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生活 | 韓 流 | 影 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 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這個男孩有點野》->正文
第六章 守護者不在身邊

    1

    我拿起泰彥留給我的玻璃箱子。這是我一直以來都非常好奇的東西,他為什麼沒有帶走呢,為什麼留給了我,他到底在裏面藏了些什麼啊?

    “影熙……”我看到有一顆星星上寫著我的名字。

    我立刻拿起掛在箱子上的鑰匙,打開它,拿起那顆星星,拆開來看。

    “影熙說,自從我來了他們就沒有安靜過,她要回復平靜的家庭生活。我不願意帶給她困擾!”

    泰彥……我也知道昨天這麼說太傷人,可是你是要回家去的,回到你的親人身邊,走你命定的光輝的前程。今天他在我睡著的時候靜靜地離開了,他認為這就是留給我平靜嗎……我甚至不敢想他離開的情形,一定很傷心吧……我又傷害到他了……

    我繼續一顆一顆地拆開,上面幾乎都有我的名字。

    “影熙穿白色晚禮服的樣子很好看……”

    “影熙問我會不會回尹家……她問我希望這麼突然的事件是真的還是假的……”

    “我想繼續留在影熙家裏,我要信守我們之間的森林誓約,守護在她身邊……”

    ……

    ……

    “影熙為什麼最近一直早出晚歸,一直都沒有機會看見她、和她說說話……真沮喪……”

    “今天影熙要我扮喚柔的男朋友……靠近影熙的臉時,我的心跳得好快……”

    還有很久以前、他剛來我們家的時候發生的事情:

    “我發現,影熙的手機很好玩,比在哈南裏拉島上我的那個要有趣多了,可以用來玩,又可以講話……”

    “今天早上睡在影熙門外,把她絆倒了……她早上起床後的樣子很好看,比平時還要好看……”

    “今天媽媽做了肉湯和泡菜,我發現,影熙很喜歡肉湯和泡菜。她吃東西時的樣子真可愛,手忙腳亂的,還會嗆到……”

    “影熙叫我站著不要動,說這是約定,足球打在臉上,一點都不痛,我是不會動的!可是後來還是違背了誓約,因為聽到她的呼救聲……”

    泰彥……原來……**一直在留意著我的一舉一動。我們從相克到互相幫助,我從不理不睬到逐漸在意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漸漸地,我們原來已經變得密不可分……原來我這麼在意他啊……

    那麼……如果我早一點知道……告訴他……請求他留下來,我們也許現在就不會分開了。如果我早點發現這個玻璃箱子的秘密,或者在尹家花園的大樹下、又或者昨晚我們坐在這裏時、又或者任何一個時候和他說出我心裏的困擾,那麼我們現在也不至於心事不通、不告而別。

    2

    郁悶地度過了最後的幾天暑假,終於等來學校開學的日子。也許回到熱鬧的校園,回到鬧哄哄的同學身邊,又或者有喚柔和俊茗的陪伴,我將不再孤單。也許,我還可以再次看到泰彥,他還是繼續坐在我的旁邊,還是任何時候都願意跟隨在我的左右。

    走出家門的時候,好象是本能發應似的,我的心神經過敏地跳了一下。以前,總是在這個時候,泰彥常常是突然從我身邊出現,圈起我的腰,帶我跳上屋頂,飛檐走壁地去上學。

    不過我想從此以後,都不再需要這麼過敏了……

    我郁悶地走向地鐵站,一個人上學真無聊,我居然想念起和泰彥一起坐地鐵的情況,他常常在地鐵裏活蹦亂跳的,害我很丟臉。

    走出地鐵站,走進校門,同學都興高采烈的,只有我,這麼死氣沈沈的。走進教室,我才發現原來自己快要遲到了,老師都已經走進課室了,上課鈴恰好響在我坐下的一瞬間。我看看旁邊,泰彥的座位空著,一直到第一節下課,他都沒有來。

    下課的時候,喚柔對我說:“泰彥為什麼沒有來上課?他是不是回尹家去了?”

    我默默地點點頭。

    這時候金惠妍神氣地走過來,對我說:“泰彥從今天起,就要接受外公替他安排的特殊訓練,學習微觀經濟、宏觀經濟、企管、金融、投資、電子、法律、語言、禮儀,將來繼承他父親事業所必需的一切東西!再也不需要回學校來了!”

    喚柔伸伸舌頭:“好恐怖哦!

    “有什麼好恐怖的,我們自懂事以來都在學,不像你們,什麼都不懂!”切!你還不是和我們呆在同一個班!成績還比不上我們呢!

    “泰彥從回家的第二天起就開始接受高強度訓練,還不是得心應手的!”

    泰彥確實是具有超人的天賦和學習能力,學什麼都駕輕就熟的,不用為他擔心。或許,我逼他回去的決定也不完全是錯的。這樣他不是更好、更幸福嗎?學習高深的知識,繼承父親龐大的事業,走向不平凡的道路……

    想著想著,我就走神了,上課的時候老師講了什麼,我根本沒有聽到。

    第二節課是計算機課,真頭痛,是我一向都搞不懂的東西。老師一直在寫著抄也來不及抄的筆記,還一邊哇啦哇啦地解說,叫我顧得了哪邊啊~要是泰彥在就好了,以前都是他回家以後再給我重講一遍,我就懂了,他比老師講得好多了,一聽就明白。唉,不過他確實是智力過人的,難怪對著什麼金融啊企管啊還這麼得心應手,還有什麼微什麼經濟、宏什麼經濟的,什麼東東嘛,b真復雜,如果是我,寧願撞墻也不會學……

    “申影熙!”

    “申影熙!”

    喚柔猛推我的胳膊,小小聲地說:“餵!叫你啊!”

    啊,叫我嗎?!完了,我剛剛在雲遊之中啊……555~完蛋了~

    “申影熙!叫你起來回答問題!都叫了多少遍了!”

