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生活 | 韓 流 | 影 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 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心理罪:城市之光》->正文

第十六章 死期

    天氣逐漸轉涼,地處東北的C市已經迎來了真正意義上的冬季。對天堂福利院來講,這是最難熬的一個季節。不僅要考慮采暖成本,采購有更多熱量的食物和冬儲菜,還要及時給孩子們找出冬裝及拆洗的棉被。

    多麼繁重的工作,僅靠趙大姐等幾個護工是很難做到的。所以,每到這個時候,方木就會去天使堂幫忙,再加上一些誌願者組織的協助,還可以勉強應付過去。今年入冬的時候,雖然有“城市之光”的案子壓著,方木還是盡量找時間去幫趙大姐一把。

    廖亞凡也很體諒趙大姐,特意請了半天假去天使堂。方木心想她對福利院的各項工作都挺熟悉,更難得的是這份心意,也就很痛快地答應了。

    當天下午,方木去醫院接廖亞凡,然後開車去天使堂。廖亞凡帶了不少東西,除了吃的用的,還有給趙大姐的一副羊毛護膝。

    最近她的情緒很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方木多加關心的緣故,整個人都變得活躍起來,甚至還開始學著打毛線。一路上,廖亞凡都在嘰嘰喳喳地講著醫院的事兒。方木心不在焉地聽著,不時微笑,或者簡單地響應。

    天氣很好。道路寬敞。同車的女孩也罕見的乖巧可愛。方木突然有一種錯覺,是不是未來的幾十年都會這樣過去?

    真希望一下子就變成耄耋老人,跳過所有掙紮、糾結的年代,跳過所有心動、難過的時刻,跳過所謂愛情變為親情的過程,直接以平靜、淡薄的心態面對那個同樣老去的女孩,像親人一樣,像兄妹一樣,像父女一樣。

    是不是就會省去那些難以割舍和兀自不甘?

    吉普車開進天使堂的院子,堆得像小山一樣的白菜赫然在目。這是現在最便宜的蔬菜,也是天使堂的孩子們在漫長的冬季裏的主要副食。廖亞凡興高采烈地跳下車,頗為沈醉地吸吸鼻子,似乎白菜的清香觸動了內心的某段美好回憶。

    “趙阿姨!”

    來不及進屋,廖亞凡就大叫起來。幾乎是同時,白菜“山”的後面探出一張臉,正是滿臉汗水的趙大姐。

    隨即探出的第二張臉,是米楠。

    廖亞凡的笑容瞬間就凝固在臉上,腳步也隨之放緩。

    方木也很驚訝,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些什麼。趙大姐把手放在圍裙上擦擦,一路小跑過來,一把抱住了廖亞凡。

    “你這孩子,來了怎麼也不提前打個電話?我好準備點好吃的……今天怎麼沒上班?工作忙不忙沒,累不累?”

    面對趙大姐的一連串問題,廖亞凡卻無心回答,只是皺著眉頭上下打量著米楠。米楠倒是一副平靜的樣子,衝方木和廖亞凡分別點頭致意後,就坐下來繼續剝著手裏的白菜。

    趙大姐熱情地擁著廖亞凡走進小樓。方木在院子裏轉了幾圈,擺弄擺弄晾曬的被褥,蹲下看看光禿禿的菜園,最後,鼓足勇氣走到米楠身邊。

    “忙……忙什麼呢?”

    “準備腌酸菜。”米楠擡頭看了方木一眼,又低下頭忙活著。

    “你怎麼來了?”

    “我不知道你會來。”

    答非所問,卻傳達出另一層意思:如果知道你會來,我就不來了。

    方木有些尷尬地搔搔腦袋,想了想,又試探地說到:“我幫你吧。”

    米楠沒說話,只是朝旁邊挪了挪,讓出一塊位置。

    方木如釋重負地坐下,隨手拿起一棵白菜,慢慢地卻剝起來。

    氣溫雖低,陽光卻很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方木一邊剝白菜,一邊偷偷地打量米楠。

    她似乎瘦了一些,臉頰的線條分明。長發隨意地紮成馬尾,高高地懸在腦後。警用作訓服沒有佩戴任何標誌和警銜,看上去不像幹練的女警,倒真像一個勤勞、沈默的女工。不加修飾的雙手凍得通紅,卻靈巧地在白菜葉間上下翻飛,轉眼間,一棵棵處理好的白菜就整整齊齊地碼在身邊。

    “餵,我們是要腌酸菜,不是炒白菜。”冷不防地,米楠開口了,“你是來搗亂的麼?”

