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正文

第三卷 日出處天子 被背叛的男人

  因為心裏的困惑,我躺在臥鋪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睡。

  如果阿希禮說的是真的,那麼……不會的,不會的,司音是媽媽的師父,也是從小將媽媽養大的人,除了找到媽媽,他怎麼可能還有其他目的?一定是我多想了,一定是的。

  迷迷糊糊的睡了一會,我又再次醒了過來,於是幹脆起來去趟洗手間。

  列車在黑暗中隆隆前行,經過司音的臥鋪時,我下意識的朝那裏望了一眼,驚訝的發現那裏根本沒有他的人影。

  正疑惑的時候,忽然聽到從過道裏傳來了一聲極輕的嘆氣聲,我悄悄走了過去張望了一下,原來司音在那裏。此時的他低著頭,正專註的凝視著手裏的一件東西,借著微弱的燈光,我隱約辨認出那件東西似乎是一串水晶手鏈。

  “小隱……不要怪我……”他低低自語,眉宇間彌漫著難掩的無奈和傷感,還有,那抹罕見的溫柔神色。似乎是察覺到了我的存在,他瞬間恢復了以往淡漠的表情,迅速地將手鏈放入了懷裏,淡淡道,“怎麼不睡了?”

  “我去洗手間……”我裝做什麼也沒看到,經過了他的身邊。

  “小晚,”他忽然叫住了我,“剛才阿希禮……沒什麼,你去吧。”

  我點了點頭,往前走去,他想說什麼?是怕我對阿希禮的話產生誤解嗎?

  等我回去的時候,發現他已經躺下了,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有那長長的金發在暗夜中依舊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想起他難得一見的溫柔神情,我更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司音,你睡著了嗎?”我輕輕問道。

  半晌,那裏響起了他的聲音,“沒有。”

  “阿希禮說的話我不會在意,我信你。”說完,我翻了個身,覺得心裏好像舒暢了不少。

  他沒有說話,過了好久,我才聽到他的聲音,只有一個字,“嗯。”

  “晚安,司音。”我笑了笑,閉上了眼睛。

  “——晚安。”——

  清晨時分,窗外飄灑起了綿綿細雨,在我洗完臉的時候,看到那個叫樓宇的男孩子已經坐在了司音的身前。

  “怎麼樣,一切都解決了嗎?”樓宇急切的問道,他的話音剛落,列車就進入了一節隧道,車內頓時變得一片漆黑。

  沒過了多久,火車就駛出了隧道,重新回到了光明之中。

  “剛才你好像已經不怕黑了吧?”司音看了他一眼。

  他這才露出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立即興奮起來,”對啊,剛才我竟然一點都不怕黑,太好了,我真的不怕黑了!我不會怕任何東西了!”

  “那麼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我瞥了瞥他,“繼續在這列車上躲藏嗎?”

  他臉色微變,笑容消失,支支吾吾道,“我……”

  “如果他不想回去,可以繼續留在這列車上。”司音漫不經心道,”反正你的任務已經完成,他已經不再懼怕黑暗了。“

  樓宇連連點頭。

  “真的是這樣嗎?我看他不但還懼怕黑暗,而且以後一生都會生活在黑暗中。”在看到樓宇不解的目光後,我笑了笑,“自己做錯了的事,就要去承擔,如果連這個勇氣都沒有,還敢說什麼不再懼怕任何東西。如果只是一昧躲避下去,你和以前又有什麼不同呢?你還是會生活在自己所制造的黑暗之中,永遠沒有解脫的一天,為什麼不幹幹脆脆的從這片黑暗中走出來,承擔起自己的責任來呢?”

  他吃驚的望著我,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難道不是嗎?你會在殺人犯這個陰影下度過一輩子,這種黑暗更加可怕。”我冷冷道。

  他的手微微一抖,“那我該怎麼做,我到底該怎麼做?”

  “你自己心裏其實知道該怎麼做,只是不敢去做,不是嗎。”我盯著他的眼睛,“想要真正的解脫,就只有面對它,有些讓你害怕的東西,當你真正面對它時,就會覺得它並不是你想像的那樣可怕。”

  他動了動嘴唇,“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他沈默了一會,忽然問道,“我可不可以回去?”

  “只要你想回去,當然可以。”司音低低說了一句。

  他點了點頭,又一次說道,“我要回去。”

  “你決定了嗎?”我問道。

  “我會去自首。無論是什麼理由,自己做錯的事,就應該負責,不然,永遠都逃離不出這片黑暗,不是嗎?”他忽然衝著我笑了笑,“真是奇怪,做了這個決定後,我覺得好像輕松多了。送我回去吧,拜托!”

