮的水珠,汪在墻上,欲流不流。我手腳上的凍瘡發起癢來,耳朵上的凍瘡流出了黃水,人被融化的滋味實在是難受。母親用一個小鐵鍋熬了半鍋玉米面粥,從窗外的鹹菜甕裏撈上來一塊腌蘿蔔,分給我一大半,她自己留下了一小半,這就是我們的早餐。我知道母親在銀行裏起碼存了三千元錢,做燒肉的沈剛家還借了我們二千塊,月息二分,利滾利,驢打滾,貨真價實的高利貸。有這樣多的錢還吃這樣的早餐,我的心裏怎麼能痛快。但那時我是個十歲的孩子,根本沒有發言權。有時我也發發牢騷,但母親滿面愁苦地盯著我,接著就罵我不懂事。母親說,她這樣節儉完全是為了我,為我蓋房,為我買車,很快就要為我說媳婦。她還說:

    "兒子,你父親那個沒良心的,扔下咱娘兩個跑了,咱要幹出個樣子讓他看看,也讓村子裏的人看看,沒有他咱們比有他過得還要好!"

    母親還教育我,說她的父親也就是我的姥爺曾經不止一次地說過,人的嘴,其實就是個過道,魚肉和糠菜通過這個過道之後,其實都一樣。人可以慣騾子慣馬,但不能自己慣自己,要過好日子,必須與自己的嘴作鬥爭。母親的話似乎有她的道理,如果我們在父親出走後的五年裏大吃大喝,我們的大瓦房就不可能蓋起來。住在茅草棚裏,即便滿肚子肥脂,又有什麼用處?她的理論與父親的理論截然相反,父親肯定會說:滿肚子糠菜,即便住在高樓大廈裏又有什麼意思?我舉雙手贊同父親的理論,用雙腳踩踐母親的理論。我盼望著父親能來把我接走,哪怕他讓我飽食一頓肥肉後再把我送回來。可我的父親,只顧自己和野騾子姑姑在一起吃肉享福,已經把我忘記到九霄雲外。

    我們喝完了粥,伸出舌頭把碗舔得幹幹凈凈,根本就用不著刷洗。然後母親就帶我到了院子裏,往那輛破舊的手扶拖拉機上裝貨。這輛拖拉機是老蘭家淘汰下來的,鋼鐵的把手被老蘭的大手攥出了明顯的痕跡,輪胎上的花紋早已磨平,柴油發動機內的缸套和活塞磨損嚴重,關閉不全,仿佛一個得了心臟病又患上氣管炎的老人,發動起來之後,黑煙滾滾,漏氣漏油,那聲音古怪之極,既像咳嗽又像打噴嚏。老蘭原本就是個慷慨的人,這些年因為賣摻水肉發了財就更加慷慨。他發明了用高壓水泵從動物肺動脈裏往動物屍體裏強力註水的科學方法,用他的方法,一頭二百斤重的豬,就可以註入滿滿的一桶水,而用舊的方法,一頭牛也只能註入半桶水。這些年來,城裏那些精明的市民用買肉的價錢買了我們村裏多少水?統計出來很可能是個驚人的數字。老蘭肚子溜圓,滿面紅光,說起話來洪鐘大嗓,天生一個當官的材料。當官,他有家傳。他當上村長後,毫無保留地將高壓註水法傳授給眾鄉親,成了黑心致富的帶頭人。村裏人有罵他的,有貼小字報攻擊他的,說他是地主階級反攻倒算,顛覆了我們村子裏的無產階級專政。這樣的話,早就沒了市場。老蘭在村子裏的大喇叭裏吆喝: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來打地洞。

    後來我們才知道,老蘭就像一個高明的拳師一樣,不可能把全部的武藝毫無保留地傳授給徒弟,他還要留一手絕活保命。老蘭的肉同樣是註水肉,但他的註水肉色澤鮮美,氣味芬芳,放在烈日下曝曬兩天也不會腐敗變質,而別人的肉一天賣不出去就會發臭生蛆。這樣,老蘭的肉就不必擔心賣不出去而減價處理,其實他的肉那麼美麗也不存在賣不出去的問題。後來我父親說老蘭的肉裏註的不是一般的水,而是福爾馬林液。後來我們家和老蘭的關系改善之後,老蘭說,僅僅註入福爾馬林液還不行,要保鮮保色,在註水之後,還應該用硫磺煙熏三個小時。

