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生活 | 韓 流 | 影 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 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這個男孩有點野》->正文
第四章 我的心動

    1

    “申影熙!”

    哇,好兇的聲音,我尋著聲音的方向看去。是韓俊茗!他隔著我們中間空出來的座位喊我。沒禮貌的家夥!我沒有作聲,只是挑挑眉,示意他有什麼話就說吧。

    “她呢?”他揚揚下巴,指的是喚柔空著的座位。

    “誰啊?”我裝糊塗。

    韓俊茗聞聲緊皺著眉,狠狠地盯著我:“崔喚柔!”

    “不知道!”

    “你會不知道嗎?!”他對我吼叫。

    “我就是不知道!”我吼回去,哼,你能把我怎麼樣,我又不是崔喚柔,對我吼叫也沒用啊。

    “你!”他突然站起來,跨過喚柔的椅子,站在我跟前,嚇了我一大跳。

    “你想幹嘛?!”

    “她的地址!”

    “誰?誰的地址?”我開始消遣起韓俊茗來。看到他憤怒的樣子,真是有趣,呆會告訴喚柔。

    喚柔這家夥真膽小,韓俊茗第一天來我們班,她第二天就嚇得請假不敢來上學。算一下,她在家也晃悠了四天啦,該回來了吧。居然躲在家裏避暑,真過分!

    “崔喚柔的地址!”

    “不說!”

    他不言語,走近了一步,我背上竟然升起一股寒意。他生起氣來的樣子還真可怕,難怪喚柔要請假。

    “求…….求……求我!”我故意傲慢地說。

    他砰地一掌打在我的書桌上。

    “你想幹嘛?!”泰彥突然出現,插在我們中間。呼~救兵來了!來得正好!有泰彥擋在前面,還有什麼好害怕的。

    “我就是不說!:p”

    泰彥和他怒目相對,他瞪了我一眼,轉身坐回座位上去。

    我拿出手機發短信給喚柔:

    “餵,丫頭,你也該回來了吧,你想躲到什麼時候啊?”

    “我死都不回去!”

    “他天天都看著你的座位發呆。”

    “別說了,好可怕哦!”

    “他轉學以後你不是一直都在想他嘛!”

    “羅嗦!”

    “想見他嗎?”

    “一點都不想!”

    “他剛剛問我你家的地址。”

    “你敢說!我把你千刀萬剮!”

    “很抱歉,暴力面前,我已經說了,我對不起~”

    我正要打“你”字,手機就突然被搶走了,我生氣地擡起頭看。韓俊茗?他拿著我的手機看我和喚柔剛才發的短信,臉色愈來愈陰沈。

    “別氣餒!女人說‘不’的時候通常就是說‘是’!”我把喚柔的地址寫在紙上,遞給他。

    他有些出乎意料地看看我,低下頭看一眼紙條。

    “謝謝!”他低聲說完,拿著紙條走出去。

    哎呀,親愛的崔喚柔大小姐,祝你好運!我也是為了你的終身幸福著想!千裏姻緣一線牽,回頭你一定會牽著韓俊茗走到我面前,接著痛哭流涕五體投地又跪又拜地感謝我呢!

    不過我腦海中幻想的這個畫面一直沒有實現,倒是放學的時候,韓俊茗回來了,臉色更顯得陰郁。好可怕哦,還是快點溜吧。我悄悄地拉拉泰彥的衣袖,示意他一起悄悄地溜出去。

    我們才走了幾步,韓俊茗就閃到我們前面:“她一般會去哪裏玩?”

    “什麼?”

    “她不在家,她媽媽說她出去玩了。”

    “呃……咖啡廳、公園、百貨公司、CD鋪、影碟鋪……餵餵餵,我還沒說完呢……”

    泰彥很奇怪地看著他跑遠的背影,莫名其妙地看著我:“喚柔最喜歡去的地方不是電影院嗎?”

    “呵呵是啊是啊,我們回家吧。”

    2

    第二天是周末,我好不容易才說服喚柔陪我去明洞shing,泰彥按慣例地還是當我們的跟班,負責提東西。

    “你真的騙得他團團轉?!”喚柔緊張地問。

    “放輕松!別抓著我的手啊,好痛啊!你不是很害怕他嗎?!現在他被我耍了,你應該很高興才對啊!”

    “你害死我了,我從此以後都不用去上學啦!”

    “哎呀,有我在,有泰彥在,你怕他吃了你啊?!少擔心了!哎哎哎,你看這件衣服怎麼樣?!”

    “就是因為有你這個搗蛋精,問題才大咧!”

    “嗯?這件衣服用什麼配呢?喚柔,你幫我看看。”

    “哇!這條裙子八折!”我興奮地對她叫喚著,可是她可惡的,一點表情都沒有。

    “好看嗎,喚柔?餵餵餵,你別一聲不吭啊。”

    “我要試穿這一件!”

    我正要走進試衣間,喚柔突然臉色蒼白地轉過身,抓住我,頭靠在我的肩上。

    “完蛋了完蛋了~快走快走!”她摟著我的肩,把我推出門去,“走快一點啊!”

    “餵餵餵,我還沒試穿呢!你幹什麼啊!”我企圖掙開她的手臂往回走。

    “快走吧!”她拼命地拽著我的衣服,“韓俊茗啊!”

    “哦?”我正要回頭,她的手立刻擋住我的臉,不讓我轉過去看。

    “還看!快走吧!”

