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正文

第四卷 希臘幻想 陰陽師

  吞下了回夢丸,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身處現代的日本京都了。

  之前還是櫻花盛開的季節,轉眼間就回到了紅葉如雲的秋天。寺廟的古老屋脊襯托下的紅葉,繁華而不失雅致,紛飛似蝶舞,每一片紅葉都帶著靈動的美.時而羞澀,時而奔放,或婀娜嫵媚,或燦爛眩目……

  我朝四周張望了一下,正想找人打聽一下火車站的位置,忽然見到不少人行色匆匆,面帶興奮的朝著一個方向而去。

  “小姐,你是剛到這裏的遊客吧?不去看看嗎?京都一年一度的時代祭?”身邊傳來了溫和的聲音,我回過頭去,只見在京都紅葉漫天飛舞的秋日晴空下,一位眉目清秀的少年正微微對我笑著。

  時代祭,這個名字我聽過,這是京都三大祭典之一,因為參加祭典的人人,都是裝扮成歷史上的著名人物,給人以時代交錯之感,所以叫做時代祭。

  “隊伍已經往平安神宮去了,再不去可就要錯過了!”他熱情的示意我跟著他走,我擡頭望了望天色,時候似乎還早,不如先去看看這個有名的時代祭再去火車站吧。

  “有特別感興趣的歷史人物嗎?”他邊走邊問道。

  我微微一楞,脫口道,“聖德太子吧。”

  他若有所思的望了我一眼,沒有說話。

  不過等我們趕到的時候,隊伍已經開始展示延歷時代的歷史人物了。

  “已經到了最後的一個時代了。”我有些遺憾的說道,因為時代祭的順序是倒退的,從幕末明治維新開始,一直到8世紀的延歷時代,嗯,本來還想看看老媽最感興趣的兩個日本歷史人物,衝田總司和安倍晴明被COSPLAY成什麼樣子了呢。

  “那也未必。”他神情淡然的望著隊伍的最後,笑容裏帶著幾分高深莫測。

  順著他的目光望去,我忽然覺得有些眩暈起來。一切聲音即時消散,只有紅葉落地時細碎的聲響沙沙如樂。煊爛得燃燒到天際的紅色楓葉海中,一位年輕男子策馬而立,朝陽的金輝瀉灑在他的肩頭,光華灼耀。

  “廄戶……”我脫口喊道。

  繁亂碎錦般的紅葉鋪天蓋地而來,一時間竟似分不清今昔過往……亂了,全亂了。

  這是扮演聖德太子的人嗎?為什麼會這麼像?不可能啊?而且,時代祭裏並沒有飛鳥時代啊……

  他忽然擡眸望向了我,微微笑了起來。幾乎就在一瞬間,他的人影就如煙花一般,消失在了空氣裏,只見一張薄薄的紙片從空中落到了我身邊那位少年的手裏。

  我立刻就反應過來,“是你?式神?”

  他將紙放進了口袋裏,抿唇一笑,“原來你看得到。”

  “看得到有什麼奇怪的?”對他用式神變出廄戶太子,我覺得有些惱火。

  少年的眼如新月,盛著深深淺淺的微光,“這種式神和其他的式神不一樣,除了施法者,普通人類是看不到的。除非是——非人類。”

  我心裏微微一驚,原來他是在試我!這個念頭剛閃過,手腕已經被他牢牢扣住,他臉上的笑意依舊,“你果然不是普通人類,今天撞到我土禦門嵐,也算你倒楣。”

  土禦門,這不是大名鼎鼎的陰陽師安倍晴明的分支嗎?“原來你是個陰陽師,”我看了看他,“沒想到,現在還有以陰陽師為職業的人。”

  “既然這個世上還有妖魔,自然也有對付那些妖魔的人。”他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你現在已經被我所制造的結界束縛住了,最好還是乖乖就擒。”

  我這才發現,周圍的街道上竟然空無一人,只有紅葉飛舞,仿佛進入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我冷冷笑了一聲,“就算是妖怪,只要它們不害人,你又何必多管閑事?更何況,你們的前輩安倍晴明不也是半人半狐嗎?”

  他唇邊笑容依舊,用另一只手從懷裏摸出了一張符咒,低聲道,“再多狡辯也沒有用。”說著,他薄唇輕啟,念起了咒文。

  他正在念的這個咒文……好像是收靈術……不知好歹的家夥,居然想收我!人家明明也有一半人類的血液啊!

  難道——非逼得我用魔法不可?

  可是司音說過……怎麼辦?用還是不用?就在我猶豫的時候,忽然聽到了身後傳來了一聲輕笑,“嘖嘖,一個大男人怎麼欺負一個女孩子?”

