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正文

第三卷 日出處天子 計中計

  我一下子楞在了那裏。

  還沒等我回答,他那密密的睫毛已然垂下,在眼臉處抖落一片優美的陰影。

  “又到了戴上面具的時間了。”

  我也在微愕之後調整了自己的心情,笑了笑道,“不過偶而脫下來也不錯。”說著,我站起了身,“時間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

  他坐在那裏沒有動,只是點了點頭。

  在我快走到門口的時候,又聽到了他的聲音。

  “剛才的話,就當我沒有說過。”

  我停下了腳步,揚起了嘴角,“剛才殿下說了什麼嗎?”說完,我就移門而出。

  月光下,寸寸霜紅雪白開遍庭院,枝椏連綿,星星點點,漫天一片,映著幽幽的夜色,真是說不出的艷麗璀璨。

  “裴大人,你準備什麼時候回去?”從樹頂上忽然傳來了細人的聲音。

  我停了下來,往上望了望,“奇怪了,你怎麼總喜歡待在那裏?就算是生活在黑暗中,也不一定要待在樹上啊。”

  “我喜歡這裏。”他幽幽說道。

  我打量了一下周圍,確認沒有人經過,也迅速的順著樹幹爬了上去,衝著一臉驚詫的他眨了眨眼,

  “那麼我也來試試到底這裏有什麼好的。”我不客氣的在樹枝上坐了下來。

  他很快斂起了驚訝的表情,若有所思的凝望著半空中的上弦月,和往常不同,那冷漠的臉上似乎多了一絲憂慮。

  就在這時,不遠處忽然傳來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伴隨著輕輕的女子聲音和搖曳的燭火。

  他朝我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我點了點頭,從這個方向望去,透過樹枝間的縫隙,正好能看到兩位宮女正提著燈籠款款而來。

  “你知道嗎?那位叫作若葉的舞者被殿下接進宮了。”

  聽到這句話,我微微一驚,若葉不是廄戶的手下嗎?為什麼還要這麼堂而皇之的把她以舞者的身份接進宮來?好像唯恐天下不知似的。

  “可是她不是竹田王子的人嗎?”

  “上次她這樣對竹田王子,還害得王子被囚禁,你說王子還會留著她嗎?要我說,王子恨都恨死她了。”

  “可是殿下又為什麼將她接進宮?難道說……可是殿下不是對裴大人……”那個宮女吃吃的笑了起來。

  “可是若葉姑娘那麼美,殿下動心也沒什麼奇怪啊,說不定,這位若葉姑娘也早就對殿下……”

  “呵呵,那竹田王子知道豈不是要氣壞了……”

  “我看啊……”

  兩人漸漸走遠,輕笑的聲音飄散了空氣裏。

  “啪答——”只聽到一聲細微的樹枝斷裂聲,我轉頭望去,只見細人的臉色古怪,手裏握的正是一根折斷的樹枝。

  對了,同為廄戶的誌能便,他也應該知道若葉吧。

  “細人,你也知道若葉她是……”我見到他輕輕點了點頭,就知道了答案。

  “她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他好似松了一口氣的感覺,又若有若無的喃喃道,“下面,該輪到我了。”

  他那年輕的面容上有沈沈的暮氣,月光照在他的發梢,閃爍著茫然幽暗的光澤——

  沒過幾天,我就從侍女口中知道了一個讓人吃驚的消息。

  竹田王子居然被人從牢獄裏救走了。

  到底是誰敢冒險救走他呢?而且,這個人能夜闖牢獄,絕對也不是泛泛之輩,難道是女王的手下?

  就在我想到頭痛的時候,斑鳩宮的宮女來到了我的住處,說是奉了太子殿下的命令,讓我前去城郊的耳梨行宮賞花。

  耳梨行宮是廄戶的另一處行宮,與略顯華麗的豐浦宮不同,耳梨行宮卻是一派清雅,一進宮內,就能看見中庭流淌著銀白色的春泉,透明的泉水在陽光下跳躍著,閃耀著晶瑩的光澤。花匠清晨剛灑過水,木蘭,杜鵑都是嬌艷欲滴的樣子。幾個侍女正在采摘還是蓓蕾的白牡丹,花香並不太濃,在水氣的籠罩中,彌漫出透明而清冽的氣息。

  “世清,你來了!”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我的嘴角微微勾了起來,原來是八卦事件中的另一男主角……

  “蘇我大人,好久不見。”我略略行了行禮,擡頭朝他一笑。他一臉燦爛的笑,親切的拉過了我,“來,來,就坐在我旁邊。”

  入了席後,我這才發現,今天到這裏賞花的幾乎都是些朝中的高官。我微微一楞,擡眸正好對上廄戶的目光,他的眼眸似乎比往常更加幽暗了幾分。忽然覺得他身邊的侍從有點眼熟,仔細一看,竟然是細人!