    方木急忙看著手裏的白菜,幾乎只剩下白菜心了。大片完好的白菜葉散落在地上,亂七八糟地堆在一起。

    米楠奪過方木手裏的白菜心,又把白菜葉攏到一起。

    “真浪費。”米楠指指小樓,“你別在這裏幫倒忙了,去陪陪廖亞凡把。”

    “不用。其實我們……”方木有些手足無措,“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不用跟我說這些。”米楠轉過頭,繼續剝白菜,“跟我沒有關系。”

    一瞬間,方木很想衝過去抓住她的胳膊,盯著她的眼睛,一字一頓地說:“我們並沒有在一起,我心中……”

    衝動到此戛然而止,方木腦海中的另一個自己也停留在原地,仿佛電影畫面中的定格。

    他心中到底怎樣,豈是三言兩語能說清的?

    小樓門口傳來踢踢踏踏的腳步聲,廖亞凡和趙大姐一前一後地走來,廖亞凡腳步匆匆,邊走邊挽起袖子,眼睛一直在米楠和方木身上掃來掃去。趙大姐則一臉滿足的笑容,白色羊皮護膝套在褲子外面,分外醒目。

    廖亞凡一屁股坐在米楠和方木中間,先甜甜地叫了一句“米楠姐”,然後就不由說分地搶過了米楠手中剝了一半的白菜。

    “我來幫你幹。”

    廖亞凡突如其來的善意讓方木和米楠都吃驚不小,迅速對視一下之後,米楠先露出笑容。

    “好。”

    廖亞凡看看地上的白菜葉,轉身拍了方木一下。

    “肯定是方木幹的吧?”廖亞凡意味深長地瞟了方木一眼,“他呀,什麼都不會幹。家裏做飯、打掃衛生、洗衣服都是我一個人。”

    說罷,他推推方木,言語間宛若一個嬌嗔的小媳婦。

    “去吧去吧,找地方歇著去,別在這搗亂了。我和米楠姐幹就行。”

    方木先是驚愕,隨後就意識到廖亞凡是在演戲。在那些“假想敵”一一排除之後,遇到米楠這個貨真價實的對手,廖亞凡自然不會甘拜下風。

    趙大姐當然不會了解這些,推推方木的腰,吩咐道:“你去把酸菜缸刷一刷,再幫我們碼堆。這邊讓米楠和亞凡幹就行——這本來也不是你們男人應該幹的活兒。”方木只服從。刷完酸菜缸,他就蹲在一旁百無聊賴地吸煙,間或把處理好的白菜堆在墻角。廖亞凡手腳麻利地幹著,嘴裏也不停地絮叨。看上去兩人親親熱熱地聊天,實則米楠很少插嘴,偶爾嗯啊地回應。

    方木一邊幹活,一邊留神傾聽兩人聊天的內容。廖亞凡說的主要是她和方木之間的事,其中不乏誇張之詞,方木聽了都覺得臉紅。

    “這鞋漂亮吧?那天下雪了,老方看我還穿著單鞋,當時就急了,立馬跑到商場裏買了靴子和羽絨服送過來——特意送過來的啊。我說這靴子太貴了,他說沒事,你別凍著就行,花點錢不算啥,老方這靴子多少錢來著?”

    方木頭也不擡,悶聲悶氣地回了一句忘了。

    不明就裏的趙大姐拍拍方木,眼神中滿是欣慰和贊賞。

    方木移開視線,心想我他娘的從方叔叔到方木,再到老方,變得還挺快的。

    幾個人手腳不停,終於在天色徹底黑透之前把酸菜缸裝滿,其余的白菜葉整整齊齊地碼放在墻角。

    空氣寒冽,混合著長條餐桌旁,白菜特有的甜香,吸進鼻子裏令人心情舒爽。趙大姐早早就燉上了五花肉和白菜。豆腐,院子裏香氣四溢。米楠洗過手之後就要告辭,被趙大姐死死挽住,非要她吃過飯再走。米楠熬不過她,只好同意。

