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生活 | 韓 流 | 影 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 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暴龍紀男生》->正文
第八章 有驚無險

    “哢咯!!是真的嗎?!我就知道你們兩個會交往!”小熙贊成地說。

    而一旁的絡瑩卻並不發言。

    “哢咯~哈哈絡瑩,你也得祝福秀彬啊!!他們兩個開始交往了。”小熙很是高興地拉著絡瑩說。”

    當然,小熙並不知道絡瑩也喜歡瑉赫,我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很對不起絡瑩。

    “嗯——對,祝福你們,我去下洗手間。”絡瑩神情古怪地說著,說完就急匆匆地離開了座位。

    “絡……絡瑩!”看到絡瑩這樣,我不禁跟在絡瑩的後面。

    小熙因為毫不知情,所以看到我這樣,很是奇怪地問:“人家去衛生間,你跟過去做什麼?真沒勁!”

    但是我還是甩開了小熙,看著絡瑩走了過去,其實我們並沒有去衛生間,而是並肩坐在了花園的椅子上。

    絡瑩坐在椅子上默默地哭泣。==

    “絡瑩。”

    聽到我的聲音,絡瑩吃了一驚,連忙擦了擦眼淚。

    “噢,秀彬來了,哈哈!!你怎麼跟過來了?!!”絡瑩強顏著歡笑說。

    “對不起,對不起……”看到這樣的絡瑩我很是難過,所以不由自主地向她說著道歉。

    “什麼……什麼對不起?!!”絡瑩還裝作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似的問我。

    “真的對不起。”

    我只會說對不起,說實在的我確實覺得很對不起絡瑩。

    絡瑩已經喜歡瑉赫好幾年了,可是突然出現我這樣一個所謂的初戀,橫刀奪愛。==要是我,我一定會恨得咬牙切齒的,決不會放過那個女孩子。

    “對不起,秀彬——”絡瑩反而跟我說對不起。

    “有什麼好對不起的?!是我對不起你。”我看著她很是傷心地說。

    “我說過會促成你們兩個在一起,結果自己卻躲在這裏哭。實在對不起,真的。”絡瑩一再地表示會忘記瑉赫。

    當下午課的鈴聲響起時,絡瑩已經能夠開心地笑出來了。

    絡瑩就是一個洋娃娃,能帶給別人歡樂的洋娃娃。

    “吱吱吱吱——”

    在上課的時間,我接到了一個短信息。

    “下課後,在正門等我~”是瑉赫發過來的。

    下課後等,難道他要來學校嗎?!

    我躲閃著老師的註意,立即回復過去。

    “無賴,.你是說下課後要來我們學校嗎?!”

    短信很快又有了回復。

    這個家夥難道不用學習嗎?這麼有時間的。

    “下課後等我!我去接我老婆!”

    誰是他的老婆呀,對了,我現在是他的老婆。看到這個我有點喜滋滋的。

    當下課鈴聲一響,我就立即飛奔出去。!!

    這時候校門口已經聚集了很多女高的學生了。

    穿著校服的女生實在是很多,已經將校門口給堵死了。!

    “秀彬,秀彬!!我剛才去看過了,可不得了呢!”絡瑩大呼小叫地說。

    我看到校門口是那種情景,於是我就讓絡瑩先到校門外看了看。

    說實在的,我一開始就自己一個人走出去總是覺得有些難為情的,.

    “嗯?發生了什麼啊?!”小熙聽到絡瑩的話,立即打開窗戶往外看。

    “哇,不得了啊,四大天王——”頓時有人在驚呼。

    不得了啊,四大天王?

    “什麼?他們和下課的學生們有什麼關系啊?”我對小熙說。

    小熙拍了拍我的後腦勺。

    到目前為止,小熙還是沒有找到能夠教訓我的理由,現在她分明就是想找個機會報復報復我。-0-

    我覺得挺疼的,無辜地揉了揉後腦勺。

    “你看看那邊,所有的女生都聚集到四大天王周圍,哪有就那樣心甘情願地走開的啊?全都想看看四大天王,.四大天王完全亂了陣腳!!”