  這個聲音……不會吧……

  我回過頭,只見那個如魔般魅惑的男子正倚樹而立,陽光染在他紫銀色的長發上,散發出一種絢麗的光,像清晨的流霞一樣暈染開來。似乎連紅葉也受了他的蠱惑,雅致絢爛的紅葉在一瞬間忽然毫無規則的迎風亂舞,滿目絢麗灑落空中,如瘋魔的蝶……

  “阿希禮……”對於他的出現,我是不是不應該覺得太奇怪?因為每次任務結束的時候,他都會像幽靈般出現。

  土禦門嵐似乎也楞了楞,又淡淡笑了起來,“原來今天還不止一個……”

  我忽然覺得有點想笑,阿希禮這個家夥,就算不用式神也能看出他不是人類吧……

  阿希禮笑著點了點頭,“嗯,而且還是很厲害的那一個。”

  土禦門嵐也微微笑著,“那麼今天就讓我見識一下到底有多厲害吧。”說著,他放開了我的手,默念起咒文,將手中的符咒向阿希禮擲去。

  阿希禮伸手輕輕一擋,那張符咒轉眼之間就化為了灰燼。

  “原來就這麼點本事,”他不屑的揚起了嘴角,“這下,該輪到我了。”

  我挑了挑眉,別說是這個小小的陰陽師了,恐怕安倍晴明親自出現,也未必對付得了阿希禮……既然有他多管閑事,我也就不在這裏浪費時間了,還是先去找火車站吧。

  想到這裏,我趁機轉身就走。

  還沒走幾步,我的手就被人抓住了,回頭一看,阿希禮正似笑非笑的看著我,“真是位沒心沒肺的小姐啊,居然想把我一個人扔在這裏?”

  他的手指冰冷的猶如冬日裏的寒雪,那種幾乎要將人凍僵的溫度順著我的血管蔓延到全身的每一個部位,可是,卻是我熟悉的溫度。

  我微微一失神,很快恢復了常態,朝他眨了眨眼,“像你這麼厲害的人應該並不需要我的幫忙吧?”

  他有些好笑的揚起了眉,“真是難得從你口中說出這樣的話呢。”話音剛落,他忽然一揚手,只見漫天的紅葉在瞬間竟然化為了紅色的蛇,風馳電掣般的襲向土禦門嵐,將他的全身緊緊纏繞起來

  “你……”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怒意,念著咒文,想要破除這個魔法。

  “你就暫時待在那裏吧,一天之後,這個魔法的效力就會消失。”阿希禮衝著他笑了笑,“想靠你自己的力量破除這個魔法,那是不可能的。”

  說著,他只輕輕念了一句,四周就豁然開朗起來,遠方的天際,緋紅色燦爛的晚霞正是最好,靜謐的城市浸潤在夕色的光照中,好似傾倒醇酒的芳香,熏熏然而不知,偶而響起的三味線的樂聲清冽裂帛一般動人心魄……

  已經——出了那個結界了……

  “今天的事謝了。”我向他道了一句謝,準備馬上開溜,可是就像動畫片裏的貓與老鼠一樣,跑動了幾下後發現自己還停留在原地,忽然反應過來,我的手腕還被他緊緊拉著。

  “我該走了。”我好脾氣的笑了笑,然後用力抽——

  他的紫銀色眼眸內閃動著讓人猜不透的光澤,非但沒放手,反而伸出另一只手,制住了我正在亂動的手,低下頭來,冰冷的氣息在我耳邊環繞,“剛才如果我不出現,你會用魔法嗎?他所說的一切,你真的相信嗎?”

  我微一愕,立刻明白過來阿希禮口中的他是司音。

  “為什麼不相信,只有他才能幫我找到我媽媽。”

  他冷冷笑了起來,“看來撒那特思把你保護的太好了,要知道這個世界上,除了你自己,誰也不能相信。”

  我抿了抿嘴,“那麼,我又何必相信你的話呢?”

  他的臉上忽然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意,緩緩放開了我的手,“真是沒辦法呢。

  “那我先走了。”我笑著朝他揮了揮手,在轉過身的一瞬間,我斂起了笑容,這個家夥,為什麼每次都會出現?到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咕咕……”肚子又在這個時候不爭氣的響了起來,我郁悶的揉了揉肚子,怎麼偏偏在這個時候……

  “我請你吃飯吧。”他在身後笑道。

  “不用。”我立刻拒絕。

  “聽說這附近有一家非常正宗的懷石料理……”

  懷石料理?我的眼前忽然一亮,在日本菜系中,最早最正統的烹調系統是“懷石料理”,距今已有四百五十多年的歷史了……想到這裏,我還是堅決的搖了搖頭,繼續往前走去,當我葉晚是什麼人,我是那種只要見到美食就犯暈的白癡嗎?

  哼——

  “阿尼薩也在那裏。”他的這句話還是把我的腳步給扯了回來,我的腦海裏立刻浮現出那個大眼睛的阿拉伯女孩,忍不住問道,“她好嗎?”

