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生活 | 韓 流 | 影 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 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暴龍紀男生》->正文
第一章 電話那端的臭小子

    作品相關主要人物

    李秀彬:女主角,是個特別粗心的,有點神經質的,瘦瘦高高的,女子高中的學生。

    韓瑉赫:四大天王的老大,一個非常愛秀彬的帥帥的男生,很小的時候認識了秀彬!發誓一直要守護著秀彬。

    玄小熙:是秀彬的死黨,一個特別會尖叫的可愛女孩。

    尹絡瑩:據說在漢城生活時,是和四大天王玩非常要好的女孩子。幾年前轉學到忠州,成為了秀彬和瑉赫重逢的中間人。是一個像洋娃娃一樣的女孩子。

    李海俊:四大天王中,最善良、微笑最迷人的男孩子。由於體弱多病,經歷了數次大手術,原來是和秀彬從小就有婚約的,秀彬的未婚夫。

    金民翰:四大天王中的一員,因為很會接吻,而被稱為吻神。

    張小震:是四大天王中,秀彬最害怕的男生。是個不僅經常罵人帶臟話,而且個性的暴烈的男生。對暴力的崇拜絕對不遜於瑉赫。

    林竹潤:韓國日進派的頭目。因為日進派與四大天王決鬥,而日進派大敗,可以說是林竹潤讓四大天王在韓國令人聞風喪膽。

    印彩兒:林竹潤的初戀,也是使瑉赫和林竹潤產生矛盾的罪魁禍首。超級美女

    註解:

    工高:工業高中的簡稱

    商高:商業高中的簡稱

    日進派:最早出現在日本,是那些學習成績優秀,同時又擅長打架的學生們組織的團夥

    唉……得快點找到兼職……我反反復復地翻看報紙上的招聘信息,尋找兼職的機會……

    “啊呀呀呀(O)秀彬!!秀彬!!找到了!”這個尖叫的少女叫小熙,是我的死黨之一。…

    “小熙……我知道了……你千萬別再尖叫了!”聽到小熙的尖叫,我有點受不了地說,我想我的耳朵裏一定在冒著金星

    “餵!!你也會像我一樣尖叫的!!你看看這份工作!!只要在家陪聊,一個月~就可以賺到30萬韓幣喲!!”

    什麼?有這等好事?

    剎那間,我的眼睛也閃亮起來,我立即奪過小熙手上的報紙。

    那條信息已經被小熙用紅筆圈起來,很是惹眼。我仔細地看起來,令我如此驚喜的信息雖然是蜷縮在報紙一個小小的角落,但是條件這麼好的,管它是在什麼位置呢,而且上面寫明只有兩個名額!!!

    “小熙,你也會做的哈!?”我轉頭問和我同樣興奮的小熙。

    “那當然~我想給寒帥買禮物就得去做兼職。”

    對。我們兩個就是為了給自己心愛的男朋友買禮物,所以才會在烈日炎炎下,去搜集一大堆報紙,然後現在躺在我家,確切地說是我的床上,從這一堆報紙中到處尋找兼職的機會。

    可能大部分人會想,做一份快餐店或超市的兼職工不就行了……但是我們的男朋友可不是一般人,他們是工業高中的日進派,說到工業高中的日進派,在這裏我不得不先解釋一下,工業高中呢,算是我們這裏數一數二的學校,每年這個高中的升學率可以說是99%。在這個高中裏有一個派別,那就是日進派,能成為日進派的一員,那可不容易,需要學習成績優秀,同時又擅長打架的人才能進的。而我和小熙的男朋友剛好就是這個日進派裏的成員,他們會時不時地出現在城市的各個角落來斬惡除奸,所以……為了不想讓他們知道我們在為他們賺錢,我們就必須要找一份能在家做的工作,這當然是我的創意。

    想做日進派的女朋友真的很辛苦。(至少自己覺得是這樣的;;)

    “小熙!!快打電話被別人搶先了怎麼辦!!”我催促著小熙。

    小熙吸吮著棒棒糖,慢條斯理地撥起了電話號碼。

    小熙像小孩般稚嫩的聲音,對方聽了一定會被她迷惑的,但是我要怎麼辦呢,我沒有一點優點。

    老天真不公平

    我弟弟秀賢——雖然非常不情願,但,我不得不承認他長得的確很帥可是我啊喲!!不要想了,即使這樣,我不也在和玄武交往嗎!!那說明我長得也不錯啊!!

    “餵餵~您好~?”

