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正文

第三卷 日出處天子 被揭露的身份

  清晨醒來的時候,我忽然聽到窗外傳來了淅瀝淅瀝的雨聲,廄戶似乎早就起了身,坐在半掩的格子門旁。瓷青的雨點順著風飄進來,帶著一種清爽的味道,庭園中開了許多白色杜鵑,濕漉漉的雨點,像是灌木叢中的眼淚。

  我清晰地聽見水珠在飛檐上洄滴的聲音,一點一點,等青竹筒溢滿了,就輕輕敲打在白石上,發出一種悠揚的聲音。

  “醒了嗎?”他沒有看我,只是望著院子裏的景致。

  我應了一聲。

  “世清,你家中可有兄弟姐妹?”他忽然問道。

  我楞了楞,只好支吾作答,“有。”

  “姐妹長得和你可像?”他的下一個問題更是讓我摸不著頭腦。

  “既然是姐妹,自然是像的。不知殿下怎麼忽然問起了這個。”

  “沒什麼,只是猜想,如果世清家中姐妹也像你一樣才華出眾,那麼求親的人家必定踏破你家的門坎。”說著,他轉過了頭,凝視著我的眼睛,臉上帶了一絲高深莫測的神色。

  我心裏一驚,笑了笑,“女子無才便是德,自然不能像男子那樣讀書識字。”

  “女子無才便是德……”他重復了一遍,“這句話我可不能茍同。內在的靈秀,往往比美麗的外貌更加吸引人,不是嗎?”

  “殿下說的也有理。”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天已經亮了,世清也該告退了。”說完,我就忙不叠的出了他的斑鳩宮。

  剛從斑鳩宮出來,我就撞上了那位竹田王子。果然就像小野說的那樣,這位竹田王子和他身邊的美人若葉簡直是形影不離。

  “裴大人,昨晚又和殿下秉燭夜談了?”他看著我的表情有些奇怪。

  我點了點頭,“是,昨夜聊的有些晚了,所以就歇在了那裏。”

  “殿下好像從來不和別人這麼親近過,裴大人,你可算第一個了。”他的眼中有些淡淡的驚訝。

  “哪裏,哪裏……”我一邊說著客套話,一邊望了若葉一眼,只見她正一眨不眨的盯著我,我倒被她看得有點不好意思了,拜托,你的主人還在你旁邊呢,就覺暗戀我也不能這麼直勾勾的盯著我看啊。

  驀的,她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在竹田耳邊輕輕說了幾句。

  竹田的目光極快的掃了一下四周,道,“裴大人,在下還有事,告辭了。以後有機會在下想邀請大人來舍下作客。”

  我自然是客套了兩句,目送著他們離開,在離開之前,那位若葉姑娘又神色復雜的看了我一眼。

  雖然覺得奇怪,不過我也沒有多在意,穿過庭院的時候,看見院中的櫻花綻放的更加嬌艷,粉白裏透著嫣紅的顏色更深了一些,一眼望去影影綽綽,美麗而含蓄,可愛秀美如同少女雙頰上的含笑微羞。

  就在我伸手想要折一枝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了一種熟悉的耳鳴聲,我一臉平靜的凝望著櫻花道,“細人,是你嗎?”

  空氣裏傳來了若有若無的聲音,“裴大人能感覺到我的存在?”

  “當然,只要你一使用靈力,我就能感覺到。”我剛說完,忽然驀的想起了一件事,上次在獵場的時候,那支箭射向我的時候,我好像也感覺到了耳鳴聲,那這樣說來,難道是他使箭偏移了方向?

  我忽然覺得有些事情有些蹊蹺起來,這樣的話,那麼那支箭真的是以我為目標的?這難道也是廄戶讓我住到宮裏,並且安排細人在我身邊的原因?

  可是,又是誰這麼大膽和蠢笨,竟然敢傷害大隋的使者?這不是明擺著拿雞蛋碰石頭嗎?如果惹怒了隋煬帝,後果簡直不能想像。

  “細人,你倒是忠心耿耿,對殿下的話唯命是從。可是這樣永遠生活在黑暗下,永遠不能正大光明的追隨在主人身邊,你不覺得遺憾嗎?”我忽然想起了那個委托人,實在不明白細人有什麼理由背叛廄戶。

  他沈默了一陣,“這就是我的宿命。”

  不遠處,忽然響起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

  “裴大人,您原來在這裏,我家大人正在找你呢。”一個侍從打扮的男子匆匆走了過來,我見過他,應該是蝦子同學身邊的近侍。

  “不知蘇我大人找我有什麼事?”我禮貌的回了一個微笑。

  “您先跟我來吧,我家大人正在那裏等您呢。”那侍從笑著一指宮外的方向,“您一定會喜歡那裏的。”

  “那裏?“我疑惑的問道,”是要出宮嗎?”

