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正文

第三卷 日出處天子 咫尺天涯

  這三天裏,我們完完全全卸下了彼此的面具,我不是裴世清,他也不是廄戶太子,同室而眠,秉燭夜談。

  第一次發現,他也很容易被逗笑,第一次發現,他也有被弄懵的時候,第一次發現,他也很有幽默感……

  許多許多的第一次,當然,也是——最後一次。

  轉眼間,就到了離別的前夜。

  廄戶靜靜望著窗外,任由那流水一樣的長發流淌過自己素凈的臉,在波光下泛起朦朧的漣漪。

  “廄戶,在發什麼呆呢?”我好奇的看了看他。

  他還是保持著原來的姿勢,“明天我就不送你們了,小野妹子還會隨你們前去,順便將新的國書呈給大隋皇帝。”

  “這次不會再寫什麼日出處天子至日末出天子了吧,不然皇上可會龍顏大怒。”我促狹的一笑。

  他笑了笑,“這次,就用我新取的稱號,東天皇敬曰西皇帝。你覺得如何?”。

  我喝了口水,沒有發表意見。字裏行間,他還是不願放棄尋求著與大隋的平等關系。

  “對了,我們會先到築紫,真正的裴大人也應該快醒了。”我轉開了話題,這幾天來,我也把為什麼冒充裴世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他,“不過,你不要怪妹子了,他也是擔心兩國的關系,所以才……”

  他轉過了頭來,輕輕一笑,“怪他嗎?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如果不是將錯就錯,我也不會認識你。”

  “那也難說啊,說不定真正的裴大人和你更聊得來呢。”我笑了笑。

  他只是笑著不語,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說道,“大隋男子的發式看上去似乎更加精神,以後我們和國的男子也該結發才對。”

  “嗯,嗯,我絕對贊同啊!”我笑咪咪的隨手拿起了身邊的梳子,“不如,現在就讓我來給你梳一個。”

  他微微一楞,便笑著點了點頭。

  我走到了他的身邊,伸手拿起了他的一縷發絲,他的發質又細又軟,摸上去就好像是小貓的毛一樣柔軟呢。

  “怎麼了?”他註意到了我的動作。

  “你的頭發好軟,讓我想起了一種小動物。”我很快看到了他額上的青筋微微一跳。

  原來梳自己的頭發和梳別人頭發完全是兩回事啊,在廄戶忍了N次痛後,我終於艱難的完工了,低頭一看地下,嘴角頓時一陣抽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掉落了好些頭發……

  如果被我多梳幾次,廄戶太子會不會變成光頭啊……

  他似乎也留意到了地上的頭發,眼中閃過了一抹心痛和無奈,又揉了揉自己的頭皮,“世清你到現在還有一頭烏絲,真是不可思議。”

  我忍不住笑道,“對不起,對不起,我這是第一次給別人梳頭發,手重點也難免,”

  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溫柔的神情,“這樣手重,若是以後嫁了人,你未來的夫君豈不是……”說到這裏,他的神色微微一沈,似有幾分惆悵,沒有再說下去。

  “之後你會繼續派遣使者去大隋吧?”我連忙岔開了話題。

  他點點頭,“當然,我們還要向大隋學習更多的東西,如今內政已經穩定,接下來當然是要繼續發展對外的關系。”

  我猶豫了一下,“竹田王子已經被流放,對你最有威脅的人已經不在了。”

  他似乎微微一怔,“不錯,之前雖然我成為攝政王,但他的存在總是令我有些不安,畢竟,他才是陛下的親生兒子,如今,我也可以放下心來。”

  “廄戶……”我擡眸看著他,問出了之前一直想問的話,“其實……竹田王子被誣陷殺人那件事,是你一手策劃的對不對?其實,你也知道若葉是自殺的,對不對?”

  他似乎有些驚訝,又輕輕笑了起來,“這些伎倆,的確瞞不過你。不過,你讓屍體說話那一招,確是讓我想不到的,不過這也沒關系,我最終的目的只是流放竹田。”

  “其實我還有一點不明白,細人完全有很多機會可以傷害我,可是……”

  他的眼眸深不見底,“他不會傷害你,這也是我讓他保護你的原因,我從很早開始就知道,他是竹田的人。試想一下,如果他保護不利,不是就失去了我的信任嗎?而且,一旦你有事,第一個懷疑到的就是他,這樣的話,他還怎麼能從我這裏打探更多的消息。”

  “你早就知道他是竹田的人?”我先是微微一驚,腦中忽然靈光一現,一直覺得奇怪的地方終於全都串在了一起。

  原來如此!

  “廄戶殿下,你能當上攝政王這個位置,果然不是浪得虛名。”我牢牢盯著他的眼睛,按捺住內心的震驚,盡量讓自己表現的冷靜。“恐怕連細人和若葉是兄妹,殿下也早就知道了,不然又怎麼能設下這樣一個完整的陷阱讓竹田踩進來呢?”