    “哎哎哎!崔喚柔~”已經來不及了,身後一個男生在喊我們,話音剛落,一個高大的男生擋在我們前面。

    “嘿!崔喚柔!真的是你!”他接著對我笑,“哇!還有申影熙!好久不見呀!”

    他朝身後猛揮手:“俊茗!快來!真的是崔喚柔!”

    b原來是初中時和韓俊茗一起轉學到釜山去的全秀傑。

    “好久不見!還記得我嗎?”

    “記得!全秀傑嘛!”此刻喚柔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好由我來回答你啦。

    我們轉過身,正好看到韓俊茗一步一步穩穩地踱過來,眼睛定定地盯著喚柔,表情很專註又有點可怕,根本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我悄悄地附在喚柔耳邊低聲說:“是福不是禍,是禍擋不過!”

    她狠狠地瞪我,然後還是低下頭不語。

    “嘿,俊茗,你看,真巧!”全秀傑興奮地說,“到漢城來玩的第一天就碰到老同學!”

    “是啊,真巧!”韓俊茗咬著牙說出的話嚇得喚柔抓著我的手。小姐~很痛啊~

    “啊,我來介紹,這是我的妹妹全秀英,”他指指一直跟在韓俊茗身旁秀美的女生,“也就是俊茗的女朋友。”

    我和喚柔隨即驚訝地擡頭看看韓俊茗,他不予置否,依然是陰沈著臉。喚柔不是滋味地轉過臉去,這是她的習慣,當她想哭的時候就喜歡轉過臉不讓別人看見。

    “秀英,這是俊茗和我初中時的同學,申影熙和崔喚柔。”

    對面這位秀美文靜的女孩子向我們鞠躬問好,我們趕緊禮貌地回禮。

    “這位是……”全秀傑禮貌地和我身後的泰彥鞠躬問好。

    “哦,這位是我的朋友……”

    “我的男朋友,申泰彥!”

    喚柔突然說出的話讓我和泰彥都呆了,只好不知所措地看著她。韓俊茗驟然變色,我感到好冷啊。

    喚柔抓著我的手微微地搖了兩下,我只好說:

    “哦哦……是……是啊,是她的男朋友!”我不斷給泰彥使眼色。

    “啊!喚柔!厲害哦!你的男朋友又高又帥!”全秀傑稱贊泰彥。

    行了,大哥,別說了!b難道你感覺不到你身後的家夥想殺人的眼神嗎?韓俊茗的表情好可怕哦,泰彥我們還是快逃吧,我可不想失去一個shing必備的挑夫。

    “我們找個地方聊聊,順便吃點東西怎麼樣?”全秀傑問我們。

    韓俊茗依然陰著臉不說話,喚柔沈默地低頭,我無所謂地聳聳肩,好吧,事已如此,還能怎麼辦呢,謊話就說到底算了。

    “你們比較熟悉,還是由你們帶路吧!”還是全秀傑在說,他們三人讓我們走在前面。

    好像上戰場般的,我和喚柔走在前面,接受來自後面某人惡狠狠的監視。於是我只好把泰彥硬塞在我和喚柔中間,用眼神暗示他不許反抗。他很納悶地不停看我,但還是很服從。

    “你,把手擱在喚柔肩上!”我湊近泰彥的耳邊,很嚴厲地命令他。

    “為什麼?!”他有點不願意。

    “擱!否則今晚不準回家!”

    “哦!”他委屈地答道,猶豫良久,終於勉強把手擱在她肩上。但幾乎同時地,我感覺到背後傳來一股極重的殺氣。我回過頭向韓俊茗挑戰地挑挑眉。

    “泰彥!跟著我說!要溫柔一點知道嗎!‘喚柔~你累嗎~’”好惡心哦,我自己也禁不住起雞皮疙瘩。

    “啊?”泰彥奇怪地看著我,“你沒事吧?你怎麼了?”

    “沒事!快說!否則不準回家!”我很小聲地命令他。

    “喚柔~你累嗎~”泰彥機械地重復。

    “笨蛋!溫柔一點!有感情一點!”我幾乎要忍不住要掐他脖子了,可惜不行,“說!‘喚柔~你今天開心嗎~’”

    “喚柔~你今天開心嗎~”他越來越無奈了。

    “笨啊,還不懂!要你假扮她男朋友,是要做給韓俊茗看的!”

    “為什麼嘛?他已經要發怒了!”

    “就是要他發怒啊笨蛋!說!‘喚柔~我們下周還來逛好不好~’,說!”

    “喚柔~我們下周還來逛好不好~”泰彥的臉這時候已經換上了認命的表情,機械地重復著我教的話。

    3

    我們坐在餐廳裏,點了六客自助餐。泰彥還是坐在我和喚柔中間,全秀傑本來要坐在喚柔對面的,卻意想不到地被韓俊茗推開,他只好坐到了我對面。

    “啊,喚柔,_~你的男朋友很體貼喲!”全秀傑欣賞地看著泰彥,然後打趣她。

    “是啊,不錯吧。我介紹他們認識的哦!”我配合著他。看來兩邊都是一個人在唱著獨角戲。

    “啊,不知道這裏的自助餐好不好吃?”我裝作轉過頭去看,湊近泰彥的耳邊,“快,握著喚柔的手!”