    大踏步地衝進來一個用磚紅色的上衣蒙著腦袋的女子,打斷了我的訴說。她的進入讓我想起不久前趴在墻頭豁口上那個女人。她到哪裏去了呢?也許這個衝進廟堂的紅衣女人就是那個綠衣女人的化身?她進門後把上衣從頭上揭下來,對著我們歉意地點點頭。她嘴唇青紫,臉色灰白,皮膚上布滿灰白疙瘩,仿佛脫了羽毛的雞皮。她的眼睛裏閃爍著清冷的、跟外邊的雨水一樣顏色的光芒。我猜想她是凍壞了,也嚇壞了,有話也說不出來了,但她的理智還是很清楚的。那件衣服多半是假冒偽劣產品,順著衣角往下滴答著鮮紅的水,簡直就是血水。女人,血水,閃電,霹雷,諸多的禁忌,集合在一起,真應該把她趕出門去,但大和尚閉目養神,比他身後那只人頭馬塑像還要穩重。至於我,更是不忍心將這樣一個豐滿年輕的女子轟趕到門外的狂風暴雨中去。何況,廟門大開,人人可進,我又有什麼權利趕她出去?她背對著我們,將雙臂伸到門外去,歪頭躲避著雨水,擰那件衣裳,紅色的水嘩嘩地流下來,與地上的雨水混合在一起,存在片刻,然後消失。好久沒有下過這樣大的雨了。房檐上的流水成了青灰色的瀑布,從遠處傳來萬馬奔騰般的喧囂。小廟在雨中顫抖,被驚擾了的蝙蝠發出唧唧的叫聲。廟頂開始漏雨,丁丁冬冬,那是雨水滴落到大和尚的銅洗臉盆裏發出的聲音。女人擰幹了衣裳,回轉身,再次對我們抱歉地點點頭。她的嘴巴嚅動了幾下,發出來幾聲蚊蟲哼哼般的聲音。我看到她腫脹的紫唇宛如熟透的葡萄,很酷的顏色,超過了城裏那些站在街燈下抖著腿抽煙的另類少女。我還看到,她的白色內衣緊緊地貼到了她的皮膚上,使她的身體輪廓生動凸現。那兩個硬邦邦的Rx房,像凍僵了的梨子一樣。我知道它們此刻是冰涼的。我想如果我能夠,多麼希望我能夠,就讓我幫她剝下這層粘濕的內衣,讓她躺在一個放滿了熱水的澡盆裏,好好地泡一泡,認真地洗一洗。然後讓她披上寬大幹燥的睡袍,坐在暄騰騰的沙發上,再給她泡上一杯熱茶,最好是紅茶,加上牛奶,再給她一個熱騰騰的面包,讓她吃飽喝足,上床去睡覺……我聽到大和尚嘆息了一聲,立即收束住心猿意馬,但眼睛還是忍不住地看到她的身上去。她已經轉過頭,左邊的肩膀依靠著門內的一側,面孔斜對著外邊的急雨。她的那件衣裳,提在右手裏,仿佛提著一張剛從狐貍身上剝下來的皮。大和尚,我繼續說。我的聲音很不自然,因為,多了一個傾聽者。