    “小熙,接通了~?”我小聲地詢問著。

    小熙白了我一眼,也不理會我,直接說道:“我是玄小熙,是來應征陪聊工作的……”她的聲音真是甜蜜蜜的,用這種嗓音陪聊無論哪家公司都會雇傭她吧……

    “什麼?!”不知對方說了什麼,小熙的蜜糖一般的聲音突然變得像夜叉,“說我是小學生?0豈有此理……我不幹了,你去死吧!”

    小熙氣呼呼地掛了電話,“真討厭!0對方竟說小學生不可以做這份工作0……可惡,把我當什麼了!!”

    知道玄小熙就討厭人家說她像小孩子,看她鼻子都氣歪了的樣子,我忍住笑拿起自己的電話撥起了號碼。

    哈哈,看來聲音太幼嫩也不一定是長處啊!會被認為是童工的!

    “你好,我叫李秀彬,想應征你們的陪聊工作……”嗯嗯,我的聲音也不賴嘛,起碼是磁性又悅耳的,呵呵。

    果然對方很很爽快地決定要用我,不過……

    “啊!淩晨1點到5點???”我聽著工作人員講出的條件,忍不住叫出聲。哦,千萬不要是我理解的那樣。

    “秀彬!!什麼意思啊??”那時候我正在做美夢啊,嗚嗚”小熙聽到我的話驚恐不已地叫出聲,我立即堵住了小熙的嘴。”

    “好的,當然可以手機?好的。”我根本就不理會小熙,理所當然地把我的電話和她的電話號碼告訴了對方。

    “好的我們一定努力工作!”我說完這句,然後就把電話掛掉了。

    小熙立刻撥開我的手問道:“餵!!怎麼樣了!!?”

    “工作時間是淩晨1點到~5點~那期間可不要睡啊~守著手機!!對方說會跟咱們聯系~”我是得意地回答我。”本來嘛,我是無論如何也要得到這個職位的!

    小熙的臉瞬間變了形撲向我,“餵!李秀彬!!?那時我正睡得香呢!!”

    我意味深長地笑了笑,神秘地對她說道:“嘿說實在的,誰會打電話找人訴苦啊?估計也沒多少人!”

    聽了這話小熙才安靜下來。不過說實在的,我也覺得納悶,誰會深更半夜跟一個素不相識的人聊個沒完啊找我們的人就更奇怪了,怎麼這麼輕易就錄用我們呢?

    “好吧秀彬!!那我就信你了!!30萬韓幣什麼時候給啊?”

    “下個月這個時候給~”我我緊拳頭對小熙說。

    我們的雙眼已經亮晶晶。”

    第二天淩晨3點——

    到淩晨3點為止,我已經洗了20遍臉了,現在正在虐待自己呢,因為想打哈欠,所以就狠狠地掐自己的大腿,掐得直想哭我幹嗎要找這麼辛苦的工作啊……

    “鈴鈴——””

    電話鈴響了!!

    什麼!!什麼!!”上面顯示的是陌生的電話號碼。由於我已經很長時間都沒說話了,嗓子有點幹,我幹咳了幾聲,然後拿起話筒——

    “餵,您好~”

    “……”

    “您好請講話~”我繼續很有耐心地打著招呼。

    “餵~你那麼窮啊?打兼職工!”聽聲音對方是個年輕的男子,他很不禮貌地開口就批評我,像跟我很熟悉似的,可我發誓根本對此人毫無印象。

    我的頭發都要豎起來了,“對~我就是窮~那請問你這臭小子幹嗎呢?”

    我有個邊笑邊擡杠的壞習慣,還有將敬語和貶人的話胡亂放在一起說話的壞習慣。

    所以對方一聽我這話,立即就嚷了起來:“什麼!?你!?”

    “你什麼你~?我跟您說啥了我?”我沒等他說完就喊回去。

    “你!!竟然敢這樣對我說話,這麼沒禮貌!哇靠——”

    說實在的這個人的聲音讓人聽起來很愉快可以說是很好聽的聲音。可是為什麼偏偏出言不遜呢?

    “您喝暈了吧?”我試探性地問了一句。

    “什麼!!我沒喝酒。”

    現在對我混用敬語和貶人的話他已不在有那麼大的反應了。”

    “您就說說您的苦惱吧~”

    我學著那些午夜聊天的人例行公事一樣地問了一句,想說早點進入正題他就沒這麼囂張了,誰知那個男生沈默了好一陣都不肯說話。

    在我以為他就要一直沈默到變成化石的時候,他突然忸怩地說出一句:“我……我喜歡上一個女孩子……”

    哈哈哈哈!