    我只好挫敗地站起來,看看黑板上的一堆符號,什麼和什麼嘛……亂七八糟!

    “怎麼樣?應該怎麼填?”老師問我。老師~您饒了我吧~這是什麼符號啊?它們認識我我不認識它們啊,唉,不過估計它們也不大認得我,我很少翻書。

    “呃……那個……”我把身體略略傾向右邊,在等泰彥回答。怎麼還不說話?!快點啊!我著急地看看右邊,啊,我忘記了,泰彥根本就沒來上學~我完蛋了~

    “呃……那個……”

    “x……z……”喚柔在我身邊鬼鬼祟祟地提醒。

    “什麼?!”我悄悄地把身體傾向左邊,“什……什麼?b大聲一點!”

    “…….ac……z……”還是聽不到啊~

    “……x……”韓俊茗也在提醒我,可是他這麼遠,我更加聽不清楚了~

    “坐下!”老師生氣地揮揮手,“你到底是怎麼搞的?!上學差點遲到,上課一直在開小差!以為還在放暑假嗎?!太離譜了!下課以後來找我!”

    我終於被解放了似地坐下來,金惠妍幸災樂禍地對我笑,我生氣地瞪她,哼,你會嗎?!你起來回答啊!

    “金惠妍,你來做做看。”

    我高興地看著她被老師叫起來。快點做啊,你剛剛這麼神氣!

    “老……老師,我也不……不會!”對吧,我沒有說錯吧,我挑戰似地對她擠眉弄眼,捂著嘴笑。

    “坐下!”老師的臉更陰沈了。

    嗯?我的手機剛好在振動,哦,是喚柔的短信啊。

    “你今天怎麼了?”

    “沒什麼,犯困,差點睡著了。”

    “是因為泰彥沒有來嗎?”

    “不是不是!我精神得很!”我立刻否認。

    “你要打起精神來,老師今天是肯定要盯緊你的了。”

    最後一節也是計算機課,不過是要去機房上機操作。老師果然又把我叫上去做編程題,我沮喪地走到老師的電腦前,仔細地研究題目。

    這幾句是什麼意思啊~好頭痛~

    我只好隨便輸入一串命令,然後按Enter,“Badcommandorfilename”。

    那麼改改這裏吧,Enter,又是“Badcommandrfilename”。

    哦,難道是這裏錯了?刪掉這裏,Enter,啊~“Badcommandrfilename”?!

    我抓狂地這裏按一下,那裏按一下,“Badcommandrfilename”!“Badcommandrfilename”!“Badcommandrfilename”!

    豈有此理!跟我有仇嗎?!!我發瘋似地狂按了一排鍵,老師嚇得衝上來阻止我:

    “你在幹什麼?!”

    但是已經太晚了,b整個課室裏的電腦都刷地一下子全關閉了,大家都看著黑乎乎的顯示屏發呆。老師癱坐在椅子上,抓狂地擺弄起他的主機、狂敲起鍵盤來。我站在他身邊,看到他額頭上的汗正不斷加速地滴下來。看見他這樣,我又害怕又忍不住想笑,他現在慌張的樣子像頭困獸。

    機房裏聯網的計算機全部都陷於癱瘓。尤其是我剛剛擺弄的那一臺,我剛剛聽到老師嘀咕著給上級打電話說那一臺恐怕是重傷不治了。因為我按了一個連自己都搞不清楚的莫名其妙的鍵,大家都提早下課去吃中飯了,。

    下午是化學實驗課,同學們因為上午的經驗都特意跟我保持著相對安全的距離,我只好拿著一瓶濃硫酸威逼崔喚柔跟我同組做實驗,韓俊茗在旁邊看得直冒冷汗。

    我們這堂課做的是高錳酸鉀制氧的實驗,我化學也是一竅不通,還對實驗很不感冒,只好一直當下手,聽從崔喚柔這個臭丫頭的使喚。

    “申影熙,你去取酒精燈!”

    “快!影熙!拿試管來!啊,順便領塊抹布!”

    “去!去拿高錳酸鉀來啊!

    我趕緊去拿,哪個是啊?我看著一排排的玻璃瓶和上面眼花繚亂的標簽,都是一串串的字母,一個都看不懂。我隨便拿起一個走回去,扔在桌上。

    “你拿瓶鹽酸來幹嘛啊?!”

    啊?拿錯了?我拿起來看,沒有拿穩,瓶子掉下來,鹽酸潑了一地,喚柔早已被俊茗拉開,才幸免於難,沒有被鹽酸潑到。

    “你小心一點吧~”韓俊茗和喚柔哀求我。

    “對不起,對不起!”我趕緊清理。

    喚柔裝好試管,點上酒精燈讓它自己燃燒,就不理它了,轉過去看俊茗做實驗。唉,好無聊啊,我托著腮發呆,化學實驗一點意思都沒有。我拿起剛剛喚柔用過的紙槽,隨便打開了一個瓶子,取一點白色粉末,管他是什麼東西呢,我拿著紙槽湊近酒精燈。

    轟!紙槽和裏面的粉末都燃燒起來,我趕緊扔掉紙槽跳開。

    “你你你!你幹了什麼啊!”喚柔趕緊跑過來。

    “沒事沒事!不用怕不用怕!”我遠遠地站著,拿起抹布往酒精燈上揮打。

    砰!酒精燈倒了,還轟地燒起來,火焰蔓延到整個書桌上,我們的課本都燒著了。

    “啊~我的課本~”喚柔在哀嚎。

    “你都幹了些什麼啊?!你難道一點實驗常識都不懂嗎?!”老師同學們紛紛圍上來。

    我怎麼知道啊~從前都是泰彥在做~我當然什麼都不懂啦~

    我被化學老師揪到教務室去跟班主任投訴,計算機老師當然也摻上一腳,好不容易熬到放學的時候,我才獲得“釋放”。

    喚柔問我:“今天你很反常呢,是不是和泰彥的離開有關?”

