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S·D·佩瑞->《生化危機08:自由之路》->正文
第十六章 鐵皮罐子

  洛佩斯從來沒有在軍隊服過役,所以他對海軍可以說是一無所知。首先擺在他眼前的問題就是“怎樣才能進入到潛艇當中”。在潛艇兩側的船體上有十二個排成兩列的艙口.洛佩斯急忙走過去想要尋找把手,那是攜帶了核彈頭SLBM(潛射彈道導彈)的發射口,所以他根本就沒找找到什麼把手之類的東西。正當洛佩斯束手無策的時候,傑克在艦橋的側面發現了一個艙口。不知是密碼破譯者的經驗還是某種與生俱來的本能,總之傑克找到了一個突破口。他在前,洛佩斯在後,兩個人鉆進了潛水艇的船艙裏。

  進來之後,兩個人交換了位置,變成洛佩斯在前面開路,首先迎接他們的是死一般的寂靜。可能是對方沒有時間來迎接自己,完全沒有之前想像的那些士兵們列隊迎接的歡迎儀式,而且艙裏靜得讓人感受不到一絲活人的氣息。難道這裏也已經受到了襲擊?這種想法忽然讓洛佩斯感到有些恐怖,他有些後悔自己站前面,可是卻並沒有打算與傑克換回來。雖然身後除了傑克之外沒有其他人,但洛佩斯仍然不想讓任何人看到自己膽怯的一面。

  即使這樣,恐懼依然存在。洛佩斯想要打破這種沈默,他知道這就是導致恐懼的原因之一。

  “餵,有人嗎?”

  在空無一人的潛艇內,只有他的聲音回響著,本想呼喚士兵的洛佩斯被自己發出的聲音嚇得渾身不停地打寒顫。等了一會兒,沒有人回答他。這下有點兒不妙,離開自由號來到這裏恐怕是個錯誤的決定。可是當洛佩斯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他們已經來到這裏了。:

  走著走著,洛佩斯發現了一個房間。這裏好像是間食堂,在並列擺放的桌子上放著剛吃了一的炸面圈,上面還塗了一層厚厚的覆盆子果醬。聞上去的確是美國的味道,洛佩斯走過去拿起來看了看,那些紅色的東西並不是果醬,而是大量的人血。

  “媽的!”

  洛佩斯大聲叫罵著,將手中的炸面圈狠狠扔在地上。他看了看手表馬上就到到黎明時分了,以炸面圈作為早餐,這的確是美國人的習慣。如垂可能的話,自己在出示警徽之後也許對方會邀請自己共進早餐。可是現在炸面圈的主人只留下了一個牙印和大量的鮮血,不知去什麼地方了。恐怕……最壞的情況就是……

  想到這裏,洛佩斯真的有些後悔了,可是既然已經來了,他就沒打算回去。因為在這個時候無論是前進還是後退,其風險都是一樣的。如果就這樣走下去,一個士兵都沒有看到的話,那麼至少也要拿到一些武器才行。

  洛佩斯在心中打定主意,轉身對傑克說道:“餵,傑克……你,有些害怕了吧?”

  傑克沒有回答。這時洛佩斯的目光停在了放在食堂出口處的那些籃球雜誌上,在他的眼裏這些雜誌也散發著濃濃的美國味道。

  他接著向傑克問道:“你是尼克斯隊的球迷吧,你知道他們這個賽季的成績嗎?”

  傑克還是沒有回答,洛佩斯突然停下腳步,有些惱怒地說道:“餵,咱們倆說說話好嗎,剛才在自由號上也是一副沈默寡言的樣子。你在看到那些堆積如山的屍體時不是吐了嗎?那才像是個正常人,也讓我感到很安心。可是現在你怎麼又變成那個精神不正常的混蛋了?”

