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生活 | 韓 流 | 影 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 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心理罪:城市之光》->正文

第二十四章 忽略

    雪後初晴,天色大好。整個城市被素潔的白色包裹,似乎一切純美如初生。

    市局。一樓。法醫解剖室。

    門忽然開了,楊學武探頭出來,看看走廊裏的兩個人。方木呆呆地坐在長椅上,身上的傷痕都沒有經過處理,血漬猶在。他盯著腳下的水磨石地面,手指蜷曲著落在膝蓋上,仿佛泥塑木雕一般,一動不動。

    靠在墻邊吸煙的邰偉看到楊學武,投以征詢的目光。

    楊學武點點頭,簡短地說道:“可以了,進來吧。”

    邰偉扔掉煙頭,起身拍拍方木的肩膀。足有幾秒鐘之後,方木緩緩擡起頭來,木然地盯著邰偉,似乎完全不認識他一樣。

    “進去吧。”邰偉低聲地說道,“去看看她。”

    方木的眼球轉動遲滯,灰暗的瞳仁裏毫無光彩。他移開視線,哆哆嗦嗦地站起來。剛直起腰,腳下就一軟,差點撲到在地上。

    邰偉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勉力撐住他的身體,嘴裏一聲嘆息。

    楊學武神色黯然,默默地讓出位置,等邰偉扶著方木走進解剖室,又重新關好房門。

    室內一篇安靜。剛剛結束工作的工作的法醫老鄭除去手套,垂首站在角落裏。看方木進來,老鄭走過去,在他肩膀上按了按。

    “機械性窒息。”老鄭輕聲說,“兇器應該是一條不太粗的繩子。”

    方木似乎完全聽不到他的話,只是楞楞地看著解剖臺上覆蓋著白色布單的靜臥人體。

    老鄭無奈地搖搖頭,小聲對楊學武說:“還沒有做毒物分析,只是初步檢驗。”他朝方木努努嘴,“這是自己人。解剖過的,怕他受不了——讓他看完整的吧。”

    楊學武點點頭,輕聲地說了一句費心了。老鄭苦笑了一下,擺擺手出去了。

    方木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慢慢掙脫邰偉的手,搖晃著向解剖臺走去。

    冰冷的不銹鋼臺面上,女孩靜靜地仰面躺著,白色布單從頭到腳覆蓋,只有幾縷藍色的卷發露在外面。方木垂著頭,怔怔地看著,又回頭看看邰偉和楊學武,似乎在期盼他們中的任何一個能告訴他:這是夢境,不是現實。

    楊學武移開目光。邰偉略沈吟了一下,慢慢地走過來,把右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用力捏了捏。

    這動作仿佛給了方木些許勇氣,他重新面向解剖臺,擡起一只手,在空中停留了好幾秒鐘之後,輕輕地掀開了白色布單。

    廖亞凡蒼白的面容露了出來。

    她的雙眼微閉,細密的睫毛覆蓋在下眼瞼上,面色平靜,仿佛還沈浸在一場無夢的好眠之中。

    好心的法醫拭去了她口唇邊的血跡,只是脖子上的縊痕無法掩飾,在細膩的蒼白色皮膚上分外刺眼。

    方木的唿吸急促,整個人也搖晃起來。邰偉急忙扶住他,另一只手去拉動白色布單,試圖遮住廖亞凡的臉。

    方木卻一把抓住邰偉的手腕,手指幾乎嵌了進去。邰偉默默地忍受著手腕上的劇痛,松開了白布單。

    良久,方木放開了邰偉,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顫抖著伸出手,在廖亞凡的臉上輕輕地撫摸著。

    光滑。冰冷。毫無生機的僵硬。

    在廖亞凡重新進入方木的生活的幾個月裏,他們從未有過任何親密的身體接觸。這對在旁人眼中,即將開始美好的婚姻生活的男女,第一次肌膚相親,竟然是在這裏。

    更何況,已然身處兩個世界。

    邰偉靜靜地看著廖亞凡,喃喃地說道:“她真漂亮。”

    “是啊,她真漂亮。”方木似乎已經失去思考的能力,機械地重復著邰偉的話,“為什麼我以前沒發現呢……?”