    “啊~沒有關系沒有關系!完全正常,和平時一樣呢!放心放心!”

    “這樣啊……真失望……我還以為你們不會分開呢。泰彥居然回尹家去了。”

    “那是他的親人,回家去不是很正常嗎?有自己的親人卻要呆在別人家裏,那才是怪事咧。”

    “是嗎,”喚柔嘆嘆氣,“可是一直以來,我都呆在你們兩個身邊,看到你們從吵吵鬧鬧變成親親熱熱的,你呢,對泰彥就從排斥轉變為依賴。我覺得你們之間似乎有一種莫名的牽絆……”

    你在說什麼啊~怎麼也和金惠妍說的一樣……

    “如果不是我想的那樣……那就太可惜了。”她說著走遠了。

    回家吃飯的時候也是不得安寧,媽媽老是在嘮叨我:

    “影熙!你發什麼呆啊,魂不守舍的樣子。快吃飯啊。”

    “影熙!你怎麼把醬油倒進泡菜裏?!”

    “影熙~雞塊都給你戳爛了,你到底要夾哪一個啊,快點選吧~”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爸爸這時候說:“影熙,為什麼心不在焉的?啊,我知道了!一定是因為泰彥不在我們家了!”

    “老爸~”

    “影熙是不是喜歡上泰彥了?”

    我生氣地跳起來:“我才不會喜歡這個亂七八糟的家夥!”

    3

    衝進臥室,關上房門,我氣餒地倒在床上。真是倒黴的一天!都是因為那個亂七八糟的家夥!走了還給我添亂!

    我打開電腦上qq,上面一個人都沒有,真郁悶。是不是隱身了呢,我給喚柔發:

    “hi!”

    沒有回答……

    “哢哢哢~”我又發給韓俊茗。

    還是沒有回音……

    “餵!”我於是發給泰彥。

    沒有人理我……

    我又“餵”了一次泰彥。

    還是沒有回答……

    “餵餵餵餵餵!”我生氣地再發給他。

    我的qq圖像一直都沒有響過。我於是拿起手機發短信給他:

    “泰彥~”

    重復發了好多次,都一直沒有他的回音。我躺在床上,間或就給他發一次,漸漸地我就睡過去了。

    嗶嗶嗶~什麼聲音這麼吵啊?

    啊~是手機鬧鐘啊……什麼東西擱著我的胳膊……好痛啊……

    我瞇著眼睛找,是泰彥留給我的玻璃箱子?我不是一直都把它放在書桌上嗎?怎麼會跑到我的胳膊下面去了?

    嗯?裏面好像多了一顆藍色的星星……我怎麼記得裏面的星星都是白色的呀?

    我趕緊拿鑰匙打開箱子,拿起藍色那顆,拆開來看。

    “影熙,你的生活恢復了從前的平靜了嗎?離開以後,非常想念。”

    這是他離開以後寫的小紙條啊,難道……難道他回來過了?我看窗戶,啊,窗戶真的打開了,書桌上堆著一堆作業本,連作業也幫我做了?!

    我趕緊衝出房間,翻遍了客廳和每一個房間,再衝出家門,可是……哪裏還是泰彥的蹤影啊。

    到了晚上,我特意不睡,抱著玻璃箱子坐在床上等。泰彥~我一定可以等到你……泰彥…………泰……

    嗶嗶嗶!嗶嗶嗶!什麼東西在吵啊~噢~別吵了~困~

    啊!我躺在床上?!居然躺在床上!b原來是迷迷糊糊中躺下就睡著了?!申影熙,你真是只貪睡的豬!

    睡著以前我本來抱著的玻璃箱子現在放到了床頭櫃上,是泰彥放的嗎?裏面已經有兩顆藍色星星了。我去看看書桌上的作業本,剩下一半不會做的習題現在都做完了,本子都整齊地疊著。泰彥……真的來過了!為什麼我會睡著了呢~

    當天晚上還是不睡!可是再也不能坐在床上了,否則一定會像昨晚那樣一躺倒就睡著了。啊,坐在椅子上吧!我一手撐著下巴,一手百無聊賴地翻看娛樂雜誌。我還把玻璃箱子藏到了衣櫃頂,作業基本上都做了,只空出中間的一道很小的題目,我還用托著下巴的手肘按住作業本。

    這樣泰彥拿作業本時就會驚動我,萬一我睡著了也會清醒過來了!還要花很長的時間去找空出的那一道題和玻璃箱子,我肯定可以醒過來!我還調了手機鬧鐘!每小時響一次!我今天晚上一定會見到他!

    怎麼還不來?泰彥~

    不行不行!我打瞌睡了!我猛搖頭,用手拍打臉頰,千萬不可以睡著!

    不可以…睡……

    嗶嗶嗶!嗶嗶嗶!不要吵~我隨手把手機鬧鐘按掉。好困啊~趴下睡吧~

    嗶嗶嗶!嗶嗶嗶!都說別……吵……咯!我伏在桌子上,伸手去關機。

    砰砰!砰砰!誰在敲門啊?!

    “影熙!起床啦!你要遲到了,影熙!”

    啊!我忽地坐起來。又是在床上~我沮喪地下床,去看作業本,裏面空出來的小題都完成了,衣櫃頂的玻璃箱子也不見了,我瞇著朦朧睡眼到處找,啊,原來放在床上。

    泰彥!你居然來了也不叫醒我!還把我放到床上去睡!以後最好不要讓我看見你!

    吃早餐的時候,媽媽很奇怪地問我:“一大早的,你在生什麼氣呀?”