    我在心裏大笑,無論再怎麼像只刺猬,臭男生就是臭男生嘛!晚上想著心愛的女孩寂寞難耐,就隨便亂打聊天電話嗎?還真像對方幼稚的舉動,“喔,那麼你有對她表白嗎?”我裝得很溫柔地問他,哼,脾氣這麼臭,八成是被人家給拒絕了。

    “就、就是沒有表白才覺得困擾啊!!”他有些惱怒地出聲。

    我被他的大嗓門刺痛了耳膜,

    趕緊把頭挪開離手機遠一些,“那,可曾給她寫過情書,或者送她點禮物什麼的啊,表白不行用行動告訴她也可以嘛。”這不是一般男生追女生時候都會做的事嗎?

    “情書……?那麼惡心的東西……”他很遲疑地問,好像有些不願相信,“女生真的喜歡嗎那種東西嗎?”

    果然!根本不懂浪漫的家夥,

    你就一輩子暗戀人家到死算了,“你這樣不行喔,根本不了解女孩子的心是追不到她的,天下的女孩子都會喜歡詩啊花啊禮物什麼的啊……”

    我握著手機,就如何追求心儀的女孩的問題一直對那家夥諄諄教誨到淩晨5點。當然,這期間我在心裏把那家夥罵了個狗血淋頭——什麼嘛,為這種無聊的事犧牲我寶貴的睡覺時間.

    為了玄武,我得忍耐、忍耐!

    又是淩晨。”

    我情不自禁地閉上眼睛。

    三點鐘的時候,電話鈴聲突然響起。

    哦,是昨天那個號碼!難道這個人每天晚上都無所事事的嗎?怎麼總打電話呀!只是暗戀人家女生而已,又沒什麼真正的煩惱。

    “您好~?”我惡狠狠地打著招呼。

    “哇!!耳膜要震碎了!!”他搶了我的臺詞。

    “是是~不好意思~請您說說您的苦惱吧。”我忿忿地說。

    “餵……你聽不出我是誰嗎~?” ̄ ̄他好像真的很驚訝。

    “你要是想說這種變態的話,那就請立即掛斷電話吧”

    “啊喲天……不是!!你不是李秀彬嗎?”電話那邊的人有點驚訝地說道。”

    “對啊。”我下意識地回答道。

    奇怪的家夥……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我叫韓瑉赫,你要記住哦”電話那邊的人有點拽拽地說。

    “你多大啊,竟然敢這麼和我說話?”

    “和你同歲。”

    “.”和我同歲就敢用這種口氣和我說話,真是沒大沒小慣了,分明是變態。“和我同歲,那也讀高二嘍?”

    “嗯,我認識你。”

    好可怕啊!變態!分明是變態!這個人的聲音怎麼會突然間這麼像變態叔叔的聲音呢?”

    “你……變態吧?”我脫口而出,直接逼問。害怕會在某不知名的角落會有一雙陰暗的眼睛正窺視著自己。

    (什麼時候升級為變態,哦==)

    “你瘋了!!?”那邊喊道。

    發火了,我依稀可以感覺到他已經開始發火了,雖然我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麼樣子,不過我記得小熙說過,自古聲音悅耳,相貌便似恐龍。

    小熙有一個特別喜歡的DJ,她對那個DJ欣賞極了,也曾經無數次地幻想他會有多英俊。終於有一次,小熙遇到了這個所謂的偶像,天!自此之後,小熙不知道哭著向我抱怨了多少次,真是聲音和相貌成反比呀。

    “那麼,您的煩惱是什麼?”我突然記起我是他的陪聊,要聽他傾訴,幫他解決煩惱。

    “我?等下告訴你。”

    什麼,哪有這種人?!“是是~那麼說點什麼呢?”哼,誰想要知道你暗戀人家女孩子的事啊?說來說去還不是不敢表白嗎?

    “你為什麼會做這種兼職,為什麼?””

    什麼?我們到底誰是陪聊啊?我記得這個問題他昨天已經問過我了……竟然問人家私事,說不是變態還真讓人不敢相信。

    趁這個機會我可以表達一下我是一個多麼好的女孩子雖然這種變態當然不配知道…呼哈哈!”

    “我啊~?我要給我的男朋友準備禮物啊~”我樂滋滋地告訴他。

    “你……有男朋友?”那邊的他好像很是吃驚。

    什麼鬼話!!我就知道在小瞧我……分明如此!”“對!當然~”

    “是什麼樣的人物呀?””

    我男朋友會是一般人嗎?當然是重量級的人物!“是重量級人物~工業高中的日進派成員的招牌(最帥的家夥)!”