  洛佩斯的聲音在潛艇裏回蕩著,實際上他並不是想和傑克進行一場友好的談話,只不過在這種情況下,只有通過談話來減輕心中的恐懼。

  傑克搖了搖頭,結結巴巴地說道:“我已經……好久沒看比賽了,因為……我離開紐約很長時間了。”

  這種突然而又普通的回答,實在讓洛佩斯搞不清楚傑克這是在回答哪個問題,所以在一瞬間他感到有些迷惑。不過隨即他就明白了,然後從鼻子裏長長地呼出一口氣,並笑了笑。洛佩斯覺得在這種時候多虧了傑克,那種緊張感才能稍微得到緩解。

  “你說的是尼克斯隊吧,對,是的……我剛才問過你的。不好意思,你說過曾經和戀人一起去看的比賽,她是叫西爾維亞吧?”

  傑克的腦海中閃過戀人西爾維亞的臉龐,而洛佩斯也想起了來本應在自由號上的小西爾維亞。

  “西爾維亞她……怎麼樣了?”

  洛佩斯的問題稍微有些含糊,不知道他指的是哪個西爾維亞。傑克一邊想著自己的戀人,回答說:“不知道,她到底怎麼了,我還沒有回想起來。”

  “拿到武器之後我們就返回自由號,一定要把西爾維亞救出來。”洛佩斯心中掛念著小西爾維亞,於是急忙和傑克向前走去。

  不一會兒在通道的拐角處,兩個人同時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那是他們強迫自己忘記的血腥昧。洛佩斯再次緊張起來,他小心翼冀地轉過拐角,剛才在自由號後部甲板上的那幕景象再次展現在他的眼前。這時,洛佩斯也不禁想要嘔吐,心想如果剛才在食堂沒有看到那些沾滿了鮮血的炸面圈就好了。他猛然間一擡頭,發現武器庫就在自己的眼前。可能是潛艇上的眾人發現怪物入侵,於是都想進入武器庫,可惜他們的這一行動被怪物察覺,於是先下手將他們全部殺害了。從現場來看,應該是一個人都沒能進入武器庫。二人小心地避開眾人的屍體,向著武器庫走去。在血泊中,他們每邁出一步,那種黏稠滑膩的觸感就會從腳底傳達至大腦。

  洛佩斯緊皺著眉頭,小心說道:“可惡,我的鞋……可是很貴的。真的,是名牌啊。不過也沒辦法”

  說著,他們終於來到了門前洛佩斯握住中間的門把手,用力地轉動起來。隨即,那扇厚重的大門慢慢地打開了,裏面的空氣一下子迎面吹來。

  洛佩斯此時感到無比地安心,只要進到這裏面就沒問題了,將這扇堅固的門一關,裏面就成了一個密閉的鐵皮罐頭了。即便是怪物來了,也無法輕易打開吧。想到這,洛佩斯一閃身進入了武器庫,回頭衝著還在通道上的傑克用力地招手說:“想什麼呢?快點進來啊!”

  傑克有些反應遲鈍地走了進來,洛佩斯看他進來之後,馬上把門關了起來。

  “真是,難道你不知道現在的情況有多麼危急嗎?說完,洛佩斯轉動內側的把手,將門緊緊地鎖上。好,這樣就可以松口氣了。等一會兒拿到武器之後,就可以徹底離開這裏了。洛佩斯轉過身,開始環顧這個房間裏的環境。

  下一個瞬間,一個出乎意料的東西闖進了他的視線內,他的心臟像是被人用力地握住一樣,一瞬間收縮起來。被擠壓出來的血液直接導致血壓上升從而壓追到腦細胞,讓他感到頭暈。大腦仿佛失去了所有機能,取而代之的是運動神經本能地將雙手擡了起來,並將貝黴塔握在手中。槍口瞄準的目標是在陰暗中浮現出的人影,那個人當然不是傑克,也不是洛佩斯自己,如果是那個記者的話,我們這不就成了作繭自縛嗎,媽的!這次可真的是弄砸了!在離開自由號來到這裏的路上他們有無數種選擇,而洛佩斯卻偏偏選了這個最差的。

  這時,那個人影也搖搖晃晃地向他們走了過來。洛佩斯仔細看了看,對方手中拿著海軍用的步槍,槍口正對著自己這邊。是幸存的士兵嗎?洛佩斯再仔細一看,他終於認出了那個人。

  當確定了對方的身分之後,洛佩斯大聲喊道:“露易絲·卡!”