    爸爸卻說:“你們來聽這段新聞。ZLN電子集團董事長尹相承先生日前召開記者招待會,宣布已經找到失蹤十三年的孫子。尹老先生的兒子、兒媳及孫子於1991年在出遊中遇難……現年15歲的申泰彥先生將該姓尹……尹老先生的孫子本名亞元,但申泰彥先生表示沒有必要更改名字……現正辦戶籍上的手續……尹泰彥先生將作為唯一繼承人繼承尹氏集團,現正接受全面的訓練……”

    我獨自去上學,一直在想著剛剛老爸念的新聞。泰彥會改姓尹……他將繼承尹氏集團……不再是那個胡鬧的家夥了……他將穿上高級的西服坐在偌大的辦公室裏嚴肅地聽下屬的報告……

    今天上課的時候一直心神不寧,到了體育課,也沒有好好地練習。金惠妍她一直纏著我,要和我搭檔練習羽毛球。她好奇怪哦,難道忘了上次排球課的教訓?她的技術好爛,我都是整堂課在觀看她在對面撿球而已。好不容易下課了,她還不願意離開。太奇怪了,以前她都是第一個衝出體育館的。

    “餵!下課了!我要走啦!”

    “哎哎哎,影熙~”別這麼叫我行不~雞皮疙瘩掉一地了~“陪我練吧~老師說要我留下來繼續練!”

    “老師有說嗎?”

    “是啊,他要我一直到下節課上課才可以離開。”

    我只好留下來繼續看她撿球,。

    “哎?你們兩個下課了怎麼還不走?”老師留下來清理,看到我們。

    “不是您叫她留下來練習嗎?”我指著金惠妍。

    “有嗎~”老師疑惑地看看金惠妍說,“沒有吧~”

    我扔下羽毛球拍頭也不回地撇下她走了。回到課室,老師還沒有來,但是喚柔就抓住我緊張地問:

    “你有沒有看到泰彥?!”

    我為什麼會看到他?!喚柔看到我茫然的表情,就很沮喪:

    “你剛剛跑哪去了?泰彥剛才回來收拾東西準備退學,還坐在這裏等了你很久!我一直發短信你都沒有回我!”

    小姐~上體育課怎麼會帶手機啊?!

    “他還跑去體育館找你。他說……餵……”不早說!我馬上跑出去。

    可是體育館裏哪裏還有他的蹤影,我趕緊跑出校門,看到遠去的汽車。我只追了幾步,它就飛快地消失了,真倒黴!

    “我是不會讓你見到泰彥的!”金惠妍站在我身後冷笑。

    我氣憤地轉過去看她:“你!你剛才故意說謊……就是為了阻止……”

    “哼!”她傲慢地哼了一聲,轉身走了。看到她趾高氣揚的背影,真想衝上去……生氣!

    一放學我就走了,連喚柔都喊不住我。我要去尹家!

    憑著以前去過兩次的記憶,我摸索著找路。怎麼離市區這麼遠啊,我又餓又累,腳都擡不起來了。走到尹家時,我幾乎要謝天謝地哭出來了。幸好沒有迷路啊~再走下去我真的要倒下了~

    這時天也快黑了,隔著大花園可見尹家裏燈火輝煌。我跌跌撞撞地走到院門前按門鈴。一個警衛穿著的人隔著鐵欄桿問我:

    “你找誰?”

    “我找申……啊不,尹泰彥。”

    “老爺交代過,少爺近來都不見客!除非有特殊情況,他也會親自吩咐我!”

    “你去告訴尹泰彥,說是申影熙找,他一定會吩咐你開門的!”

    “不行!老爺吩咐……”

    “開門!”

    “不行!”

    “申泰彥!出來!”

    “小姐,你再這樣,我可要報警了。”

    “求求你讓我進去吧~我有急事找他!”我改變策略,擠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求求你吧!請讓我進去吧!”

    “對不起!”

    “你!”

    他轉身不理我,走開,拿起對講機說話。我只隱隱約約地聽到他說什麼“老爺”、“少爺”之類的。我氣憤地趴在鐵門上,呱呱地亂叫泰彥的名字。突然身後傳來刺耳的喇叭聲。我回頭看,是一輛紅色的跑車。我認得,那是金惠妍出入所坐的汽車。果然,她很快就看到我,並開門走出來。

    “你幹嘛自己跑來?!”她氣急敗壞地對我吼叫。

    “我高興!”

    “我不會讓你進去的!你休想見到他!”

    “你管?!”

    “哼!”

    “讓我進去!讓我進去!”我轉過身拍打鐵門,生氣地亂嚷。

    金惠妍不理我,上車,讓司機一直對我按喇叭。哼!我才不怕!我就是不讓開!我就不相信你敢撞我!

    剛才隔著鐵門和我爭吵的警衛開門出來,我趁機溜進去。可是沒跑幾步,就給他抓住拽回來。汽車在我們身邊駛過。

    “餵餵餵!不要碰我!”我氣得又叫又跳,但是力氣哪裏比得上他。我很快就被他拎出鐵門外。門哐鐺地鎖上了。

    金惠妍又下車,隔著鐵門對我說:

    “你不要再來找泰彥了!他是不會見你的!”

    “哼!”我轉過臉不看她驕傲的嘴臉。

    “這扇門就是豪門與寒門的界限,不是你們這些普通人說進就進的!”她轉身上車,汽車呼嘯而去。

    我繼續趴在門上又叫又跳,瘋狂地拍打鐵門。警衛也躲起來不再理睬我。後來,我累得不行,就坐倒在地上,安靜下來。喉嚨已經叫啞了,肚子餓得咕咕叫,申泰彥這個豬頭居然不理睬我。

    我靠在鐵門上看著天漸漸暗下去,身邊一片黑暗。後來遠處的路燈亮了,晦暗地照在我身上。我坐了很久很久,直到有個人在我身後說:

    “你回去吧!泰彥不會見你的!”

    我忙轉身去看,是尹老先生。他冷冷地看著我,說:

    “泰彥現在的身份不同了。請你以後別再來找他了!”