    泰彥受驚似地看了我一眼,猶豫了很久都沒有伸出手。居然不聽我的話!我在桌子下踢了他一腳。他咬咬牙,豁出去了,伸手突然抓住喚柔的手。喚柔嚇了一跳,但是沒有拒絕。

    韓俊茗突然霍地站起來,嚇了大家一跳。其他五個人都紛紛恐懼地看著他生氣的臉和一動不動的身子。

    他站了好一會才說:“我去拿東西吃!”

    “啊,對對對,我都餓死了!”全秀傑跟著他跑出去,全秀英也站起來,很禮貌地鞠躬,也跟著離開了。

    “呼!”我們三個人同時松了一口氣,一下子都虛脫了,趴倒在桌上。

    “好恐怖啊!”喚柔趴在桌上哀嚎,“申影熙,你別玩了,停止吧~被你害死了~”

    “餵,小姐~是你自己先撒謊的啊,我不過是好心幫你圓謊!”哼,忘恩負義的家夥,居然說是我害她。

    “也用不著這樣故作親密吧~5555~我死定了~他的眼神好可怕啊~”

    “你以為他是傻的啊,你說他就相信!人家不會用眼看啊,不扮親密的樣子誰會相信你啊?!”

    “我去洗手間~”她軟弱無力地站起來,躲進洗手間。

    “申泰彥!聽清楚了!你呆會要裝作男朋友那樣對她!”

    “啊?不懂!”

    “就是對她展現你的溫柔!笨!”真想扭斷他的頭,,怎麼這麼笨啊!

    “嗄?”

    “笨!就是……就是……呃…….對她露出溫柔的笑容,或者是說些甜言蜜語啊!”

    “那個……影熙……那個我……”

    “坐好坐好!他們回來了!記住啦!”

    我趕緊坐好,微笑地等喚柔、韓俊茗他們走回來坐下:“啊!有什麼好吃的嗎?”

    “啊!有啊有啊,有很多海鮮呢!”全秀傑說。

    “是嗎是嗎,我怎麼沒看到!”我假裝轉過頭去看,悄悄對泰彥說,“快點!對她笑啊!”

    泰彥趕緊轉過頭去看喚柔,嚇了大家一跳。他臉轉向喚柔那邊,我根本看不到他有沒有在笑。

    “你……你你你……幹……幹嘛?嘴……嘴巴……抽筋嗎?”

    我轟地倒在桌上,今天兩個人都不在狀態上了,死心算了。

    泰彥轉過頭來無奈地看我,我只好嘴角輕輕地動:

    “甜言蜜語~”

    他疑惑地看我。

    “甜言蜜語~”

    他終於聽懂了,霍地轉過頭去看喚柔,又嚇了大家一跳,喚柔還神經質地叫了一聲。

    “喚柔……那個…….”

    喚柔張大嘴巴疑惑地看看他又看看我。

    “什麼?”

    “喚柔……那個……蜂蜜蛋糕…….巧克力……蜜麻花……麥芽糖條……江米條……”

    轟!我再次倒在桌上!b笨蛋,你在胡說些什麼啊,這算什麼甜言蜜語嘛!

    “哼!”韓俊茗坐在對面冷冷地盯著我們瞧,嘴角在陰沈地笑。

    “喚柔!我們去拿東西吃!”我把喚柔拉出去,泰彥還是照常地跟上來。

    “怎麼搞的!你們倆一點都不配合!”

    “我腿軟啊,小姐~”喚柔可憐兮兮地看著我。

    “你假設他是你男朋友啊!你別管!泰彥說什麼,你都只管配合行了。”

    “你!申泰彥!呆會給她端咖啡,加糖,給她夾菜!要溫柔地問她要不要咖啡、要不要吃這個吃那個,知道嗎!”我又轉過頭吩咐喚柔,“你呢,你要扮作小鳥伊人狀!”

    他們倆乖乖地猛點頭,然後跟我回到座位上去。

    “啊,哈哈,這裏有好多美味的東西吃呢!”

    “是啊是啊,影熙的介紹不錯哦!”全秀傑附和著。

    我在桌子底下踢踢泰彥。他只好無奈地拿起咖啡,問喚柔:“喚柔~要喝咖啡嗎~”

    “好的。謝謝~”

    “我給你加糖~”泰彥往咖啡裏加了一小勺糖,遞給她。

    喚柔正要伸手接住,對面的韓俊茗突然發話,嚇了我們一跳:“喚柔喝咖啡習慣加兩勺糖。”

    喚柔緩緩地低下頭去,我看不清楚她此刻的表情。我只好又踢了一下泰彥的腳。

    泰彥於是夾起盤子裏的牛肉,對喚柔說:“喚柔~這份牛肉給你嘗嘗~很好吃哦~”

    “她吃牛肉會過敏。你不知道嗎?”韓俊茗並不看泰彥,只是一直地盯著低下頭的喚柔,一臉讓人猜不透的表情。

    我恨恨地瞪了泰彥一眼,他隨即心慌地低下頭。

    沈默了很久很久,還是韓俊茗發話,打破了這一沈默:

    “你們……真的是情侶嗎?”

    這仿佛投下一枚炸彈,我們三個人嚇得看著他不敢作聲。

    “接吻!”他命令地說。

    “啊?”我們更莫名其妙了。

    “你們兩個接吻啊!”韓俊茗指著泰彥和喚柔,“如果是情侶,就接吻啊!”