  他似乎察覺到了我的目光,飛快地低下頭去。

  奇怪,今天他怎麼以侍衛的身份出現了?廄戶他,到底打算做什麼?

  “裴大人,聽說你很快就要回去了?”蝦子同學露出了幾分不舍。

  我點了點頭,“在下已經在這裏逗留了不少時間,是也該回去了。”

  廄戶忽然往我這裏掃了一眼,忽然說了一句,“裴大人自然是要回去的。小野,到時你也一起送裴大人他們回大隋。”說完,他朝小野妹子的方向望了一眼,又開口吩咐身邊的宮女,“這樣賞花未免單調了一些,把若葉帶上來吧。”

  大臣們紛紛面面相覷,眉宇間流露著曖昧的神色。

  我微微一楞,他把若葉也帶來了嗎?可是,為什麼讓她公開獻舞呢?這樣不是越描越黑?讓別人以為若葉真的和他有什麼……

  那宮女領命正要離開,忽然見到一個宮女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驚慌失措的跪倒在地,顫抖的喊道,“殿下,不好了,若葉姑娘她……”

  廄戶的眼中微光一閃,驀的站起身來,立刻衝了出去,他身邊的細人也是臉色一變,立即緊跟上去。

  我自然也不會落後,三步並作兩步的趕了上去——

  我想我無論如何猜想不到會是這樣的一幕情景。

  若葉全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臉色蒼白,雙目微閉,顯然已經奄奄一息了,坐在她身旁的人,同樣也是臉色蒼白,神情茫然,似乎不是很清醒的樣子,手裏還拿著一把沾著血跡的匕首。

  毫無疑問,這個人八成就是兇手。

  但最令人震驚的是,這個兇手,赫然竟是被救出牢獄的竹田王子!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竹田王子又為什麼會在這裏?

  竹田一臉震驚的擡起頭,“我,我醒來的時候就已經……”

  “竹田,你好大的膽子,竟然到我的宮裏行兇殺人!”廄戶冷冷打斷了他的話。

  仿佛是聽到了廄戶的聲音,若葉忽然睜開了眼睛,掙紮著想說什麼。小野妹子一個箭步衝了過去扶起了她,伸手去探她的脈搏,遺憾的搖了搖頭。

  “若葉,你是不是有什麼想說?”我下意識的彎下了腰,心裏也生出了幾分不忍。

  她擡頭望了廄戶一眼,伸出手指了指竹田,嘴唇蠕動了幾下,仿佛說了什麼,腦袋就無力的垂落在了一邊。

  我正好離她最近,在聽到她說的話之後不由楞了楞。

  “咣當!”只聽一聲刀具落地的響聲,竹田扔了手裏的匕首,驀的站起身來,“不過是個低賤的舞者而已,就算是我殺的,那又怎麼樣!”

  卡答——我聽到了身後傳來一聲清脆的骨節作響聲。

  竹田索性上前了一步,“廄戶,你以為這樣就能除了我嗎?告訴你,大錯特錯!別以為我不知道,這個舞者其實是你的人!背叛我的人不會有好下場!就算我殺死一百個,一千個這樣的人,你又能把我怎麼樣?你能殺了我嗎?”

  廄戶一臉冷漠的看著他,“來人,先把他……”

  他的話還沒說完,忽然門外傳來了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殿下,請容許微臣將竹田王子先帶回去。”

  蘇我蝦夷已經脫口道,“父親大人?您回來了?”