    他現在居高臨下地睥睨著我,不再是那時候急著找孫子的傷心模樣了。在我家門前痛苦、焦急地央求我們去驗DNA的神情已不復見,取代而之的是冷冷的眼神。

    “你請回吧!”

    我還是轉過身去靠在門上,不去理他。身後不再有人說話,只有他轉身離開的腳步聲。

    我一直靠在門上,還漸漸困了,打了一瞌睡,驚醒過來的時候,天空已是明月高掛。恐怕是很晚了吧,我得回家了,否則爸媽會很擔心。我只好站起來,拖著疲憊的身子離開。還是沒能見到泰彥,難道我們真的愈來愈遠了嗎……

    4

    “泰彥?”我揉著眼睛,想要看清楚正從窗外爬進來的人影。難道是我又睡著了,夢見他了?我拍打著自己的臉,啊,很疼呢,應該沒有睡著。

    燈光下,真的是泰彥久違的笑容。

    “今天晚上早到了。你還沒有睡?”

    我衝上去,握著他的手臂,真的是他!是我很熟悉的臂彎和手臂上讓我懷念的溫度!

    “終於……等到你了?”

    “為什麼每次來,你不是趴在桌上就是坐在地上?”

    “因為……我在等你來!”

    “可是你都睡得像頭豬!”他用手指羞我的臉。困嘛~誰像你啊,一天到晚都精力充沛的!

    他坐下來翻看我的作業,一個月不見,他變得沈穩了,讓他本來就很剛毅的臉部線條變得更為深刻,可能是強度訓練後的效果吧。我坐在他身旁,看著他的側面發呆。

    “嗯?這次作業都做完了?做得很好嘛。”

    “那當然!”

    “臭美!”

    我故作生氣地打他的頭,還掐他脖子:“還不是因為要等你來,不讓自己睡著?!”

    “哎呀~女王饒命啊~”

    他的表情突然又從嘻笑中恢復過來,用很認真的表情看我:“真懷念你,我的女王!”

    “哼!”我故意昂起頭,做出很不可一世的樣子,嘴角卻忍不住要笑。

    “那……作業做完了,我該走了?”

    我生氣地瞪他,向他伸出手:“還有星星呢?”

    “不要!”他不理睬我的要求。

    “餵餵餵!”我衝上去搖他,“給我給我!”

    他任我搖晃,還閉上眼睛。哼!還享受呢!

    “好啦!別吵!帶你出去了!”

    “我是說星星!”

    “呆會……呆會……”

    他說著爬出窗口,回頭來向我招手,我也跟著爬出窗外。剛剛站穩,他就圈起我的腰,跳上房頂。

    “飛檐走壁!飛檐走壁!好久沒玩過了!”我圈著他的脖子,他放下我腰上的手,開始用雙手攀援。

    “啊!”

    “哇塞!”

    我跟隨著他突然往下跳又突然往上竄的節奏尖叫起來。好爽啊!像玩雲霄飛車!

    “你看,這個人還在通宵工作!”他停在一棟大廈的窗前。裏面的那人正對著這扇窗,正皺著眉頭在敲電腦。

    我今天晚上心情非常好,搞惡作劇的心情又來了。我頑皮地猛敲窗戶,然後對泰彥說:

    “快跑!”

    他很合作地往上跳,在那人擡起頭來之前躲起來。

    “快!去旁邊的窗戶!”我指著那人旁邊的窗戶。泰彥搖搖頭,只好聽我話跳到那邊。

    “記住!動作要快!”我在敲之前叮囑泰彥。

    “知道~”他認命地說。

    我於是更起勁地敲打窗戶。那人正要轉過頭來,泰彥就及時地往上躍。我又要他跳回剛剛的那扇窗戶旁,故技重施了好幾個回合。

    那人終於走近窗戶,納悶地看。我們躲在窗戶上面低頭看他,他還在傻乎乎地東張西望,還俯身往下看呢,就是沒有擡頭。

    “走吧,女王!”泰彥無奈地看著我捂著嘴巴大笑。

    他又領著我躍上一座座的高樓,看到有個人本來在通宵看書,卻趴在桌上睡著了,口水流了一地。泰彥說很像我,被我猛敲了一陣腦袋。

    還有個大叔一邊上網一邊戴著耳機聽音樂,搖頭晃腦地,根本沒有聽到我在猛敲他的窗戶。我拿起他窗前的筆,,在玻璃上寫了大大一個“豬”字,然後悄悄地閃人。

    我們還看到各種各樣古怪的睡姿。有人真的坐著睡著了,有人躺在床上蹺著二郎腿,有人抱著兩手、張大嘴巴,有人腳已經掉床下了,身子還趴在床上。有人還居然能蜷成一團,咬著腳趾頭睡。好柔軟的身體哦。我對泰彥說:

    “其實你睡在門邊、浴缸、倒掛在樹上,也不算很詭異嘛。”

    泰彥聽出我諷刺的口氣,用手指彈我的腦袋。

    他後來帶我登上大韓生命63大廈的樓頂。我們站在天臺上俯瞰漢城的夜景。這時已是深夜,連漢城都在沈睡。我指著安靜地閃爍著的霓虹燈。

    “63層原來有這麼高啊!哇,你看,都這麼晚了,那邊還是那麼璀璨!”

    “那邊的霓虹燈徹夜不滅。”泰彥告訴我。

    “哦,這樣啊。啊!你看那邊卻一片黑暗,大家都睡著了,”我指著幾幢完全漆黑的大廈,“但是這遠處那幾幢還有星星點點的燈光。”

    “平常這個時候,我也是還在學習。”泰彥輕輕地說。

    “哦,聽說你要接受高強度訓練?”我又想起金惠妍給我們數的什麼微什麼經濟,b一直沒想起來叫什麼。

    “那你累嗎?”

