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淵書閣->格瑞特妖怪學院·血月銀魂之卷->正文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九幕 死神降臨的變奏曲 1、美麗的誓言之湖
  "災難?"

  "分離?"

  不是吧?在一起還不到十天,馬上就要分離?兩個人同時瞪大了眼睛。

  一個問:"什麼災難?"

  一個問:"永遠是多久?"

  氣氛一下子凝滯了起來,易爾達的權威讓人不能忽視這個結果。而他嚴肅的聲音也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

  "我只能占蔔到這裏,具體的事水晶球是占蔔不出來的。不過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必然的命運。"

  說完,易爾達就不再說話了。兩個人心情沈重地走出小木屋。

  會是什麼樣的災難呢?想到水晶球裏的那一抹如鮮血般不祥的紅,小丸子就渾身不自在。

  光翼伸手扯了扯小丸子圓圓的臉頰,很不屑地看著她說:"笨蛋,這種東西怎麼可以相信?"

  雖然知道光翼是想安慰她,雖然也很想對這個結果一笑置之,但不安卻已經像瘋長的藤蔓一般在心中紮根。

  小丸子強扯出一個淡然的笑容,眼睛裏卻是深深的憂慮:"可你不是說過,這裏占蔔很準嗎?"

  "準是準,但是剛才占蔔的結果也沒說什麼災難,有什麼好擔心的。你本來長得就不漂亮,現在皺成這樣。"光翼又扯了扯小丸子的臉,鄙視地說,"簡直醜得不能看。"

  "餵……"

  不等小丸子爭辯,光翼的背後就毫無預警地張開了一雙黑色的翼。他隨即拉起小丸子的手,把她一把抱入懷中,溫柔地說:"傻瓜,你什麼都不用擔心。"說著他向著一個方向飛了過去。

  風輕柔地吹起小丸子的栗色頭發,蔥綠的樹林在腳下蔓延,比地面清新一百倍的空氣在鼻尖輕輕撫過。最關鍵的是,身邊這個人是光翼啊。

  小丸子的臉柔和下來,掛上釋然的微笑。

  "餵,你帶我去哪裏?"

  光翼沒有馬上回答,只是笑笑,漂亮的紅寶石般的眼睛帶著水樣的輕柔。

  "誓言之湖。"

  風將他的聲音輕輕吹散開來。

  柔軟的綠色虔誠地匍匐在湖畔,襯托著湖水的晶瑩,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是陽光落下的輕淺的光暈。不知名的花朵舒展著纖細的身姿,零落地開著。環繞著如幽藍的鏡面一般美麗湖面的,是一片層層疊疊的古老樹林。

  誓言之湖,有如一位隱居山林的少女般美麗,脫俗,靜謐得不可思議。

  小丸子張了張嘴巴,又閉上,突然覺得,打擾了這裏的寧靜很不應該。

  光翼拉著她的手走到湖邊,巨大的黑翼不知何時已經收起:"這個湖從妖怪世界誕生起就一直存在。傳說是我們的祖先為了宣誓忠誠而設。現在,更是……"

  光翼說到這裏,忽然不好意思起來,沒有把後半句話說出來。

  這裏是妖怪世界婚禮的儀式地,所有愛侶都會在這裏完成永世相守的誓言。

  光翼把小丸子的手拉過去,攤開,然後默念了一句奇怪的咒語,一團柔和的白光就在他的手指匯聚,然後如同脫落的水珠,落到了湖面。

  小丸子好奇地看著這一幕,瞪大了眼睛,不知道他打算做什麼。

  這個時候,那團光仿佛水晶球一樣攝取了一點湖水,重新又飛了回來,輕盈地落在光翼的手指上。光翼的臉變得凝重,風輕柔地吹著他的頭發,酒紅色的雙眸裏出現虔誠而莊重的神色。

  柔軟的唇輕動著,不知道在念些什麼,然後那團光一下子分成了兩半,一半落入光翼的手心,而另一半則落在小丸子的手心。

  小丸子驚訝地看著手心中的水滴,慢慢地,慢慢地滲透,進入皮膚,然後形成一個波紋的圖案。

  "這個,就是誓言之湖的秘密。在湖水邊的戀人以湖水為誓言,刻下痕跡,那麼只要彼此有愛,這道印記就不會消失。只要印記不會消失,兩人就能永遠在一起。"

  光翼輕輕說著。

  兩只手放到一起,相同的圖案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時間緩緩流動,風輕聲地穿過樹林,仿佛在為兩個人祝福。

  小丸子的眼眶漸漸發熱,但是心卻因為這個小小的波紋圖案而無比溫暖,幸福。

  永遠,一個那麼遙遠的未知存在,此刻卻像是已經真切地出現在兩人的眼前。

  曾經的磨難、誤會、相遇、離別,一幕幕在腦海中閃現,更是讓這一刻顯得彌足珍貴。

  光翼虔誠地俯下身,在小丸子的臉上輕輕地親了一下。光潔的湖面深深倒映著這一幕,也將兩人的身影放入彼此心底。

  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思議,仿佛一塊玻璃,輕輕一碰就碎了,消失了,不見了。但是,事實上它又確實存在著。

  過了好久,光翼才站起來,伸手把小丸子從地上拉起來,迎著夕陽飛回了學院。

  猶如歐式城堡一樣的格瑞特學院一如既往地古老莊嚴。荊棘和薔薇的藤蔓在雄渾的石墻上蜿蜒纏繞,如同最忠誠的騎士,顯露著它們的尖牙利刃。

  短暫的離別並沒有給學院帶來什麼改變,但是冥冥中,又似乎有什麼東西,不一樣了……

  平時不算嘈雜,但是絕對不至於冷清的校園仿佛被冰封似的,靜了下來。四處除了風劃過花瓣的聲音外什麼也聽不到,幾聲鳥鳴不過剛出喉,就如同被扼殺般地兀然中止。

  緊張的氣氛如同不可揮散的烏雲籠罩了整個學院。

  發生了什麼事?

  小丸子和光翼對視了一眼,刻著誓言的手緊緊握在一起,上面不可磨滅的圖騰如同火焰一般不甘寂寞地跳動著,似乎在預示著什麼。

  這個時候,教導主任一臉嚴肅地走了過來,對光翼和小丸子說:"學院開始戒嚴,請你們即刻回到各自的班級。"

  戒嚴?

  不安在心底悄悄潛行,光翼和小丸子向各自的班級走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0-2008 www.365novel.com(文淵書閣)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