  認出了洛佩斯的卡中尉將手中的槍口對準了地板,洛佩斯也松了一口氣,全身緊張的肌肉松懈下來,他剛想將手中的貝雷塔放下的時候,突然又恢復了剛才的姿勢,大聲嘁道:“放下你的武器!”

  卡中尉並沒有聽他的,只是哼笑了一聲。

  “你們這些人永遠指揮遵照規章制度來辦事,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情況,我們所要面對的敵人超乎想像地強大。”

  “那麼說,真的是……那個記者?”

  “那個東西已經不能稱之為記者了,我最後看到它的時候是一個巨大的肉塊。對了,它還殺害了你的同事,簡直就是個怪物,等你抓住它之後可以以謀殺罪起訴它。”

  洛佩斯慢慢地放下手槍,然後將貝雷塔收進槍套裏。他為自己剛才的膽怯而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於是他像為了給自己開脫似地小聲說道:“這樣啊,那麼下次再看到那個家夥的話就能夠一目了然了。只要不是人類的樣子,我就可以毫不猶豫地扣動扳機。”

  卡中尉轉身來到身後的大型保管箱前,開始仔細地查看保管箱的構造。

  “你在這裏幹什麼?”洛佩斯問道。

  卡中尉冷冷地回答道:“你們的想法和我一樣吧,想要對付那個家夥,強力的武器是十分必要的。可是這種保管箱用的是刻度盤式的鎖,現在卻沒有人知道密碼。“

  突然傑克走上前去,推開站在那裏的卡中尉,然後把耳朵貼緊保險箱,開始轉動門上的刻度盤。只見傑克不停地左右轉動著刻度盤洛佩斯和卡中尉只是站在旁邊靜靜地看著他。

  “有沒有細一點兒的東西……”

  在地板上剛好有一截鐵絲,洛佩斯一彎腰將鐵絲撿起來遞給了傑克。傑克卷起衣袖,靈巧地將手中的鐵絲一彎,插入了刻度盤邊上的鎖孔裏。他輕輕地轉動了一下鐵絲,於是一聲令人愉悅的金屬聲過後,門被打開了。

  卡中尉皺了下眉頭,向洛佩斯問道:“我的電腦也是被……他到底是什麼人?不是殺人犯嗎?”

  “雖然他本人已經否認曾殺過人,不過我也不太了解。”

  洛佩斯走過去一看,只見保管箱裏面存放了大量的武器,其中還包括許多重型武器。這些武器幾乎都是美國制造的,這時洛佩斯才覺得自己平時所要繳納的高額稅金其實還是很有必要的。他拿了一把裝有榴彈發射器的M16以及各種手榴彈,然後向卡中尉問道:“露易絲·卡,你打算怎麼辦?我們現在準備回到自由號,你要不要一起采啊?”

  卡中尉的眼睛中閃過一絲猶豫,洛佩斯都看在艱裏。

  “正如你所說的,現在情況發生了改變。那個新聞記者變成了怪物,而我站在個人的角度也想要殺了那個家夥,我一定要為同事報仇。當然,在這種時候,如果你這種有經驗的人能來幫忙的話……還是說,你心中有抵觸情緒,不想對好不容易成功的實驗品下手呢?”

  卡中尉想起了陳的臉,他如今已經不在人世了,所以即便實驗完成了活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了。而且讓完成體活下去,恐怕它只會不停地進行殺戳,那樣的話可能連自己的生命也會命懸一線,此時的自己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了。

  “好,我加入你們。”

  卡中尉說完在保管庫中也拿了一把和洛佩斯同樣裝備的步槍。

  “好,既然已經決定了,就快點離開這裏吧。盡量多拿一些武器回到自由號上。

  兩個人拿過旁邊的空包,開始往裏面裝武器以及彈藥。看著身邊默默行動的卡中尉,洛佩斯不經意地說道:“你的手法很純熟嘛!露易斯卡你果然是雇傭兵吧?”