    楊學武艱難地扭過頭去,伸手去拉解剖室的門。剛碰到門把手,鐵門就被人從外面撞開了。隨即,一個頭發花白的女人跌跌撞撞地衝了進來。

    女人衝進室內,先是倉皇四顧,立刻發現了解剖臺上的女孩。

    “亞凡!”一聲撕心裂肺的悲號從女人的胸腔裏噴湧而出。她踉踉蹌蹌地撲到解剖臺前,趴在女孩的遺體上,連連晃動著她。

    “亞凡你醒醒啊!我是趙阿姨啊!”女人滿臉是淚,瘋狂地打量著那具僵硬的軀體,似乎不相信這就是那個曾經活潑、美麗的女孩,“這是怎麼了?亞凡你怎麼了啊……?”

    “大姐,你別這樣。”邰偉急忙把她從廖亞凡的遺體上拽開,“你冷靜些……?”

    趙大姐不知哪裏來的力氣,一把推開邰偉,轉身衝到方木的面前,狠狠地在他臉上甩了一記耳光。

    清晰的掌印立刻出現在方木的臉上,他的頭被打的歪向一邊,整個人踉蹌了一下,幾乎摔倒。

    趙大姐宛若一直憤怒的母獅,撲到方木身上又踢又打。

    “你把亞凡還給我!你答應我什麼了……?你為什麼不去死!”

    方木被打倒在地,可是他既沒有躲閃,也沒有抵擋,任由趙大姐在他身上狂亂地踢打著。

    邰偉和楊學武衝上去,硬把趙大姐架開。即使被拖到墻角,趙大姐還是不依不饒地朝方木的方向猛烈地踢打著雙腳。眼見自己被兩個男人牢牢按住,趙大姐也沒了力氣,一屁股坐在地上放聲大哭。

    “我錯了,我錯了!我不該相信你……?”趙大姐的哭喊聲在空蕩的解剖室裏久久回蕩,“我不該把亞凡交給你……?我應該去死……?不應該是亞凡……?她剛過上好日子啊……?”

    邰偉的眼角也沁出了淚花,他朝楊學武使了個顏色,後者點點頭,架起趙大姐的胳膊,不顧她的踢打哭號,把她拽出了解剖室。

    室內暫時歸於平靜。邰偉喘著粗氣,轉身走到方木的身邊。他依舊躺在地上,保持著剛才的姿勢,一動不動。

    邰偉蹲下身子,掰過他的頭,上下打量著:“你沒事吧?”

    方木雙眼圓睜,直勾勾地看著邰偉,渾身顫抖著,喉嚨裏突然發出嗚嗚的聲音。

    邰偉嚇壞了,急忙扶方木半坐起來,在他後背上連連敲打著。

    “你別嚇唬我啊。”邰偉邊敲邊看著方木的臉色,:“想哭就哭出來,千萬別憋著。”

    方木的身體顫抖得越發劇烈,雙眼幾乎要突出眼眶,卻始終牙關緊咬,似乎有重若千斤的東西卡在胸腔裏。《小說下載|WRsHu。CoM》

    他的眼睛裏幾乎要滴出血來,卻半顆眼淚都沒有。

    “我去叫人,你別動,千萬別動!”邰偉急了,跳起來向門口跑去,才一邁步,就看到楊學武匆匆推門而進。

    “方木,”楊學武看著癱倒在地的他,一臉震驚,“江亞……?來自首了。”

    一樓大廳裏氣氛緊張,十幾個警察如臨大敵,個個把手按在手槍和電警棍上,死死盯著門口那個獨自站著的男人。

    旁邊的側門裏,米楠拎著足跡箱,和幾個警察匆匆而入。看到江亞的一剎那,米楠先是詫異,隨即就被怒火燒紅了雙眼,幾乎要衝過去,掄起足跡箱狠狠地砸在他的腦袋上。

    江亞看也不看其他人,只是死死盯著被邰偉等人簇擁著走來的方木。

    “她在哪裏?”江亞大聲地問道:“告訴我,她在哪裏?”

