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正文

第三卷 日出處天子 飛鳥京

  我盡快讓自己冷靜下來,跟隨著那人來到了出事的地方。

  “唉,怎麼會這樣?”蘇因高一臉愁容,“夜宵送來的時候,裴大人正好在我房裏,剛好我的胃口也不好,所以就將這碗夜宵給裴大人吃了……沒想到他吃完就……”

  我心煩意亂的看了看暈睡中的裴世清,又郁悶的掃了一眼好運的蘇因高,這下子倒好,想算計的人平安無事,那個缺少不得的人卻中了招。接下來該怎麼辦?沒有裴世清,還怎麼出使日本啊?

  慘了,這下會不會把歷史給攪亂了……

  “大人,我們做的夜宵都沒問題,您看其他人不是都好好的?”劉嬸面帶驚慌的說道。

  “但是,他明明是吃完那碗夜宵才……”蘇因高的臉上掠過了一絲疑惑的神色。

  “大人,這碗夜宵如果在送來的途中被做了手腳,恐怕大人也看不到吧。”我恢復了平靜的臉色,“更何況,別人吃了都沒事,為什麼裴大人吃了就有事。你們就一定肯定是因為這碗夜宵?”

  “難道還有別的原因嗎?”

  “那很簡單,只要試試這碗剩下的夜宵有無問題即可。”我打量了一下在場的眾人,“我當然知道各位大人身嬌肉貴,那麼就讓我這個下人一試好了,最多也像裴大人一樣熟睡就是。

  沒等他們反應過來,我已經喝了一口。

  大家一臉緊張的看著我,直到我朝著他們露出了一個無所謂的笑容。

  蘭水仙,雖然是毒物,但只對人類有效。

  所以,對於我,是不會起任何作用的。

  眾人的疑團算是消去了,但接下來的問題卻讓大家更加為難。

  “裴大人這個樣子,我們該怎麼辦?”一位年紀偏大的使者說道。

  另一位也搖了搖頭,“確實,沒有裴大人在,我等幾人實在是難擔大任,這可如何是好?”

  看他們居然紛紛打起了退堂鼓,我不禁冷笑了一聲,“眾位大人,你們也是百裏挑一選出來的使臣,如果現在半路折返,皇上必定降罪於你們,與其後退,不如前進,難道幾位大人還怕了那小國不成?”

  “唉,小兄弟,你有所不知,我們之中實在是少了一個像裴大人這樣口才出眾的人,若到時有半點差池,失了我大隋的顏面,那可真是萬死難辭其咎。”那位長者為難的說道。

  “但你們回去不也多半是死路一條。”我可不認為隋煬帝會饒恕這些連出使任務都沒有完成的官員。

  “這位小兄弟說的對,箭已在弦上,不得不發,”蘇因高站起身來,“眾位大人還是走一趟比較好。”

  他忽然看了我一眼,“其實,我有一個主意,不知各位有沒有意見?”

  我的心裏驀的湧起了一種奇怪的感覺,他的主意可能不是什麼好點子。

  “我看這位小兄弟不似平常人,口齒伶俐,見解獨道,膽大過人,且容貌俊雅,眉宇間英氣襲人,還懂得我們國家的語言,如果請他暫扮裴大人的話……”

  他的話還沒說完,不止是那些官員大吃一驚,連我也吃了一驚。

  他說什麼?讓我假扮裴世清?

  拜托,上次在巴比倫已經假扮公主了,這次還要繼續角色扮演嗎?而且還要女扮男裝?

  我猶豫了一下,忽然又想到,這實在是一個接近廄戶太子的絕佳機會,機不可失!