    小熙指著窗外說。

    看那樣的情況,小熙說的一點都沒錯。

    那些女孩子就好像一群小螞蟻咬住香甜的面包不肯松口一樣,圍著四大天王不放他們走。

    “秀彬,快出去看看,要不他們的衣服等下會被那群瘋婆娘們給拽爛的。”小熙拍拍我說道。

    嗯,女高的學生的確很厲害,我應該趕緊出去救他們的。==我聽罷小熙的話,立即飛奔出去。

    但是我根本就找不見四大天王。

    天啊!!——

    我清了清嗓子,“啊啊——準備好了嗎?!好了!”我自問自答了一會。

    然後覺得我的嗓子應該可以了,於是大聲地喊了一聲:“韓瑉赫!!!李秀彬出來了!!!”

    我使出渾身的力氣喊出來了,還好聲音真得很大.

    這一嗓子喊完後,我立即覺得喉嚨很痛。不過效果很是不錯呀.==螞蟻群迅速往後退,哦,不,是女高的學生立即往後退。

    瑉赫剛才一定是被這陣勢嚇壞了吧,==他可能以前很少見到有這樣的女生啊。――

    不一會兒,我就看到瑉赫衣衫不整地從人群中突圍出來。==

    哇,好酷啊。

    從扒爛的衣服空隙裏,白白的結實的胸肌依稀可見,不過再看看四大天王其他成員的情況,好像也比他好不到哪裏去。

    其中那個叫張小震的男孩子最酷,他幹脆把外套脫下來,嘴巴還像我上次見他時一樣,不停地叫罵著。

    他的身上已經出現幾處抓傷,大概是用指甲抓破的吧,不過還好,幸虧沒有抓到面孔上。

    不過瑉赫身上的傷就明顯的多一些啊,==我開始心疼起來。

    ==;;我看了看校門不巧,又一群螞蟻爬出來了。

    媽的。

    “瑉赫!!!!!快跑!!!!”我立即朝他們喊道。

    還沒有回過神來的四大天王,聽到我這話,立即跟著我跑了起來。

    我看了看身後,情況危急呀,我立即加足了馬力,一路狂奔起來。

    呵呵——難道又到了顯示我這個鬼機靈家族最炫的本事的時候了嗎?我不禁得意地想道。

    這時瑉赫抓住了我的手。

    原來瑉赫跑的很快,早已經跑在了我的前面。

    其他四大天王這時早已不知蹤影了,剛好我看到有一個家夥正在跳墻,這些壞蛋們什麼都幹做呀。

    看來唯一的出路就是我和瑉赫也得躍過那道墻,可是我穿著開口很窄的校服裙,不知道到時候會不會被撕破呀?瑉赫不明就裏,就只是一味地拽著我狂奔。

    眨眼間,我們已到那堵墻下,==我們身後追著我們的女孩子瞪大了雙眼緊隨其後。

    我第一次見到螞蟻的眼睛直冒火,不知道拔下來可否做日光燈。

    我這樣想著的時候,瑉赫已經在我前面蹲了下來。

    “你在幹什麼?”?我有點奇怪地問瑉赫。

    “.快踩上去。”瑉赫沒有直接回答我,只是催促我趕緊上去。

    我是否應該告訴他,我到底有多重?