    方木悶悶地吼了一聲,擡腳就要撲上去,被邰偉緊緊拽住。方木掙紮了幾下,竟伸手去邰偉腰裏拔槍。

    江亞居然毫無懼色,又上前幾步,臉上的表情也幾近狂亂。

    “她在哪裏……??”

    楊學武一個箭步衝上去,利落地放倒江亞,將其反剪雙手,招唿其他同事:“上拷!”

    大廳裏頓時一片混亂十幾個警察忙做一團,幾個人在制止試圖奪槍的方木,另幾個則圍在被按倒在地的江亞身邊,七手八腳地給他上手銬。

    兩個男人都在不斷掙紮,彼此兇狠地盯著對方,似乎都渴望在下一秒鐘置對方於死地。

    “你把她弄到哪裏去了?”江亞的臉貼在地面上,嘶聲力竭地吼道,“我知道你想幹什麼,用魏巍要挾我?……”

    “你給我閉嘴!”楊學武狠狠地在他頭上打了一下,“你要自首是吧?好,給你準備好地方了!”

    “她是病人!你太卑鄙了!”江亞滿臉都是灰塵,拼命扭動著身體,“你把魏巍交出來,我就自首,否則你別想讓我開口!”

    “這不是你能決定的!”楊學武咬著牙,揪著江亞的頭發把他拉起來,“你看我能不能讓你開口!”

    “放開他!”方木突然停止了掙紮,用力推開邰偉等人。

    楊學武驚訝地看著他:“什麼?”

    “我要和他單獨談談。”方木舉起一只手指向江亞,“把手銬打開。”

    邰偉立刻拒絕:“不行。”

    “你怕我殺了他,還是怕他殺了我?”

    “都有。”邰偉壓低聲音,“他已經在我們手裏了,為亞凡報仇雪恨是早晚的事……?”

    “不,你不了解他。”方木搖搖頭,“你也不知道哪個女人對他意味著什麼。”

    邰偉一楞,略略沈吟了一下,對楊學武輕輕地點了點頭。

    幾分鐘後,方木和江亞在一間小會議室裏相對而坐。四目相接,彼此的眼神中都有足以將對方燒成灰燼的怒火,只不過,雙方都在竭力克制自己。

    會議室外不時有輕輕走動的腳步聲。不用說,邰偉、楊學武和米楠正緊張地守在門口。如果這間會議室中有任何異動,他們都會立刻衝進來。

    方木先開口了:“為什麼要殺死廖亞凡?”

    江亞揉著紅腫的手腕,看了看方木,平靜地說道:“看不到魏巍,我不會告訴你任何事情。”

    “你不會看到她的。”江亞上身前傾,兇狠地逼視著方木,“她是個植物人!如果沒有人照顧,她會死的!”

    看到他焦急的神態,方木突然感到巨大的寬慰。

    “她不是植物人。”方木冷冷地說道,“昨天晚上,在龍峰墓園,她和我在一起。”他指指自己臉上的傷痕,“你覺得一個植物人可以做到這些麼?”

    江亞目瞪口呆地看著方木,足足有半分鐘後,才拼命地搖頭:“不可能,你在騙我……?”

    “我沒有必要騙你。”方木打斷他的話,“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龍峰墓園看看。有一塊被燒焦的墓碑,碑主叫孫普。”

    江亞大張著嘴,看看方木,又茫然四顧,似乎對眼前的一切都難以置信。

    “不可能的,她已經昏迷快一年了……?”他眼神發直,喃喃說道,“我每天都和她在一起……?”

    “她的確和你在一起,甚至在你外出殺人的那些晚上!”方木繼續說道,“每次你殺完人之後,她都會在現場留下一個編碼——你知道那是什麼?”

    江亞呆呆地看著方木,半晌才問道:“是什麼?”

    方木衝門外喊了一聲:“學武!”