    “對對對,接吻對情侶來說,很普通嘛!”b全秀傑~你不知道情況就閃一邊吧~少來摻和啦~真是頭痛~

    “接……接吻?”泰彥奇怪地問。

    “是啊,你該不會是不知道什麼是接吻吧!”全秀傑奇怪地跳起來,“就是這樣啊!”

    他突然跳過來摟著我,頭就要湊過來。

    “走開!”

    泰彥突然一把把他推開,全秀傑踉蹌了幾步,險些跌倒:“哇哇哇,用不著這麼大力推我吧!示範一下而已,又不是真的!這麼緊張幹嘛,又不是你的女朋友!”

    泰彥很生氣地站起來:“不許吻我的…….”

    我回頭看見韓俊茗審視的眼神,趕緊制止他說下去:“泰彥!”

    “……我的……妹……妹妹!”呼~幸虧他夠機靈的。

    “啊?妹妹啊?原來你是她哥哥啊!”全秀傑了解地點點頭。

    “快點接吻啊!”韓俊茗的聲音怎麼總是那麼可怕啊。

    “接吻啊?”泰彥覺得非常地為難,他撓著頭,不解地看我,慢慢地靠近我的臉,“接吻啊?是這樣嗎?”

    他的臉離我近在咫尺,我突然緊張起來,呆呆地不敢動。第一次有男生的臉和我這麼靠近,我覺得自己的眼神開始迷離,心怦怦地直跳。泰彥這時緊緊地看著我,我想我可以躲開的,但是卻怎麼也動不了。泰彥的眼神,有時候會把人緊緊地綁住。

    “你好像搞錯對象了!你的女朋友在這邊!”韓俊茗的聲音突然再次響起,我倆嚇得一下子跳開。

    “快啊!”韓俊茗催促著。

    泰彥只好彎下腰,緩緩地靠近喚柔。怎麼…….怎麼我覺得……覺得我的心在刺痛?還來不及細想,就聽到韓俊茗突然怒吼一聲:

    “不用了!”

    “呼!”我們三個人又一次癱坐在椅子上,真是自作孽啊,扮什麼情侶!

    “啊……哈哈…….哈哈,是啊,是啊,不用接吻啦,我們相信喚柔和男朋友很親密就是啦。”全秀傑在一旁打圓場。終於看出氣氛不對了,大哥你好遲鈍哦,你早說不就好了,大家都不用這麼累。

    “喚柔終於如願以償了,能和心上人在一起了。恭喜恭喜!”

    “啊?”他在說什麼啊,我和喚柔面面相覷。

    “喚柔初中暗戀的,不就是影熙的哥哥嗎?”

    “啊?你說什麼啊?”初中?!我們初中的時候泰彥還在荒島上爬樹呢。

    “喚柔初中已經有心上人啦,是同學的一位大哥啊,是余崇誌告訴我們的啊。”

    “余……余崇誌?”

    “是啊,鼓起勇氣向喚柔表白的人啊,喚柔,難道你忘了?那時候很多男生暗地裏都暗戀喚柔啊哈哈,只有余崇誌敢去表白,”全秀傑征詢地望著韓俊茗,“對吧,俊茗,後來他失敗了,回來告訴我們大家原因,說喚柔早有心上人了,是同學的哥哥。嘿嘿,俊茗聽了也很沮喪呢,他也是暗戀者之一啊,我們開始看到你們要好的樣子,還以為你們會是一對呢。後來俊茗他很失望,就答應父親移居到釜山去。”

    哦?是因為這個原因而轉學到釜山去的嗎?我和喚柔疑惑地對視。我還記得,本來很親密的他們突然有一天就毫無原因地互不理睬。

    “你……突然對我冷淡……難道……難道你們都相信余崇誌他的話嗎?”喚柔問韓俊茗。

    “不是你親口拒絕他的嗎?”代替他回話的卻是全秀傑。

    “是!可是……”喚柔顯得很著急,“可那只是我想不到怎麼拒絕他才編出來的呀!那不是真的原因啦!”

    “不是真的嗎?!”

    “我是有心上人!可是……可是說是同學的哥哥,就是編的啊,余崇誌硬是要追問,我只好亂編啦!”

    “那麼,”韓俊茗突然緊張地抓住喚柔的手追問,“你的心上人是…….”

    “我又沒有親口對你們說,你們卻都單方面地相信他的話,也沒有親自來求證!”喚柔並沒有直接回答他,只是很挫敗地對他喊叫,“你甚至沒有親口問過我什麼!”

    我們幾個沈默地互相對視,答案在各自心中漸漸明朗,突然,喚柔衝出去了。

    “喚柔!”韓俊茗想用手攔住她,但已經來不及了,他略一遲疑,接著也站起來跟著衝出去。

    “嗯!”全秀傑一邊想一邊點頭,“嗯!他們本來會是一對,是嗎?不,是一直都是!”

    “好啦,秀英,我們先回去吧!恐怕是不用等俊茗的了。”他結了帳,和我跟泰彥鄭重地道別,帶著很失落的妹妹走了。

    “這……這就是喜歡嗎?”泰彥突然說。

    “呃?”他又怎麼了?

    “像喚柔和那個兇巴巴的家夥那樣?就是喜歡?”

    “呃……”我不知道應當怎麼跟他解釋。

    “我知道了!就是看到自己喜歡的人被別人吻的時候,感到很生氣。對嗎?”

    那……那我豈不是……我想起當泰彥的臉靠近喚柔時……我的心情……

    不!絕對不可能!那時的心痛……是錯覺!一定是錯覺!