  他臉色依舊平靜,只是輕挑了眉,“哦?”

  “殿下你又何嘗不是從知道竹田打算利用隋使開始,就決定將計就計了。先是讓細人保護我,令竹田只能用其他方法對付我,獵場那次恐怕也是個試探,之後的美人計,殿下必定也是事先和若葉已經商定好了,所以才會勸我前去赴宴,而且又來得那樣及時。“我歇了口氣,繼續說道,“那一次,殿下那麼做其實只是為了讓大家都知道,若葉背叛了竹田,這就使得竹田之後的殺人動機完全成立。至於把竹田迷暈了帶到這裏,也多半是殿下的傑作吧。接下來,就到了最關鍵的地方了,你故意讓細人親眼看到自己妹妹被殺,你也知道他有多在意妹妹,這才使他倒戈相向,和你聯手,讓竹田走進了最後的圈套,幹脆利落的鏟除了他。”

  他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裏,仿佛雕像一般。

  “若葉在臨死前說了一句,我的任務已經完成……”我垂下了眼眸,“當時雖然還覺得有些疑惑,現在我已經完全明白了。如果我沒有猜錯,殿下所下達的最後一條命令就是讓她自殺吧。”

  他沈默著,忽然低低笑了起來,“果然瞞不了你。不錯,一切就像你說的一樣。”

  我冷冷看了他一眼,驀的起身,“在下告辭了。”

  “世清,”他忽然低喚了一聲我的名字,“也對,我利用了你,你生氣也是應該的。”

  “是,你利用了我,我當然很生氣,但最令我生氣的,是你利用人類最珍貴的親情達成自己的目的。”我語氣冷淡的甩下了一句話,往門外走去。還沒走了幾步,衣袖忽然被他拉住了。

  “還要做什麼?我沒有心情再和你秉燭夜談了。”我沒好氣的想甩開他的手。

  他非但不放,反而還借勢握住了我的手腕,“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嗎?為了實現夢想,一個人究竟到底要付出多少,究竟要做多少事情,願意的,不願意的,真正的身不由己……”

  “我記得,但是我不能茍同。”我冷眼望著他,“請放手,殿下。”

  他拽緊了我的手,眼眸一暗,忽然站起了身,拉著我往門外走。

  “你想幹什麼?”我也有點惱了。

  “跟我去一個地方。”他的臉上又露出了那種可怕的神情,黑眸如冰,“如果你不想其他使節有事的話。”

  我心裏更惱,“你敢威脅我?”

  “不錯。”他倒幹脆承認了,拉著我繼續大步流星的往前走,一直走到了馬廄旁。

  “到底去哪裏?”我有些驚訝,他居然會明目張膽的威脅我,瘋了嗎他?

  他一把將我拎上了話,低低道,“去了就知道!”

  雖然心裏很是惱怒,但卻忍不住有些好奇,我也索性不再說什麼,看看他到底要做些什麼。

  沒有想到,他竟然帶我來到了大海邊。

  遠方,漂浮在夜空中的明月,散發著銀子般的容光,清清亮亮地灑在大海的疆域上,潮濕的涼意,從海面上陣陣襲來,使人渾身有一種特別的清爽。稍遠處,波浪在顛簸中此起彼伏,千回百轉,衝突、融合、碰撞、逃離。

  他將我扶下了馬,拉著我來到礁石邊坐下。

  “到這裏來做什麼?”我一臉冷漠的望著他。

  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疲倦之色,“等一下你就知道了。”說著,他忽然輕輕靠在了我的身上,我剛想躲開,被他一把拉住,“你答應過我的,三天。以後,我們恐怕都沒有再相見的機會了,”

  聽了他的話,我的心裏也是一動,想到我很快就會離開,之後隔著遙遠的時空,彼此再也不會有交集……

  “三天,我答應過你的,絕不會食言。這一刻,我們還像以前一樣共處,行了吧。”我低聲道。

  他似乎松了一口氣,像個孩子似的將頭靠在了我的肩上,他的呼吸平靜而均勻,仿佛夾雜著空氣中淡淡的花香;星月的光輝落在那張白皙秀美的臉上,柔和的光線卻掩去了眉目間本來的幾分清冷,浮動著一層珍珠般的光澤。

  他竟然就這麼安靜的睡著了。

  而且還是這麼近的距離……

  好象都能聽見他心臟跳動的聲音。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的肩膀都快麻木了,而且只覺得越來越冷,他似乎驚醒了,順手將我攬在了懷裏,因為貪戀那一點溫暖,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說什麼。

  他的身體很溫暖,仿佛帶著陽光的溫度……不知過了多久,忽然他指了指遠方道,“看,就快日出了。”

  順著他指的方向望去,我看見天色由黎明的魚肚白色,逐漸成淡藍色。從海平面上,呈現出了一片桔紅色的霞光,只一眨眼,一輪旭日已經躍升而出。先是一角、半圓、全圓,剎時萬道金光投向大地……

