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生活 | 韓 流 | 影 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 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這個男孩有點野》->正文
第九章 守護者要走了嗎

    1

    “泰彥,我呆會去醫院,今天晚上我來陪你說說話吧。”我在手機裏對他說。泰彥近來還是一直住在醫院裏陪他爺爺,基本上不回尹家住,要見他只有到醫院去。我和他相見的日子已經剩下不多了,很快地,他將踏上飛去美國的飛機。每次想到這裏,我都想時時刻刻呆在他身邊。

    但現在他卻在電話裏說:“不用了,影熙。今天晚上我還有些事情要辦,可能不在醫院裏。”

    “哦,這樣啊……”

    第二天中午放學的時候,我去醫院,護士小姐卻告訴我說,尹先生和金小姐一起出去吃午餐了。太奇怪了,泰彥又怎麼會和金惠妍去吃飯的呢,肯定是護士小姐搞錯了,我撥泰彥的手記號碼,但是卻一直提示機主關機。

    下午放學後,為了可以見到泰彥,我打算再去一趟醫院。出發前我打他的手機,可是不是說不在服務區域內就是直接接到他的留言信箱裏,太倒黴了,怎麼回事啊,我從來都沒試過找他還會這麼困難的。從前只要是我找他,他看是我的號碼,一定會第一時間就接電話的啊。

    我一邊走著一邊納悶地想,真是太奇怪了……

    快要到醫院的時候,身邊呼嘯而過一輛紅色的跑車。金惠妍?!還有……旁邊還有泰彥?!他們正在開懷大笑?!金惠妍的身子都幾乎要貼在泰彥身上!

    我追了幾步想要看清楚,可是他們的車子卻很快就消失了。

    為什麼泰彥會和金惠妍同坐在一輛車上?!還笑得那麼開心?!他不是一向都視她為恐龍而避之不叠的嗎?!

    我坐在尹老先生的病房外等候。我一定要等到他!

    我並沒有進去老先生的病房,我知道,他現在對我應該還是耿耿於懷的,我想也沒有必要再去刺激一位患病在身的老人家。

    可是我等到深夜,也沒有等到泰彥回來。爸爸擔心我,專門來醫院接我回家,我只好跟著爸爸離開。

    第三天,我整整打了一天的電話他都沒有接,我只好狂發短信,約他晚上七點在醫院旁邊的公園見見面。我幾乎每十五分鐘就發一條短信,直到下午他才回我一個“好”字。

    我準時來到公園裏,從華燈初上等到明月高掛,他都沒有出現,手機更是一直關機,我生氣地衝上醫院。護士小姐把我攔住了,說夜太深了,早已過了探病時間。

    “麻煩你替我把尹泰彥叫出來吧!”這個家夥居然失約!即使有什麼大事,打個電話、發個短信、要不找人來說一聲也可以啊!居然音訊全無地消失了!

    “尹先生剛剛和金小姐一起出去了,說今天晚上回家住,不住醫院了。”

    “尹老先生晚上不需要有家人看著嗎?”

    “早就不需要了。”

    我只好饑腸轆轆地離開了。這個家夥到底搞什麼飛機啊?!

    生氣了一個晚上,早上起床,我還是決定看在他為了爺爺的病奔波勞累的份上,偷偷地原諒了他。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我還是沒有辦法聯絡到他,我不停地約他在公園、咖啡廳、家裏見面,每次都是傻等,然後失望而回。我還專程跑到醫院和尹家去,不幸地總是錯過了他出現的時候,答案總是“尹先生剛剛離開”。

    泰彥……我很想見你……越是見不到,越是急切……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一周的時間匆匆掠過,轉眼就是泰彥要離開的時間了,我還是沒有辦法聯絡上他,更沒有辦法見到他……

    “你看!”喚柔生氣地扔了好幾本雜誌在我面前。

    “什麼啊…….”

    “娛樂雜誌!”你饒了我吧大小姐~我現在哪有心情看什麼娛樂雜誌啊~

    “我哪有心情……”

    “你看看再說!”她打斷我的話,“你看看這一頁!”