    在那張熟悉的大家悉數就坐。喧鬧的氣氛宛若幾年前,只不過廖亞凡已經青澀不再,趙大姐華發頻生,而那個慈祥的老院長再也不會出現了。

    孩子們對事物的熱衷卻毫無二致,噴香的飯菜一端上桌,就引起小家夥們的哄搶。不到一分鐘,每個孩子都捧著冒尖的飯碗大快朵頤。

    開飯前,廖亞凡曾經沒了蹤影。十幾分鐘後,她拎著一大袋子啤酒、熟食回來了。趙大姐興致很高,嗔怪了廖亞凡幾句之後就招唿大家喝酒吃菜。

    廖亞凡拉開一罐啤酒,不由說分地塞進方木手裏。方木急忙拒絕:“我開車呢,不能喝。”

    “你是警察你怕什麼啊?”廖亞凡不以為然,“沒事。”

    說罷,她又遞給米楠一罐,眼盯著她說道:“米楠姐,你又不開車——沒問題吧?”

    讓方木感到意外的是,米楠只是猶豫了一下,就拉開啤酒,仰脖喝了一大口。

    廖亞凡的情緒更加高漲,分發一圈之後,除了信佛的陸海燕,就連崔寡婦也捏著一罐啤酒小口啜著。

    孩子們對酒沒有興趣,吃飽之後紛紛下桌,留下幾個大人邊吃邊聊。飯菜很快一掃而光,廖亞凡又拿出剛買回來的熟食,切了幾盤權當下酒菜。陸海燕陪著大家聊了一會兒就回房誦經,不勝酒力的崔寡婦也早早回房休息。餐桌旁只剩下方木、廖亞凡、米楠和趙大姐四人。

    酒的確是放松身心的好東西,尤其是經過緊張的勞作之後。方木只喝了半罐啤酒,就感到全身舒坦,疲勞和倦意也一掃而空,連骨頭縫裏裏都暖洋洋的。不過他不敢有絲毫倦怠,始終提心吊膽地看著這幾個推杯換盞的女人。

    廖亞凡喝得最多,面前堆了好幾個空啤酒罐,粉白的臉頰已是一片潮紅。說到動情處,還抱著趙大姐又哭又笑。大概是因為難得放松一下,趙大姐也沒少喝,倒不怎麼說話,只是噙著淚,抱著廖亞凡一遍一遍摩挲她的頭發。

    米楠一反常態,松開了一頭長發,對廖亞凡等人的敬酒也是來者不拒,眼看著面前的空啤酒罐和米楠不相上下。他也很少開口,只是笑,間或看看方木,又飛快地移開目光。眼波流轉間,少有的嫵媚清亮。

    方木心下驚異,忍不住說道:“想不到你還挺能喝的。”

    米楠把啤酒罐貼在紅熱的臉上,白了方木一眼:“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

    廖亞凡從趙大姐懷抱中掙脫出來,搖搖晃晃地打開一罐啤酒,重重地和米楠碰了一下,大著舌頭說道:“米楠姐,你……沒說的,漂亮!人也好!不管哪個男人娶了你,都他媽是天大的福氣……”

    方木皺皺眉頭,下意識地看向米楠。米楠卻看也不看他,依舊一臉微笑地看著廖亞凡。

    “姐,你就是我姐姐。”廖亞凡喝了一口酒,又擦擦嘴角溢出的泡沫,“我一定得幫你找個好男人……特別好的那種——老方,你說好不好?”

    方木還來不及回話,趙大姐就一把奪過廖亞凡手中的啤酒罐,笑罵道:“你個小兔崽子,自己的婚事還沒定下來呢,先替人家操上心了。”

    說罷,她又轉向方木,語氣溫柔“小方,你們打算辦婚事的時候,一定得提前告訴我。大姐沒什麼錢,但是可以出力。”

    趙大姐看看廖亞凡,眼中又有淚花閃動。

    “亞凡就跟我的親閨女一樣,我一定得讓她風風光光地嫁出去。”

    方木不知該說什麼,只能搖頭苦笑。

    “趙阿姨你放心吧,我和方木肯定好好過,明年就給你帶個外孫子過來。”