    “是嗎?你是說閔玄武嗎?”

    這個人……到底是誰?”

    “你認識我的玄武嗎~?”當然,玄武的名.氣.比.較.大!”說完這話,我自己都覺得炫得有點過分”

    “這個沒關系,第幾天了?”那人很八卦地問。

    “這才twotwo~”

    “這才?”

    這才……”都已經十九天了.這人也問的太多了一點,不是他要傾訴嗎,“韓先生,請您說說你的煩惱吧~”

    這個男孩子,這個叫瑉赫的男孩支支吾吾地總算開始講了:“我……小學的時候……喜歡……一個女孩子。”

    笨蛋,這昨天你已經說過了!“哦哦~請繼續~”我來興趣了。

    “嗯……為了這個初戀的女孩子,我至今為止不曾多看別的女孩子一眼,更不曾喜歡別的女孩子。終於,多年後,我再次遇到了這個女孩子。”

    這個瑉赫看起來還是蠻真誠的。“哇——是嗎~那你要告訴她你喜歡她啊!說吧~”

    “可是……那個女孩子……不記得我了。”他在那頭好沮喪的樣子。

    經他這樣一說,我就覺得這個男孩子很是可憐。@~@

    “那,你得想辦法讓她記起來啊。”難道就要這樣一輩子暗戀不成。

    “可是我那個初戀,她的頭腦不是一般的白癡,能記起我嗎?”

    被他喜歡要被罵白癡,真是可憐的女孩……不曉得他的那個初戀的女孩子到底有多白癡,(≡﹏≡)讓他這麼擔心!“那麼~就先說說初戀的事情吧。”

    “嗯——那個女孩子她特別會哭鼻子。所以,我會經常教訓欺負她的男孩。”

    這個瑉赫,感覺不是一般的酷誒。“是嗎?所以你很會打架嗎?”

    “對,我很會打架。”

    真沒勁。聽了他這話。我特別不會打架,但又特別會擡杠。所以每天都會被男孩子海扁。當然,現在我讀的是女子高中,不會再發生這種事情了。

    “是嗎?你現在住在哪裏啊?”

    “我?我現在……住在漢城。”

    “哦,原來是這樣啊,住得挺遠的嘛。”

    “是嗎?你住在哪裏啊?”

    “我~~我啊~~我住在忠州~”—我回答道。

    “……還是老樣子啊。”那邊傳來這句模糊不清的話。

    “…你怎麼回事?⊙o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還裝作認識我的樣子。”因為聽了剛才的那句,在想想剛才他竟然叫出了我的名字,怎麼想怎麼不對,我立即追問道。

    “你?你這個大白癡!我掛了。”說完,那邊就撂下了電話。

    “混蛋你說什麼?回答我,混蛋!”什麼嘛,竟然說我是白癡,真是豈有此理,我可是很好心地要幫你解決煩惱的啊!

    你被那個女生甩掉好了!不識好歹的家夥!

    我的兼職生活可真辛苦啊——

    可是為了玄武我要繼續忍耐,忍耐!

    自習課。

    小熙和我趴在桌子上裝著睡大覺。”

    “小熙,這幾天有人給你打電話嗎?”我好奇地問著。”

    小熙哈欠連天地說道:“哈~什麼電話,連個鈴聲都沒有,哈——”

    這次的交談後,我們兩個人又相繼趴下哪有這種工作啊

    因為打瞌睡,所以我們兩個被攆出教室罰站。

    但是在走廊上,罰站的我們還在打著瞌睡,可想而知,我們已經困成了什麼樣子.

    “小熙,咱們別做兼職了!”我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這樣我根本沒辦法好好學習,也沒時間見玄武啊。

    小熙立即睜大了眼睛,掐住我的脖子,“你幹嗎!?你知道這份兼職有多好嗎!?只不過睡眠得不到保障而已嘛!除此之外有什麼不好啊!?”≡﹏≡

    被人掐住了脖子,我也沒有清醒過來,依然半夢半醒.“餵不行我得給玄武買禮物買什麼好”

    雖然我不斷告訴自己晚上的打工是在忍耐,其實從根本上對那個叫瑉赫的男生還是很好奇的,以至於有時候還有點期待晚上的到來,

    不知道那傻小子今天會跟我說什麼。”

    可是今天到了晚上三點居然連半通電話都沒有,氣死我了。上次罵我白癡的事情我可沒忘記,今天竟然還敢遲到,有種你就別打來,否則你就死定了!