    我還來不及細想,卻發現窗外晃過一個身影。是喚柔?!她怎麼還在這裏,不是跑出去了嗎?!我趕緊跑出去拉住她。

    “喚柔,你不是走了嗎?那……那韓俊茗呢?他不是追你去了嗎,你沒有看見他?”

    “不,我看見了。我沒有跑出去,我躲在角落裏了,他跑出去的時候我躲在旁邊看到了。”

    “為什麼會這樣呢?”喚柔在自言自語。我拉她坐在路邊的大樹下。

    “你……還好吧?”

    “是一場誤會嗎……一場誤會讓我和他分開了那麼久……”

    她把頭埋在手心裏,我並不敢說話。過了良久,她才淚眼朦朧地看我。

    “影熙,我真笨啊。”

    “我的謊話,我當年的謊話…….真是害人害己啊……“

    “我應該…….我應該去告訴他,我…….我的心上人是他!是他啊!”她很傷心地握著我的手,“他卻一點都不知道!他……”

    “我現在……知道了!”喚柔的後面突然伸出一雙手,從她身後抱著她。嚇我一跳!是韓俊茗!他用手抱著喚柔,下巴擱在她的頭上,一臉感動的樣子。

    “哦~你都聽到啦?好啦,那我得立刻消失啦!消失消失!88!”

    我跳起來,往前蹦了幾步,啊,好像漏了點什麼哦,我回過頭,往樹上招手:“餵~泰彥~還不下來?快點回家啦!”

    他跳下來,搭著我的肩,往家的方向走去。

    “你怎麼知道我在樹上?”

    “我就是知道!”我很得意,但其實我也說不出來,我只是猜到他一定是跑去把韓俊茗拉回來了,讓他站在我們身後,“你怎麼知道要跑去把韓俊茗拉回來的呢?我這次可沒有命令你哦~”

    “聰明咧!”

    “臭美!”

    我們搭著肩,向地鐵站走去,泰彥忽然停步,拉住我。

    “影熙……剛才……那個……”他凝望著我,有點不解,“我靠近你的臉時,那個……心裏面好像好奇怪哦……”

    你想說什麼呀,臉別再靠近啦拜托~

    我的臉很燙,心頭還像小鹿亂撞,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太奇怪了~

    “剛才……就像現在……”他的臉幾乎要貼上來,我們四目相對,“心跳得……好快!”

    我們困惑地對視,在對方的眼瞳中看到迷惑又沈醉的自己。仿佛過了很久……

    突然身邊有急剎車的聲音,然後有人喊我倆的名字:

    “影熙!泰彥!你們……你們在路邊幹什麼啊?”

    爸爸?!我趕緊推開泰彥。

    “呆呆地站在路邊幹嘛?!快上車吧,回家啦。”

    於是我們坐上爸爸的車,回家的路上我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好一直沈默著。

    我……為什麼一靠近他,就會心神不寧?這是別人所說的心動嗎……

    我一點都不確定,啊,可能是錯覺吧,我怎麼會喜歡這個胡鬧的家夥呢?總是帶給我麻煩,頭痛才是真的。

    4

    “同學們,趕快過來集合!我們要出發啦!”聽到班主任的叫喚,大家都罕見地乖乖去集合。昨天剛剛考完試,暑假一開始,我們級就組織去大阜島旅行。

    “喚柔!你考得如何?”

    “不管啦,已經盡力了!”

    她心不在焉地張望,終於看到韓俊茗跑過來,才松一口氣,“你怎麼現在才到啊!”

    “替你買這種糖嘛!”韓俊茗搖搖手中的糖,喚柔很喜歡吃這種糖。

    “嘖嘖,你們這麼甜蜜,不用理我啦,好像我是透明的一樣!”我轉過身不理他們倆。

    泰彥過來幫我拿行李,看見我很不甘心的樣子,覺得很有趣:“你生氣什麼啊,難道你不為他們高興嗎,那可是你一手撮合的啊。”

    “哼,現在甜甜蜜蜜的,就忘了救命恩人啦!”

    “怎麼會~”喚柔過來圈我脖子,“最感激你了!申影熙大小姐~”

    汽車上,我和喚柔坐一起,泰彥和韓俊茗坐在我們的前一排。奎仁他們幾個跟泰彥很要好的男生跟他開玩笑、作弄他:

    “泰彥!你和影熙一直都很要好哦!”

    “就是啊,太可疑了!”

    “對,你們倆到底怎麼回事?哈哈,是不是交往啊?”

    泰彥竟然絲毫感覺不到別人的揶揄,還非常高興。

    “是啊!很要好呢!”他邊說著邊轉過來問我,“對吧,影熙?”

    只好裝睡吧~他真是個大笨蛋~

    喚柔在我旁邊嘻嘻地笑,我狠狠地掐她的大腿。

    “泰彥,你去過大阜島嗎?”一個女生轉過來插話。

    “沒。”他淡淡地回答。

    “泰彥,大阜島很漂亮的你知道嗎?”另一個女生搶著說。

    “哦。”泰彥冷冷地回答。

    “那你喜歡遊泳嗎,泰彥?”女生們只要有一個過來跟泰彥搭訕,其他的就絕對不肯示弱。

    “啊……”

    “泰彥,你昨天考得如何?”

    “泰彥,我們呆會一起遊泳好嗎?”

