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淵書閣->格瑞特妖怪學院·血月銀魂之卷->正文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十二幕 永夜迷宮的安魂曲 2、被埋葬的過去
  你的媽媽呢?絕望和時光一起退後,空氣靜止,固執地等待著一個答案。煜宸好像察覺到了什麼,看著對面那個人眼中閃爍的淚光,心中一痛。母親臨終前不舍的雙眸又浮現在眼前,漸漸與眼前的身影重合。你到底是誰?煜宸忍不住問,一個隱隱的答案浮現在心頭。

  視線因為失血過多而漸漸發黑,臉色早已蒼白成雪,只靠著一股堅韌的力量在支撐,等待著那個答案。

  他的答案。也是他的答案。我的名字也是冽o撒克亞斯。呼吸停止,只剩下強烈的心跳,一聲又一聲。冽o撒克亞斯。

  一樣的發音,一樣的名字。兩個人,一樣的名字,像是見證了最不能忘卻的那段歲月。再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個名字的含義。

  煜宸的頭眩暈了一下,看著對面那個人眼中閃爍的淚光,慢慢地開口:你……風悄悄地吹動著,落了一地的淒冷。

  血腥味濃烈地殺進鼻腔,少年的聲音像破損的風箱般緩慢:媽媽得了很重的病,在我出生後不久就去世了。

  聽說她去世的時候一直念叨著自己的名字,原來……風靜靜地停在很遠的地方,止步不前。整個森林一下子變得灰暗了起來,淚水終於忍不住從妖精帥哥的臉上流了下來,像憂傷的小河,看不到來路,看不到盡頭。

  用一輩子的時間去愛一個人,恨一個人,最後謎底解開,卻偏偏是最不能接受的那個。不管預想了多少答案,不是沒有想過,她不是不來見他,而是不能來。但是,他多麼不想是這個結果。他寧願是她騙了他,也好好地活在某個地方。哪怕她笑的時候,他卻困在沈睡森林裏守著落寞和孤寂。

  多麼不想是這個結果。思念和悲痛還來不及沈澱,砰的一聲輕響,煜宸的身體轟然而落,像一片回歸的落葉,跌在地面,折了羽翼。

  冽的神經猛地跳了一下,這才發現,魔血之劍劃在他手上的傷口,潺潺地流著鮮血。

  你怎麼樣了?冽的身影一閃,人就站到了煜宸的身邊,臉色緊張地抱起煜宸,念了一句咒語,血迅速地止住,可是煜宸的臉色仍然像雪一樣蒼白。

  被魔血之劍刺中的妖怪,是不可能活下來的,那傷口將帶著詛咒,直到死亡。煜宸衝著眼前的人努力地笑了笑,輕輕地問:你是我爸爸,是嗎?是。

  我是你爸爸。冽努力地忍住淚。這是他從來沒有想到的場面,他沒想到她不能來的原因,沒想到他會有個孩子,沒想到他錯失了他這麼多年,最後還將親手奪去他的生命。原來,這個世界上我還有親人……煜宸漸漸虛弱的聲音帶著釋然的安慰。你放心,你不會有事的,我一定會救你。

  冽輕聲地安慰懷中的少年,雙手不住地顫抖,對不起,孩子。我一直以為,你媽媽欺騙了我,從來沒想過,她沒來,只是不能來。

  我恨了她這麼多年,做了這麼多……對不起……已經沒關系了……煜宸輕輕喘息著,我很快就要消失了……不!我不準你死,我不準……

  冽狂叫著抱緊煜宸,悲戚的淚水不住地往下掉。悠揚的妖精之歌慢慢地響起來,他有很多事想對煜宸講,講那個溫暖的午後,飄飛的花瓣下那個少女的笑容多麼溫暖明媚,講那個美麗的故事,還有妖精之歌……

  溫暖的回憶浮現在他的臉上,像一朵初春含著露珠的海棠,一點點地綻放,美得醉生夢死。爸爸。煜宸看著自己生命最後一刻才真實見到的人,輕輕地笑著說,我不恨你,真的。

  一個人孤獨地生活了這麼多年,現在可以見到你,我真的很幸福。只是,求求你,不要傷害小丸子。

  煜宸轉過頭,看著身旁仍然僵硬著的少女,青澀的臉上一片迷茫,烏黑的眼睛沒有了往日的閃亮。但是,只要咒語解開,她就能再次回到從前吧!他溫暖地握緊身邊的手。

  一定是這樣吧。眼睛已經漸漸模糊,最後匯聚成一團墨黑的色,心跳慢慢地停止。曾經淺淺喜歡的感覺,隨著心跳一起燃燒成灰,只剩下如水的月華在腦海裏最後劃過。玫瑰色的誓言那麼美好!對了!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再次正式介紹一下,我叫莫小丸。

  你叫我小丸子就好。嗯!我們來拉鉤吧,不論以後遇到什麼事,我們都要給與彼此最堅定的微笑。

  我們不是早就是朋友了嗎?砰的一聲,交響樂奏到了尾章,心跳停止,時間卡在縫隙裏,無法行動。一切就這樣悄悄地結束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0-2008 www.365novel.com(文淵書閣)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