    她替我翻開雜誌,指著說:“你看!太過分了吧!”

    泰彥和金惠妍在醫院、咖啡廳、車裏開心的情景都通過大特寫登在雜誌上了。

    “這麼親昵!你還蒙在鼓裏呢!”喚柔很替我不平。

    “也許是記者在故意造新聞呢。”

    “但是這些照片是很難捏造的吧。”

    “還有你看,這裏寫:金小姐笑逐顏開,表示與尹先生的感情進展順利,不久將一起飛往美利堅發展事業……”

    “那就更不可信了,你也知道金惠妍的為人……”

    “泰彥也真是的,不知道跑哪裏去了,人都找不到,也不來解釋解釋。真是讓人擔心!”

    “別擔心!”我反而安慰起她來,“我對泰彥很有信心呢!”

    我繼續撥他的手機號碼。又是直接把我撥進留言信箱!我生氣地把手機摔在床上。

    “影熙嗎?”在我快要絕望得哭的時候,泰彥的電話打到我的家裏來。

    “泰彥?!”

    “我剛剛打你的手機,一直打不通呢。”

    啊,一定是我剛才不斷地撥他的號碼,以致於電話一直打不進來。

    “泰彥!我也一直在找你!過兩天你就要去美國了,怎麼好幾天都找不到你……”

    “啊,先別說,我見面再和你解釋!今天晚上可以和我見面嗎?”

    “嗯!”

    “那麼晚上七點,在你家附近的那家咖啡廳見好嗎?”

    “好的!”

    “那麼我們到時見!”

    “泰彥,那個……好多本雜誌……”

    “好了,我正在忙,見面再說。”他匆匆地掛掉了電話。

    3

    站在穿衣鏡前,我看著自己身上的牛仔套裝以及頭發蓬松的模樣,好像太隨便了吧~說什麼也是離別前的最後一次約會,還是給他留個美好的回憶吧。

    我重新打開衣櫃,翻找自己的裙子。白色?藍色?好像太素了。那麼粉紅?我反復地在鏡子前試穿、擺弄,最後才選擇了一件比較華麗的長裙,匆匆地出門。

    走進咖啡廳,我環顧四周,並沒有找到泰彥,可能我太著急,來得太早了吧。

    侍應領我坐下來:“小姐,請問您要喝點什麼?”

    “暫時不用,等我朋友來了再點吧。”

    我一個人坐在咖啡廳裏,百無聊賴地翻看著雜誌等他。漸漸地,周圍已經散坐著一對對的情侶或者三五知己,泰彥卻一直都沒有到。

    我打了幾次手機,像這幾天一樣,一直沒有人接聽,我也只有放棄了。這個家夥,又怎麼了?!

    “小姐,要不要喝點什麼?”侍應又走來問我。

    我發現自己已經白坐在這裏很久了,不點東西實在不好意思,只好隨便點了一杯咖啡。

    我看看表,已經九點多了,窗外下起雨來,可泰彥還是沒有出現。

    桌前的咖啡杯空出一只又一只,我要等的人還是沒有出現,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了,快十一點了。仔細地數了一下,他上周所說的登機日期就在後天,今天晚上一過,不知道明天是否還有機會見他。想到這裏,我趕緊結帳,匆匆跑出咖啡廳。

    我衝進雨裏沒跑兩步,就被迫跑回咖啡廳的屋檐下避雨。雨勢實在是太大了,還刮著大風。

    咖啡廳門口的侍應生遞給我一把傘,我說了聲謝謝,就趕緊打傘衝進雨裏。

    我先跑去醫院,可是護士說泰彥和金惠妍今天下午很早就離開了。我又馬上跑出醫院,再次奔回咖啡廳。這時候我全身上下早就濕透了一次又一次,可是我卻跑得滿頭大汗,汗水混著雨水、還有我的淚水,此刻我的臉一定很落魄了,可是,還是先找到泰彥吧。