  我擡眸望去,只見一個身穿紫色袍服的中年男子正走進來,看他的容貌的確和蝦夷有幾分相似。

  不用說,這位一定就是當朝的權臣蘇我馬子。

  竹田王子仿佛見到了救星一般,頓時大笑了起來,“廄戶,我說你不能把我怎麼樣吧,連老天都幫我,蘇我大人的要求想必你是不會拒絕的吧。”

  廄戶輕輕蹙起了眉,又像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既然蘇我大人這樣說了,我自然會給你面子。”

  竹田一聽此話,更是面露得色,惡狠狠的盯著他道,“廄戶,我不會讓你如願的!”說完,他就跟著蘇我馬子揚長而去。

  一見事情已經結束,眾位大臣也都紛紛告辭,一轉眼就走的不見蹤影了。

  廄戶這才彎下腰來,靜靜地望著若葉的屍體,半晌,才聽到他的聲音,“是我害了她。”

  我輕輕拍了拍他的肩,“現在說這些也沒用了,還是好好辦下她的後事吧。”

  “殿下……”身邊一直沒有作聲的細人忽然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屬下和若葉也算同事一主,她的後事,能不能交給屬下辦?屬下也知道這是個不情之請……”

  “那就拜托你了。”廄戶打斷了他的話,“這裏的事情就交給你了。”說著,他站起身來,看了我一眼,“世清,你先跟我回斑鳩宮。”

  我正想點頭,忽然想到了剛才若葉臨死前的話,心裏微微一動,開口道,“在下也和若葉也算相識一場,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幫些忙。”

  廄戶似乎有些驚訝,“但是……”

  “她的死怎麼說也和我有點關系,要不是上次的事情,竹田王子也不會對她懷恨在心。就讓我心裏好過一些吧。”我需要一個留下來的理由。

  他思索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目送他離開之後,我轉過身,只見細人還跪在那裏一動不動,但——他的雙肩卻在輕微顫抖著……似乎在強忍著什麼……

  我的心裏不免有幾分驚訝,想不到他和若葉的關系這麼好……這實在不像他平時的個性。

  “細人,你去吩咐侍女們準備一套幹凈的衣服,幫若葉換上。”我說了好幾遍,他才忽然回過神來,眼中已經布了幾道深淺不一的血絲。

  “知道了。”他站起了身,往外走去。

  見他出門,我撩起了若葉的衣衫,細細查看著她的傷口,在看清她胸口的那處致命傷時,我不由大吃一驚。

  這個傷口……難道是……

  順著自己的猜測,我的背後,忽然冒起了一股莫名的寒意,我想我沒有看錯,這個傷口,分明就是……

  我沈住了氣,在四周仔仔細細搜索了一番,果然在案幾下發現了一樣東西。

  難道,事情真的和我猜測的一樣?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呢?

  到底是哪裏不對勁?

  ==============================

  若葉的後事很快就辦妥了,下葬的日子定在了兩天後。

  今夜無月,一天一地的星光,籠罩下來,清晰可見,連空中一朵朵光亮的雲彩,也像水中粒粒的銀石子,明澈極了。

  我在心裏算了算日子,後天就要回中國了。可是,我的任務還沒有完成,不過從細人對若葉的態度來看,現在唯一的可能,就是或許會和她有關。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細人也應該對竹田不滿才對,又關廄戶太子什麼事呢?到底是什麼事讓他如此憎恨自己的主人,以至於要背叛他呢?

  想到這裏,我望了一眼輕側倚靠在門邊的廄戶,他手捧起酒碟至唇邊,深邃的眼眸格外明亮,凝視著這幽幽夜空中飛舞的櫻吹雪。

  不知為什麼,他今晚留宿在了耳梨行宮。

  “殿下,我該回去了。”我想起身離開,衣袖卻忽然被他拉住了。

  “再等等。”他的唇邊勾起了一個捉摸不定的笑容,“再陪我一會,一會就好。”

  風從半掩的格子門吹了進來,帶來櫻花綻放開的氣息,微風卷起落地的碎櫻,纏綿縈繞著低低地旋舞,柔柔地飄過他那俊美無瑕的臉龐,調皮地落在半濕潤的薄唇上,似在親吻。

  眼前的情景就仿佛是一副賞心悅目的美圖,可是,當我見到了門上出現的淡淡人影時,不由微微一驚,條件反射的繃直了身體。房間外有人……而且,很多人……

  “既然來了,為什麼不進來呢?”廄戶倒還是一臉的冷靜。

  一個人影輕輕躍了進來,在看清這個人的時候,更是讓我大吃一驚,脫口道,“細人?”

  細人並未看我,臉色古怪,忽然抽出了腰間的劍,沈聲道,“殿下,不要怪我……”

  我驀的站起了身來,“細人,你想對你的主人做什麼?”