    “這種糖很好吃,你來嘗嘗,泰彥!”

    “泰彥……那個……”

    “泰彥……”

    說話的女孩子太多了,倒是泰彥再也沒有作聲。他一定又開始不耐煩了。

    “他對那些女生還是這樣酷啊?”喚柔見狀,湊過來問我。

    “是啊,我說他好幾次了,要他禮貌一點。他說打不起精神來。什麼邏輯嘛,太差勁了!”

    “呵呵,有趣!”

    “眼神啊,語氣啊,那麼地冷淡!太不禮貌了!”

    “對你就不是這種樣子了!其實啊,”她神秘兮兮地看我,看得我一陣心寒,“他啊,看對象而已吧。我覺得他只對你比較溫柔。”

    “有一次我問他,”喚柔湊到我耳朵邊說,“泰彥你為什麼不能對其他女孩子溫柔一點點呢,_~他竟然反問我,為什麼要對自己不喜歡的人溫柔呢?”

    b你說什麼啊~哼,我怎麼會對這個亂七八糟的家夥動心!

    “這家夥有什麼好啊,整天只會胡鬧,給我添麻煩!”

    “或許這就是他吸引人的地方呢。哎,你……嘻嘻……”她狡猾地笑,“他這麼受歡迎,你……難道不會感到……啊……吃醋嗎?”

    “b會嗎~你少問這種蠢話了!”

    其實……心裏……好像還真的有點……疙疙瘩瘩的……哼!不過,決不可能!我怎麼會喜歡上這個一天到晚搗亂的家夥!

    “同學們,我們的目的地到了!”老師興奮地宣布。

    車窗外一片藍天白雲,海浪輕輕地拍打著金黃的沙灘,我們都興奮地衝下車。大阜島真是一個優美的海灘,可以在海上和江邊捕魚,還可以在沙灘上享受散步、逐浪、暢泳的樂趣。

    “泰彥,我們去衝浪吧!”金惠妍跑過來拉泰彥的手,他皺著眉掙脫她的手。

    “那麼去騎馬?”泰彥還是不理她。

    “你喜歡玩降落傘?”

    哎呀,老拉著別人的手幹嘛?!我有點氣憤地走過去,對著金惠妍說:“嗨!一起打沙灘排球如何?”

    喚柔於是用手指轉著排球,滿臉笑容地走過來:“來來來,金惠妍!打排球吧!”

    金惠妍臉色頓時變白,匆匆說了聲“不用了謝謝”就溜走了。

    我敲一下泰彥的頭:“你是花啊?!一天到晚招蜂引蝶的!”泰彥很委屈地看我。

    喚柔、俊茗、泰彥和我打了好一會的排球,都累得不行了。喚柔他們倆拿了水床到水上去休息,我和泰彥則躲在太陽傘裏。我靠在躺椅上,戴著太陽眼鏡看遠處的海浪,泰彥則趴在沙上休息。太陽曬得我昏昏欲睡,唉,真無聊。看看旁邊的泰彥,這個家夥,竟然戴著太陽眼鏡趴在地上睡著了。

    我躡手躡腳地站起來,拿起礦泉水瓶稍稍打開一點瓶蓋,把水擠出來滴在他的眼鏡裏。水一滴一滴地滑進他的太陽眼鏡裏。這個家夥卻還是毫無知覺呢。我又讓水滴快一點,他終於醒過來了,擦擦眼鏡,一邊擡頭看天一邊自言自語:“下雨了嗎?”

    “哇哈哈~”我狂笑著跑出去。

    “你!”他立刻追上來捉我。

    我衝進水裏,用水潑他。他還擊了幾下,眼睛就進了海水,站起來用手擦。真笨!我繼續加強攻勢。他衝過來捉住我。

    “哎喲!”我裝出被扭了手的表情,嚇得他趕緊松手。

    “騙你的!”我抓著他把他往水裏按,讓他咕嚕咕嚕地喝了好幾口海水才放手。

    “叫我女王!說!說女王饒命!”

    “女……女王饒命~”他一邊咳嗽一邊哀嚎。

    “好啦,放你一馬吧!不過……”我指指喚柔的水床,“你得聽我吩咐!你會潛水嗎?我要你和我一齊潛水過去弄翻她的水床。”

    我不等他回答就把他推進水裏,他只好潛水過去,我也趕緊潛進水裏,趕上去。我們潛到喚柔的水床旁邊,嘿嘿,他們倆還在上面做夢呢,我對泰彥做了一個手勢,然後一起抓著水床的一邊,同時往外翻。水床“轟”地翻了。

    我們露出水面透氣,很快地看到喚柔和俊茗掙紮著起來的頭,還有狼狽不堪的表情。

    “咳咳咳……”喚柔看清楚原來是我搗鬼,伸手過來捉我,“你這死丫頭!咳咳咳……想謀殺啊!”

    韓俊茗惡狠狠地瞪著狂笑的我。

    “哇哈哈!”看見喚柔咳嗽的狼狽樣子,我忍不住大笑。

    “你還笑!”她遊過來捉我,可我躲得很快,她始終追不上。結果她累得不行,就開始用水潑我,我趕緊躲在泰彥背後,一手扶著泰彥,用另一只手還擊。她也趕快聰明地躲在韓俊茗背後,但還是不甘心地進攻。兩個男生在前線當炮灰,卻不好動手,只好乖乖地替我們擋著,承受了絕大部分的攻擊。我們躲在他們身後,更加肆無忌憚地互相潑水。

    5

    吃過晚餐,我坐在沙灘旁邊的一塊大石頭上乘涼。柔柔的海風吹拂,海浪溫柔地拍打海岸,我幾乎要醉倒在這大自然的安眠曲裏。

    金惠妍突然跑過來,很著急地問:“你看見泰彥嗎?”