    我父親與老蘭曾經狠狠地幹過一架,老蘭折斷了我父親一根手指,我父親咬掉了老蘭半個耳朵。為這事我們兩家結了仇,但父親與野騾子姑姑私奔後,母親竟然與老蘭成了朋友。老蘭用廢鐵的價錢將他家淘汰下來的拖拉機賣給了我們。老蘭不但把拖拉機賣給了我們,還手把手地免費教會了我母親駕駛拖拉機。村子裏那些長舌婦制造謠言,說老蘭與我母親有了一腿,我以兒子的名義向我遠方的父親擔保,她們的話純屬放屁,她們是看到我母親學會了開拖拉機嫉妒,而嫉妒中的女人嘴基本上就是個肛門,嫉妒中的女人話基本上就是臭屁。老蘭貴為村長,腰纏萬貫,儀表堂堂,經常開著威風凜凜的大卡車進城送肉,什麼樣的女人沒見過?怎麼可能喜歡蓬頭垢面、衣衫襤褸的我母親?我牢記著老蘭在村子裏的打谷場上教我母親開拖拉機的情景。那也是個冬日的早晨,紅日初升,打谷場旁邊的草垛上凝著一層粉紅的霜花,一只通紅的大公雞站在墻頭上引頸長鳴,村子裏響著此起彼伏的臨死前的豬的尖叫,家家的煙囪裏冒著乳白色的煙霧,一列火車開出車站,向著太陽升起的方向奔馳。母親身穿一件我父親扔下的肥大的土黃色夾克衫,腰裏紮著一根紅色的電線,坐在駕駛座上,雙臂張開,扶著把手,老蘭坐在她身後車鬥的前沿上,劈開兩條腿,分開兩條臂,抓住我母親握著拖拉機把手的手。這是真正手把手地教啊,無論從前面看還是從後邊看,他都把我母親擁在他的懷裏,盡管我母親穿戴得像個火車站的裝卸工,毫無女性的美感可言,但她的實質是個女人,這就讓村子裏那些女人們醋性大發,也讓部分男人想入非非。老蘭有錢有勢,是公開的好色之徒,村子裏稍有姿色的女人好像都跟他眉來眼去,他根本不在乎人們說他什麼,但我母親是個被男人拋棄了的女人,寡婦門前是非多,她理應該小心謹慎,不給人們留下任何制造謠言的機會,但她竟然允許老蘭用這樣的姿勢教自己學車,這行為只能用利令智昏來解釋了。手扶拖拉機上的柴油機震耳欲聾地吼叫著,水箱裏冒著裊裊蒸汽,煙筒裏噴吐著黑色的油煙,給人的感覺是既聲嘶力竭又生氣蓬勃,它載著母親和老蘭在打谷場上冒冒失失地轉著圈子,仿佛一頭被鞭子轟趕著的牛犢。母親蒼白的臉上泛起兩片紅暈,兩只耳朵紅得像公雞冠子似的。那天早晨實在是冷,是那種無風的幹冷,我的血液流動不暢,身體的邊邊角角像被貓兒咬著似的。母親的臉上卻流出了汗水,頭發裏散發著熱氣。她從來沒跟機器打過交道,初次開車,盡管是最簡單的手扶拖拉機,但肯定也是興奮無比,激動萬分,否則在如此寒冷的嚴冬早晨流汗就不可解釋了。我看到母親的眼睛裏放射著一種美麗的光芒,自從父親走後,母親的眼睛還從來沒這樣明亮過。拖拉機在打谷場上轉了十幾圈後,老蘭飛身從車上跳下來。他的身體是那樣的肥胖但他的下車動作是這樣的矯健。老蘭下了車,母親緊張起來,她歪過頭找老蘭,拖拉機的車頭對著場邊的壕溝直衝過去。老蘭大聲喊叫著:扭把!扭把!母親緊緊地咬著牙關,連腮幫子上的肌肉都鼓凸起來。她終於在拖拉機即將躥到溝裏去的一瞬間,將方向扭轉過來。老蘭在場內轉動著身體,眼睛始終盯著我母親,好像有一條看不見的繩子一頭拴在我母親腰上,一頭牽在他的手裏。他大聲提醒著我母親:眼睛往前看,別看車輪子,車輪子掉不了,也別看手,你的手粗得像砂紙似的,沒有什麼好看的。對了,就像騎自行車一樣。我說過的,弄頭母豬綁在駕駛座上,它也能開得團團轉,何況一個大活人!加油門,你怕什麼!所有的xx巴機器都一樣,千萬別嬌貴它,當破銅爛鐵砸著最好,你越把它當個寶貝它越出毛病。對了,就這樣,你已經出了徒了,可以把它開回家去了,農業的根本出路在於機械化,知道這是誰說的嗎?你知道嗎?小雜種,老蘭盯著我問。我懶得回答他,實在是太冷,我的嘴唇都有點僵硬。行了,開走吧,看在你們孤兒寡母的份兒上,車錢三個月以後交。母親跳下車,她的腿軟了兩下,差點摔倒,老蘭伸出一只胳膊架了她一下,同時說:小心,大妹子!母親滿臉通紅,好像是想說句感謝話,但張口結舌了半天,終於也沒說出什麼來。這突如其來的大喜,弄得她幾乎喪失了語言能力。我們想買老蘭家拖拉機的話兒十幾天前就通過村文書高大爺遞了過去,但一直沒有回音。我是個小孩子我也知道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成功,我爹咬掉了人家半個耳朵,破了人家的相,人家怎麼可能把車賣給我們?如果是我,我就會說:羅通家的想買我的車?呸,我寧願把車開到灣子裏爛掉,也不會賣給她!但就在我們基本絕望了時,高大爺卻來傳話,說老蘭答應將車按廢鐵的價格賣給我們,並讓我們明天早晨到打谷場上去接車,高大爺說:村長說了,他是村長,理應該幫你們脫貧致富,他老人家要親手教會你開車。我們娘倆激動得一夜沒睡著,母親說一陣老蘭的好話,緊接著說一陣父親的壞話,然後就集中火力痛罵一陣野騾子。通過母親的痛罵,我才知道老蘭與父親那場生死大戰竟然是野騾子引起來的。我忘不了父親與老蘭大戰的那個早晨,也是早晨,但季節是初夏。