    有人應了一聲,隨即就聽到一陣匆匆離去的腳步聲。

    “你了解魏巍麼?你知道她為什麼接近你麼?”方木重新面向江亞,“你以為那只是一見鐘情?”

    “你住口!”江亞突然吼起來,“我不相信,除非我親眼看到!”

    楊學武並沒有讓他等太久,幾分鐘後,他就把一疊復印資料摔在江亞面前。狠狠地瞪了江亞一眼之後,楊學武衝方木做了個手勢,示意一有情況就叫人。

    區區幾張紙,江亞卻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最後,他無力地把那些印有編碼的照片仍在桌上,頹然向後靠去,不說話了。

    “怎麼樣,是魏巍的字跡吧?”方木平靜地說道,“我沒有騙你,你從始至終都被魏巍利用了。”

    良久,江亞才艱難地開口,聲音嘶啞,仿佛一下子蒼老了很多。

    “孫普是誰?”他的目光中甚至帶有一絲乞求,“那些編號是什麼?”

    方木想了想,決定告訴他實情。

    一件往事。九年的隱忍待發。一團迷霧般的過往與現實,漸漸在江亞面前顯露出原貌。他的表情從震驚到憤怒,從嫉妒到不甘,最後歸於一臉木然。

    聽罷,他依舊呆呆地看著方木,直到一聲嘆息。

    “原來,她那麼愛他。”江亞喃喃說道,眼中如夢似幻,“我一直以為,我才是她最愛的人。”

    “該輪到你了。”方木突然攥緊拳頭,聲音也顫抖起來,“你為什麼要殺廖亞凡,僅僅因為她摔倒了魏巍?”

    江亞把目光轉向方木,卻仿佛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依舊茫然地自言自語:“……?每次她看到那些令人生氣的人、令人生氣的事,都會說,要是他們統統死掉就好了……?這個世界會美好許多……?我不能救她,但是我可以給她一個更強大的我,更美好的世界……?”

    “現在你知道了,你做的這一切都毫無意義。”方木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你自首吧。我保證你會得到公正的審判。”

    “自首?”江亞似乎剛剛回過神來,反復念叨著這兩個字,仿佛在揣摩這兩個字的含義,“自首,自首……?”

    突然,江亞笑了一下。隨即,他擡起頭來,目光炯炯地看著方木。

    “方警官,你還記得我給你講過的故事麼?那個叫狗蛋的孩子的故事。”江亞和剛才的樣子判若兩人,“那永遠只是個故事。”

    “我要你自首。”方木盯著他,一字一頓地說道,“你逃不掉的。”

    “不。‘城市之光’寧可自己熄滅,也不會屈從於不公平的法律。”江亞提高了聲音,:也許他過去是為了別人。但是,現在,他是為了自己——我向你保證,你會看到一個更加純粹的‘城市之光’。方木再也按捺不住,噌地一下站了起來,身下的椅子被他撞倒,轟然墜地。

    幾乎是同時,邰偉和楊學武衝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一臉緊張的米楠。

    “你們來的正好。”江亞平靜地看著他們,“我剛才說要自首是吧?對不起,我是開玩笑的。”

    他伸出雙手。

    “你們處罰我吧。”

    在廖亞凡被害的市人民醫院雜物間裏,警方沒有提取到任何有價值的痕跡,手印和足跡都在兇手作案後被細心地抹去。由於這裏是醫院的視頻監控的死角,在監控錄像中也沒有發現線索。

    “城市之光”保持著一貫的謹慎作風。

    沒有口供。沒有證據。江亞在會議室中與方木的對話雖然被警方錄音,卻沒有任何一句話可以當做指控江亞的依據。

    即便他承認,在沒有任何刑事證據佐證的情況下,依然不能將他繩之以法。

    江亞因妨礙公安機關正常工作秩序,被處以治安拘留十五天。

    廖亞凡的遺體將做進一步的屍體檢驗,如果沒發現有價值的線索,經方木及趙大姐同意,將在一周內火化。

    入夜,邰偉送方木回家。

    他把車停在樓下,並沒有急著走,而是給方木點了一支煙,默默地陪著他吸完。

    “要不,”邰偉小心地看著方木的臉色,“先去我那裏住一段時間?”