    廖亞凡越說越離譜,還大大咧咧地拿過方木的煙盒,抽出一支煙就要點燃。剛剛拿起打火機,米楠就一把奪了過來。

    “那就先祝福你們。”米楠依舊面色如水,笑意盈盈,“不過亞凡你得先把煙戒了,如果想要一個健康的寶寶,你需要……”“戒煙?行呀?沒問題。”廖亞凡突然瞇起眼睛,整個人也不再搖搖晃晃,似乎一下子從醉意中清醒過來,看上去竟像一把蓄勢待發的弓,“我知道我他媽一身臭毛病,但我好歹把第一個孩子留給我老公了。”餐桌邊瞬間一片寂靜。

    所有人的表情和動作都凝固下來,只有窗外的風聲清晰可辨。

    幾秒鐘後,方木才又驚又怒地暴喝一聲:“廖亞凡!”隨即就把目光投向趙大姐。

    米楠曾經懷孕並遭拋棄的事情,只對方木和趙大姐說過。方木從未對廖亞凡提起,肯定是趙大姐告訴她的。

    趙大姐也受驚不少,悔意、尷尬、歉疚的神情一股腦地出現在她的臉上,反而使她張口結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米楠直勾勾地看著廖亞凡,臉上的笑容猶在,只是變的僵硬。她的手還舉在半空,幾秒鐘後,一陣咯咯聲從手中的啤酒罐上傳出來——鋁罐漸漸變形,大股啤酒溢出,又啪嗒啪嗒地落在餐桌上。

    廖亞凡毫不示弱地回望著米楠,伸手拿過香煙,挑釁似的點燃,深吸一口後緩緩吐出。

    暴怒的方木噌的一下站起來,手指著廖亞凡,剛要責令她對米楠道歉,衣袋裏的手機就響了。

    突如其來的歡快旋律讓餐桌邊的氣氛更加詭異,也把一句臟話生生地憋在方木的喉嚨裏。他咬緊牙關,狠狠地對廖亞凡指了幾下。後者卻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悠然自得地吐著煙圈。

    方木摸出手機,因憤怒而痙攣的手指把手機的塑料外殼捏得咯吱作響。

    “餵?”

    “你在哪兒呢?”楊學武的聲音焦躁不安,“趕緊過來,有情況!”

    直到被方木跌跌撞撞地拽上吉普車,米楠依舊處於一種失神的狀態,臉上甚至還掛著一絲微笑。她只是呆呆地看著前方,似乎對周圍的一切都失去了感知力。

    任何一個人,被這樣當眾羞辱,都無異於揭開愈合已久的傷疤,有撒上鹽後恣意揉搓一番。其痛楚,即使是堅強如米楠者也難以承受。

    此時,任何安慰和道歉都是沒有用的。方木咬著牙,不聲不響地把車開得飛快。進入市區後,方木突然感到身邊有異。扭頭一看,米楠全身僵直地坐在副駕駛座上,大顆大顆的淚珠從臉上滑落。

    那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流淚,作訓服的胸前已經是一大片亮晶晶的淚漬,而且範圍還在不斷擴大。米楠全身的水分似乎都已經通過淚腺噴湧而出,順著臉頰而下,在下巴上形成一條不間斷的淚流。

    方木心中大駭,甚至懷疑她很快就會因脫水而失去意識。他手忙腳亂地從衣袋裏翻出紙巾遞給米楠,卻被她揮手打開。

    “我要下車。”說罷,米楠竟不管不顧地伸手去拉車門。

    這可是七十公裏以上的時速!方木急忙拉住她的手腕,觸摸之下,只感到一片冰涼。

    米楠劇烈掙紮,吉普車也隨之搖晃起來。方木無奈,只好減速,把車停在路邊。

    不等車停穩,米楠就拉開車門跳了下去。也許是僵硬了姿態保持過久,剛一落地,她的腳就一軟,幾乎撲到在地上。方木解開安全帶,也跳下車,把她攙扶起來。

    米楠的眼中仍是一片茫然,死死地別過頭去,看也不看方木,手上的力氣卻大得出奇,一下子就甩開了方木。

    方木又上前一步,緊緊地拽住她的胳膊。

    “你別這樣……我們先回局裏,學武說那邊出了情況……”

    “和我沒關系!米楠突然歇斯底裏地大吼起來,整個人也劇烈地顫抖著,透過被淚水粘在臉上的亂發,布滿血絲的雙眸裏射出刺骨的寒光,任川死了和我有什麼關系!你們統統死了,跟我也沒有關系!”

