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正文

第三卷 日出處天子 聖德太子

  第二天清晨出門的時候,溫暖的陽光若隱若現的穿透了雲層,光芒四射,將這座千年前的古都籠罩在了自己的光輝之中。

  比試的事早就傳得沸沸揚揚,所以當我到達豐浦宮的時候,文武百官全都到齊了。眾人或坐或站,都帶著好奇想知道究竟誰勝誰敗,又或是隋朝的來使究竟有多大能耐。

  比試的地點安排了櫻花盛開的庭院中,繽紛絢麗的櫻花恍惚間看過去如同白色的火焰,灼熱的燃燒在纖秀的枝頭。潔白的花瓣在陽光下變的更加明麗,一簇簇,一團團,肆意張揚,只求一夕璀璨般的熱烈。一陣微風吹過,漫天飛舞的花瓣簌簌而落,直讓人忍不住感嘆這動人心魄的美卻是如此的短暫易逝。

  我下意識的往太子的方向望去,那一襲緋紅色的身影正倚靠在櫻花樹下,右手捧起酒碟至唇邊。如泉水般靈動的眼眸中偏偏又帶著幾分冷漠與疏離。一陣輕風吹過,落花飛舞,長袖輕飄,黑發隨風而起,頑皮地纏在了他的臉上。

  蘇我蝦夷胸有成竹的走到了平鋪的白紙前,提筆蘸墨,下筆如飛,一氣呵成,很快就畫出了一副栩栩如生的牡丹圖。

  他略帶得意的將畫給大家展示了一番,雖然我對畫一竅不通,不過也覺得這株牡丹線條自然流暢,花姿柔美,鮮活動人,確實應該是一副好畫。

  就在這時,忽然有只蝴蝶翩翩而來,在那副牡丹圖上盤旋了一會,居然就撞了上去。這一下更是令蘇我得意不已。

  “大人的這副牡丹竟然還引來了蝴蝶!”

  “蘇我大人確是神乎其技,連蝴蝶都將這朵花當真了呢。”

  “是啊,是啊。匪夷所思……”

  底下更是響起了一片阿諛奉承聲。

  切,有什麼好得意的,不過是湊巧,可能那只蝴蝶剛好有近視眼,這才不小心撞了上來。要是有只蒼蠅撞上去,難道那就是一坨米田共?

  “裴大人,到您了!”蝦子同學難掩一臉的得意,語氣也更加張狂。

  我露出了一個非常外交化的笑容,走到了為我準備的白紙前,緩緩提起了筆。嗖的勾了一下,就放下了筆。

  “完成。”我擡起頭,笑。

  眾人不可思議的看著我,就連蝦子同學也遲疑的問了一句,“裴大人,您畫好了?”

  我點頭,繼續笑。

  大家面面相覷,太子的臉上也露出了一抹淡淡的驚訝。

  蝦子同學驚訝之余,也顧不得什麼風度,衝了過來,看了一眼,頓時石化了。在石化了片刻後,他這才回過神來,盯著那副畫狂笑起來。”蘇我大人,到底畫的是什麼?”有些心急的臣子已經按捺不住了,蘇我大笑了一陣後,將我的畫一抖,面向眾人,笑得上氣不接下氣,“這,這也叫畫……”

  當大家看清那副畫時,也都瞬間石化了……

  陪同前來的幾位使團大人們立刻露出了想要找塊豆腐一頭撞死的表情,小野妹子的嘴角正在抽搐著,竹田王子的唇邊浮起了一絲譏笑。

  白色的紙上,只有一個黑色的圈。

  唯一還保持著平靜表情的,恐怕只有太子殿下了,盡管他的眼中也閃過了一絲微詫的神色。

  “裴大人,請問這是什麼?”他忍不住問了一句。

  我保持著快要僵掉的外交笑容,“太子殿下,這是一枚蛋。”

  眾人楞了楞,又笑了起來……

  “一枚蛋?”他挑眉,“可有特別之處?”

  我抿了抿嘴,“當然了……”話音剛落,忽然就聽到從半空中傳來了一陣拍打翅膀的聲音,幾只小小的麻雀飛到了庭院裏,很快,又有幾只燕子飛了過來,緊接著,又飛來一群嘰嘰喳喳的喜鵲,只見鳥兒越來越多,種類也越來越多樣,五彩斑斕的鸚鵡,婉轉啼鳴的畫眉,展翅飛翔的蒼鷹,珍貴罕見的夜鶯……

  甚至是華美動人的孔雀,優雅高貴的天鵝……無論是能想到的,還是不能想到的鳥類,幾乎都來到了這裏……恍然間,只聽鳥語聲聲,各色鳥兒,爭艷鬥麗,美不勝收,如夢似幻,仿佛身處百鳥織就的旖旎仙境……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就連一臉平靜的太子殿下也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蘇我蝦夷吼了一聲。

  “沒聽說過百鳥朝鳳嗎?”我胸有成竹的笑了笑。

  “鳳?這裏哪來的鳳?”