    我匆匆地向遠處的篝火張望,同學們正在那邊準備著篝火晚會。我卻怎麼也找不著泰彥的身影。

    “泰彥負責撿樹枝,我剛才好像看見他一直往林子裏走去,”她指向遠處黑漆漆的樹林,“他已經進去很久了,一直沒有回來。”

    遠處是一片茂密的叢林,傳說裏面有許多荒廢的“鬼屋”,地上還可能有獵人打山豬所設的陷阱,泰彥該不會是…….

    我匆匆地跑進叢林找他。林子裏伸手不見五指,間雜有嗚嗚的叫聲。

    “泰彥!”我只好摸索著前進。

    “泰彥!你在哪裏?!”

    我漸漸地習慣了黑暗,已經能借著從枝葉間透下來的月光隱隱約約地看到一點路。不遠處確實有幾間房屋的屋頂在影影綽綽間閃動,該不會是……剛才……奎仁講的鬼…鬼屋吧……

    我遲疑地看看四周,只有我現在走的這方向才有路,似乎就是通向鬼屋那邊,其他方向都無路可走。

    “泰……泰彥……你在哪?!”

    他到底到哪裏去了?真是胡鬧的家夥!我只好硬著頭皮往前走,真擔心他是不是掉到獵人的陷阱裏去了,或是被夾山豬的夾子傷到了。

    嗚嗚…….嗚嗚……遠處隱約有嗚咽的聲音,但願是蟲子吧!真的是小蟲子嗎~

    沙沙……沙沙沙……有什麼東西在動?!我嚇得抱著自己的肩膀不敢動。這……這是什麼鬼……鬼地方啊~啊!不能說“鬼”不能說“鬼”!

    “呱!”我耳邊突然一聲怪叫!我嚇得頓時坐在地上,55~不要~不要捉我~

    “呱呱!呱呱!”

    嗯?好像是青蛙!b

    我呆坐了很久,才勉強站起來繼續往前走。

    “泰彥~你在哪裏啊~”

    我摸索著又走了一段路,小路彎彎曲曲,原來並不直接通向鬼屋,鬼屋現在都在我的身後了。可是……在身後……在身後不是更恐怖嗎~我邊走邊回頭往後看。

    嗖!有東西從我的腳背上竄過。

    “哇!別咬我!”我尖叫著坐倒在地上。

    “吱吱!”似乎是老鼠或者兔子之類的,已經吱吱地叫著跑遠了。

    “555~泰彥~你在哪裏~我很害怕~”我坐在地上哭。

    這裏好黑~又有鬼~你到底跑到哪裏去了~我好怕~

    仿佛哭了很久,還是沒有人來救我,我只好站起來往回走。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怎麼走都走不回鬼屋附近,鬼屋已經不見了,恐怕我已經離它越來越遠了。我很害怕,我想,自己大概是迷路了。

    走著走著,我突然踩空了,一直往下掉,直至滑到地上。

    我摸著顛得老痛的屁股和背,一邊借著月光看。四周是一個光禿禿的小山谷,只有百來平方米這麼大,上面都是陡峭的山壁,地上連棵草也沒有,我的對面有一個很淺的小洞穴。

    我伸手在周圍摸,摸到一塊好像是木板之類的東西,我拿起來,就著微弱的光線看。果然是一塊木板,上面寫著“註意!前面有山崖!”

    警告牌都已經掉下來了~

    我在口袋裏翻出手機,,真倒黴,手機也沒電了。難道今天晚上就得在這裏過嗎~

    “轟轟轟!”頭上突然響起一陣塌方的聲音,我趕緊用手護著頭。

    滾下來的居然是……一個人!

    他恰好滾到我身邊,他坐起來,對我說:“嗨!”

    定睛一看,原來是泰彥!我趕緊抱著他。

    “泰彥!”

    “別怕,我來救你了!”他安慰地撫著我的頭。

    “這裏好恐怖哦!”像抓著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我心有余悸地抓著他的手。

    “你怎麼跑到這裏來了?”他擔心地問我。

    對哦,我為什麼會跑進樹林來了?我……我好像……是為了……

    我突然生氣地抓著他的衣領,嚇了他一跳。

    “我是聽說你跑進來了,失蹤了,才來找你!”我生氣地質問他,“你幹嘛跑進樹林裏?!”

    “我沒有啊,”他莫名其妙地看著我,“我是看見你跑進來了,才追上來的呀!”

    “你不是跑進來撿樹枝嗎?!”

    “我一直蹲在那點火啊!後來擡頭一看,就看見你跑進樹林了,所以趕緊追上來。”

    那麼是金惠妍騙我咯!這個該死的!

    “我們現在怎麼辦~”我哭喪著臉。我可不想在這裏過夜。

    他站起來,看看周圍的石壁,說:“我們爬上去吧。”

    對哦,他不是很善於飛檐走壁嗎,我興奮地想要站起來。

    “哎喲!好痛~”

    他趕緊扶著我,彎下腰看:“恐怕是從上面掉下來的時候扭傷了!”