  他這才擡眸看了我一眼,“我的主人並不是他,我的主人是——”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陣陰惻惻的笑聲打斷了,接著走進來的人,更是讓我大吃一驚。

  走進來的人竟然是——竹田王子!

  我一時有些拐不過彎來,怎麼會這樣?難道說,細人真正的主人其實是——竹田王子!

  “你果然還是忍不住出手了。”廄戶絲毫沒有驚慌,緩緩的喝下了碟中的酒,“比我想像的更快。”

  “哼,你沒有想到,細人其實是我的手下吧。”他得意的笑了起來,“廄戶,我已經忍你很久了,你對我步步緊逼,我再不動手,恐怕死的更快,還不如先下手為強!若是你現在主動讓出攝政王的位置,我倒可以饒你一條命。”

  “從隋朝使者來到這裏開始,你已經開始處心積慮想要破壞大隋和我國的關系。”廄戶慢條斯理的開口道,“從鼓動蘇我和世清的比賽開始,到圍獵場的冷箭,以及之後的美人計,你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你的這點想法我會不知道嗎?如果隋使有個什麼意外,你盡可以把所有的責任推在我這位攝政王身上,說不定到時就可以借助隋朝的力量借刀殺人。”

  竹田微微一楞,冷哼了一聲,“不錯,不過我也沒想到你偏偏會安排細人保護裴世清,為了不引起你的懷疑,我才不得不另想辦法。不過,你現在就算知道也沒用了,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我想來想去,還是幹脆解決了你最省事。”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陰狠的神色,“這裏已經被我的人包圍了,你也不用指望我母親會多管閑事。”

  我擡眸望了一眼細人,沒想到,在古代日本,還上演了這麼一出無間道,廄戶身邊的細人是竹田的人,而竹田身邊的若葉卻是廄戶的人。

  不過,既然如此的話,細人為什麼對若葉的死表現的那樣異常?

  廄戶忽然輕輕笑了起來,“你真以為你勝券在握了嗎?”

  他的話音剛落,外面立刻響起了紛至沓來的腳步聲,無數的士兵從四面八方湧了出來,明亮的火把頓時將這裏映照的如同白晝。

  竹田大驚失色,倒退了一步,“你,你設了埋伏?”他的臉色瞬間霎白,“你,你怎麼會知道?”

  廄戶並不回答,卻是看了一眼細人,“細人,做得好。”

  竹田難以置信的轉過了頭,死死盯著細人,“為什麼?為什麼背叛我?”

  細人的眼中瞬間布滿了血絲,聲音也帶了幾分嘶啞,“因為你殺了我最重要的人。”

  “什麼?”竹田一楞,“你重要的人?”

  “不錯,”細人咬牙切齒的說道,“你所殺死的若葉,是我的親妹妹。”

  我的大腦頓時轟的一聲響,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原來這就是答案,這就是細人為什麼會憎恨竹田的原因!

  若葉她,竟然會是細人的妹妹!

  我的思緒忽然有些混亂,那種哪裏不對勁的念頭又湧了出來……

  “我找到妹妹的時候,知道她已經是廄戶殿下手下的誌能便了,我們各為其主,永遠不能公開自己真正的身份,所以,這一世,我都無法和她相認,但是,能夠在她身邊守護她,我就心滿意足了。但是你,竹田大人,你……你把這一切全都毀了,你毀了我生存的希望,毀了我的一切,”他頓了頓,“所以,我向廄戶殿下說明了一切,上次殺死一個舞者的確是沒什麼,但這次謀反的罪名夠讓你受得了吧!”

  竹田臉色大變,“我沒有殺你妹妹!”

  “竹田大人,現在說這話晚了吧,當初不是你承認殺了她嗎?”細人冷笑道。

  “不錯,當初我是認了,那是因為我咽不下這口氣,心想就算殺死一個舞者也算不了什麼,但是,那天我醒來的時候就在那裏了,那時若葉已經快死了……我自己也不明白這是怎樣一回事……我謀反的罪都認了,難道這個殺人的罪不敢認嗎?的確不是我做的。”竹田的臉色極其難看。

  “當時人證物證都在,你再狡辯也沒什麼意義了。”廄戶淡淡道。

  “他說的是真的,若葉的確不是他殺的,她是自殺的。”我的話猶如一石激起千層浪,眾人驚詫萬分的望向了我,就連廄戶的臉上也掠過了一絲驚訝。

  “不信的話,可以隨我去看看若葉的屍體。”我平靜的說道。

  “屍體?”細人又驚又怒,“看屍體又有什麼用,難道屍體會說話嗎!”