    “討厭==我很重的!”我很不好意思地說。

    “沒關系,我的力氣也很大,拖一個你是小意思。”瑉赫一點也不在意地說。

    我像白癡一樣,相信了他的話。問題是,裙子的開口太緊,怎樣才能跳過去呢。

    我站在瑉赫的背上苦惱不已。看看身後蜂擁而至的螞蟻們,我靈機一動,刷~一下就把裙子撕了,然後像跳高選手一樣,縱身一躍,跳過了那堵墻。

    瑉赫立即跳了過來。

    不過在墻的另一邊,我可沒敢那麼酷。我蹲在墻腳下,動彈不得。==

    因為,裙子的口子撕得太大了。只要我稍一動彈,裙子裏的風景就會一覽無余。==

    “這裏也很危險,咱們快點走把。”也不知道瑉赫註意到我的窘相沒有,只會催促我,快點跑。

    “瑉赫,你先跑吧。”我對他說。

    瑉赫的力氣真得很大,這點我不得不承認。

    他只輕輕的一下,就把我拽了起來。

    然後=0=.很輕易地就看到我撕爛的裙子,他紅著臉也不說話。

    “==你現走嘛!!!!”我別扭地說。

    “我怎麼能……拋下自己的女朋友獨自離開呢?”瑉赫說著把自己的校服外套脫了下來。

    這下,我立即紅了臉,瘋子。

    瑉赫把頭調轉過去,把校服外套遞給了我。

    校服的外套上,還有我剛才踩踏的腳印呢。

    真不好意思,我聽著墻那邊的喊叫聲,立即把瑉赫遞給我的外套系在腰間上,抓著瑉赫的手跑了起來。

    “瑉赫,等一下。”我叫道。

    瑉赫看了看我。

    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瑉赫衣衫不整,露著胸膛;而我因為裙子的關系,不得不系上一件男生的衣服,這怎麼看怎麼不好。——

    “瑉赫,這件衣服太松了。”我不好意思地說。

    我身上系著的瑉赫的外套只要我一跑,這件衣服就會自動滑落下來,==這樣一來,我穿著這件衣服根本沒有什麼遮蓋的作用了。

    街上來來往往的男人們的眼睛都向我們看來,瑉赫也發現了這種情況,他嘆了口氣,拽著我走進了一個很大的服裝店。

    “隨便挑一件吧。”瑉赫說道。

    我以最快的速度在這家店裏選了一件衣服。

    哈哈,.是一條純棉的短褲。然後我又選了一件白色的T恤衫,就算是完成速配了吧。

    我到試衣間把校服換掉。

    等我出來的時候瑉赫好像已經結完了賬。我站在試衣鏡前面看了看,天啊!我立即意識到自己的審美錯誤。

    我的皮膚黑黑的,與這套白色系的衣服,很不相稱,看上去我人好像更黑了一樣。——

    瑉赫也不知道讀懂了我的心思沒有,一味地催促我快走。——

    我用長長的頭發,盡量多地遮掩著我的臉,——握著瑉赫的手跟了出去。

    突然我覺得很對不起瑉赫。

    他來接我放學,都會遇到這樣的不測,我怎能不覺得對不起他呢。

    “瑉赫!去我家吧!”我提議道。

    瑉赫看了看我,他看我的眼神裏透出難以表達的溫柔,有種說不出的感覺,這樣的他帥呆了,不知道他算不算一件藝術品,我突然好像將他收藏哦。

    “不好,我可不想再從2樓跳下去。”瑉赫顯然是不同意我的提議說道。

    “是嗎?你到女朋友的家裏,連那點覺悟都沒有怎麼行!?那我就當做你不喜歡去我家好了。”!我很是生氣地說,說罷,我轉身就大踏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我覺得自己走得很快,不過對於瑉赫大概不是這樣的。

    身後的瑉赫呵呵呵地笑出了聲。

    結果,我還是被他拽住了手。

    “知道了……走吧!!”瑉赫很是開心地說。

    “就是嘛!!早該這樣的。”

    我拉著瑉赫的手,愉快地來到我家。

    “可是……你知道嗎?”瑉赫突然說。

    “知道什麼?”?我問他。

    “我是男生啊。”瑉赫很是正經地說。

    他在說什麼啊?!難道他以為我不知道他是男生嗎?我快樂的表情凝結在臉上。==;;

    瑉赫看我這樣立即對我說:“嘿嘿!!怎麼了!?開個玩笑嘛。”

    “==哦……”我還是一臉僵硬地看著他。

    “別這樣一副表情嘛。”瑉赫笑著說。

    “==.少廢話,跟著我。”

    即便有剛才的那段插曲,我們還是手拉著手。

    我沒有力氣甩開他的手,不過他難道不知道自己的手勁有多大嗎,就不能控制一下自己力量呀。

    “叮咚~叮咚——”我按了按自己家的門鈴。

    “是誰啊~?”說話的人是秀賢。

    “開門,秀賢——”我對著門鈴對講機說。

    “嗯嗯~Darling~”秀賢很是開心地回答.