  “正是,裴大人,快隨我來吧。“侍從在前面為我引路。

  雖然不大情願,但為了不影響兩國正常友好邦交,我也只能走這一趟了。

  到了目的地的時候,望著眼前的景色,我覺得有些驚訝,因為這裏怎麼看,都不像是大臣的正式府邸。這是座以淡藍色的天空和連綿的青山為背景的借景庭院,栽種的常綠樹木都經過精心的挑選,從這個方向望去,可以透過枝椏間的縫隙,看見山上的櫻花已經盛放,薄薄的緋紅繚繞出雲霞一般的輕柔燦爛。

  “裴大人,這裏是蘇我大人的別邸。”侍從連忙解釋道。

  原來如此,真是沒想到,蝦子同學的鄉村別墅倒還挺有品味的嘛。

  “你們大人呢?”我側頭問道。

  侍從滿臉堆笑,“大人正在後院等您。”

  我點點頭,跟著他來到了後院,一踏入後院,就聽到了蝦子同學欣喜的聲音,“世清,你來了!就等著你呢!趕緊來試試這裏的溫泉。”

  溫泉?在我看清了眼前的情景時,頓時大腦一陣空白。

  可不是?後院就是一個露天的溫泉啊,淡淡彌漫開的白霧之中,不正坐著那位蝦子同學嗎?

  更要命的是,還是全身光光的蝦子同學!

  我趕緊側過了頭去,還好,還好,他只露出了肩膀,上次在羅馬見過更刺激的都沒長針眼,這次應該算是小兒科吧。

  只是,如果知道是請我來泡溫泉,打死我都不會來呀!

  “蘇我大人,我看還是免了,我不喜歡泡溫泉。”我保持著臉上的笑容拒絕道。溫泉池水十分清澈,散發著裊裊的溫熱,如果不是在這樣的情形下,我想我一定願意去試試,但是現在……

  “世清,這可是京裏最好的溫泉,平常我根本不會讓其他人進來,今天特地請了你過來,難道你連這個面子都不給我?”蝦子同學果然是喜怒形於色,立刻露出了不悅的神情。

  “在下並不習慣和人裸裎相見。”我的嘴角抽動了一下。

  “又不是女人,這麼扭扭捏捏,我告訴你,世清你今天如果不給我這個面子,我不會讓你離開!”

  什麼強盜邏輯啊,難道連泡溫泉也要強迫別人嗎?

  “那就不好意思了,在下要告辭了。”我心裏冷哼一聲,你攔得住我嗎?

  就在我轉身的時候,只聽他大喊了一聲,“世清!”我忽然聽到了嘩啦啦的水聲,衣袖在下一秒就被拉住了。

  “餵,想對大隋使節無禮……”我下意識的回過頭,頓時石化……

  哇啦啦……我看到了什麼啊!十八禁啊十八禁……這下我真的要長針眼了……

  在我還沒有回過神的時候,只聽撲通一聲響,我已經被他扯到了溫泉的池子裏。

  看著我滿臉的水花,他哈哈大笑起來,“怎麼樣,溫泉的水溫還不錯吧。不過,還是把濕衣服先脫了,不然會生病……”說著,他就伸出了他的魔爪,來拉我的衣襟。

  我的忍耐力到極限了,什麼友好不友好,使節不使節,冷靜不冷靜,我管不著了,讓我先揍他一頓再說!

  “蘇我大人,你在做什麼!”就在我準備下毒手的時候,忽然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蘇我的動作也停滯了一下,不大相信的開口道。“——殿下?”

  一個白色的模糊的影子緩緩地從庭院那頭走過來,動作輕得幾乎沒有聲響。淡淡陽光透過了樹枝間的空隙,斑駁不齊的落在了他身上,形成了深淺不同的陰影。那雙水一樣的眼睛,仿佛結成了薄冰。

  第一次看到廄戶這樣可怕的表情……

  “殿下,你怎麼會在這裏?”蘇我蝦夷一臉驚詫的表情。

  廄戶冷冷望了他一眼,“為什麼將世清帶到這裏?”