    方木已經心亂如麻,卻只能好言相勸:“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米楠不再開口,只是狠狠地看了方木一眼,再次重重地甩開他,幾步跑到路邊,擡手攔下一輛出租車。

    眼看著出租車一溜煙走開,方木叉著腰,站在路邊喘了半天粗氣,才腳步沈重地回到車上,拿出警燈裝在車頂,腳上發狠似的猛踩著油門。

    十幾分鐘後,吉普車開進市局的院子。方木一路小跑著上樓,楊學武已經早早地在辦公室裏等候。見到方木,楊學武徑直帶著他去了網監室。

    當天晚上九點十三分,“城市之光”曾使用的電子設備再次接入互聯網,並登陸“C市信息港”網站,一分十一秒後下線。小毛等人迅速鎖定他的位置,專案組已經派人前往“城市之光”的上網地點,尚未得到信息反饋。不過,根據以往的經驗,這次恐怕又是無功而返。

    方木問道:“他發布消息了麼,又是投票帖?”

    “不是,”楊學武的臉色突然變得凝重,伸手把顯示器扭向方木,“你自己看吧。”

    方木彎下腰湊過去,又是那個熟悉的頁面,一條網貼高高地顯示在論壇首頁上,點擊率及回復都已超過四千。網貼的內容卻很簡單,只有區區幾個數字。

    1129

    方木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擡腕看表,今天是11月26號。他想了想了,一擡頭,恰好遇見楊學武的目光。

    “還有三天。”

    “對。”方木點點頭,“而且就是‘城市之光’要下手的日期。”

    “肯定是了。”一直坐在顯示器前的小毛突然開口,“網民也猜到了。”

    “呵呵。”方木笑笑,“又是萬眾矚目——符合他的風格。”

    楊學武罵了一句臟話臉頰上突起一條硬冷的肌肉。

    “真他媽囂張!”

    半小時後,前往“城市之光”上網地點的警察收隊歸來。根據他們的匯報,這次接入互聯網的位置是城西一家美式咖啡館,“城市之光”利用的同樣是無線網絡。經調取店內監控錄像,沒有發現異常,懷疑他還是沿用老辦法,利用覆蓋至街面上的無線信號上網發帖。

    楊學武立刻向專案組領導做了匯報,領導指示,除了負責保護任川的一組人馬之外,所有專案組成員馬上返回市局開會。

    臨近午夜,市局第三會議室燈火通明。剛剛從被窩裏爬出來的專案組成員們,雖然大多衣冠不整,但各各精神抖擻。讓方木沒想到的是,米楠居然也來了。她已經換上一身便裝,臉色卻依舊蒼白,眼皮也腫得厲害,引得楊學武不住地打量她。

    方木也偷偷地瞄了她幾眼,可是米楠進入了會議室就垂著頭坐在墻角,膝蓋上攤開一個筆記本,看也不看方木一眼。

    聽完楊學武的報告後,專案組成員們先是驚訝,繼而憤怒——這他媽擺明了是挑釁!分局長倒是挺沈得住氣,抽了半根煙之後,低聲問方木:“有沒有這種可能——‘城市之光’是虛晃一槍,把犯罪時間提前或者延後?”

    方木略想了想,搖頭否定。

    “城市之光”既然敢公開向警方挑釁,肯定是有必然的把握殺死任川。雖然他所依據的優勢條件尚不明知,但是從他在前幾起案件中表現出來的心理痕跡來看,“城市之光”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而且,他十分享受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相信他此刻正使用別人的電子設備,在網上得意洋洋地看著網民瘋狂的點擊、回復以及轉載。他樂於讓“城市之光”這個稱唿在社會上廣為流傳,樂於讓民眾相信他是掌握懲罰大權的制裁者,並沈浸於這種肯定和崇拜。如果“城市之光”想維系這種地位與身份,就必然不能失信於民眾。換句話來說,既然他已經公布要在11月29日這天殺死任川,他就一定會這麼做。聽完方木的敘述,分局長的表情反而輕松下來。

    “怎麼樣,夥計們?”分局長敲敲桌子,‘城市之光’已經公布了作案的日期,也確定了被害人。如果這樣我們還不能阻止他,那我們就是一群傻子了。“專案組成員的情緒一下子就被點燃起來。”

    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城市之光”會在幾點幾分,用什麼手段,在哪裏殺死任川?