    哦,為什麼我周圍好像就沒有一個正常的人呀,真是讓人郁悶。

    瑉赫不會控制自己的力量,還有一個家夥時不時地來一句Darling、哈尼、親愛的(事實上,絕對不是那種關系)。

    再來說說我的女朋友們。

    一個女孩出了名的會尖叫,.每天都咯哢、咯哢地尖叫!!還有那個洋娃娃,那個野蠻的家夥,完全是一個翻版的全智賢,我周圍的朋友差不多就是這個樣子。

    只有我是正常的。~;;

    不對,更正。==我其實是一個特別神經質的人。

    “呵呵瑉赫師兄,您好嗎?”秀賢很是諂媚地說。

    “您好,你的傷好些了嗎?”瑉赫不知道為什麼看到眼前這個家夥就一肚子的火,他看了看我,勉強壓住了火。

    啊呀!我的手腕又開始疼了起來,我不由地瞪了瑉赫一眼。

    “秀……秀賢,快……快回房間去。”手疼的我,連話都說不明白了。-+

    秀賢轉身就回房間,走時還不忘給瑉赫敬個禮。

    “瑉赫咱們進去吧。”我招呼著瑉赫。

    然後我們兩個一起來到我的房間。

    好不容易甩開瑉赫的手一看,我的手腕早已紅了一大片。==

    “0你今後一個月不要拉我的手!”天啊,好疼!這個白癡,難道要把我給疼死才甘心嗎?!

    “為什麼我說錯什麼話了嗎?”瑉赫還一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無辜表情,看了就來氣!

    “照你這麼個抓法,過不了多久,我的手就會青掉你不是習慣一生氣就握緊拳頭嘛!?你怎麼可以在抓我手的時候,還那個樣子!?”我氣憤地對瑉赫說,一邊撫著被捏得疼痛的手腕。

    “哈哈!!對不起對不起!!很疼嗎!?”瑉赫這才了然地一笑,向我道歉。

    他竟然還敢笑!“……當然了!”我大聲向他吼過去。

    那家夥也不經我允許,就又拉住我的手。對了對了,他總是這樣,任何時候他也不曾經過我允許就拉我的手。

    “你看!!全都紅了吧!”我不自覺地抱怨出聲,其實,也並沒有那麼疼啦!可是我就是想要他內疚嘛。

    “還好啦!!你等一下我給你治療。”

    哼!還治療呢,等你來治療我都疼死啦!!我用力甩開他的手來到秀賢的房間。

    “秀賢!!上次我給你上完藥,把藥箱放在你房裏吧?”我大聲問他。

    秀賢在用電腦聽音樂。這家夥的體質真的很好,傷勢恢復得很快。

    戴著耳機的他看見我對他說話,搖搖頭示意我聽不見我說什麼。

    真是的!他的的表情讓我想起了那群螞蟻。我也不知道,怎麼會看著秀賢想起那群螞蟻。

    一生氣,我把他的耳麥揪了下來。

    “哎喲!!”秀賢順勢倒在地上,只好關掉了音樂站了起來。

    天啊,站在他身旁必須仰頭看他的我忍不住驚訝——也不知道這小子什麼時候長得這麼高。

    “姐姐!!!!你突然這樣打我怎麼行!?”他摸著摔疼的手臂,大聲地抱怨。

    這家夥的聲音也未免太大了吧,這樣是對姐姐說話的態度嗎?“秀賢!瑉赫在咱家,你還敢這麼大聲地和我說話!?”

    我的話音未落,就聽到瑉赫下樓的腳步聲。

    秀賢聽到這聲音明顯吃了一驚,急急忙忙地對我說:“姐姐,拜托了!!”說罷轉身就從自己的窗戶上跳了出去。

    秀賢的房間在一樓,所以從這裏跳出去一點都不費力氣。

    我趕緊關上窗戶拉上窗簾。這次,我得好好保護我弟弟。

    瑉赫走了進來。“發生什麼事!?”他進來便問,還到處看,想發現些什麼。

    “什麼?我喊了兩聲……沒什麼。”我努力掩飾剛才發生的一切。

    “是秀賢喊的吧?”他明顯不相信我的話。

    “是我!就是我喊的。”沒辦法了,只好死撐到底,總不能讓弟弟被他抓住吧。

    瑉赫不可思議地看了看我。

    當然!!那種聲音當然不可能是我發出來的?!

