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正文

第三卷 日出處天子 冒名頂替

  船在海面上已經航行了大半個月了。經過這些天的仔細觀察,我對這個使者團也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

  為首的文林郎裴世清正是我上次在碼頭見過的貴公子,雖然接觸不多,不過相比較其他人,此人思維敏捷,口齒伶俐,文才出眾,如果在現代的話,應該也是個外交官的好人選。

  一陣清新的海風忽然拂過面頰,我擡眼望向海面,閑適的大海在海風中沐著日光浴,絲毫沒有波濤的蹤影。平靜的海面讓我的心思隨風飛揚,仿佛自己也幻化為了一只海鳥,飛翔於海天之間,任海風撥動自己的每寸肌膚,恍惚中將身後的塵世遺忘在了記憶的某個角落。

  雖然船上的活兒不少,但偶而也能忙裏偷閑的休息一會,這裏的船尾平時沒什麼人來,是我最喜歡的放松地點。為了在船上行事更加方便,我特意換了一身男裝,倒也沒有被人識穿。

  等到了日本以後,接下來又該怎麼做呢?混入宮廷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能加入那個使者團的話……

  “咚!”一塊小石子不偏不倚的砸在了我的腦袋上,我聽到了頭頂上方傳來撲打翅膀的聲音,於是想也沒想,幾乎就是下意識的抄起那塊石頭,朝著那個方向擲了過去!

  “嗚哇!”只聽上方傳來了一聲慘叫,一只白色的海鳥直直地掉在了我的面前。

  我伸手將它拎了起來,嘴角微微抽動,難道是——

  “主人,你怎麼這麼用力呀!”它歪著腦袋瞪著我。

  “你,你,你怎麼又出現了!”我搖晃著它的身子,“怎麼我到哪裏你跟到哪裏啊!”

  “我要跟著主人嘛。”它轉了轉眼珠,

  “切,要緊關頭總是不見你,像上次在巴格達,我差點被炸死,你怎麼就不出現了!”

  我惡狠狠地說道。

  “可是上次阿希禮不是出現……”它脫口說了一句,忽然意識到說漏了嘴,連忙閉上了嘴。

  “你怎麼知道?哦……當時你就在那裏對不對?你怎麼知道阿希禮?”我心裏一驚,拎著它繼續搖。”主,主人,我的頭被你晃得好暈……“它被我搖得吐出了小舌頭。

  “快說,不然信不信我晚上就燉了你!”我目露兇光,它的身子在我的淫威下小小顫抖了一下。

  “主人,你,你先放開我……不然我,我怎麼說啊……”它結結巴巴道。

  我慢慢松開了手,還沒等我完全放開它,它就倏的一聲的飛到了半空中,還拍了拍翅膀道,“主人,等你氣消了我再來吧!”

  話音剛落,它就好似一個小白點,消失在了茫茫的天際。

  可惡……這個家夥……下次如果落到我手裏的話,哼哼……

  不過,它一直跟著我,到底有什麼目的呢?

  我看了看天色,差不多也是回船艙的時候了,還有一大堆盤子等著我洗呢。

  迎著潮濕的海風深深吸了一口氣,我剛轉過身,忽然聽到不遠處的甲板傳來了一陣騷動聲,還夾雜著驚慌的喊聲,“有人落水了!”

  懷著看熱鬧的心情,我慢吞吞的走到了甲板上,只見甲板上擠了不少人,朝著大海中四下探望。

  “全都待在這裏做什麼?”一個清朗冷淡的聲音打破了喧鬧,我回頭一看,只見兩位翩翩公子依欄而立,一位臉色沈靜,容貌清俊,正是文林郎裴世清,而另一位神色悠然,風姿俊雅,眉宇間多了幾分不羈。

  原來是那位日本來使,我只聽過崔世清曾經說起過他的中文名字——蘇因高。

  “裴大人,有人落海了!我們是不是應該停船救人?”為首的船夫焦急的說道。

  “有人落海了?”裴世清微微一驚,“但是這茫茫大海,能夠救上來的機會是微乎其微。”

  蘇因高輕輕咳了一聲,“裴大人說的是,如果現在派人下海,只是浪費時間。”

  裴世清思索了一下,又問道,“落海者是何人?”