    案情分析會一直開到淩晨,針對目前的情況共制定了如下方案:第一,對仁川的監護措施升級,增派人手,並攜帶更好的通訊設備與武器裝備,必要時,將其轉移至秘密地點保護起來。

    第二,鑒於“城市之光”的最新殺人預告已經在網絡上鋪天蓋地,通知相關網站和論壇負責人組織刪帖,盡量避免事態進一步擴大。

    第三,根據方木的推測,“城市之光”的犯罪手段將會進一步升級。在富都華城案中,兇手不惜采用縱火的方式達到目的。那麼在本案中,“城市之光”很可能采取破壞性更大的手法實施殺人行為。故此,警方將在全市範圍內集中開展危險武平整治活動,至11月29日24時之前,對爆炸性物質、易燃物質、有毒物質、活性化學物質實行管制,所有交易行為必須報當地公安機關,並在二小時內報專案組備案。

    第四,全市公安幹警取消休假,實行24小時備勤,在11月29日當天通知消防、衛生及排爆部門隨時待命。

    方案事無巨細,不可謂不精細,然而,其中部分措施並非公安機關可自行決定的範疇,需要協同其他政府部門聯合執行。而且,這樣的應對方案在C市歷史上尚屬首次,勢必耗費巨額資金並且會影響到社稷民生的方方面面。單單就審批程序一項,就不知要經歷多少時日。因此,專案組也不指望在11月29日當天,所有的方案細節都能全部落實。就像分局長所說的那樣——“不要依靠別人,就靠我們自己,撐也要撐過29號午夜!”

    不過,第二天,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盡量排除網絡信息對自己的幹擾。相反,每天下班回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搜索關於“城市之光”和自己的所有信息。在仁川看來,這也許是一種自保行為。所以,昨天他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城市之光”的最新殺人預告,也從網民的評論中猜出了“1129”的確切含義。一個不眠之夜後,當強作鎮定的任川發現監護小組的人數驟增時,立刻慌了手腳,幾乎是脅迫監護人員,要求面見專家組領導。

    分局長代表專案組單獨會見了任川,具體談了什麼不得而知,但是從會議室裏不時傳出的咆哮來看,任川已經徹底失去了理智。半個小時後,一臉惱怒的分局長大步邁出會議室,吩咐兩名幹警進會議室看往任川。

    “他媽的,這小子已經嚇瘋了。”分局長一口氣喝下半瓶水,“剛才居然威脅說要自殺,說寧可自己死也不讓‘城市之光’得逞。”

    整整大半天,專案組都在焦躁不安的情緒中度過。分局長和楊學武不停地打電話、接電話,每隔幾個小時就樓上樓下地參加各種會議。任川在會議室裏也沒閑著,據他看守的警察講,他和一個人足足通了將近兩個小時的電話,說到情緒激動時,居然涕淚俱下。正當大家紛紛猜測是誰讓任川如此牽掛的時候,這個人自己來到了公安局。

    然而,讓大家萬萬沒有想到的事,這個人居然是齊媛。

    齊媛一到現場任川就把她拉近會議室,並且對看守措辭強硬地要求和她單獨免談。在征得領導同意後,兩名幹警撤出會議室。

    這一談,就是足足半個小時,方木幾次來到會議室門口,看到兩名幹警依舊守在門口,也是一臉好奇。

    “還沒出來?”方木皺皺眉頭,“他們幹什麼呢?”

    “不知道。”一個幹警聳聳肩,“反正倆人一直在說話,就是不知道在說什麼。”

    方木想了想,擡手在門上敲了敲,卻無人回應,方木失去了耐心,直接推門而入。

    空蕩蕩的會議室裏,任川和齊媛坐在長條會議桌一角,姿勢卻頗為滑稽。任川只有半個屁股搭在椅子上,一條腿幾乎半跪在地上,握著齊媛的手連連搖動,從臉上的表情看,充滿了悔意與感激。

    方木心下驚異,忍不住問道:“這是?”