  “殿下,我只是請他來一起享受一下溫泉的樂趣。”蝦子同學一臉的莫名。

  “誰能保證你之前輸給了世清,心裏沒有怨氣?為了我國和大隋的友好關系,我不能容你出一點錯。”廄戶又恢復了淡淡的語氣,“如果因為你而影響了我國和大隋的關系,我看就連你的父親也保不了你。”

  “殿下,我真心想和裴大人交個朋友!”蝦子趕緊辯解道,還想再說什麼時,被廄戶的眼神懾住了。

  “蘇我大人,麻煩你出去一下,我有事要單獨和世清說。”

  我忽然感到有點頭皮發麻,這個樣子泡在水裏,我根本不能動,不然的話,真的很容易被穿幫。可是廄戶他還要單獨和我說什麼啊!

  ===================================

  “殿下,有什麼事還是回去再說吧。”我拉了拉自己的衣襟。

  廄戶沒有理我,只是面無表情的掃了一眼蘇我,沒等他再說話,蘇我猶豫了一下,又看了我一眼,順手拿起旁邊的衣服,出了池子。

  庭院裏只剩下了我和他。四周很安靜,很安靜,仿佛可以聽見櫻花飄落水面的嘆息……

  “殿下,有事還是回去說吧,這樣不是有點奇怪嗎?”我只好重復了一遍剛才的話,打破了這份略帶詭異的安靜。

  他這才回過頭來看著我,那雙眼眸就像漆黑的石子投入寒冷的水流,沒有一點漣漪。

  “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微微一驚,“殿下的問題真是奇怪,在下不是裴世清嗎。”

  “是嗎?”他揚起了微挑的眉毛,深不可測的眼神仿佛要穿透我的身體,忽然慢慢湊到了我的耳邊,用輕不可聞的聲音說道,“可是,我從來沒聽說過裴世清是位女子。”

  啊——

  我的腦中立刻反應出了幾個大字,穿——幫——了!

  雖然心裏驚訝不已,不過我的臉上還是保持著平靜,“在下不明白殿下的話。”

  “不明白嗎?”他的嘴角微微揚了起來,走到了溫泉邊,彎下了腰,“是不是我也下來,你就明白了?或者說,我親自將裴大人從水裏請出來?”

  雖然我還穿著衣服,但現在全身濕透的情況下,想要瞞過他,似乎不大可能,而且,從他的語氣來看,他似乎早就看穿我的身份了。再掩飾下去也沒有意義,還不如幹脆承認。如果他想當場揭穿我的話,剛才就不會讓蘇我蝦夷離開了。

  “是獵場的那次嗎?”我擡起了頭看著他,平時我覺得自己夠小心了,除了上次那一回的親密接觸。

  他微一楞,立刻反應過來,“不錯,的確是從那一次開始懷疑的。”

  “那麼,為什麼當時不揭穿我?”

  他的唇邊忽然浮起了一絲輕笑,“現在我也不打算揭穿你啊。如果讓別人知道隋使裴大人……恐怕會有很多麻煩吧。”

  “那為什麼又……”

  “不過,我還是希望你知道,我不是那麼好騙的。”他斜瞥了我一眼。無論是他高挑的眉,斜斜看人的眼神,還是唇邊流露的輕笑,似乎都隱藏著一種內斂的驕傲。

  “雖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也沒有興趣知道。但有一點我能肯定,”他的神色平靜,“你的能力完全可以勝任使者之位。”

  “你不介意嗎?”

  “如果你不介意繼續與我夜談的話。”他的神色宛如初融的雪水,漸漸溫柔起來,低聲道,“或許不是男子,也是一件好事。”

  我楞了楞,擡起頭看著他,他那漆黑的眼底映出了近在咫尺的我,很近,很近,近得可以感覺到彼此的呼吸。

  我身子一僵,連忙往後挪了一些,“既然這樣的話,就請殿下先出去吧。”

  他沒有說話,忽然伸手將我從池子裏拎了出來,極快的將一件外衣裹在了我的身上,順手將我攔腰抱了起來。

  “餵……你幹什麼!”

  “裴大人,你也不希望出去的時候這個樣子被別人看到吧。”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好笑的表情,

  “可是,這樣的姿勢不是太,太曖昧了嗎,現在我們兩個可,可都是男人……”我的嘴角開始抽動。

  “哦,那又怎樣。”他擡了擡眼,明亮的眼眸內掠起笑意,繼續往外走去,“反正宮裏已經傳出了我好男色的風聞。”

  誒???有這種事?

