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淵書閣->格瑞特妖怪學院·血月銀魂之卷->正文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十幕 驚險逃亡的進行曲 2、死亡的前奏
  光翼殿下,我剛接到德古拉家族的命令,請你回去一趟。

  事情緊急,你最好現在就動身。教導主任冷冷地說完,手一擡,一道黑芒颼地一下帶著風跳到了光翼的手上,黑色徽章上閃著紅色的火焰,帶著一股威嚴和肅穆的氣息,讓註視的人不由得一顫。火焰紋章……

  光翼的眉頭卡得緊緊的,臉上浮上一層凝重,還有一絲堅決,酒紅色的眼睛像兩團小火焰,我把她帶出去後就會回去。

  現在你們讓路吧。殿下,你真的準備帶這個罪犯逃亡嗎?教導主任的口吻輕蔑,渾身散發出強大的靈力氣息。為了妖界,我只能強行請你們留下了。

  可是光翼根本不理他,挑眉說了句:是嗎?下一秒,一道黑色的亮光爆炸一樣向著教導主任和審查團所在的方向衝了過去!趁他們分神的瞬間,光翼拉起小丸子就向外衝過去。那團黑光把審查團和教導主任團團圍住。就在他們彼此接近的時候,光翼的身邊突然飛起了無數的黑色翎羽,如飛舞的雪花般包裹著他和小丸子。

  地牢的門近在咫尺,光翼帶著小丸子迅速衝過去。就在碰觸到門的瞬間,砰的一聲,兩個人好像撞到墻壁似的被反彈了回去,狼狽地坐到地上。

  解除束縛的教導主任站到他們面前,搖搖頭,冷漠地說:殿下,何必呢?你不可能贏的。那可不一定。

  光翼發出一絲冷笑,松開小丸子的手站了起來。他的手中憑空出現了一把黑色的劍。他把劍移動到了自己手腕的方向,狠狠往下一劃,紅色的血液鋪天蓋地落了下來,化成一顆顆的紅色珍珠在空中浮動著。光翼。

  小丸子大驚失色地看著光翼流出的血,撲上去就想把他手腕上的傷口給捂住,你瘋了?

  那都是血啊,又不是水,想流就流。快點止血!審查團的人面面相覷,神色越發凝重。殿下,你知道這麼做的後果嗎?少廢話,擋我者死!小丸子在旁邊緊張地跳來跳去,可是怎麼也碰不到光翼,急得她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阻止這個家夥?血仿佛無窮無盡般地落下來,眼力所及的空間全部是一片血色,腥甜的味道充斥著鼻息。光翼的臉隨著血液的不斷流逝已經蒼白得不成樣子,嘴唇也由紅潤到泛紫。

  可是他卻仍然漠視傷口。教導主任看起來是急了,憤怒地喊著:你不要命了!這樣使用血咒!血咒?那是什麼?光翼會死嗎?小丸子驚恐地瞪大了眼睛。光翼,快住手!可是光翼根本就沒回應他的話,酒紅色的眼睛逐漸變成了妖冶的紅色,和臉上的蒼白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血色蔓延,繼續侵蝕著空間,一句低低的咒語從光翼的口中溢出,那些血珠如同註入了生命般地向著教導主任幾人奔湧了過去。審查團的幾個人又重新站成了那天的樣子,組成一顆五芒星。血珠在抵達那顆五芒星的光芒時,仿佛被抽去了力量般地停下,接著一點點地被分解,消散。

  可是,那些血太多了,分解的速度遠遠比不上向前衝的速度。連教導主任也被一片紅色困住,辛苦地招架著。光翼瞅準時機,重新拉著小丸子的手向前走,而審查團的人則被血幕逼著一步步地向後退。你沒事吧?小丸子的眼睛裏含著淚,隨時都可能落下來,但是她拼命讓自己忍住。雖然光翼手腕上的傷口已經愈合,可是他的手那麼涼,像一塊寒冰,不管怎麼緊握都沒有辦法溫暖。

  沒事。我一定把你帶出去。放心吧。光翼安慰著小丸子。可是,仿佛上天刻意要為難他們似的,就在他們剛剛踏出禁閉室的大門只差從學院飛走之時,失血太多的光翼終於支持不住,無力地倒在了地上。光翼!小丸子驚叫著想要把他拉起來,可是光翼卻像被抽幹了力氣一般,一動不動。

  小丸子……你快走……光翼虛弱地驅趕著小丸子。不要!我不要把你一個人留下!小丸子哭泣著抱緊光翼的身體。神啊!請你不要把他帶走!教導主任一行人很快追趕了上來,冷漠地看著倒在地上的兩人。莫小丸,跟我回去吧。說著,教導主任強行拉起小丸子就往禁閉室裏走。不,放開我……光翼!小丸子一邊掙紮,一邊呼喊著光翼的名字,但是,她什麼也無法改變。

  最終,小丸子眼睜睜地看著審查團的人帶著光翼消失在面前。眼淚再也止不住地順著臉頰落了下來,模糊了視線,模糊了那個逐漸遠去的影子。但是,光翼的身影卻在心中愈加地清晰起來。

  酒紅色的眼眸,不管開心還是生氣都如同有火焰在其中跳動般璀璨。金色頭發比陽光還要美麗。總是不耐煩,卻始終對她無比耐心。就算已經對她告白,卻還是會以惡作劇捉弄她為樂。眼淚越流越急,衝刷著回憶的畫面。很快,她就要被處決了吧?那麼,也就是說,就在剛剛,是她最後一次看見光翼了!最後一次……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0-2008 www.365novel.com(文淵書閣)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