    齊媛聞聲回過頭來,雙眼噙滿淚水,聲調發顫:“任法官都跟我解釋清楚了,那個判決真的不是他的責任,我原諒他了……你們千萬要好好保護他……別讓他出事。”

    方木更糊塗了,急忙把視線轉向任川。任川卻連連搖頭,已經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方木心想這是唱的哪一出啊,隨即就聽到走廊裏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轉眼間,楊學武就闖了進來。

    楊學武氣得臉色發青,手指著任川連連抖動,半天才說出話來:“你……你他媽的無論做什麼,能不能提前和我們商量一下?”

    原來,就在幾分鐘前,“C市信息港”網站突然出現一段視頻。其中的男女主角正是任川和齊媛。視頻中,齊媛言辭懇切地表示那個不公正的判決不能全怪罪任川法官,自己已經原諒這個身不由己的人,並唿籲民眾——尤其是“城市之光”放過仁川。任川自己則涕淚俱下地向公眾致歉,甚至語無倫次地求“城市之光”饒自己一命。

    視頻一出,立刻引起網名的狂熱點擊與轉載。不到二十分鐘,這段視頻就已經出現在近百家網站上。好事者甚至將這段視頻命名為“無良法官求連環殺手饒命”。

    方木啼笑皆非。這段視頻想必是剛才和齊媛面談時,任川用手機拍攝並發送到網絡上的。任川求生心切尚可理解,但是一個法官不信任警方,卻向兇手告饒,又讓警方情何以堪呢?

    分局長很快就看到了視頻,暴怒之下,將任川臭罵了一頓之後,安排警察把齊媛護送回校。單純的小姑娘臨走時還百般懇求分局長一定要保護好任川。

    “我承認我當時恨不得殺了他,可是,他不該死……你們……”

    分局長突然打斷他:“你參與過投票沒有?”

    齊媛楞住了,半天才紅著臉點了點頭,緊接著又分辯道:“我那時是氣不過,可是……”

    早已失去耐心的分局長揮揮手,示意讓她快點離開,自己也轉身走了。

    方木看看坐在桌旁、一臉委屈的任川,苦笑著搖搖頭,正想離去,任川就一把拽住方木的衣服,帶著哭腔懇求道:“方警官,能不能和你說幾句話?”

    方木想了想,拉過一把椅子坐下,問道:“說什麼?”

    任川局促不安地絞著手,低聲說道:“我知道我給你們丟臉了。可是,你就當我認慫行不行,就當我怕死行不行?換作是你……”

    “換作是我就相信警察!”方木提高了聲調,“你以為你這麼做就會打動‘城市之光’麼?不是每個人都像齊媛那麼好心!”

    “是啊,是啊,小姑娘真是好人。”任川的情緒更加煩亂,“操他媽的,我剛才也給胡老太太打電話了,沒等我說完人家就把電話掛了,再打過去,連電話也不接了。”

    “行了。”方木不想再跟他糾纏下去,“你只要老老實實聽話,就沒事。”

    任川擡頭看了方木一眼,目光中去盡是閃躲之意,吭哧了半天,他結結巴巴地說:“能不能就讓我呆在公安局?關在這裏最安全,留置室都行。”

    方木想了想,說道:“我去跟領導申請一下。”

    任川的想法不無道理,從當前的形勢和“城市之光”的決義來看,無論是任川的私宅還是工作單位都不夠絕對安全。相比之下戒備森嚴的公安局是一個不錯的監護場所。

    然而,讓方木沒有想到的是,分局長沒有同意任川的要求。

    “把他保護在公安局,的確是萬無一失,不過——”分局長目光炯炯地看著方木,“你是想保護這個王八蛋,還是一舉抓住‘城市之光’?”方木一時語塞。

    “不讓任川出事當然是我們的主要目的。不過,以後怎麼辦?總不能讓他一直呆在公安局。而且,難保將來不會出現張川、李川。”楊學武也勸方木,“這件事已經把大家折騰得夠嗆了,不如趁這個機會拿下‘城市之光’?說穿了,就是把任川當‘餌’,釣出‘城市之光’這條兇猛的食人魚。”

    方木依然覺得不妥,盡管他也曾動過利用任川引出“城市之光”的念頭,然而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麼做,一來對任川不公平,二來風險很大,搞不好就讓食人魚吞餌而逃。

    不過,分局長的心意已決,當即就命令第二天把任川轉移到其他場所保護起來。

    此時,已是11月27日下午6點40分。距離“城市之光”公布的死期,只有五十多個小時了。

上一頁 《心理罪:城市之光》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