  “我只說一遍,今後不要稱呼我的全名。”

  “那我應該稱呼你什麼呢,卡小姐?還是說你已經結婚了,如果是那樣我失禮了,也許應該稱呼你為卡夫人。莫非你真的已經結婚了?”洛佩斯輕輕地搖著頭微笑著說。

  “別胡說,我只是討厭自己的姓氏而已。”

  “卡是北歐系的姓名,但是你的皮膚有些黑,所以作為歐洲人來看,你的父母中有一方應該帶有非洲血統。”

  突然,卡中尉的動作停了下來,她那銳利的眼神狠狠地刺向洛佩斯,而洛佩斯也發現了她的眼神,同樣停了下來,攤開了雙手。

  “有什麼好生氣的,餵,我是美國人出生在芝加哥。在芝加哥,像你這樣的家夥多得很,我根本不覺得有什麼,我也出生在擁有西班牙血統的波多黎各移民家庭。而正是由於這些人聚在一起才組成我們的社會,這是美國的常識。”

  卡中尉在腦海中想著,這是美國的常識嗎,對她來說這些人經常都是神經遲鈍的家夥。回憶起人生的過往,名字以及膚色都是她所不願觸及的東西。也因此,她從小就不屬於父母的任何一方,卡中尉在童年時期就是在孤獨中度過的。對於在這種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她來說,軍隊無疑是消除自己不滿的最佳機構了,於是卡中尉義無反顧地加入了軍隊。但命運是充滿了諷刺的,退伍後,雖然擁有強健肉體以及過人技術的她成為了安布雷拉的雇傭兵,可是在那裏卻存在著更為嚴格的等級制度。高高在上的雇主將這些窟傭兵視為蟲豸一般,完全不把他們當人來對待。但是在那些人當中,陳是一個例外,他與其他的雇主不同,對卡中尉也十分和善。現在想起來,在卡中尉的人生中,陳是惟一平等對待她的人。恐怕在講究高貴血統的統治集團中,陳作為一個中國人來說與卡中尉有些同病相憐吧。可至少在卡中尉的眼睛裏,他是那麼地平易近人,又是那麼溫柔多情。

  卡中尉的腦海中,再次浮現出陳的臉龐。

  洛佩斯在一旁默默地盯著她,說道:“知道了,是我不好。那麼露易絲,這樣稱呼你就沒問題了吧?”

  卡中尉這才回過神來,可是隨即她又回想起陳曾經深情款款地稱呼己露易絲,於是哼笑了一聲將裝滿了武器的袋子抗在肩上,站了起來。

  “不行,這個稱呼太親密了,你還是像原來那樣叫我吧。”

  說完一扭頭離開了保管箱,洛佩斯啞然地看著她的背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感覺自己被人耍了似的十分惱火。洛佩斯咂了咂嘴,不服輸地扛起兩袋武器,站了起來。可他的力氣果然還是敵不過卡中尉。洛佩斯搖搖晃晃地站不穩腳跟,裝滿了武器的袋子掉落在地上。

  在他們兩個談話的時候,傑克什麼也沒有做,只是呆呆地站在旁邊。卡中尉看到他這個樣子想了想,然後將手裏的步槍遞了過去,可是被洛佩斯攔了下來。

  卡中尉看了看他洛佩斯搖頭說道:“不好意思,只有這個是不行的,不能把武器給這個家夥。”

  說著,洛佩斯接過了卡中尉遞過來的武器,輕輕地放到地板上,然用雙手拎起掉落在地上的袋子。

  “說到底只有咱們兩個去對付那個家夥,沒問題吧……露易絲·卡?”