  我拿起了那副畫,指著畫中的那個圈道,“這可不是一枚普通的蛋,這是一枚——鳳凰蛋!”

  “鳳凰蛋?”他顯然有點懵了。

  嗯,趁著你懵,繼續將你蒙。

  “不錯,自古一來就有百鳥朝鳳之說,別看這枚蛋不起眼,但只是這一筆,你們知道花了我多少心血,心中有鳳,落筆也有鳳,鳳之精髓早已盡在其中,當然,這鳳又怎麼會是我們凡人可以見到,所以雖然你們看不到,但這些百鳥卻已經感到了鳳之靈氣的存在,這才會被吸引而來!”我重重抖了抖畫卷,高聲道,“這枚鳳凰蛋,大家可曾看明白了!”

  眾人本來已經有點懵了,被我忽然一喝,好幾人被嚇了一跳。

  幾位隋朝使臣又驚又喜,紛紛露出了恨不得親我一口的表情,蘇我蝦夷的臉已經垮得像一只拖鞋。

  太子殿下若有所思的凝視著我,美麗的眼中起了一絲淡淡的波瀾,薄唇輕啟,“看來,這一局,輸贏已經很清楚了。”

  蘇我蝦夷恨恨望了我一眼,將自己的畫撕成了碎片,隨手一扔,衝著我道,“裴大人,這局的確是我輸了,不過還有一局,三天後獵場見!”

  “蘇我大人,三天後見。”我也笑著撕去了自己的畫,剛撕開了那副畫,百鳥就好像說好了一般,紛紛振翅而飛。幾乎是在一瞬間,所有的鳥兒都消失了,只有地面上遺留的幾根彩色羽毛證明了剛才的一切,不是幻境。

  我衝著還停留在櫻枝上的那只小麻雀眨了眨眼,小孔今天表現不錯,超完美實施了我昨天布置的作戰方案……

  它還真不是一般厲害,居然能召來這麼鳥做友情表演——

  “裴大人!”小野妹子面帶笑容的走了過來,“太子殿下晚上會在斑鳩宮中設下宴席,到時請裴大人一起過去。”

  “宴席?”我點了點頭,“好啊,一起去啊,妹子。”

  他的臉上立刻出現了一排黑線,“不要這麼叫我……”——

  日本古代朝廷於八世紀首次發布肉食禁令,之後又持續發下數次詔書,貴族階級才完全改掉肉食習慣,所以直到現在為止,魚類和蔬菜還是日本人的首選,但是在之前的飛鳥時代,大家還是十分喜歡食用肉類的。

  所以,在膳案上,我並不意外的看到了烤豬肉這道不大風雅的主菜。

  在小野妹子出使隋朝之前,筷子和一整套文明的用餐禮儀都還沒有傳入日本,所以,我也不意外看到了那幾位作陪的大臣伸手拿起食物就吃。

  爾乃蠻夷……我的腦海中忽然閃過了這幾個大字。

  “裴大人,您還是用這個吧。”小野見我神色古怪,及時的遞過來一雙從中國帶來的筷子。

  “多謝妹——小野大人。”我接過了筷子,不經意的看了廄戶太子一眼,卻見他正用筷子夾起了蔬菜。我不禁有點驚訝,小野這才回日本沒多久,廄戶太子就已經把筷子用得如此熟練了。

  他將蔬菜放入了口中,細細咀嚼,姿態倒是頗為優雅。他掃視了殿內一眼,又慢慢放下了筷子。

  “諸位,”他的聲音並不響亮,卻帶著讓人無法拒絕的強勢,“這用膳的方法,我們也該向大隋學學了。從今日開始,各位最好也快些學會用筷子進食。”

  還沒等幾位大臣反應過來,立刻就有宮人上前在每位大臣面前放了一雙筷子。

  大臣們面面相覷,又不得不拿起了筷子,由於是初次使用,那笨拙的樣子讓我感到有點好笑。

  他的目光又停留在了我的身上,”裴大人,在這裏可還習慣?”

  “習慣,習慣。”我順口說了一堆外交辭令。總是這個樣子說話真的很累的……唉,誰叫我現在的身份是使者呢,一言一行都要格外小心。

  期間,他又問了一些關於隋朝的情況,幸虧我的歷史不錯,算是全應付下來了,而且應付的還非常不錯,倒是身邊的小野大人緊張出了一頭的冷汗。

  我白了他一眼,你緊張個什麼勁啊,當初不也是你想出來的主意嗎!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懂不懂啊……

  宴席散去的時候,眼看著人也走得差不多了,我也上前行了行禮,準備離開。

  “太子殿下,多謝款待,在下也要回館舍了。”

  廄戶太子若有所思的望著我,低聲道,“裴大人,我有個不情之請,不知可不可以提出來?”