    他扶我坐下,手輕輕地替我按摩:“這裏沒有藥,你要忍一下了。我們很快就上去,好嗎?還痛嗎?”

    “不……不是很痛。”他剛才溫柔的聲音幾乎讓我迷惑,忘記了傷痛。

    泰彥輕柔地替我按摩了好一會,才把我扶起來,背在肩上,回頭叮囑我:“我要爬上去了,你要抱緊我!”

    說罷,他躍起來攀到石壁上,但轉眼間又滑下來。他又試了好幾次,還是滑下來。

    “石壁的泥土太松,一抓就掉,根本沒辦法攀援。”他沮喪地坐下來,放下我。

    “那我們今晚都得呆在這了?”我也很沮喪。

    “是的。我的手機沒有帶來。”

    “我的手機也沒電了!真倒黴!”

    “那恐怕得等到明早,大家才可能找到這裏來。”

    我們沮喪地坐在地上,彼此都沒有說什麼。突然,我覺得臉上有點濕。

    “下雨了!”他已經迅速地抱起我,跑著躲進對面的小洞穴裏。

    洞穴很小,僅僅夠容納兩個人,泰彥擋在我前面,雨水都打在他的身上,因為我在裏面沒有淋到雨,所以一點都不覺得冷。我只能從他的肩膀上看到一小角的天空正在下著暴雨,還聽到雨水重重地打在他身上的聲音。

    暴雨很快停了,他冷得發抖,我卻不知道怎麼辦好。他卻對我微笑:“不要緊,我一點都不冷!”

    但是我分明看到他在打哆嗦:“你……你為什麼要來救我?”

    我漸漸地習慣了黑暗,已經能借著從枝葉間透下來的月光隱隱約約地看到一點路。不遠處確實有幾間房屋的屋頂在影影綽綽間閃動,該不會是……剛才……奎仁講的鬼…鬼屋吧……

    我遲疑地看看四周,只有我現在走的這方向才有路,似乎就是通向鬼屋那邊,其他方向都無路可走。

    “泰……泰彥……你在哪?!”

    他到底到哪裏去了?真是胡鬧的家夥!我只好硬著頭皮往前走,真擔心他是不是掉到獵人的陷阱裏去了,或是被夾山豬的夾子傷到了。

    嗚嗚…….嗚嗚……遠處隱約有嗚咽的聲音,但願是蟲子吧!真的是小蟲子嗎~

    沙沙……沙沙沙……有什“因為我們有個誓約,你忘了嗎?”

    “嗯。”我低下頭,不敢看他。

    “影熙有危險,”他伸手把我額前的頭發撥到耳後,“我一定會舍身相救!”

    我們靜靜地站著,心裏都在默默地想著剛剛的話,四周寂靜得只聽得見我們很靠近的呼吸和紊亂的心跳。

    過了很久很久,他才說:“我的衣服幹了。”

    我驚醒過來,想到自己竟然和他這麼靠近,心還一直如小鹿般亂跳,我覺得很羞愧。似乎在害怕著什麼,又仿佛要避免著什麼的發生,我突然把他推開,力氣大得讓他踉蹌地坐在地上。

    他有些驚訝地看著我,不明所以。

    “你你你……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我氣急敗壞地質問他。

    “因為要信守誓約,保護你!”

    “那那那……為什麼要靠我這麼近!”

    “我們一向如此啊!”

    確實如此,我經常和他摟肩搭背的,還經常按著他的頭騎在他背上。

    原來他對我是一向如此啊,那麼只是習慣而已咯。而我……而我卻不知不覺地心裏起了異常的變化。真丟臉!我賭氣地走得遠遠的,回避他。原來只是自己傻罷咧。

    夜越來越深,氣溫漸漸下降,我蜷在地上打哆嗦。

    泰彥走過來說:“躲進山洞裏吧,那裏可以擋風。”

    “你不許過來!”我躲進去,很生氣地對他呼喝。

    “都不知道你突然在生什麼氣!”他無奈地留在我的對面,沒有過來,忍受著寒風。

    我躲在洞穴下,開始還覺得不太冷,但漸漸地就熬不住了。深夜的氣溫實在是太低了,洞穴可以擋風,但卻擋不住急劇下降的低溫。我還是哆嗦得厲害。泰彥看不過去,走過來抱著我。

    我生氣地想要推開他:“走開!”

    “你別動!”

    “走開!不許碰我!”

    “別動!你想冷死嗎!”他突然大聲吼叫,嚇得我不敢說話,也不敢再動。他才嘆口氣把我緊緊抱住。

    “你啊,都不知道在生什麼氣。”

    他的懷抱真的好溫暖好溫暖,我慢慢地暖和起來,舒服得像只小貓咪。今天晚上,我一個人在叢林裏倍受驚嚇,真是嚇壞了。而且現在又冷又餓,摔傷的地方還一直在痛,真是慘透了。如今在他的擁抱裏,我才漸漸地放松下來,漸漸忘記了自己周圍所處的惡劣環境,慢慢地,我幾乎要睡著了。

    迷迷糊糊地,我還聽到有人說:“影熙……我一定舍命相救……”

    誰在喊我的名字,誰在把我抱在溫暖的懷抱裏?這多麼像泰彥的聲音,多麼像泰彥的臂彎。他的懷抱是那麼地溫暖,我多麼希望……多麼希望永遠都呆在這麼堅強的懷抱裏。

上一頁 《這個男孩有點野》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