  卡中尉沒有回答,只是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後。傑克也跟在他們的身後,三人準備從這個房間裏出去。洛佩斯還是用剛剛進來的方法,輕輕將門打開一道縫隙,然後從縫隙中窺視外面的走廊。

  在門的外面站著一個人!洛佩斯的眼睛不斷地上下打量著對方,可由於太近了,洛佩斯產生了一種正在看鏡子的幻覺。那是一個怪物,但卻與卡中尉剛才所說的怪物的樣子相距甚遠。之前的那個記者如今還保著一定的人型,就站在距離洛佩斯大概五十厘米的地方,默默地看著他。

  卡中尉凝神一看這和她之前在自由號的倉庫中所看到的怪物明顯不一樣了。比起之前有小型直升機一半大小的身體來說,它現在的樣子的確有些偏小而且還恢復了人型。惟一與人類不同的地方就是有些乳白的黏稠液體覆蓋在它身體的表面,從縫隙間露出來的好像是皮膚一樣的表皮,呈白濁及半透明狀,甚至能夠看到肌肉以及包裹在肌肉上的血管。如果臉的部分不是透明的話,整體輪廓和之前的記者還是比較相似的。但是包括頭發在內的所有體毛都不見了,雖然體型變得小了一些,不過與之前比起來還是不錯的,看來將那些多余部分的肉體消掉之後就是完成之後的肉體了。卡中尉想起陳傳送過來的資料,它和之前安布雷拉公司制造出來的怪物不一樣,能夠瞬間適應環境,並可以變化成任何形態,而且這一切都是它的本能。這就是c病毒最大的特征,這種由本能所篩選出來的樣子就是完成體的究極形態。這的的確確就是陳所追求的目標——完成體。

  洛佩斯呆呆地看著眼前的這個怪物,隨即反應過來,想要將打開的門關上。可是突然,完成體擡起手來,用手掌抓住門的邊緣,以一股極其強大的力量將門推開。

  洛佩斯急忙把手裏的袋子放在地板上,然後將背在身後的步槍抓在手裏。完威體的手也在一瞬間做出了反應,變成了一把鋒利的匕首。還沒等洛佩斯的槍口對準它怪物的手以快得看不見的速度輕輕一揮。步槍的槍身部分閃過一串火花,之後便斷成兩截,前面的那部分掉在了地板上。洛佩斯感到四肢無力,一下子跌坐在地板上,然後開始向後退去,完成體則不緊不慢地追了過來。

  於是在完成體的身後與出口之間隨即閃出了一個縫隙,於是洛佩斯對卡中尉大聲喊道:“快跑!帶上傑克!”

  卡中尉沒有任何猶豫,抓著傑克拘禁服的長袖便向著門口跑去。

  完成體看了看她,當他們擦肩而過的時候,從它站著的位置輕輕地揮了揮手。於是掛在卡中尉肩上的袋子和步槍瞬間被切斷了,一起掉在了地板上。卡中尉的身上一點兒傷部沒有,在這種距離下而且又是金屬的槍身,卻在它輕輕的一揮下便斷成兩截,可見它的爪子有多麼大的力量。

  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的卡中尉,此時看到了完成體的臉,它的嘴角好像在微微上翹,看上去像是在微笑。卡中尉覺得實在是難以置信,如果那真的是笑容的話,則證明在它的大腦中除了本能之外,其他部分的機能也被完整地保留了下來,也許它會以自我意誌來展開行動。剛才它只是為了卸下我的武器,故意放過我…這是在享受殺戮的快感。想到這裏,卡中尉不禁覺得從腳底升起一股強烈的寒意。

  這時,在完成體和卡中尉之間,響起了洛佩斯的聲音。

  “餵,英國混蛋!”

  完成體又將目光轉回到洛佩斯身上,只見洛佩斯坐在地上,手中拿著那把卡中尉本想遞給傑克的步槍。

  “你的對手是作為美國人的我,以及我手中這個美國制造出來的家夥!”

  已經瞄準了目標的步槍毫不留情地連續噴射出火焰,完成體用雙手護住自己的臉,身體竟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裏,任憑洛佩斯射擊。

  趁著這個機會,卡中尉連忙拉住傑克逃出了房間,遠遠地離開了武器庫的門。不一會兒,從門縫中露出的光芒消失了,槍聲也停了下來,潛艇內又陷入了寂靜當中。

上一頁 《生化危機08:自由之路》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