    方木搖了搖頭,起身打開車門下車。

    站在走廊裏,站在那熟悉的門前,方木竟不敢去開門。足足十分鐘之後,他才掏出鑰匙。

    進門。開燈。溫暖的黃色燈光霎時盈滿整個客廳。方木站在門口,像個陌生人似的打量著這裏。

    一切沒有變化。一切又有很大的變化。

    那個女孩,已經永遠不會出現在這裏了。

    門口擺著那雙舊運動鞋。泛黃的網面,磨起毛邊的鞋帶,鞋底還帶著幹涸的泥巴。

    對了,是那天。C市今冬的第一場雪。這傻丫頭不肯穿著新靴子踏雪回家……?

    方木忽然感到唿吸困難,他移開目光,慢慢地走到臥室門口,猶豫了半天,最後輕輕地推開房門。

    頓時,熟悉的味道撲面而來。

    這是什麼味道?方木每天都在這種味道中生活,卻從未想過它來自哪裏。

    是洗發水?是沐浴液?是香水?還是只屬於那個女孩的特殊的體香?

    廖亞凡的味道。

    方木點亮電燈,室內的一切清晰無比。

    床上,是她的被子、她的毛絨抱枕;椅子上,是她的睡衣;桌子上,是她的化妝品和鏡子;敞開的衣櫃裏,是她的衣服。

    一切都和她有關。一切再也和她無關。

    巨大的悲痛猝然襲來,方木搖晃了一下,扶住門框才勉強站定。

    所謂心痛,並不是心理感受,而是一種實實在在的、物質性的疼痛。它埋在內心深處,無法減輕,如影隨形。

    在這十幾個小時裏,方木的腦海中閃現出無數種可能。

    【;文】如果他沒有遇到南護士,那該多好。

    【;人】如果他選擇相信廖亞凡,那該多好。

    【;書】如果他沒有去龍峰墓園,那該多好。

    【;屋】如果他得知江亞會讓他失去最愛的人,首先想到廖亞凡……?

    那該多好。

    一切都無法重來。就好像方木無法在緊急關頭欺騙自己的內心。

    愛,是一種本能。是一種自然反應。是一種難以遮掩的感受。

    是第一時間想到的人。

    只是,那個宛若野草般被忽略的女孩,最終死於方木的忽略。

    還有什麼比這個更讓人追悔莫及的?

    還沒有帶她去過公園。還沒有好好陪她吃過一頓飯。還沒有把她介紹給自己的朋友。還沒有認認真真、全心全意地對她說一句——

    亞凡,我們結婚吧。

    她,再也回不來了。

    心臟仿佛被僅僅攥住,唿吸也快要停止。方木感到全身麻木,幾乎是飄到椅子旁邊,輕輕地坐下。

    他把頭抵在膝蓋上,雙手死死地揪住頭發。

    要冷靜。要克制。要面對。要為她報仇雪恨。

    幾分鐘之後,似乎血液重新在血管裏流淌起來。方木輕輕地唿出一口氣,擡起頭,在身上的口袋裏慢慢地翻找。

    空空如也。他這才想起自己的煙盒早就丟了。

    此時此刻,方木需要煙草,需要它平復自己的情緒,需要那煙氣遮擋眼前熟悉的事物。他在房間裏四處張望著,很快在床頭的櫃子上看到半盒香煙。

    應該是廖亞凡留下的。方木艱難地移步過去,拿起煙盒,突然發現煙盒下壓著一張紙。

    上面歪歪扭扭的幾個字和一個大大的驚嘆號。

    在抽煙,就剁手!

    瞬間,壓抑了整整一天的餓悲傷,仿佛決堤的洪水一般,唿嘯而至。

    方木跌坐在地上,放聲大哭。

上一頁 《心理罪:城市之光》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