  既然是不情之請,那就別說了。我在心裏回了一句,不過臉上已經露出了一個禮節化的笑容,“殿下請說。”

  “今日和裴大人的一番談話,讓我覺得受益非淺,只可惜時間太過短促,如果裴大人今晚能留在這裏和我秉燭夜談,那是再好不過了。”

  “誒?”我楞了楞,他說什麼?秉燭夜談??

  不會吧——

  “裴大人,如何?”他斜斜瞥著我,眼中流轉著讓人猜不透的神色。語調輕軟,卻讓人無法拒絕。

  我似乎也找不出拒絕的理由,只能硬著頭皮笑了笑,“恭敬不如從命。”

  應該沒問題吧,只是——秉燭夜談嘛……

  夜露沾濕了庭院裏的草葉,懸掛在天際的上弦月散發出奪人心魄的美麗。明靜的夜空下,春蟲們在此起彼伏的鳴叫著。

  廄戶太子的寢宮內,燃著明亮溫暖的燭火,將他的身影清晰的映在了墻上,拉出了一道長長的剪影。他手持書卷,低垂著眼眸,纖長的眼睫毛微微顫抖,在臉上投下一抹淡淡的陰影。在燭光下,散發著一種光於影流動交錯之間那種均衡而微妙的美感。房間內彌漫著一股若有若無的香味,卻又不是熏香,似乎就是從廄戶太子的身上散發出來,原來太子身有異香果真確有其事。

  中國有個香妃,日本出了個香太子……想到這裏,我忍不住偷偷笑。

  他當然不知道我轉了些什麼心思。只是問了我許多有關隋朝的事情,事無巨細,從官服色彩到科舉制度,直把我問得昏昏欲睡。本來想讓他令人給我沏壺茶提神,又很快意識到現在哪有什麼茶可喝,茶葉還沒傳入日本呢!

  “裴大人,你困了嗎?如果困的話,我們就歇息吧。”聽了他的話,我硬生生把一個哈欠給憋了回去,現在似乎還是醒著秉燭夜談比較合適。萬一要是不小心被揭穿是女人,那就不好玩了……

  “困?一點都不困!”我努力睜大了眼睛。

  “那好極了,我們就接著剛才的話題繼續說吧……”

  呃——太子殿下,其實,我真的很困啊。西湖龍井啊,卡布奇諾啊,你們在哪裏?

  “裴大人,你精通自己本國的一切我並不覺得奇怪,沒想到連我大和的一切,你也是了如指掌,實在佩服。”他漫不經心的隨口說道,眼眸中卻掠過了一絲探究之色。

  我心裏微微一動,他是在試探什麼嗎?

  我笑了笑,“太子殿下,在我國有本書叫作孫子兵法,不知你聽過沒有?”

  他挑了挑眉,“聽過這本書,但還沒有機會拜讀。”

  “嗯,這本書裏有這麼一句話,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殆。就是說在軍事紛爭中,既了解對方,又了解自己,百戰都不會失敗;不了解對方而只了解自己,勝敗的可能性各半;既不了解對方,又不了解自己,那只有每戰必敗的份了。其實兩國外交也是一樣,只有彼此了解,才能更好的交往下去。只有深刻了解對方,才能深刻了解自己。”我指了指他手中拿著的論語,“殿下想必也完全明白這個道理,不是嗎?”

  他在微愕之後輕輕揚起了嘴角,“裴大人的口才果然了得。”

  “殿下不也是抱著想要改變這個國家的夢想,才這樣熱衷於引進我們大隋的一切,可以為你們所用嗎。”

  “改變這個國家的夢想……”他露出了一抹復雜又略帶悵然的神色,“但是要實現夢想,卻是比想像中更困難。因為你永遠都不知道,為了實現夢想,一個人到底要付出多少。願意的,不願意的。”

  我沒有說話,不過我明白他的意思。想著想著,忍不住又打了一個哈欠。

  “裴大人,如果累得話還是休息吧。”他指了指裏屋。

  我立刻搖頭,睜大眼睛,“不困。一點不困!”