  要是因為我的關系,讓聖德太子在歷史上留下一個好男色的名聲,那,那我的罪過就大羅……——

  王宮裏的八卦能力超乎我的想像,這件事情很快被演化成了N個版本,到處流傳,最為流行的一個版本就是:廄戶太子和蘇我蝦夷同學,同時愛上身為男性的隋朝使者裴大人,就在蝦子同學在溫泉對裴大人欲行不軌的時候,廄戶太子及時趕到,英雄救美,上演了一出唯美的斷背之戀。

  當我在廄戶那裏聽到這個版本的時候,嘴裏的一口湯水全都噴了出來,

  不知道真正的裴世清醒來以後會不會想要一頭撞死……

  “這好像也太荒謬了吧。”我順手接過了他手裏的帕子,擦了擦嘴邊的湯跡。

  他忽然輕輕的笑了起來,那雙幽深的眼睛笑的時候便變得彎如新月,眼幕低垂時便被長長的睫毛覆蓋。這樣的一雙眼睛,讓他成了人中極品。

  為什麼那些看起來冷漠的男子,笑起來偏偏是那麼魅惑至極呢?

  比如廄戶王子,比如——司音。

  “若是蘇我蝦夷知道你是……不知會是怎麼的表情。”他擡起了眼眸,墨色瞳仁中竟流轉著一絲孩子氣的得意,“不過,這個秘密,也只有我知道。”

  我看他心情不錯,便有意無意的打聽起了細人的消息,“殿下,細人是很早開始就跟著你的嗎?”

  他想了想道,“他跟著我也有段時日了。”

  “我看他總是一個人來去無影蹤,難道他就沒有朋友,或是親人什麼的?”我想試著問出一些東西。

  “從出生起,他們就被當作工具來培養,就算有什麼親人朋友。對於他們來說也和沒有一樣。其實,他們也不需要這些。更何況,細人的父母早已雙亡,不過……”他像是想起了一件事情,“也許細人是例外,聽說他還一直在找尋失散多年的親妹妹。”

  “親妹妹?”我的眼前一亮,這可是個十分有用的訊息,說不定會和我的任務有關。

  就在我想繼續問下去的時候,門外傳來輕輕的扣門聲。

  “殿下,竹田王子派人給裴大人送來了帖子。”門外的侍女遞進來了一份淡櫻色的帖子,“好像是請大人三日後過府欣賞歌舞。”

  我疑惑的接過了帖子,這竹田王子又來湊什麼熱鬧?

  我的背後忽然冒起了一股寒氣,那個……到時不會又把這個斷背之戀的版本擴展吧?

  擡頭望向廄戶,他的臉上又恢復了原來的冷漠表情,“既然是竹田親自邀請你,你去一趟也無妨。”

  我點了點頭,“也是,反正只是觀賞歌舞而已。他之前好像也和我提過。”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我又站起身來,“殿下,天色已經不早,我也要先回去了。”

  他的眼中隱隱有絲失落,“不留在這裏了嗎?”

  “殿下,現在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留在這裏過夜彼此不是尷尬?”我笑了笑。

  他望向了窗外,沈默了一會低聲道,“也許,還是太早揭穿你的身份了……”還沒等我說話,他的神色忽然微微一變,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我的耳邊也響起了一陣輕微的耳鳴聲,有人在使用靈力?這種感覺又好像不是細人的,是誰呢?

  他這才又擺了擺手,“去吧。”

  我說了一些告辭的話就匆匆出來了,就在穿過庭院的時候,忽然看見一個黑色的身影在暗處掠過,身姿輕盈無比,明顯是個女人。

  而且,這個女人正朝著廄戶王子寢宮的方向而去。

  耳鳴聲漸漸消失了,我驚訝的望著那個飄忽的背影,如果沒有感覺錯,那種靈力似乎就來自於那個女人……

  難道——也是忍者?還是個女忍者?

  我心裏疑惑,正想跟了上去,忽然一個黑色人影從樹上輕輕躍了下來,攔在了我的面前。

  “裴大人,您該回去了。”

  我冷冷看了他一眼,“細人,你這是在保護我還是監視我?”

  “保護您是我的職責。”他那冷冽的神情似乎有些緩和,“裴大人身負重任,遠渡重洋而來,在下也是佩服的很。

  “將來會有更多的兩國往來,你們的王子也會派遣更多的人前往大隋學習先進的技術,你們的國家也會因此更加繁盛。”我若有所思的笑了笑,“你們的王子,一定會成為流芳百世的好君主。”

  他神色輕微一震,很快又恢復了常色。

  所以,你完全沒有理由背叛你的主人啊,大伴細人同學……我在心裏說完了這最後一句話。

  “裴大人還是早些回去吧。”他冷冷看了我一眼,又躍上了樹。

  “嗯,細人,”我頓了頓,“希望你能早點找到你妹妹。”說完,我也沒再看他是什麼表情,大步向前走去。

  唉,總算是稍微有了一點小進展……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