    咖啡廳裏坐著的人裏面依然還是沒有泰彥,我問這裏的侍應生,他們說,在我離開以後來的人都坐在這裏面了。我於是很失望地離開了。

    打著傘,我沮喪地走在路上,我被暴雨拍打著,一時竟不知道何去何從了。還是沒有人接我電話,等他嗎,在這裏繼續等嗎,還是回家,還是去他家裏。我站在雨裏楞了很久,不知不覺地邁步,胡亂地走了一通,定神一看,才發現自己無意中走的正是通往尹家的路。那麼,就去那裏吧,或者潛意識裏我就想到那裏會找到他。

    已經深夜了,通往郊外尹家所在的豪宅區的路,人跡稀少,不過幸好路燈很亮。我撐著傘走在路上,只有雨聲陪伴著我,偶爾飛馳而過的轎車總是突如其來地濺我一身的水。雨傘已經在暴雨裏報廢了,根本就擋不住風雨,我開始感覺到寒冷。

    走著走著,迎面駛來一輛汽車,我恰好看到裏面開車的是泰彥!坐在他旁邊的是金惠妍!她甜蜜地貼在泰彥的身邊?!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的車子已經駛遠了,我還是不死心地追上去,但是想不到不慣穿高跟鞋的腳忽然扭了一下,我整個人坐倒在濕漉漉的馬路上。

    倒黴!早知道還不如不穿高跟鞋!我坐在地上揉著扭傷的腳踝骨,好痛~活該啊申影熙!你活該!穿什麼長裙啊,又不是金惠妍!

    想起她,剛才泰彥和她在車上歡笑的一幕又浮現在我眼前。

    申影熙!你真傻!我坐在地上痛哭起來。

    一陣音樂聲,我的手機恰好在這時候響了。我拿起來看,是泰彥?!

    “餵?”我顫抖地說。

    那邊沒有人說話,倒是有很響的音樂聲。

    “餵餵?餵餵?泰彥嗎?泰彥!”我瘋狂地對著手機哭喊。

    可是我的聲音還是被高昂的音樂聲掩蓋住。突然我聽到有個女孩子說:

    “泰彥!這張CD好聽嗎?我專門買來送你的!”

    是金惠妍!是她的聲音!

    “不錯!”

    是泰彥!是他的聲音!

    然後我聽到金惠妍又說:“泰彥,這幾天你高興嗎?我玩得很開心呢!”

    “當然高興!”

    他們兩個這幾天都去玩了?!我震驚地拿著手機坐在地上,幾乎忘了要站起來。我覺得我被騙了!

    “泰彥我喜歡你!”

    “我也喜歡你!”

    聽到這裏,我的眼淚再也止不住了,我趕緊捂著嘴巴,害怕自己哭泣的聲音傳進電話。

    “泰彥,我們快點去美國好不好?”

    “後天就去!”

    “太好了!”

    “哎,我的手機呢……你怎麼坐著我的手機呢……起來一下……”

    我聽到這裏,趕緊心虛地掛掉手機。

    但是掛掉電話以後,我又很替自己不值。你害怕什麼心虛什麼啊?!申影熙!你這個懦弱的家夥!你應該繼續等他,等他發現了,拿起手機來講話,你再狠狠地罵他一頓啊!

    不知道坐在地上淋雨淋了多久,我才逐漸恢復意識,慢慢地爬起來,走回家去。

    4

    “影熙!你跑去哪裏了?!全身濕淋淋的?!”一到家,媽媽就衝過來。她看到我全身還滴著水的樣子,很緊張地叫起來。

    “媽媽,他騙我~555~他騙我!”我伏在媽媽的肩上痛哭。

    “你說什麼呀?哎喲!你是不是發燒了影熙?!爸爸你來看看,她的額頭好像很燙呢!”

    爸爸趕緊用手試試我的額頭:“是啊,發燒了!”

    “哎呀,影熙,你怎麼跑出去淋雨了!”爸爸媽媽扶著我走進臥室。

    “媽媽,他沒有來~他沒有來~他為什麼不來見我~他為什麼要騙我?!”

    “你胡說什麼呀,別亂動,媽媽給你換睡衣!快蓋好被子啊!別亂動!”

