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淵書閣->格瑞特妖怪學院·血月銀魂之卷->正文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十幕 驚險逃亡的進行曲 5、丟失的記憶
  別打了。光翼……煜宸……小丸子看著兩個人你來我往地交手,旁邊的樹林沒多久就被破壞得一塌糊塗,最後只剩下了一片光禿禿的空地。蝙蝠群馱著她想往學院繼續飛,被煜宸發現,一道白光飛上,就將小丸子安穩地帶到了地上。

  可是,這樣的完好,對小丸子來說一點兒安慰也沒有。心臟像這片被毀滅掉的空地一樣,空蕩蕩的,每呼吸一口氣心臟就會劇烈地疼痛一下。

  仿佛就是剛才,她還和光翼在誓言湖畔用湖水刻下印記,現在自己卻被遺忘了。所有的回憶,開心的不開心的,全部被抹得幹幹凈凈。想到光翼陌生的目光,小丸子的眼淚就忍不住不停地落了下來。

  她一輩子,從出生到現在,從來沒有過地難過。沒有東西吃,餓肚子的時候沒有這麼難過;被抓起來的時候沒有這麼難過;知道自己要被處死還是沒有這麼難過。但是,眼前的這個人看著她,用陌生的眼睛看著她,用行動告訴她,他已經把她完全忘記的時候,心臟就痛得受不了了。

  光翼。哭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大,眼淚吧嗒吧嗒地落在刻有印記的手心,上面的圖案還是鮮明的,一點兒都沒有改變。不是說,只要印記還在兩個人就不會分開嗎?

  小丸子的哭聲傳入光翼的耳朵時,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臟仿佛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似的,竟然生疼。隨著剎那的失神,他的身體在空中一頓,一道光終於抓到機會從他的心臟貫穿而過。

  下一秒,光翼就那麼從空中摔了下來,砰地一下落在了地上。光翼。小丸子看著墜落的身影,飛快地跑了過去,搖晃著光翼。可是不管她怎麼晃,光翼的眼睛還是閉得緊緊的,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安靜得就像失去生命的布娃娃。你沒事的,對不對,光翼?小丸子顫抖著,俯下身,貼近光翼的胸口。

  他的心臟,沒有跳動。一剎那,整個世界都暗了下來。不會的……不會的……光翼……小丸子輕輕地叫著愛人的名字,那沈睡中的王子卻再也聽不到公主的呼喚。為什麼他會閉著眼睛躺在自己懷裏,而自己眼前卻是他生氣時那生機勃勃的樣子?你這個笨蛋!他總是一手插兜,一手戳著她的頭,又好氣又好笑地怒罵著。看,我真的是個笨蛋呢。我被你嚇到了,你明明是睡著了,我怎麼會覺得你像死了一樣呢?

  你罵我啊,跳起來嘲笑我啊。求你再一次證明,我是個笨蛋吧。求你了,求你睜開眼睛,不要將我一個人丟在這個世界上。小丸子顫抖地用雙手一遍又一遍撫摸著光翼慢慢冰冷的臉龐,終於忍不住哽咽地說:求求你,醒過來。那刺目的陽光明晃晃的,讓人心裏發虛,為什麼眼前卻一片黑暗?放心吧,他沒事,只是中了禁止術暫時不會醒而已。

  站到小丸子身邊的煜宸開口說道。禁止術?小丸子淚眼迷蒙地看向煜宸。

  煜宸覺得自己的心口被什麼刺入似的疼,勉強地笑了起來:放心吧,他不會有事的。我不會讓他有事的,因為我知道,他對你來說,那麼重要……煜宸伸出手在光翼的額頭畫了一個三角。

  結印。那個三角仿佛實質般地深入光翼的額頭。半晌,煜宸臉上劃過一絲了然:他大概是被家族封印了記憶。

  封印記憶?大概是想阻止他繼續救你吧。小丸子難過地擡起光翼的手,在他的手心,原本明亮的印記只剩下了淡淡的一絲痕跡,若隱若現。

  而隨著那抹變淡的圖案,呼吸和心跳仿佛也跟隨著它即將終止般,像窒息一樣難受。

  如果解開一切謎團,找回魔血之劍證明自己的清白,光翼的家族就會解開這殘酷的封印了吧。

  緊握著光翼的手,小丸子嘴角抿了起來,烏黑圓潤的眼睛裏射出一抹堅定的光,擡頭對煜宸說:我們去沈睡森林吧。

  去找出真相。煜宸看著小丸子,目光溫柔。好。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0-2008 www.365novel.com(文淵書閣)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