  “這怎麼行,他只是一個下人……”有人提抗議了。

  “我並不是一個下人。”我一臉認真的看著他們,緩緩道,“其實,我就是傳說中的人稱聰明絕頂詩詞歌賦無一不通無所不知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文武雙全打遍天下無敵手的從來不敗是也。”

  眾人被我那一串長長的名號給震懵了……

  “從來不敗?”蘇因高忍不住輕笑出聲

  我承認,這個名字是很拉風。

  “更重要的是,我對和國的一切也很熟悉。”我笑了笑,將自己讀過的有關廄戶太子和推古女王的歷史一一背了出來。

  蘇因高臉上的笑容漸漸被驚訝的神色所代替,忍不住道,“真沒想到,你居然了解的這麼詳細,果然再沒有比你更合適的人選了。”

  “諸位是願意回國受死,還是信我一次,跟我賭一把?”我環視了他們一圈,“怎麼樣?”

  眾人面面相覷,半晌,終於那位長者開了口,“我等願意和公子一起前往和國。”

  “好極了。”我抿了抿嘴角,“在下——裴世清,一定不會令各位大人失望。”

  說完,我擡眸望了蘇因高一眼,他的唇邊泛起了一絲讓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不知在茫茫大海中航行了多少天,我們一行人終於到達了日本的築紫,也就是現在的北九州。蘇因高將昏迷中的裴世清安排在了一個穩妥的地方,並讓劉嬸照顧他。

  為了表達對隋使的尊敬,廄戶太子令人在難波特意修築了新的館舍,並且用了三十條彩船,將我們從築紫迎到了難波,在難波休息了幾日後,我們又走馬燈似的被迎接到了當時日本的都城——飛鳥京。

  這也是飛鳥時代名字的的由來。直到三十多年後,日本的都城才從這裏遷到了藤原京。

  剛到達飛鳥京的時候,我也被眼前的陣勢震了一下。只見上百匹披紅掛綠的五彩馬為我們開道,鳴響的角鼓聲穿透了蒼穹,自王子以下各大臣、文武百官頭戴金簪花,身穿綿紫繡織五色綾羅衣,列隊相迎。

  “裴大人,對我國的相迎儀式可滿意?”蘇因高在我身邊低聲笑道。

  “的確是很隆重,只是不知你們的女王何時接見我們?”我望了一眼兩邊的街道,正值初春時節,櫻花紛揚,輕盈似蝶舞,為這京城增添了幾分靈動之美。

  飛鳥朝還是一個隋風是擬的時代,這時應該也是日本服飾從古代固有的樣式向平安時代的束帶裝束進行過渡的階段。街道兩旁,無論是貴族,還是平民,所穿的服飾和中國隋唐時的服裝幾乎沒有區別。男子們一般都梳一種叫作雙輪的發型,女性則多垂發。看來也是後來受中國發飾習俗的影響,才開始將左右兩邊的頭發束起綰成發髻。

  蘇因高微微一笑,“今日就請裴大人在行館好好休息,明日一早,女王和太子殿下就會接見你們了。另外,從現在開始,裴大人可以叫我的本名了。”

  “你的本名?”

  “在下本名——小野妹子。”他的神情有幾分不自然。

  小野——妹子?我忍不住想笑,忽然又想了起來,這位小野妹子不正是訪問中國的第一個日本人嗎?

  傍晚時分,我們在館舍裏安置下來。我時時刻刻提醒著自己多加註意,要是被人知道我是女性身份,戲就演不下去了。一切就緒之後,我回憶了一遍歷史書上的記載,對第二天的見面也有了個大致的準備後,就早早歇息了。

  就在我要入睡的時候,忽然見到窗外隱約有黑影閃過,心裏微微一驚,急忙推門而出,卻是什麼也沒有。

  難道是我眼花了?

  第二天一早,小野妹子就來接我入宮了。

  推古女皇所在的豐浦宮就位於飛鳥京的南邊,優雅的帶著中國江南園林風格的庭院內,種的最多的是櫻花和橘,粉色的櫻花如火如荼的開放,紛紛揚揚的花瓣四散飄零。清雅的苑池內還能看到有幾只形態笨重的壽龜在水中撲騰,看來當時的日本人將烏龜當作靈物放養果然不假。

  一進入大殿,我就看到兩邊站滿了文武百官,文官穿著有襴衣,武官穿著無襴衣,服裝顏色各異,看上去還真夠熱鬧紮眼的,不過這也難怪,當時日本的官位服裝都還沒有個具體的規定。

  我擡眼望去,只見正中央坐著一位身著華麗的赤紅色禮服的女子,毫無疑問,這位一定就是歷史上的推古女王了吧?