  “那好,裴大人,關於論語,我也有些問題想要請教……”他的魔音又再一次響起。

  救命啊!裴世清大人……我知道錯了……這個差使還真不好當……

  “殿下……請教不敢當……”我點了點頭,努力強振精神,無奈那是論語啊論語,簡直就好比一劑強效催眠劑……

  直到聽見自己腦袋和桌子相撞發出砰的一聲響,我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去見了一回周公,忙擡眼望向廄戶,他正看著自己手中的書,好像沒有察覺,可是那唇角邊卻泛起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不行了,我受不了。管不了這麼多了……

  “殿下,在下實在困極,不能奉陪了,在下要去睡覺!”我驀的站起身來,撕去了自己的偽裝。第一次發現,缺少睡眠是會讓人發瘋的。他要再說繼續討論的話,我想我會揍人的。

  他似笑非笑的望向我,“那就請去休息吧……”

  我也不再客氣,立刻轉身走到了裏屋,一頭栽倒在了褥子上。頭剛沾著枕頭,就匆匆去見周公大人了。

  不知睡了多久,在半夢半醒之間,忽然聽到從房間傳來了一陣極為細小的聲音。我睜開眼一看,廄戶太子已不在房內。正在這時,我的耳邊響起了一陣輕微的轟鳴聲,誒?只有當附近有人使用靈力時,才會讓人產生耳鳴的。

  難道在這深宮之內,也有人使用靈力?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起身推開了房門,朝那個發出細小聲音的方向走去。

  櫻花在月色下紛紛揚揚,夜裏的櫻吹雪帶著幾分詭異,花瓣泛著極小的光,隨風亂舞,無所適從。

  在那淩亂的花雨中,我看到了一個纖秀的身影,如流水般的長發傾瀉了一肩,正是廄戶太子,而在他的面前,跪著一個低垂著頭的男人。從我這個角度望去,看不清那個男人的容貌。

  不過,我能感覺的到,使用靈力的人就是這個人。

  “太子殿下,竹田王子他最近……”那人剛說了半句話,忽然驀的擡頭,一言不發的揚起手來,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一枚亮晶晶的東西已經飛到了我的面前,我急忙往一邊閃了下,只聽唆的一聲,那枚東西已經牢牢釘在了樹幹之上,力道之強,竟然震下了一樹櫻花。

  “什麼人在那裏!”他的聲音寒冷似冰。

  我從樹旁走了出來,手裏拿著那枚被我拔出來的暗器,“這位仁兄出手也太狠了吧。”

  廄戶太子微微一楞,“裴大人?你怎麼會在這裏?”

  “殿下,在下只是剛剛醒來,順便出來透個氣,真是沒想到,差點把命給送了。”我瞥了一眼那個男子,他的容貌十分普通,勉強算得上五官端正,就是那種丟到人堆裏也認不出來的人。

  不過,就是這種人,才最適合做忍者的工作。

  我心裏一動,這個男人難道就是我的委托人的前世……

  “裴大人對我大和的一切如此熟悉,想來這也瞞不過大人吧。”廄戶斜斜瞥了我手裏的暗器一眼,看似漫不經心的說道。

  接下來我該做個怎樣的反應?故作不知立刻離開?那樣固然安全,但再次見到這位忍者的機會就微乎其微,與其這樣,還不如,幹脆挑明這一切,踏進這趟渾水中。

  “如果我沒有猜錯,這位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為殿下搜集消息的誌能便吧。”

  廄戶眼中微光一閃,“裴大人果然見多識廣。不知裴大人有何見解?”

  “在下並不覺得奇怪,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正如殿下所說的,想要實現夢想,所要付出的,是難以想像的。”我笑了笑,“在下就不打擾兩位了。”

  廄戶的臉色在月光下陰晴不定,嘴角忽然慢慢勾起了一個淺淺的弧度,“裴大人,從明天起,他會在你身邊隨時聽候你的吩咐。”

  “什麼?”我一驚。

  “不用問為什麼,只是防個萬一,畢竟是裴大人是貴客。本來也並不想驚動你,但既然你已經知道了他的存在,我也就和你明說了。”廄戶看了一眼那個男子,“細人,你知道了嗎?”

  細人!我的眼前一亮,果然就是他,大伴細人!總算找到了!

  細人立刻低下頭,“屬下遵命。”他又看了我一眼,“剛才差點誤傷裴大人,請別見怪。”

  “怎麼會呢。”我繼續笑,心裏卻泛起了一絲疑雲,為什麼——要把細人安排在我身邊?如果是為了探聽我這裏的消息,那就不會這麼公開……

  “還有,我和裴大人一見如故,為了能和裴大人有更多時間談古說今,從明天起,裴大人就從館舍搬到我這斑鳩宮吧。”

  什麼!搬到斑鳩宮?我擡眸復雜的望向了廄戶,他的神色淡漠,平靜無瀾,絲毫看不出半點端倪。

  “明天一早,我就會派人去替大人收拾的。”他的語氣帶了不容質疑的肯定,根本沒有讓我拒絕的余地。

  “也好。”我也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倒也想看看他到底想做什麼,說不定和這次的任務也會有所關聯。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