    “媽媽,我恨他!我恨他!我恨他!他竟然這樣欺騙我!”我覺得自己的頭好像要爆炸似的,身上燙得像火燒,可是媽媽還不停地要我蓋被子……

    好重!好熱!誰在敲打我的頭!走開,我快要受不了了……我恨你……泰彥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我一直在忍受著大火的煎熬……直到……誰在我耳邊吵啊,走開啦!我頭好痛!請你別吵了吧~

    “……影熙她怎麼了……怎會……”

    “……發燒……淋雨……昨晚……”

    誰在吵啊,快出去吧,讓我安靜吧,頭上的劇痛才剛剛緩下來一點……請別吵了……讓我睡吧……

    我掙紮著睜開眼睛,看誰在妨礙我睡覺。

    是你?!尹泰彥?!我睜大眼睛看這個可恨的家夥!我霍地坐起來,好暈,好不容易定下神,他卻衝過來想要扶我。

    “影熙,你怎麼病了……”

    我趕緊一手撐著床頭櫃支撐自己,一手賞了他一耳光。

    “我怎麼病了?!你說我怎麼病了?!我為了找你,在雨裏淋了一晚上,你說我為什麼會病了?!”

    “影熙……”

    “你騙我!你這個騙子!你想和誰在一起,你想去美國,你不想見我,你就直說!你憑什麼騙我?!”我一邊哭喊著一邊發泄地打他。

    “我……”

    “什麼永遠在一起什麼守護我,都是謊言!”我把喚柔拿給我看的雜誌扔在他身上。

    “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誤會?!雜誌裏的照片能捏造嗎,我親眼看見你們兩個快快樂樂的樣子會是誤會嗎,昨天晚上我在手機裏聽到你對金惠妍說‘我也喜歡你’!那也是我聽錯了嗎?!”

    “什麼時候?”

    “昨晚你們的汽車駛在路上的時候!我在大雨裏到處去找你,你卻和她高高興興地亂逛!我還以為你會打電話來,誰知道是金惠妍不小心坐在你手機上才撥給了我!哈哈哈!也好!還能聽到你對她說喜歡她,否則到現在,我還傻乎乎地上當受騙!”

    “事情不是你想的這樣!你聽我解釋!”

    “我不聽我不聽!我再也不會相信你了!騙子!”

    “你不再相信我了?!”他抓著我的手。

    “不!”我甩開他的手,跳下床,拉著他背上的衣服,要把他拖出去,他只好主動地退出房門。

    我轉身拿起玻璃箱子,扔在他身上,說:“還你!以後都不要再看到你!滾到你的美國去!”

    他趕緊接住,我狠狠地摔上門。可能是剛才用盡了所有的力氣,我全身無力地倒在地上,靠在門邊喘氣,淚水卻忍不住再次泛濫。你這個騙子!

    5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才清醒過來。頭已經沒怎麼痛了,身上也不再像火燒,我暈乎乎地坐起來。怎麼?還是白天啊?難道才睡了一會?

    媽媽恰好推開門進來,看見我坐起來,非常高興:“啊,影熙,你醒了,昨天發燒燒得可厲害了!昏睡了一天都不醒,嚇死媽媽了!”

    “啊……昏睡了一天啦……”我迷迷糊糊地捧著頭說。

    “來來來,快喝點水,再吃點稀飯!”

    “昨天啊,泰彥在這裏坐了一天一夜,剛剛才離開……”

    “媽媽,請別再提這個人了!”我雖然病了一天,可是該記住的東西還是不會忘記的!