    “還好!不過……”他側過頭來看我,“只是想你!”

    我把頭側到另一邊不敢看他,**你在說什麼啊?!

    “影熙……”他從我身旁走到我身後,從後面輕輕地抱著我肩膀,下巴擱在我頭上。

    我們安靜地一起看漢城寂靜的夜,看著遠處大廈上星星點點的燈紛紛熄滅,直到它跟近處的大廈連成黑暗的一片。只有泰彥所說的徹夜不滅的霓虹燈還在閃耀,在黑暗中映紅了我的臉。

    “你看,星星!”我指著天邊一顆明亮的星星。

    “是啊,星星。”他輕輕地重復我的話,然後我們就沒有再說什麼了,安靜地享受著這一切。

    我在黑暗中體會他的懷抱,熨燙著近日來心中彼此的思念,我想,即使此刻大家都不言語,也沒有關系,我能明白他的心,他也必定已聽見了我的心。過了很久,他才說:

    “再帶你去一個地方!”

    然後我被他帶著跳下63層,又突然停在中間,躍到旁邊的一座大廈頂,就是如此泰彥帶著我飛快地掠過一座座樓頂,直到大廈越來越少,我們攀在大樹上,泰彥開始掠過排列茂密的樹叢。我想,我們應該是到了郊外了。不久,我看到了黑暗中閃著霓虹燈的摩天輪,在緩緩地運轉。

    “是……是你們家的遊樂場?”

    他不說話,去打開開關,把我抱上回旋木馬。音樂已經響起來了,是我很喜歡的《巴黎玫瑰》。

    我騎在一匹高大的木馬上,他站在馬頭前,做出牽馬轡的姿勢,木馬一高一低地滑動,他的頭在我眼前出現、又消失、又出現,像是我忠誠的領航者。

    音樂一直沒有停下來,我跳下馬,拉他坐在馬車上,看馬車前四匹駿馬在車前跳躍。然後我側著頭看他,他在陶醉地微笑,像嬰兒般天真。木馬又轉了好幾圈,他才看看我,指指我們旁邊的黑馬,我點頭,放開一直都牽著的手,他站起來,跳上黑馬。我擡頭仰視他,他一直是往前看著,仿佛前面是一馬平川,眼中還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嘴角一直往上揚,保持著幸福的微笑。我想,他從小在荒島裏,一定沒有享受過這種童年的歡樂,不像我們那麼幸福又平凡,從前竟然忽略了和他去遊樂場補償他這方面的遺憾。

    玩遍了所以刺激的項目,我們最後坐上了摩天輪。帶霓虹燈的摩天輪形成光環,在黑暗的夜空中閃爍。

    “這個遊樂場真的一刻都沒有停歇過嗎?”

    “是的。至少我回來以後就沒見它停過。”

    “你常常來?”

    “不,今天晚上才第一次玩。整個月來我一直在學習。”

    “辛苦嗎?”

    “還好!”

    我同情地看他,眼光在接觸他的眼神時,再也離不開。我很久以前就知道,泰彥的眼神有時候能把人緊緊綁住。

    “影熙,那天晚宴上,你在花園的樹下問我,為什麼只對你好。”

    “嗯……”

    “後來不了了之,可是那時我心裏就對自己說,一定會給你一個答案……”

    “啊……”

    “回尹家以後,這個答案漸漸清晰……我喜歡你!只喜歡你!”

    “是……哪種喜歡……啊?”

    “是……不能忍受離別的那種喜歡……”

    泰彥牽起我的手,直到摩天輪繞了一圈又一圈,都一直沒有放開。

    我們依依不舍地從摩天輪下來、離開遊樂場的時候,天漸漸發白,黑夜即將過去。

    “回家了!”泰彥對我說。

    “我們的家嗎?”

    “是的!我們的家!”

    “你現在還把它看成自己的家嗎?”

    “當然!”他掃亂我的頭發,好像我問了很傻的問題似的。

    回家的路上,我們沒有再攀大廈回去了,而是牽著手,慢慢地走回去,看著漢城從黑夜蛻變為晨曦。樹上的小鳥都吵吵嚷嚷地起床了,偶爾還會跳到我們的腳邊,我們悄悄地走著,避免驚嚇到晨鍛的鳥兒。樹梢上偶爾還有露水滴下來,滴在我們頭上,馬路還是靜悄悄的,露水滴答的聲音都聽得見。我們牽著手慢慢地回家。

    快要到家的時候,沿途的一些房子裏已經飄來香氣,一些勤奮的主婦已經起床了,開始專心地為家人做早飯,沿途都是稀飯和泡菜或者麥片粥和年糕的香味,這是家的味道呢。

    泰彥和我走進家門,媽媽正在廚房忙碌著。

    “媽媽,我晨跑回來了!”

    泰彥在偷笑,被我狠掐了一下。媽媽端著稀飯、泡菜走出來,很驚訝地看我。

    “你居然會晨跑?!”

    但她在看到泰彥以後,就感動得忘了一切:

    “泰彥……”

    “申媽媽,我回來吃早飯!”

    “好好好……我替你準備!”媽媽匆匆忙忙地跑進去忙碌起來。

    美美地吃過早餐,泰彥看看表,匆忙地站起來:

    “抱歉!我得趕回去了,要不爺爺就會發現我夜裏常常瞞著他跑出了。”

    “爸爸媽媽,再見!”他又回頭看我,“放學我去接你!”

    然後就匆匆地跑出去了。我回房裏收拾書包,換校服,雖然一夜沒睡,但是此刻卻精神充沛,出門的時候,老爸還驚訝地看我,笑話我說:

    “媽媽你看她,今天突然之間變得光彩照人!”

    “是哦是哦,一定是因為泰彥的關系吧。”

    “是啊!我就是喜歡他!有誰不服嗎~給我站出來~”

    “可是我記得以前有人說自己暗戀的是學長!”