    這個女人眼睛很大,嘴角上生著一塊蝌蚪形狀的黑痣,痣上還彎曲著一根暗紅色的毛兒。我感到她的眼神古怪,有一種瘋瘋癲癲的神情。那件衣裳還提在手裏,但是她不時地將它提起來抖動幾下,發出啵啵的聲響。門外的雨不斷地斜射進來,她的身體往下流水,腳下泥濘一片。這時我才註意到她赤著腳。兩只大腳,起碼要穿四十碼的鞋子,與她的身材很不相配。腳背上粘著幾片樹葉,腳趾頭因為雨水的浸泡,已經發了白。我一邊說著話,一邊猜想著她的來歷。在這樣的天氣裏,在這樣的日子裏,一個xx子很挺的女人,因為什麼出現在這樣一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小廟裏?而且是這樣一座供奉著五個性能力超人、被古代知識分子罵為"淫神"的小廟。盡管疑惑重重,但我的心中,產生了許多溫暖的感覺。我很想上前去,問候她,擁抱她,但大和尚就在眼前,而我又正在為了爭取到拜他為師的機會,在他面前,滔滔不絕地講述我的經歷。女人似乎也感覺到了我的心思,她的眼睛開始頻繁地斜向我,她的嘴巴由剛剛進門時的緊閉,變成了微張,露出了閃爍的牙齒。她的牙齒淺黃,不甚整齊,但看上去很結實。她的兩道眉毛很濃,幾乎連接在一起,眉毛和眼睛距離也很近。這樣的眉眼,使她的相貌格外生動,有幾分異國情調。我不知道她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用手將粘在屁股上的褲子捏著提一下,但她一松手那褲子就照舊粘回去。我很為她難受,但我又沒有法子好想。如果我是這座小廟的主人,我會不去管那些清規戒律,讓她進入後堂,去換換衣裳。對了,讓她換上大和尚的袈裟,把自己的衣裳晾在大和尚的床頭上。但大和尚能答應嗎?她突然掀鼻皺眉,打了一個響亮的噴嚏。女居士,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大和尚閉著眼睛說。女人深深地向大和尚鞠了一躬,然後對我嫣然一笑,提著衣裳,從我的面前,轉到馬通神塑像後邊去了。

上一頁 《四十一炮》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