    “你好像有點誤會了!”爸爸走進來,遞給我一個DV,“你看看再說吧。”

    我納悶地打開DV,按播放鍵。

    首先是看到泰彥的臉:“影熙,你現在必定看到我就非常憤怒,但是務必請你耐心地看完。只有看完所有的錄像,我們的誤會才能解開。你昨天發燒燒得很厲害。都是我不好,失約了,讓你淋著雨到處找我。但是請你相信我,我這一周以來的失蹤、失約都是有苦衷的。我確實是失信於你,沒有赴約,但是我從來都沒有失信於我們的感情,以及我們的森林誓約。我這幾天的失蹤是為了要去辦一件要事,一件關系於我們未來的要緊事。雜誌上和你所看到的、你所聽到的親昵情景都是由此而起。”

    接著他的臉就不見了,片子空白了幾秒,換成了車上的情景,鏡頭有點晃動,就著微弱的燈光我看到的是泰彥和金惠妍的臉。泰彥在開車,而金惠妍坐在一旁,興奮地跟著車裏的音樂哼著歌,身子還隨著節拍搖擺。

    “泰彥!這張CD好聽嗎?我專門買來送你的!”金惠妍抱著泰彥的手臂,親昵地說。

    恰恰是我那天晚上在手機裏聽到的那一段!

    “不錯!”

    泰彥並沒有拿開她的手,但也沒有看她,只是很專心地開車。

    “泰彥,這幾天你高興嗎?我玩得很開心呢!”金惠妍並沒有留意到泰彥的目無表情,還在繼續說著話。

    “當然高興!”這時泰彥才擠出一點笑容。

    “泰彥我喜歡你!”

    “我也喜歡你!”原來光是靠耳朵聽是不準確的。我現在親眼看到DV裏錄下來的現場,才看見泰彥機械的表情,才看出一點端倪。他似乎還是很抗拒金惠妍,只是不容易看出來。但是我還是非常疑惑,為什麼泰彥要這麼對她說呢,對她的態度似乎也好了一點點啊?

    “泰彥我們快點去美國好不好?”

    “後天就去!”

    “太好了!”

    “哎,我的手機呢……你怎麼坐著我的手機呢……起來一下……

    剛好是我關掉手機的時候!泰彥拿起他自己的手機,瞄了一眼放好,繼續專註地看前方。因為當時我趕快地掛掉了電話,所以泰彥根本就沒有留意到自己的手機剛剛正在通話。

    “泰彥,我們要去美國了為什麼你還悶悶不樂的?你不喜歡美國嗎?”

    “我是想去美國……不過想到爺爺的病……”

    “嗨!我還以為你在擔心什麼呢!爺爺根本沒病……”

    “你說什麼?!”泰彥突然一個煞車,他們兩人的頭突然往前微微一衝,就停住了。我看到鏡頭前,金惠妍趕緊用手捂著嘴巴,顯然是說錯話了。

    “你剛剛說什麼?!爺爺根本沒病?!”泰彥很兇地質問她。

    “你你你……你剛剛……剛剛聽……聽錯了!我沒……我沒這麼說!”

    “什麼?!你剛剛到底說過什麼了?!你再說一遍?!”

    “我說……我說……”

    “快說!”泰彥憤怒地吼叫著。

    “我……我說……你這麼兇幹嘛!我剛才說……說爺爺的病……爺爺的病不是沒有辦法……我們不是就要去美國想辦法嘛?!”

    “你最好老實一點!”泰彥突然扭住她的手腕。

    “啊!”金惠妍尖叫起來,哭喪著臉。

    “好痛啊!泰彥,你快放手啊!好痛!”她哭起來。

    “我明明聽到你剛剛說爺爺根本沒病!是不是?!”泰彥咬著牙說。

    “啊~”金惠妍哀嚎起來,神情非常痛苦,一邊哭一邊求饒。

    “放手!我很痛!我說!我說!我說就是了!”

    “快說!”泰彥終於放開她的手。

    金惠妍松一口氣,揉著自己的手,一邊說:“是啊,我和爺爺是在合謀騙你怎麼樣?!”

    “爺爺根本就沒有什麼胃癌!是他想出來的辦法!把你騙到美國去,隔離你和申影熙!你知道,他一點都不喜歡那個申影熙!”

    “爺爺命令我要配合他!其實他即使不命令我,我也十萬分願意幫著他演一場好戲!我是不會允許你和申影熙在一起的!”