    “哎呀,那是我太小了,不懂得什麼是喜歡!我現在發現,我只是崇拜偶像一樣地崇拜浩滕學長罷了,我真正喜歡的是泰彥!”我叫嘯著蹦出家門。

    5

    我和泰彥漫步在公園裏,天氣漸漸變涼,秋天快要到了,公園裏人很少,這個時候大家都吃飯去了,所以現在周圍很安靜。今天的作業很難,泰彥在公園裏整個傍晚都拿來教我做作業,剛才根本沒有松一口氣的時間。

    “唉,你說,如果不用做作業該多好啊!”我們漫步在湖邊,泰彥聽到我的話忍不住笑了。

    “不是嗎,你這麼聰明,當然不能了解我們這些笨學生要做作業的苦處。”

    “是的,女王。”

    “你應付那些什麼訓練,難道也不覺得辛苦嗎?”

    “還好!”

    每次問他都是這麼說,但是好幾次看電影的時候他都看著看著就靠在我肩上打瞌睡。白天接受高強度訓練,晚上還常常陪我,一定很累吧。

    他問我學校的情況、同學們的情況,眼睛卻看著湖的對面……他牽著我的手,很輕很輕地,好像漫不經心的樣子,我試圖頑皮地抽出我的手,他回頭看我。我就把手放回去,他輕輕地握住。見他還是轉過去看湖,我又抽出來……反復幾次他就不看我了,放任我的頑皮,我於是用手碰碰他的手,又飛快地躲開,他開始還總是抓不住,不過很快地他就忽然間抓住了,緊緊地握著,然後看我:

    “還逃不?”

    “”我只頑皮地對他笑。

    “去看電影吧!”

    “啊~你又去睡覺嗎~”我在那裏哀嚎。

    “好好好,這次絕對不會再打瞌睡!”不過其實你打瞌睡,我也不會生氣,我知道你已經很疲憊了。

    從電影院出來,我對他說:“你還是回家休息休息吧!天天都累壞了!”

    “不!”他興奮地說。b他剛剛已經睡飽了,現在精神得很!

    “哇!你看你看!焰火!我們也去放焰火!”

    我們買了一大堆焰火跑到郊外,我和泰彥都是第一次玩,看到綻放在天上的焰火都高興得尖叫起來,又叫又跳地,把旁邊恰好在談情說愛的戀人們都嚇跑了。

    “咦?”我拉泰彥的袖子,“泰彥你看,這個人!”

    “餵!”泰彥蹲在地上叫躺在地上的這個人。

    “餵!”我也用腳踢踢他。

    “啊……喝!幹了!”那人翻了身但還是沒有理睬我們。

    “他滿身酒氣,肯定是喝醉了!還在說胡話呢!”

    “泰彥!這是他的機車吧?!”

    泰彥走過去看:“嗯!還沒熄火呢!”

    我們悄悄地坐上去,泰彥開動機車,車子呼嘯而去。

    “Yeah~”我們開著飛馳的機車,一路尖叫著,我手上還點著焰火,火光留下的紅線劃出長長的痕跡。

    直到焰火都點完了,我們才把機車開回原地。那人還是躺在那裏沒動,泰彥替他鎖好車,把鑰匙放在他手裏,這時他突然把手舉起來,嚇我們一跳:

    “兄弟!幹了!”做夢都在喝呢!

    我們撇下他,繼續往前走。

    6

    “你們兩個!站住!”後面有人吆喝,用手電照我們,我們只好轉過去,啊,又是警衛模樣的大叔!近來我跟警衛大叔有仇嗎~

    那人見我們是學生模樣,臉色放松下來,但還是繼續用手電照我們的臉,真討厭!

    “你們在這裏幹什麼?”

    “你管!”我很生氣,“你的手電很刺眼你知不知道?!”

    “這裏是私人地方!你們這兩個小學生快點出去!”

    誰是小學生啊?!我氣憤地瞪他。

    “這裏是大路,為什麼不許別人走!”

    “這是私人住宅!”他指指身後的別墅,沒好氣地說,“你們快點離開吧!”

    “我們又沒進去!不過在路上走走而已你也來管!”

    “快走吧!小學生不好好讀書都在外面晃悠、談情說愛!”

    “你這個大叔!豈有此理!”

    我正要衝上去,泰彥卻忙拉住我說:

    “算了,別和他吵了!走吧!”

    別墅大門裏也走出來一個警衛,對那人說:“算了,別吵了,不過是兩個學生。你去別墅後面檢查吧!老爺太太出外旅行了,一切都要小心!”

    “是!”那人很恭敬地離開。

    泰彥拉著我走遠了,我卻氣憤地要跑回去:

    “泰彥!我非常非常地生氣!他算什麼東西嘛?!”

    泰彥恐怖地跳開:“哇,我被你表情嚇到了!”

    “我很生氣!非常非常生氣!對了,比第一次遇到你時還要生氣一千一萬倍!”

    “是……嗎……”

    不行!我要回去教訓教訓這種囂張的家夥!我拉著泰彥走回去剛才吵架的地方。警衛都離開了,我繞著墻壁看了一下,又擡頭看,然後對泰彥說:

    “墻壁也不是很高嘛,泰彥對不對?”

    “b噢~不要~”泰彥哭喪著臉,“我不要帶你進去~你這是私闖民宅,犯法的~”

    “餵!”我叉著腰威脅他,“那以後我也要鎖上我們的房門和窗戶,你也要告你私闖民宅!”

    “你……”

    “來吧~泰彥!不會有事的!你剛才沒有聽他們說嗎,裏面的人都出去旅行了。來吧來吧!”