  司音點了點頭,伸手向他指去,只見一團金色的光籠罩住了他的全身,很快,像上次一樣,他消失在了耀眼的金光中。

  這下,任務才算完滿結束……我扭過頭,發現司音正用一種略帶驚訝的目光註視著我。

  “司音?”我喊了他一聲,

  他立即恢復了原來的淡漠表情,“這次的任務,很圓滿。”

  “嗯,要不然就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我笑了笑,打量了一下周圍的乘客,“我迫不及待的等待著下一個委托人呢。這次不知是那一個?”

  他望了一眼窗外,“到晚上你就會知道。”

  就在這時,坐在我們前面的那位中年男人忽然和他的女伴吵了起來。那位嫵媚的女人怒衝衝的站起身來,將手中的拎包甩到了他的身上。

  “小美,你到底想做什麼!”那個男人忍著怒氣道。

  被叫作小美的女人一臉怒容,“不是讓你把錢全部帶上嗎,為什麼還留了這麼多給你老婆!”

  “小美,你講點道理好不好,我和你一走了之,已經對不起她了,難道不該補償給她一些嗎?”

  “對不起她?劉以軒!我當了你十二年的地下情人,難道你就對的起我!別忘了,這次可是她對不起你!”

  我挑了挑眉,呃——原來這兩人是這種關系……

  “好吵啊,”我看看司音,低聲說道,“最討厭這種男人了,但願他不是下一個委托人。”

  司音的嘴角邊挽起了一個微妙的弧度,“那就不巧了,下一個委托人,就是他。”

  誒???

  將近黃昏的時候,那個男人果然走到了我們的面前,他的容貌還算端正,只是神色疲憊,一副十分倦怠的樣子。

  這也難怪,周旋於妻子和情人之間的男人,比常人都要累一些吧。

  “說吧,你的煩惱,我們都會為你解決。”在等了半天沒見他開口時,司音又重復了一遍。

  他嘆了一口氣,“我是一家工程的負責人,說起來也是我心軟,幫了朋友的忙,可是沒想到,朋友轉身就把我出賣了,還說我接受了別人的一大筆賄賂,那可是我的鐵哥們,沒想到……”他的神情黯淡,“我自認平時為人不錯,為什麼這種被背叛的事總是發生在我的頭上……”

  “不要怪我多嘴,劉先生,你難道就沒有背叛你的妻子嗎。”我在旁邊不冷不熱的插了一句。

  他低頭默然不語。

  “前世之因,後世之果,這一世,你被人背叛,都是有原因的,你的宿命根源就在……”我學著司音的樣子搖頭晃腦的說了開場白,這段話我已經會背了……

  “你的宿命根源,就在……”司音打斷了我的話,眼中閃過了一絲好笑的神色,“就在距今一千多年前的日本飛鳥時代,在那裏,你是位叫作大伴細人的誌能便,背叛了主人的你,這一世也會被別人所背叛,就是這麼簡單。”

  “原來是這樣……”他苦笑了起來,“上輩子欠下的,這輩子還要繼續還。”

  “不錯,欲知前生事,今生所受事,你先回去吧。”司音一臉冷漠的下了逐客令。

  大伴細人?這個名字很熟啊……誌能便?不就是日本最早的對忍者的稱呼嗎?忍者的起源就是從飛鳥時代開始的,對他們的稱呼也是幾經變化,從飛鳥時代的誌能便,奈良時代的斥候,戰國時代的亂波,一直到江戶時代的正式名字——忍者。

  可是……

  “大伴細人不是當時的攝政王廄戶太子的手下嗎?歷史上似乎沒有說過他背叛主人的事啊……”我疑惑的問道,如果我沒記錯,當時的廄戶太子手下最為得力的搜集情報者,就是一位叫作大伴細人的忍者。

  “大伴細人是由於一樁誤會而背叛了自己的主人,記住,讓他明白誤會的真相是這次任務的關鍵。”

  “那就是說,即使事情已經發生,只要解釋清楚還是算完成任務嗎?”

  “不錯,只要解釋清楚,他就會竭盡全力的去彌補。”

  “有點明白了,不過還是覺得有點奇怪呢。”

  司音看了看我,說了一句讓我感到十分耳熟的話,“那麼,這其中的緣由,就等著你去解開了。”

  “又來了……”我垂下了腦袋,又擡眸朝他眨了眨眼,“不過,沒有什麼事能難倒我葉晚!”