  “回大人,是那位廚娘!”船夫的話讓我一驚,原來無所謂的心情立刻全都飛到了九霄雲外。

  “既然只是個廚娘,那就更沒有必要停船救人了。”蘇因高的臉上露出了不耐的神色。

  裴世清看了他一眼,“雖然只是個廚娘,但也是我大隋子民,人不能不救!”他立刻下令停船。

  “就算停船,也未必會有人……”

  “我去!”我飛快打斷了蘇因高的話,縱身一躍,跳入了大海。

  雖然我不想多管閑事,但廚娘大嬸幫助過我,我不能見死不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我葉晚分得清楚明白。

  我在水下很快就發現了廚娘大嬸,她雙目緊閉,看來情況不妙。也顧不了那麼多,我趕緊將她拖出了海面,攀著從船舷上扔下的繩子爬上了船。

  看到我將廚娘大嬸帶了回來,大家都露出了萬分驚訝的神色。我也懶得理他們,將頭附在大嬸胸口仔細聽了聽,已經沒有呼吸了……

  “蘇大人,聽說你的醫術精湛,請替她看一下吧。”裴世清朝著蘇因高說道。

  蘇因高慢吞吞的走了過來,用手在廚娘的鼻端探了一下,道,“沒救了。”

  “你走開,別攔在這裏礙事。”我毫不客氣的推開了他的手,沒辦法,不能使用魔法,只能用現代的急救術了,我用力壓著大嬸的胸,托起她的下頜,捏住她的鼻子,深吸一口氣後,往她的嘴裏緩緩吹氣。

  無視於周圍一群人的目瞪口呆,我繼續吹氣,在吹了十幾下,只見大嬸身子微微一動,撲的一聲吐出了水……

  “活了,真的活了!”人群中立刻發出了驚嘆聲。

  “真是太好了,”裴世清微微笑了笑,轉身道,“開船!”

  我挑釁的瞥了蘇因高一眼,他正註視著我,臉上露出了一抹匪夷所思的表情。

  自從這件事過後,廚娘對我更是親切,什麼粗活都不讓我做了,簡直就把我當個神像似的供了起來。

  這天黃昏時候,我像往常一樣去了船尾,沒想到我的位置,竟然被人占了……

  天際一片流金溢彩,那位蘇大人正一臉閑適的欣賞著海上日落,我對他沒什麼好感,正想轉身離去,忽然他轉頭向著我淺淺一笑,薄紅色的嘴唇仿佛施了胭脂一般,雖然只是一抹微笑,倒也頗有幾分風情。

  “怎麼,這麼討厭見到我?”

  我冷冷看了他一眼,“我只是一個小小下人,不想掃了你的興致。”

  他輕輕一笑,“看到這日落了嗎?真是美不勝收。”

  我側過頭,“聽過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嗎?”

  他微微一楞,又重復了一遍,“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念完,他又笑了起來,“原來如此,怪不得你們的皇上會如此不悅。”

  我本想離開,又轉念一想,現在這個機會不錯,說不定能從他口中問出些什麼來,於是幹脆坐了下來,裝做好奇道,”皇上為什麼不悅?”

  他沒有回答我,而是望向了一望無際的大海,“你聽說過我的國家嗎?”

  “知道啊,是叫倭國吧。”我知道那是之前的日本國名,不過因為看他不爽,所以才故意刺他。

  他微微皺了皺眉,“我的國家,在那太陽升起的地方,所以在國書上,我們的太子殿下第一次寫下了日出處天子至書日沒處天子無恙的文字。”

  “原來是這樣,那皇上見了不生氣才怪,旭日東升,照耀四海的日出,總比那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日沒要來的活潑有生氣。這樣的文字,豈不是對大隋的不敬,皇上沒讓人砍了你們,算是你們運氣了。”我不以為然的看了看他,“這次你們也應該看到了吧,我們大隋是如何的強盛。”

  他略帶驚訝的望著我,“不錯,正因為大隋十分強盛,所以太子殿下才令我們出使大隋,為的就是仿效大隋,希望有一天,也能讓我們的國家和大隋一樣強大。”

  說完,他的目光掠過一絲復雜的神色,“不過,你真的只是一個下人嗎?”