    “好吧。”他圈起我的腰跳上去,向院子裏警覺地觀察了一番,才跳下去。

    我跑進別墅,裏面一進門就有個大水池,水裏還會閃閃發光。我湊近一看,發光的是很多大珠子小珠子,把整個大水池都照亮了,水裏的錦鯉、銀龍、金龍都慵懶地遊動,有一些還根本不動,似乎在睡覺呢。我看到水池旁邊恰好有個架子,上面放滿水果。我拿起一只香蕉扔進去。

    噗!水池綻起很大水花,泛起陣陣漣漪,池裏的魚受到驚嚇,紛紛四處逃竄。真好玩!

    我又拿起一個蘋果,向裏面最大的那條銀龍扔去,它靈活地避開了。

    “哎呀,這麼肥,還遊得這麼快?!”

    我趕緊拿起一串葡萄,一顆一顆地砸它:“中!中!中!Yeah!”

    其中有好幾顆砸中了,銀龍的脾氣是不太好的,它屢屢被我砸中,又受到驚嚇,不停逃竄,後來更生起氣來,不停地跳出水面,噗噗噗地濺起水花。

    “好了~你怎麼跟一條魚鬥氣呢?”泰彥哭笑不得地阻止我,“弄得太響了,我們就要被發現了!”

    我們走進客廳的中央,天啊,這裏也是閃閃發亮。原來客廳的地板都是玻璃,下面也是一個水池,養著七彩斑斕的熱帶魚,水池底部也是布滿發亮的珠子,夜裏就算不開燈,也能透過玻璃地板把客廳照亮。泰彥跪在地板上,看下面遊來遊去的熱帶魚。

    “哇,這些都是名貴的品種呢!”

    “唉,我可不懂,這也是高強度訓練的內容之一嗎?!”我在書包裏找出紅色、加粗的油筆,在玻璃上亂畫。

    “你在畫什麼啊?!好醜,熱帶魚是這樣畫的嗎?!我也來!”他在我書包裏翻出黑色、加粗的油筆,也跟著畫起來。

    “你也有份搞破壞!以後可別說我!”我拿出綠筆,在他畫的熱帶魚旁邊加上水草,嗯,確實是畫得比我像。

    “好啦!”我們站起來,牽手看我們的傑作。玻璃地板上遍布大大小小花花綠綠的熱帶魚,亂七八糟的,水池裏真的熱帶魚還在其中穿插,遊來遊去,一片眼花繚亂。

    “真是動靜皆宜啊!”

    我們笑著跳到客廳後面一條長長的走廊上,走廊兩旁都是小格子,上面打著吊燈。

    “啊!好多葡萄酒!我現在正在學呢!”泰彥認真地看著。

    “你看,75年的吉斯庫而……哦?71年的克利門……哦哦哦,61年的帕爾墨爾!”

    你在說什麼啊~我趕緊捂住他嘴:“餵餵餵!Stp!Stp!”

    “有很多名貴的品種呢。”

    “很名貴是吧~太好了!”我趕緊拿了好多,走出花園,我剛剛進門的時候就瞄到他們花園裏有個很大的玻璃花房。

    我走進去,哇塞,好多郁金香呢!還有黑色的品種!我拿出其中一瓶,翻出書包裏的瑞士刀。

    “餵餵餵,開這瓶吧~這瓶比較便宜!”

    不行!我偏要開最名貴的!哎?這個吧,53年的!

    “餵餵餵,留著我們自己喝也好啊!”

    好吧,我聳聳肩,撬開泰彥遞給我的那一瓶,倒進黑郁金香的花盆裏。

    “嘿嘿嘿,怎麼樣怎麼樣,香吧?香吧?是郁金香加紅酒的香氣哦!”

    泰彥無奈地看著我把一瓶瓶的葡萄酒拿來澆花。剩下最後兩瓶了,他忙拉住我:

    “留兩瓶我們自己喝吧~”

    好吧,我和他拿起葡萄酒,走出花房,爬上二樓的天臺。這家人還真會享受,天臺上恰好離月亮最近,下面還栽滿了熏衣草,香氣都隨著晚風飄到二樓。我和泰彥一人拿一只玲瓏的小葡萄酒,靠著欄桿坐下來。

    “我們可以喝酒嗎?”

    “我替你保密!”

    “嗯!那我也替你保密!”

    我們撬開木塞,喝起來。

    “這是……呸……什麼味道啊~”我喝了第一口就吐出來了,:p好澀啊~

    “很難受吧!”

    好不容易才喝完,我隨手把瓶子往後一扔。

    砰!瓶子好像重重地打在誰的頭上了……

    “誰?!誰在上面?!”

    :p是剛才和我們吵架的警衛!我們趕緊低下身子縮在欄桿下面,捂著嘴笑。

    “快跑吧!他們要追上來了!”泰彥抱起我,從天臺跳到玻璃花房上面,然後又跳下去,跑過草坪。獵犬在我們後面追,朝著我倆狂吠一通,眼看就要被追上了,泰彥馬上攀上圍墻,帶著我飛快地跑了。直到獵犬的聲音遠得聽不到了,我們才從樹叢裏跳下來,摸著來時的路嘻笑地跑回去。

    夜已經很深了,泰彥送我回家,一路上我們回味著焰火的圖案、葡萄酒的苦澀、還有玻璃地板上的塗鴉之作,不知不覺就到家了。

    “我到了!”我站在院門前面,興奮地看他,今天晚上很盡興呢。

    “你進去吧。”

    “那你先離開啊。”

    “我幫你鎖門。”

    我打開院門,走進去,他跟上來。

    “為……”

    “又問為什麼……”他低下頭,我聽到自己的心在砰砰亂跳,趕緊閉上眼睛,隨即感到他親吻我的額頭,然後把我輕輕地推進家門,然後替我關上門。

    我靠在門上,回味著他的吻,第一次遇見泰彥,他就吻我的額,還說要立下什麼森林誓約。我當時還很分特呢,怎麼認識的第一天就吻人,還說他是胡鬧的家夥……

上一頁 《這個男孩有點野》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