  他的金眸中泛起了一絲溫柔的光澤,“不錯,沒有什麼事可以難倒你。”——

  再次走下列車的時候,我清楚的知道,又要開始另一個時代的旅程了。

  穿越茫茫的白霧,出現在我的面前——

  是一個熱鬧非凡的碼頭。

  只見碼頭邊停靠著各色船只,人來人往,商人們忙碌的在一旁指揮著工人裝貨卸貨,等待運貨送貨的馬車長長的排了一溜,不時響起的責罵聲,催促聲,討價還價的聲音交匯在一起,伴隨著帶著鹹味的海風,清脆婉轉的海鳥聲,呈現出了一副盛世中的港口繁忙景象。

  “姑娘,看你這個打扮,是從蕃外來的嗎?”一個溫和的聲音將我從暇思中拉了回來,我回過頭,只見一位中年女子好奇的看著我,她又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對了,我差點忘了,你不懂我在說什麼吧?”

  我怎麼會不懂呢,她說得明明就是帶著綿軟吳音的中文。

  而且,這裏看起來也完全不像是日本,當時的日本應該還沒有這麼繁華吧。

  我衝她笑了笑,“這位大嬸,我懂的,請問這裏是哪裏?”

  “原來你會說我們這裏的話,”大嬸笑了起來,“這裏是越州,你怎麼連自己在哪裏都不知道呢?”

  越州?誒?這不是隋唐時的地名嗎?我到達的地點應該是日本當時的都城飛鳥京,怎會在越州呢?

  我有些驚訝,不過很快就冷靜下來,想來我到了這裏一定是有原因的吧。

  不遠處忽然傳來了一陣喧鬧聲,我擡眼望去,只見一行隋朝官員打扮的人們,正朝這個方向走來,駐足在了一艘大船邊。為首的那個年輕男子容貌清俊,氣度不凡,頗有幾分軒朗之氣。

  “大嬸,那是些什麼人?”我指了指哪個方向道。

  “哦,聽說是皇上派到和國的使者呢,聽說那個和國是個在大海之中的島國,前陣子聽說他們還派了使者來我們大隋呢……”大嬸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奇怪的神色,“難道大海中真有這麼一個國家?”

  和國?聽到這句話,我的心裏一陣激動,和國不就是日本?

  對了,在飛鳥時代,廄戶太子不是首次向隋朝派出了使者,還帶給了隋烊帝一封極為大膽的國書。國書擡頭的一句:“日出處天子至書日沒處天子無恙”,惹惱了隋煬帝。幸虧當場日使解釋說日人不諳漢文,詞不達意,才算了事。之後等日使團歸國時,隋煬帝也派遣答禮使團陪送日使回國。

  那麼說來,這些官員都是答禮使團的人了?

  我的嘴角邊勾起了一個淺淺的弧度,果然,讓我來到這裏是有原因的。只要混入這艘船,一切都會簡單很多。

  問題是,怎樣才能混上這艘船呢?

  “大嬸,你怎麼知道的這麼詳細?”我有些疑惑的問道。

  大嬸有點得意的笑了起來,指了指那條大船,“因為我就是那條船上的廚娘。”

  什麼!我的眼前一亮,這可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運氣好到爆!

  “不過,姑娘,你為什麼會獨自一人在這裏?”大嬸的好奇心很強。

  “大嬸……”我拼命用力擠出了兩滴眼淚,“其實,我是被人賣來為奴的,可是府上已經八十多的老爺,硬要納我為妾為他衝喜,我,我只能逃了出來……”我用袖子擦了擦眼淚,“老爺很快就會派人來追我,我看,我也只有投海這一條路了……”

  沒等我說完,大嬸已經是義憤填膺,“這世上竟然還有這樣的畜牲,不用怕,你就幹脆跟我上船吧,順便也能給我幫個手。”

  我心中暗喜,繼續淚眼朦朧的望著大嬸,“這怎麼可以呢,這不是難為您嗎?”

  “有什麼難為不難為的,我劉嬸最看不慣這種事,你就跟著我吧,只是在船上燒飯洗衣,這你應該也會做吧?”

  “當……當然會做啊。”我心虛的點了點頭。

  “那就別多說了,對了,姑娘,你叫什麼名字?”

  我垂下了頭,註視著地面,唇邊泛起了一絲不易讓人察覺的笑意,”您就叫我——小晚吧。“

  ================

  親們元旦快樂:)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