    我一邊發誓一邊把電話握在手裏,一直到了三點二十,它才慢吞吞地響起。

    我條件反射地按下接聽鍵,劈頭就罵:“怎麼這麼晚啊!!我都要困死了!”

    那邊的人顯然楞住了,“……你在等我的電話嗎?””

    什麼嘛!我這才發覺自己反應過度。

    “誰……誰會等你的電話啊!自大狂!我這是工作,工作你懂不懂啊!”我臉上熱熱地吼回去。

    “罵我幹嗎?”電話那頭的人好像有點失望,“我又沒說什麼,你白癡啊!”

    “不準再罵我白癡!否則我詛咒你永遠追不到你喜歡的女生,哼!”

    “還說不是白癡……”韓瑉赫喃喃地說道,突然他吞吞吐吐起來,“那個……你上次說的情書的事,我回去想了一下……”

    什麼?”這家夥終於想通了嗎?“你寫了?”我好奇地問,真想不到啊,這麼囂張的家夥肯為喜歡的女孩犧牲這麼大——他在電話裏明明表現得聽到情書兩個字就想吐的樣子。

    “嗯……是有一篇……你要聽嗎?”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他在電話那頭有點眼巴巴的。好吧,看在你是我第一個客戶的面子上,我就姑且幫你一次。

    “你念給我聽啊,我幫你參考一下。”

    “你真的要聽啊?”他好像很不確定,真奇怪,平常不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嗎。

    “好啦,愛念不念,幹嗎婆婆媽媽的啊,你是不是男人啊……怪不得人家不喜歡你。”

    “什麼?你這家夥……”韓瑉赫聽了我的話在那頭哇哇大叫,“念就念!你聽著!!”

    我掩嘴暗笑,激將法起作用了,嘿嘿,我真是狡猾。

    電話那頭的瑉赫清了清嗓子,開始念他的情書,“親、親愛的……”

    那聲音僵硬得可以媲美北極冰川,天啊,這樣那女生會被凍死,我連忙打斷他,“哎哎,你這樣念不行啦。

    聽著,要這樣~~跟我念‘親~愛~的’……”

    韓瑉赫停下來,好久,才跟著我的聲調念了一遍:“親~愛~的……”

    什麼?!氣氛好奇怪……

    那低沈悅耳的聲音回蕩在我耳邊,竟然讓我的臉有點發燒……去去去,人家是念給暗戀女生的,又不是對我,李秀彬又胡思亂想啦!!

    “哦好好好,就這樣接著念下去好了……哈哈……”為了掩飾尷尬我趕緊叫他繼續,這次他無論怎麼念我都說好,再也不胡亂插嘴啦。

    “哦。”韓瑉赫答應了一聲繼續念,“你象一股暖暖的春風漾起了我心海裏愛的波瀾你象一片輕柔的雲彩縛獲住我多情的視線你象那沾滿露珠的花瓣給我帶來了一室芳香你象那劃過藍天的哨鴿給我帶來了心靈的靜遠和追求……”

    天啊!這是什麼東西?!我驚訝得下巴落地,用手抓著頭發,苦惱無比。

    他這也算是情書嗎?他是從哪裏抓來這些惡心扒拉的東西,還用那種機械一樣的聲音念出來,我的老天啊啊啊!

    驚呆三秒之後,我不客氣地狂笑出來,“o0o哈哈哈哈哈……”

    他聽到我的笑聲之後立刻停下來,惡狠狠地問:“你、你笑什麼?!不準笑!!”

    我幾乎可以看到電話那頭這家夥紅得發黑的臉——不容易啊!竟然念出這麼惡心的東西來。

    “哎喲……對不起,我……實在是……”實在是忍不住啊,李秀彬,要忍耐啊!對方是你重要的客戶!哈哈哈哈……

    “再笑就殺了你,白癡李秀彬!”韓瑉赫憤怒的叫囂響了起來。

    “不許罵我白癡!”混蛋,又犯我的大忌。

    “誰讓你騙我!”他分明是惱羞成怒。

    “我哪有,是你自己笨……那種情書女孩子能喜歡嗎?”這家夥還真沒有追女生的天賦。

    “女生都喜歡情書,這不是你說的嗎?那你要我怎樣?!媽的!!”大概被我笑得過火了,他在那頭惡狠狠地抱怨。

    突然覺得這樣肯為喜歡的女孩子犧牲的瑉赫有點可憐,不過也好可愛啊。有點羨慕那個被他喜歡的女生呢……

    這樣的打工好像也不是那麼難以忍耐了,嘻嘻。

上一頁 《暴龍紀男生》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