  他站起了身來,往前走了幾步,凝視著壯觀的日出。

  “原來你帶我來看的是這個,果然是很美的日出。”我在他的身後感嘆了一句。

  他沒有回頭,那個纖長的身影瞬間被籠罩了一片朝陽之下。

  “日出是很美,”他的聲音帶著一絲淡淡的惆悵,“只是有誰知道,日出前的那一刻,卻是大地上最寒冷的時候。冷的讓人覺的孤獨,覺的寂寞,覺的無處可逃。”

  萬丈光芒鍍在他身上,如此華麗絢爛,可是,他也有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人生。

  他也有屬於自己的情感,只是無處表達罷了。

  他也有屬於自己的坎坷,只是無人傾訴罷了。

  他也有自己想要的幸福,只是,得不到罷了。

  廄戶太子,他也只是個普通人呵。

  “廄戶,你也很寂寞吧……”我的心裏湧起了一絲說不清的感覺,是憐惜,還是同情?我也不知道。

  他緩緩轉過了身,眼眸中閃耀著發自內心的強悍的自信,

  “有一天,我會讓這個國家成為真正的日出之國。

  因為這個理想,我活著。

  即使如此寂寞。”——

  離別的時刻終於還是到了,他果然沒有去送我們。

  我登上了船,打算和小野道個別後就吃下回夢丸回現代,因為答應廄戶的請求,我已經在這裏多逗留了三天。只希望等下妹子不要被嚇到就好,我還是等船開了再消失比較好。

  船夫準備解開鐵錨啟程,船,很快就要開了。

  我,也很快就要離開這個時代了。

  天忽然下起了大雨,在瓢潑雨水中,船舷上流下的水流都快成了瀑布。

  我回到了船艙裏,準備收拾一下就離開,忽然聽到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朝這個方向而來,緊接著,門砰的一聲被撞開了。

  我擡起頭,看清面前的那個人時,頓時楞住了。

  雨水在那輪廓英俊的臉上肆意橫流,卻掩蓋不住一個溫柔的笑容。陌生又熟悉的面容,丟掉了平日裏的嚴肅,多了幾分化入骨髓的柔美。

  “廄戶……你不是不來……

  我才說了一句話,手腕忽然被抓住了,疼的似乎要斷掉,他那俊美的臉貼了過來,輪廓分明的五官剎那間近在咫尺,黑色的眸中,透出無盡的期盼。

  “真的……不能留下來嗎?”

  我盯著他的眼睛,堅定的搖了搖頭。

  他的眼中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你不在的話,我會寂寞……”

  “可是你已經習慣了這樣孤獨寂寞,不是嗎?殿下,為了你的理想。”我面色平靜的看著他,盡量讓自己冷淡再冷淡,“這條路註定是孤獨的,永遠的孤獨,因為最強的只有一個。”

  他垂下了眼簾,長長的睫毛輕微顫動著,好像有一些模糊不清的情緒將要越過容納的界限滿滿地溢出來……當他再次擡起頭的時候,眼神已經恢復了以往的清明。

  “多保重。”他淡淡一笑,轉身往艙外走去,走了幾步,像是猶豫一下又停了下來,低聲道:“世清,你知道世界上最孤獨的孤獨是什麼?不是一個人的孤獨,而是嘗試過不孤獨後發覺,自己又回到最初的最孤獨裏。努力過,卻還是回到原點。”

  望著他遠去的背影,我什麼也沒有說,眼睛卻莫名的幹澀起來。

  船開始航行的時候,我出了船艙,卻見他還在岸上相望,此時的他,猶如隔著浩渺海水的彼岸綻放的一朵煙火,無限美麗繁華,卻又模糊如昨日,稀薄,微溫,無法挽留……

  心裏不知有什麼湧了出來,我忽然朝著他拼命的揮手,大聲的喊著他的名字……

  他似乎聽到了我的聲音,驀的擡起頭來。

  “廄戶!我不會忘記你的!和你一起喝酒的日子,我不會忘記,和你聊天的日子,我不會忘記!一起脫下面具的日子,也不會忘記,和你在一起的回憶,我一定,一定全都不會忘記!”

  他微微一楞,忽地粲然一笑,好像春日間沈浮在風中飄舞的落櫻,帶著無法拒絕的溫柔與高貴,望不到底的眸子裏仿佛雨後初晴時的水光瀲灩。

  船漸行漸遠,他終於消失在了我的視線裏……

  在我們每個人的生命中,總會不斷地遇到太多無法觸及的人和事。

  有時即使能夠觸及,也終究沒有太多的交集。

  有時即使有交集,也會因為各種的理由而被隔開。

  就仿佛是此時,

  不過是低眉回首的瞬間,

  咫尺,

  已然天涯。

  但是,我想,我一直會記得。

  傳說中,日出的那一邊,有個王朝。

  傳說中,歷史的那一角,有位君王,活在日出的那一邊。

  (第三卷完)——

  第四卷希臘幻想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