  我揚起了嘴角,“說的對,屍體的確會說話。”

  這話在他們聽起來似乎是匪夷所思,但出乎意料的是,廄戶還是和眾人一起跟著我來到了停放若葉屍體的地方。

  我站在了屍體旁,連念了幾遍有怪莫怪後,輕輕掀起了蓋在她身上的白布。頓時,一股難聞的味道撲鼻而來,眾人紛紛退後了幾步。

  “殿下,請先看她的雙手,一般來說,如果是正面襲擊的話,被傷人應該會下意識的反抗,用手來遮截,手上多有傷損,但她的雙手一絲傷痕也無。再來,請看她的刀傷,竹田王子身形比她高出許多,如果是竹田王子刺中她的話,傷口應該是由上而下,但是現在這個傷口分明就是由下而上,實在有點不合邏輯,但是如果是若葉自己刺中的話,就可以解釋了。另外,最重要的一點,”我指了指她的傷口,“如果是用長劍刺傷的話,傷口長度起碼要四寸以上,刀痕深且闊,但這個傷口最多只有二寸,內側狹窄,顯然不是我們見到的兇器所傷。”

  “那麼,依你所見,是什麼兇器所傷?”廄戶難掩眉宇間的驚訝。

  我從懷裏掏出了那把從衣物裏找出來的東西,“兇器,應該是這樣東西。”

  “剪子?”細人脫口道。

  廄戶王子眼神復雜的註視著我,順手接過了那把剪子,沒有說話。

  竹田王子看了我一眼,忽然對細人道,“這下你明白了吧,人的確不是我殺的。”

  細人臉色慘白,嘴唇顫抖,“竹田大人,我,我錯怪你了……我……”

  “好了,到此為止吧,雖然人不是你殺的,”廄戶王子冷冷看了一眼竹田,“但是,這謀逆罪卻是罪不可恕,就算陛下和蘇我馬子,也難以為你說情。不過看在陛下的面上,我也不會殺你,將你貶為庶人,流放他鄉,這個懲處你可還有話說?”

  竹田慘然一笑,“勝者王侯敗者寇,我還有什麼話好說。”

  廄戶王子擺了擺手,示意手下將竹田帶走。

  “殿下,請允許屬下離開這裏!”細人忽然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廄戶王子揉了揉眉角,“去吧,我知道你的心思,還是跟著你原來的主人吧。”

  “殿下!我,我……”細人那冷漠的臉上略有動容,“請殿下原諒我!我已經背叛了主人一次,也只能用余生補償主人了!但是,但是……“他語氣激動,“我從來沒有懷疑過,殿下一定會把這個國家治理的非常出色,讓大家都能好好生活……所以,我並不後悔,殿下,我並不後悔……”

  廄戶轉過了身,不再看他,冷冷道,”還不走?“

  細人一楞,緩緩站起身來,“殿下,多保重。”說完,他的身影一晃,已經消失不見。

  想起了司音的話,我的心裏也松了一口氣,這樣的話,任務也算完成了吧。

  月光下,廄戶靜靜地站在那裏,那長長的影子帶著一些說不清楚的寂寥與感傷。

  他那輕輕的嘆息仿佛從內心滲出,聲音低得幾乎讓人聽不見,“世清,這下子我真的是一個人了。”

  我本來有話想對他說,但此時卻不知該如何開口,心裏湧起了一種說不清的感覺,高高在上的聖德太子,也有著別人所不知道的寂寞……

  孤軍奮戰著的他,也一定很辛苦吧。

  “世清,給我三天。”他轉過身來,氤氳的眼波流轉出月光水華,“多留三天再走,這三天裏,時時都在我的身邊,可以嗎?”

  望著他帶著渴望的眼神,我只說了一個字,“好。”——

  偶昨天剛回瑞典,今天一起來就趕快更新來羅。

  以後流年轉會恢復原來的更新速度。

  尋找的繁體版已經在臺灣上市發行,大約分為四本,每本售價200臺幣左右,汗,和內地價格相比,的確是貴了一些。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