  “各位使節大人,遠道而來,辛苦了。”不過首先開口的卻不是這位女王,而是一個猶如風吹過竹林的男子聲音。

  能在這裏首先開口,我想多半就是身為攝政王的廄戶太子了吧。

  帶著幾分好奇,我擡起頭來,望向了那位在日本歷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在我望向他的同時,他也正擡眸打量著我。

  他那微微高挑的眉,斜斜瞥人的眼神,光華流動,眼角眉梢,盡是風情,不由讓我暗暗感慨,這樣的濁世紅塵中,竟然還有這樣的男子存在……

  仿佛浸在紅酒中的浮冰,

  華麗剔透從容,

  光澤瀲灩,

  完全沒有多余的奢華;

  清華秀麗但不浮艷,

  是蓬萊島中的孤芳自賞,

  也是瑤池中的蓮香暗動。

  廄戶太子,這位相傳出生在馬廄的王子,還有一個更為有名的謚號——聖德太子。

  對於他,有無數的傳說,說他三歲就會誦佛經,說他是人間罕見的美男子,飄逸俊秀,肌膚如雪,並會發散香味。說他聰明絕頂,耳聽八方,同時可以斷十件復雜的疑案。在短暫的一生之中,他大力推廣隋唐文化,派遣遣隋史——他的光輝,照亮了整個飛鳥時代,讓後人很難在同一時代裏找出第二個和他比肩的人物。

  推古女王笑著開了口,“我聽說大隋在我國之西,是個禮義文明之邦;我國只是區區島國,偏居海隅,不識禮儀,孤陋寡聞,以至久不相見。今日貴客遠來,我們特意清掃道路,裝飾館會,以待大使,希望能聽到來自泱泱大國的文明教化。”

  我收回了目光,深深吸了一口氣,現在的我,不是葉晚,而是代表著大隋的裴世清。不管怎麼說,我的身體裏也流著這個國家的血呢,所以絕對不能讓人小看了。

  我不卑不亢的行了個禮,用來自大國的口吻回道,“我大隋皇帝德並二儀,澤瀧四海,因為知道貴國仰慕我國的文明教化,所以才特地遣使宣諭。”我又指了指門外,“皇上還讓我們帶來了一些大隋的禮物。”

  女皇立刻表達了感謝之意。

  太子淡淡開了口,“閣下一定就是小野提到的文林郎裴世清裴大人了,想不到竟然這麼年輕。”

  太子您也不老啊……我在心裏回了一句。”早聞大隋之盛名,想必大隋挑出來的使者也必定有過人之處吧?能不能也讓我們島國的人見識一下?“在旁邊的一排武官中忽然冒出了一個不協調的聲音。

  雖然這話說得冠冕堂皇,但我從中捕捉出了一絲不太友好的味道。

  太子略略挑了挑眉,黑色的眼眸內迅速掠過了一絲深不可測的神色。”蘇我大人,這恐怕不大好吧,“站在我身邊的小野妹子立刻阻止道。

  蘇我?如果我沒記錯,蘇我一族應該是當時的權臣,就是蘇我馬子派人暗殺了之前的王,才扶植了推古女王上位,所以就連太子也要忌憚他們幾分。我側過頭,打量了一下那個男子,他的容貌也還算清秀,而且十分年輕,只是眉宇間帶著幾分彰顯的張狂,從年紀來看,應該是蘇我馬子的兒子吧。”閣下是——?”我保持著臉上的外交笑容。

  “在下蘇我蝦夷,裴大人,能不能讓我們也開開眼界?”他的臉上似乎寫著不服氣這幾個字。

  蘇我蝦夷……這個名字……讓我感到有點餓了……

  “蘇我大人,難道您想要刁難大隋的使者?”小野妹子瞥了他一眼。”刁難?我怎麼敢刁難裴大人,大隋泱泱大國,這使者也必然是百裏挑一,讓我等見識一下又有何難?“蘇我蝦夷面露倨色。