    “那種聲音怎麼可能是你發出來的?明明是男聲嘛……”他無法相信地咕噥著。

    我就知道他會這麼說,所以我為了保護秀賢也只好這麼辦了,“那……那當然是我!!不知道嗎!?我剛才在校門口也是這麼喊的。”

    “即便如此,你又怎麼和男聲相比較呢!?”他還是覺得很疑惑。

    哼,當然不是我啦~早知道會跟他扯這麼多,我應該說那不是我才對,我平生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個笨蛋。

    瑉赫就在等我這一句話。

    “那當然!”

    到現在為止一切都還好吧……我以為他會聽我的但是……

    “不對!那一定是秀賢,他為什麼衝你喊那麼大聲?嗯?!”他突然把頭伸到我面前,質問我。雖然那是很英俊的臉,但因為心虛我還是覺得有些害怕。

    “你……你神經病啊!”我小聲地嘀咕了一句,怎麼把那麼大的臉放在人家眼前嘛,若是我心臟不好被嚇到了怎麼辦?!

    “你說什麼?!”那家夥囂張地問道。

    我的心臟瞬間有點痛。

    “嘀咕什麼了?!”他連眨都不眨一下眼睛,就這樣問我。這麼地接近,連呼吸都快噴到我臉上了,真討厭!

    我應該說什麼呢?怎樣才能把這家夥給糊弄過去呢?真是傷腦筋呀!

    “……我來給你處理傷口,坐下。”那就幹脆什麼也不說,轉開話題為妙。

    “我不是問你了嗎回答我!”這個可惡的家夥大概不打算放過我了,還在那邊叫囂著要知道真相。

    “你想聽?”我給了他一個“想知道秘密就要付出代價”的眼神。

    “嗯!”他倒是一點都不害怕,估計這個世界上他就沒害怕過什麼東西吧,真是讓人羨慕又嫉妒的家夥。

    “怕你受打擊。”哎呀,我這也是為了你好啊,怎麼這家夥都不領情,真是個笨蛋。

    “……沒事,我受得了。”他反而還笑了,好像是要看好戲的眼神。

    “……那你聽好!”好吧!這是你自己找的,可不關我的事啊!

    “嗯。”他一臉的坦然,那我也不客氣了。

    他要是知道我說他神經病,一定會發狂的。我得想想辦法自保……“那個……我、我說我愛你。”

    “什麼?!”果然,他的下巴掉下來了——可別怪我沒提醒過你喔!是你自己要知道答案的,雖然這個答案是我自己編造的啦!

    “我愛你。”豁出去了,不這樣說他是不會罷休的吧。不過……

    我絕對沒有愛過他!!絕對沒有喔!!這樣說只是因為瑉赫聽到這句話,就會變成小綿羊!!我耍了個小聰明!!嘻嘻……

    “真的嗎?!”他的臉像是被陽光照到一般亮了起來。

    “當然!我為什麼要撒謊!?”我心虛地說著,哼,為了保護自己而說謊,神是可以原諒的吧?我不禁開始覺得明明在撒謊,還裝作誠實得要命的自己可以進入娛樂圈了。

    “來!!快來處理傷口!”三十六記走為上,我還是趕緊帶他離開這個危險的話題比較好,而且,我也實在擔心他的傷勢。

    “!不用治療!”他酷酷地回答。是不是男生都很願意忍著痛,這樣比較酷嗎?真是受不了!

    “是嗎?那就算了吧,以後你都不用來見我了,我反正看都不願意看身上有疤痕的男孩子。又醜又可怕。”

    這種家夥不給他點顏色看是不行的。

    果然這下子,瑉赫立即坐到了床上。

    哈哈哈,上當了,好可愛喲!