    她惡毒地對著泰彥笑:“雜誌社的記者是我通知的,照片是我要他們登的。哈哈,現在全漢城的人都知道我們這一周每一天的節目!申影熙她現在一定恨死你了!有兩次我們坐在車上,我老遠就看到她了,可能你心不在焉沒有留意到吧,所以兩次我都故意靠在你身上!哈哈哈哈,包括剛剛經過路口的時候!哈哈哈哈哈!”

    “你!”

    “哼!現在無論你去不去得成美國,申影熙都不會再原諒你了!你們休想在一起!”

    可是她剛剛得意地叫囂完,泰彥就憤怒地把她推出車……

    “餵!餵!你開門啊!現在下大雨啊!尹泰彥!你開門!”

    不管她怎麼猛敲車窗,怎麼尖叫,泰彥都沒有再看她一眼,然後她的聲音就消失了,鏡頭開始微微搖晃起來,估計泰彥已經開車走遠了。

    看到這裏,鏡頭又空白了好幾秒。泰彥的臉又重新出現了。

    “影熙,我這一周都在忙這件事情。一周前爺爺剛剛住院的時候,有好幾次我都發現爺爺跟金惠妍常常和醫生在悄悄地說著什麼,但是一看到我了三個人就趕緊住口。後來有一次,我還偶然看到爺爺居然在偷偷地把藥瓶裏的藥倒進垃圾桶,再換進另一種藥片。”

    “我非常奇怪,但是從醫院和醫生這方面入手查,始終是一無所獲,爺爺的安排實在是太周密了,我只好從金惠妍身上入手。為了套她的話,我唯有改掉從前的態度,對她好一點,騙取她的信任,降低她的警覺性。我到處都裝上DV,想拍下套出她真話的時候。”

    “可是她實在是太難纏了!我幾乎沒有機會擺脫她獨自外出,所以根本沒有辦法去找你甚至聯系你。我不敢貿然去見你,害怕被她發現了,一切就前功盡棄了。我又盡量抽出空檔去找你,可是每次都是錯過了。這幾天讓你痛苦、哭泣,我覺得很內疚。現在事情已經查清楚了,爺爺根本沒有病,我也不需要再去美國了……”

    我沒有再看下去了,我趕緊站起來,匆匆換件衣服,一邊衝出家門,一邊打手機。

    “您好!這是尹家。請問……”

    “泰彥在不在?!”我急切地問。

    “尹先生剛剛出發到機場去了……”

    “什麼?!機場?!”我驚叫。

    不是說再也不需要去美國了嗎~為什麼你還去機場~我真的不了解真相才會誤解了你……你也不需要負氣地離開啊~

    我衝出大街,可是一輛計程車都找不到。

    “上車吧!機場是吧。”爸爸在身後叫我。

    “啊!爸爸!”我高興地跳上他的車。我們飛奔到機場去。

    泰彥!你千萬要等我!

    “爸爸!請快點好嗎~”

    “好好好!”

    “快點!再快一點啊!”我不停地催促著。

    泰彥,請原諒我……我昨晚還打他、推他,罵他是騙子……他問我信不信任他,我還一口否定…….

    泰彥~如果我又再次傷害到你了,請你一定要再給我一次機會……

    “爸爸,求求你再快一點吧,我們趕不上了!”

    6

    遠遠地看到起飛的飛機,機場快要到了!我變得忐忑不安起來。上天會對我仁慈嗎,會讓我趕上嗎……

    “影熙,這次要勇敢一點!”車快要停下來了,我伸手去開門,卻聽到爸爸在身後說。

    “嗯!”我回頭對他自信地笑。然後我趕緊打開門,衝進機場。

    “小心一點啊!”爸爸在後面大聲叮囑我。不用擔心啦爸爸,有你剛才鼓勵的話,我信心百倍呢。

    我瘋狂地在候機大廳裏到處亂跑,一路上閃避不及,撞倒了很多人。

    “泰彥!泰彥!”這裏這麼大,人來人往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在哪裏找他!我像頭蒼蠅似地到處亂撞,到處叫喊。

    泰彥你在哪裏……千萬不要上飛機去!