  我朝太子的方向望了一眼,他臉上還是淡淡的神情,似乎對這裏發生的一切置若罔聞,只是眼眸中微光略閃。

  我心裏微微一動,難道太子也心存好奇?”不知蘇我大人想見識些什麼?“我微微一笑。”那麼我就直說了,我很想和裴大人比試比試,順便見識一下裴大人的過人之處。”

  他的話音剛落,小野妹子的臉上掠過了一絲略帶緊張的神色。

  這家夥,一定是怕我這個冒牌貨露餡。

  “那麼,不知蘇我大人想比試什麼呢?”我笑問道。

  “很簡單,一場武試,一場文試。裴大人應該不會拒絕吧?“

  我還沒說話,又聽到文官那裏傳出了一個聲音,”裴大人怎麼會拒絕呢?如果拒絕的話,豈不有損大隋顏面?“

  小野郁悶的朝那個方向望了一眼,低聲道,”竹田王子……“

  竹田王子,這不就是之前和廄戶太子爭奪攝政之位而落敗的王子嗎?身為女王的親生兒子,居然還是敗在了廄戶手裏,應該也有心有不甘吧。順著那個方向望去,我見到的是位看上去弱不禁風的貴公子,雖然面色蒼白,略有病容,但那雙棕色的眼眸卻是目光炯炯。”小野大人,這下怎麼辦?“身後同來的使臣小聲問道。

  “陛下,您看這如何是好?”小野只好把皮球踢給了女王。

  女王笑了笑,順手將皮球傳給了廄戶,“還是由殿下定奪吧。”

  廄戶太子挑了挑眉,”蘇我他們倒也並無惡意,不過這比試不比試,還是看裴大人的意願吧。“

  好一個太子殿下,居然又把皮球踢到了我這裏。如果我不答應,不就顯得我們小家子氣了。

  “難得有這樣的切磋機會,在下當然不會拒絕。”我垂眸一笑,管你什麼馬子,蝦子,魚子醬,難道還怕了你們不成,全都放馬過來好了!——

  回到了館舍之後,使團裏的人立刻憂心忡忡的商議起這兩場比試來。

  剛才在大殿內,定下了第一場為文試。

  比試的內容,聽起來十分簡單——作畫。

  “公子,冒昧問一聲,您對明天的比試是否有勝算?”王大人一臉焦急的看著我,滿臉的皺紋都擠在了一起,“要是萬一輸給了他們,我大隋的顏面何存啊……”

  我笑咪咪的點了點頭,“放心吧,必勝無疑。”

  “公子打算作什麼畫?”李大人不確信的問道,“花鳥魚蟲還是梅蘭竹菊?”

  我只是微笑不語。

  “唉,如果裴大人沒有出意外的話就好了,他可是文武雙全,如果由他來比試,一定毫無問題,但是現在……”王大人幽幽道。

  一旁的小野妹子也用懷疑的目光看著我。

  我順手喝了一杯茶,拍了拍衣角,站起身朝外走去。剛走到庭院處,小野就追出來喊住了我。

  “我說你真的有把握嗎?”

  我擡起手,撣去了落在自己肩上的櫻花,擡眸朝他一笑,”我說妹子,難道你也不信我?”

  他楞了楞,“你叫我什麼?”

  “叫你名字啊,大人來大人去,累死了,反正又沒人,你也叫我世清好了。”一念他的名字,都會讓我有想笑的衝動。

  “但是……”他的臉上掠過了一絲尷尬的神色,“但是我也很想知道明天你打算畫什麼。蘇我蝦夷的畫技在我們和國是數一熟二的,如果是真的裴世清倒有勝算,但是你……你學過繪畫嗎?”

  我笑著盯著他的眼睛,堅定的——搖了搖頭。

  他的臉一下子就垮下來了,楞在了那裏。

  “放心吧妹子,我說了明天必勝無疑。”我笑嘻嘻的拍了拍他的肩,留下他一個人繼續在樹下石化。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