    可是……“你為什麼坐在這裏?”我強忍住笑,問道。

    “讓你給我治療啊”他好像覺得挺莫名其妙似的。

    “你不是說不用嗎”哼,這種別扭的臭小孩,我得好好折磨一下他才好。

    “可是……你不是不喜歡嗎……”他做出一臉為難的樣子。

    “知道了!”呵呵,這小子,竟然們這麼在意我的話啊,想想忍不住有些得意哩!

    我開始給他處理傷口。

    一想起我家就我們兩個人,我就情不自禁臉紅起來。++從剛才開始,我就顯露出了我溫柔的一面,啊,真是有些怪難為情的。==

    嗨,我究竟在怕什麼呀!說實在的,他總不至於把我吃掉吧!我吃掉他還差不多!

    “嘿!!!衣服都被撕爛了,這怎麼穿啊!?”看著他慘不忍睹的全身,是我打破了沈默。

    “還好啦。”他不是很介意地隨便看了看,並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

    可是我卻覺得這很嚴重,不好好穿衣服怎麼行,“等下!!”

    我開始翻秀賢的衣櫃……這小子,衣櫃怎麼這麼亂,回頭得好好教訓一頓才是!

    “哇!這是什麼……”一些奇奇怪怪的衣服露了出來。

    內褲、臟臟的足球服、外套……我很努力地在那些衣服中,找了一件勉強還算幹凈的衣服,遞給瑉赫讓他穿上。

    瑉赫眨眼間就套在身上,動作很隨意,卻非常地瀟灑。頭發雖然被弄亂了,但這絲毫不影響他的賞心悅目。;;

    啊啊……我在想什麼呀,我可是個女生呀!怎麼會這樣?!

    “好了吧??去我房裏怎麼樣!”我讀懂了瑉赫不想離開的表情,就請他到我的房間坐了一會兒。-=

    對!!李秀彬你不會被他吃掉的只要你自己鎮定一點,就絕不會有事。我拼命地對自己進行心理建設——其實真是的,哪有什麼好擔心的嘛!

    瑉赫只不過嘴上會說不見得真得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

    我踏上樓梯,自己想著心事。

    瑉赫跟我在我房裏,各自想著自己的事,就那樣一言不發地呆了十分鐘。

    正想著這樣呆下去不行,我慢吞吞地走到廚房!剛倒好果汁準備拿上樓去……

    咣當……我聽到一聲巨響。

    “秀彬~秀賢~爸爸回來了”!!某個非常熟悉的聲音也跟著響起來。

    我爸爸出場了!!

    “啊!!爸爸!!您、您回來了?!”天啊,他怎麼在這種關鍵的時刻出現啊!

    “乖女兒,你手裏的是什麼?!”老頭子還誇張地抖動鼻子作嗅嗅狀。

    “啊?這個……我想喝果汁嘛!最近要考試,所以端上去復習的時候喝!”我可不想說謊啊,神會原諒我的吧?

    “喔……原來如此,可是,怎麼是兩杯啊?!”老爸好似漫不經心地問我。

    啊?想不到他竟然看得這麼仔細,可惡!“這、這個啊,這當然是是給爸爸準備的,嘻嘻嘻!”只好這樣說了,希望老頭開心一下嘛!

    “啊啊,爸爸好高興啊……”老頭邊說邊把果汁老實不客氣地接過去大口喝下,剛籲了口氣他又接著問:“可你怎麼知道我這會兒回來!?”

    什麼嘛!爸爸好像不大相信我說的話。不過話說回來,我的謊話不是本來就漏洞百出嗎?

    “我剛才在房裏學習,嘻嘻嘻……聽到爸爸的車回來了,所以就下來給爸爸也倒了一杯啊,嘻嘻嘻!”我嬉皮笑臉地解釋著,自己都覺得很混蛋。

    虛偽啊,虛偽的李秀彬!!

    “你聽到我車的聲音?”爸爸喃喃自語著,好像非常迷惑的樣子,“可是我今天是坐大巴回來的啊。”

    那是什麼話?!可惡!這兩天你不是天天在炫耀自己的新車嗎?怎麼今天偏偏會放著新車不坐,坐大巴回來呢?你這不是陷你女兒於不義嗎?