  我笑了笑,“其實在下也讀過一些書,只是因為生活所迫,才不得不做這種粗活。”

  他目光微斂,“那還真是可惜了……”

  這時,他手下的人用本國語言喚了他幾聲,讓他回房。

  我順口道,“他們讓你回房了,你還不回去嗎?”

  他點了點頭,站起了身來,忽然震驚的望住了我,“你怎麼懂我們的語言?”

  我微笑,“在下只是在機緣巧合下學過。”

  要想接近目標人物,或許先接近這位蘇使者是個便捷的方法。

  他往前走了幾步,又忍不住回頭道,“我還以為除了太子殿下,只有我精通這兩種語言了,沒想到……”

  我抿了抿嘴角,兩種語言?也太小看我葉晚了吧。要是讓你知道我懂多少種語言,還不把你嚇暈!

  原來在當時,同時精通這兩種語言的人這麼少,誒?這麼說來,蘇因高也是這個出使團的翻譯了,那麼這麼說來……

  我的腦袋中忽然想到了一個邪惡的主意,如果蘇因高因為某種原因不能進行翻譯的話……到時他們一定一籌莫展,廄戶太子也不可能給他們當翻譯吧,那麼我不就有機會……

  我暗暗握了握拳,嗯,為了我的任務順利完成,只能不厚道一次了,蘇因高同學,對不起了!我需要你暫時閉嘴!

  不過這個卑鄙計劃的成功實施,還需要一樣很重要的東西。

  所以,我需要那個家夥的幫忙。

  四下看了一下,確認沒有人,我輕咳了兩聲,“小孔,如果你在的話,馬上給我出來,如果幫我做一件事,我就不再生你的氣。”

  話音剛落,我就聽到了熟悉的撲騰翅膀的聲音,小孔一頭紮了下來,“主人,主人,要小孔做什麼事?不過小孔只能做鳥類可以做的事哦!”

  我看了看它,“聽說過蘭水仙嗎?”

  它立刻點頭,“聽說過,這是一種長在海底的毒花,如果誤食了它,就會昏睡三個月。”

  “很好,我要你去幫我找來。”

  “啊??主人,可是……那是海底啊,”它為難的轉了轉眼珠,“我可是只鳥啊……”

  “我知道,不過既然身為鳥族的精靈,你一定知道一種已經滅絕的鳥類吧,這種鳥生活在晚白堊世時期的北美洲,它最大的特點就是能潛入海底捕食……”

  “是潛水鳥!”小孔插嘴道。

  “嗯,對啊,你不是能變化成各種鳥類的樣子嗎?”我頗為自得的笑了笑,“你做的到,不是嗎?”

  “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主人!”小孔恍然大悟,立刻搖身一變,幻化成了一只模樣有點像八哥的鳥,橙色的嘴巴,配上黑色的羽毛,兩只靈敏的腳蹼,看上去非常可愛。

  它朝我點了點頭,拍拍翅膀,一頭鉆進了海裏。

  不多時,它就濕漉漉的從海裏鉆了出來,橙色的嘴巴裏正銜著一株天藍色的蘭水仙。

  我接過了蘭水仙,小心翼翼的放入了懷裏,唇邊挽起了一個幾不可見的弧度。

  擡眼望向天際,夕陽余輝已經散盡。

  不知何處是,日出之國。

  夜晚時分,我趁著侍從來拿夜宵的機會,將蘭水仙放在了蘇因高的那碗食物中,然後就等著那裏傳來我想要知道的消息。

  一切都像我預料的那樣,沒過多久,我就聽到了外面紛亂不堪的腳步聲,忽然有人猛的推門進來,高聲道,”劉嬸,剛才你們做的是什麼夜宵!“

  劉嬸愕然的看了他們一眼,道,“剛才只是普通的夜宵……發生什麼事了!”

  “這下可闖大禍了,大人他吃完以後就暈過去了,怎麼也喊不醒了!”來人焦急說道。

  我按捺住心裏的竊喜,故作驚慌道,“怎麼會這樣?那蘇大人他……”

  “什麼蘇大人?”來人不耐的看了我一眼,“暈過去的是裴大人!”

  當——

  好像有什麼在我頭頂上方炸開了……沒有錯,的確是有人中招了……

  可是,中招的那個人怎麼會是——裴世清!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