    請回來吧……我知道錯了……

    我沒有自信,還不信任你……請別這樣懲罰我!

    如果讓我找到你,我一定不再亂發脾氣!好好地珍惜你,珍惜這份感情!好好地信任你!

    我發瘋似地在偌大的機場裏亂跑亂撞,依然沒有找到他,但是我一直都沒有放棄過希望。

    突然,有人在身後拉我一下,跟著這股力量,我往前猛衝的身子突然往後倒。有人在我跌倒前從身後抱住我。

    “泰彥!”我一碰觸到這個懷抱,不需要回頭去看就可以認出來了。

    “泰彥!真的是你!”我轉身抱緊他。命運沒有對我太殘酷,他沒有走,沒有上飛機!又回到了我的身邊!

    “影熙……”

    “泰彥!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我錯了,請原諒我之前對你的懷疑和不信任!”

    “留下來,不要去美國!”我抱著他呼喊。

    “傻瓜!”他抱著我,輕輕地撫著我的頭發說,“我不是走!我不上飛機的!我來送我爺爺!”

    “啊?你不走?!真的嗎?!”我幾乎高興地要哭。

    “傻瓜!我當然不走!我從來就沒想過要走!”

    “那,那你還生我氣嗎?”

    “你忘了我們認識的第一天我許下的森林誓約嗎?我不生你的氣,永遠都不會!我要一直守護著你!”

    然後他低下頭,像認識的第一天那樣,輕吻我的額頭。我趕緊閉上眼睛,不敢看他。我們緊緊地抱著,很久都沒有說話。

    直到,他說:

    “啊!我有一樣東西要給你看!”

    我睜開一眼,看到他拿出一部DV來。

    “啊?b又是DV嗎?!又要看片子啊?!”

    “這個片子對我們很重要的!”他微笑地說。

    “影熙、還有泰彥……”居然是尹老先生?!

    “我暫時離開韓國,去美國一個朋友家度假。我去旅行的這段時間,你們要互相照顧!”老先生怎麼突然說出這種話~還柔和地叫我的名字?!

    “泰彥,今天早上出門前我一看你的神情,就知道你已經發現了真相,但是,你還是一語不發地跟我去機場,看到你這個樣子我突然覺得於心不忍。尤其是我呆在醫院那段時間,看到你抉擇以前那痛苦的表情,我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心疼起來,開始慢慢思索這段感情對你的重要性。申先生說的對,你不是我的東西,你有你自己的人生。或許是失去親人太久以後才重新獲得,我對很不容易才認回來的孫子表現出霸占的愛,或許我的方式有點弄錯了!騙你說我病了,讓你這麼擔心,我……很……對不起……”老先生哽咽起來。

    “還有影熙,我對你也很抱歉。住進醫院的第一天,我躲在病房裏偷聽你和泰彥在走廊上的對話,你對他說我是他唯一的親人,要他跟我去美國,因為我此刻最需要他……說我做的一切都是出於愛他……我很感動……很謝謝你……請原諒我從前對你說的那些傷害你的話……你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子,我以前說了很過分的話,請你不要放在心上……我的孫子就交給你照顧了,你和泰彥要相親相愛……”

    我和泰彥看著老先生在DV裏寬容地笑,感動得抱在一起。爺爺終於理解我們,同意我和泰彥在一起了!

    是的!只要有信心,這個世界上沒有解決不了的困難!

    “拿著!”泰彥塞給我一個東西。

    “噢~”是我們的玻璃箱子!

    “再也不許還給我啦!聽到沒有?!”

    “知道知道!”

    他牽起我的手說:“走吧!回家啦!”

    “餵,好重啊!”我想把玻璃箱子扔給他拿。

    “別吵!”

    “餵,重啊,你拿嘛!”

    “羅嗦!拿好啦!”

    “你先拿著嘛,回家以後再給我!”

    “閉嘴!”

    ……

    ……

    不過,他還是伸手接著……

    我就知道嘛,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我罩不住的!

上一頁 《這個男孩有點野》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