    “……爸爸你喝,我去學習了~”這種時候還是趕緊溜走比較好,所以我不容爸爸回答,就跑上樓去。

    剛進房間我就對瑉赫輕聲地喊:“餵!!韓瑉赫!!趕快跳下去!!”我指著半開的窗戶,示意他趕快行動——事關我的名節問題,可不能含糊啊!

    可是瑉赫明顯沒搞清楚狀況,睜大了眼睛看著我。

    “快跳,跳下去你聽不懂啊?我爸爸回來了!”他怎麼能在這種時候這麼遲鈍?0

    “跳下去我懂……可是,鞋呢?”他很無辜地看著我。

    “上次也是這樣跳下去的!”現在又在挑剔什麼啊?真是的!

    “我那天可是穿著鞋進來的。”

    無賴,明明是要給我難題嘛。-=

    “你等一下!”我沒好氣地拋給他一句,迅速地跑到一樓。

    剛跑到樓下,就看到死盯著一雙明顯不是我們家的鞋子不放的爸爸爸爸看見我,就拿著鞋走向我走來。

    危險!!0

    我迅速縮回房間裏。

    “餵!!我爸爸上來了,快跳啊!!”我都快急死了。

    “那這次你幫我做什麼?”天下太平的瑉赫。他倒是半點都不急,還借機會敲詐我,實在是個混蛋!0

    可是我已經沒有選擇了,這原本就不是個公平的交易,“嗯,好了好了,我答應你什麼都行,快跳!我爸爸知道我帶男生回家,會揍扁我的!!”拜托你韓大少爺為了我的生命著想趕緊離開吧!0

    “知道了,那說定了!”

    他還有時間對我笑笑,哼,即使你笑得好看我也不原諒你威脅我的行為!!0

    “知道了知道了……”我嘴裏拼命地敷衍他,只希望這家夥能迅速消失在我的視線裏。

    爸爸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天啊,就快來不及了!我推瑉赫到窗臺,讓他快點跳下去。

    說時遲,那時快,瑉赫剛從窗臺上消失,爸爸就走了進來。好險,好險!!

    “爸……爸爸~?”我強作鎮定地對著他,勉強擠出一個乖巧的笑容。

    “你把手伸到窗外做什麼?”他一臉探究地看著我。

    “嗯??啊……我正在跟樓下的年輕人說話呢讓他幫我把掉下去的五十元錢揀上來。”哈哈,那個年輕人就是瑉赫。

    我臨時想出一個好主意,這樣說就萬無一失了吧?善意的謊言,善意的謊言!!其實我是不愛說謊的!

    爸爸很是疑惑,然後把視線轉移到我這裏。他將手中的鞋展示到我面前:“這雙鞋是誰的?”

    “這……這個啊,這雙鞋應該是秀賢的!!呵呵呵……對對,就是我給秀賢買的。”我做出恍然大悟的樣子。

    “是嗎??”爸爸出神地看著那雙鞋,我則渾身上下都在冒著冷汗。爸爸呀,可不可以暫時放過你女兒一下下嘛?我什麼壞事也沒做啊!

    對了!瑉赫應該在樓下期盼我快把鞋扔下去吧,沒有鞋子他可怎麼走路啊。

    想到這裏,我搶回爸爸手中的鞋。

    “爸爸你看這雙鞋嘿不錯吧?呵呵呵!!哎喲……”我假裝著站立不穩的樣子,手往後面一伸,立即把鞋子扔了出去。這真是醜態百出啊,瑉赫,我為了你可是犧牲很大喔!0

    “啊呀天!怎麼辦怎麼辦!!鞋子掉了!”我大聲地說,生怕瑉赫聽不到。

    順便瞄了一眼樓下,看見瑉赫拿著鞋就跑。哈哈哈哈,我第一次覺得瑉赫這麼乖~==真是機靈的家夥!

    “爸爸!!你看啦!!那個年輕人拿著鞋子就跑掉了!!我那五十元錢也被他拿走了!!怎麼辦我虧大了!”我委屈地瞧著父親撒嬌。

    爸爸的臉色已經紅一陣白一陣,顯然被我氣得說不出話來。

    今天真是驚險的一天,還好還好,順利度過!!

上一頁 《暴龍紀男生》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