  “很好,還等著你唱歌給她聽呢。”他的臉上泛起了一絲溫柔的光澤,“她也想見見你。”

  =====================================

  料理店位於一座和式的庭院內,一塵不染的青石板錯落有致地嵌在草地上,周圍鋪著一圈鵝卵石的池塘裏遊著幾尾金色的錦鯉,悠閑地吐著水泡不時躥出水面打破一池的平靜濺起一串水花。旁邊架著一個盛水的竹筒,時不時地因為盛滿水而傾瀉在池塘裏發出敲擊邊上的鵝卵石沈悶的“砰砰”聲。東南角上的位置,有一棵古老的松樹,松針沈甸甸地壓下來,幾乎觸及了池塘的水面。

  和阿希禮一起經過鄰桌的時候,忽然聽到有人低聲道,“哇,這人在cosplay哪個動畫裏的人物?好專業啊。”

  我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隨口答了一句,“吸血鬼傳說。”

  阿希禮的眉角輕輕跳動了一下,拉著我往前走,後面那人還困惑的接了一句,“吸血鬼傳說,怎麼沒聽說過這部動畫?”

  “姐姐,你真的來了,爸爸和我說你會出現在這裏,我還不相信呢?姐姐你也在到處旅遊嗎?”阿尼薩親熱的撲到了我的懷裏。

  我幹笑了一聲,“是啊,我到處在旅遊,你們不也是嗎?”

  她點了點頭,又在我懷裏蹭了噌,”能再見到姐姐太好了!”

  懷石料理的種類的確繁多,可是,別看華麗的擺了一桌子,每種菜幾乎只有能一口吃掉的分量,實在不適合正處在饑餓狀態的我……

  “姐姐,接下來你要去哪裏?”阿尼薩睜著大眼睛好奇的問道。

  “接下來,我也不知道。”我搖了搖頭,忽然註意到了阿希禮的手。第一次發現,男人的手也能如此美麗,那修長勻稱的手指白皙的近乎透明,猶如白瓷一般冰冷,在燈光下散發著淡淡光澤,仿佛一件優雅精致的藝術品。

  不過,唯一有點礙眼的,就是他那古怪的握筷姿勢,只聽咣當一聲,他的筷子掉到了桌子上。

  我嘆了一口氣,看不下去了……我撿起筷子,遞到他的手上,抓住了他的手指放在適當的位置,“要這個樣子……知道嗎?”

  就在我接觸到他冰冷的手指的時候,他似乎微微一楞。

  是不是男性吸血鬼學握筷子都這麼笨,就連我老爸,也在老媽的指導下學了N久才學會,也成為了老媽唯一可以取笑他的借口。

  想到這裏,我不由輕輕笑了起來,心裏湧起了一種親切的感覺……

  “怎麼了?”他問道。

  “想起我老爸,當初我老媽教了他很久才學會的。”我隨口道,“他唯一不擅長的就是使用筷子。”

  “姐姐,你也教我啊。”阿尼薩興奮的拿著兩根筷子在我眼前亂晃。

  我也照著剛才的方法教她,她躍躍欲試的挾了一片金槍魚,就在快要送到嘴裏的時候,魚片啪搭一聲掉在了醬油碟裏,黑乎乎的的醬油四處飛濺……”啊,阿尼薩,你的臉上……”

  “啊,姐姐,你的臉也……

  我們面面相覷,忍不住笑了起來。我的目光無意中掠過阿希禮,他面帶笑意的看著我們,眼中卻帶著一絲說不清的復雜神色。

  “小晚,你的父母,從小一直很疼你吧。”他忽然問道。

  “那是當然啊,阿希禮你也應該有父母吧?或者是被初擁……”

  “我沒有父母!”他的音量忽然提高,手中的筷子卡答一聲被折成了兩半。

  “爸爸……”阿尼薩似乎被嚇了一跳。

  他很快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立刻恢復了原來的表情,用著一種無所謂的語氣道,“好了,說點別的吧。”

  沒有就沒有好了,一向冷靜的他為什麼會情緒失控呢?奇怪……

  “姐姐,”阿尼薩忽然笑咪咪的看著我,“姐姐不如做我媽媽好了。”

  我楞住,撲的一聲將嘴裏的大麥茶全噴了出來,不偏不倚的正好噴了阿希禮一臉。他似乎僵化了一會,然後就一臉平靜的拿起紙巾擦了擦臉。

  “小孩子不許亂說話!”我郁悶的敲了一下她的腦袋。

  阿希禮瞥了我一眼,沒有說話,但那微挑的眉梢間明顯帶著一抹促狹之色。

  我瞪了他一眼,站起身來,”好了,時間不早了,我也要去火車站了。“

  “爸爸,你不送下姐姐嗎?”阿尼薩朝著他眨了眨眼。

  我的嘴角抽動了一下,“不用——”話還沒說完,就被阿希禮拉住了手,擡眼望去,他的紫銀色眼眸裏帶著調笑,“我送你。”

  出了料理店的時候,門外下起了小雨,京都的小雨倒有幾分像那江南三月柔媚多情的杏花雨,連雨絲裏仿佛都沁染著甜絲絲的味道。

  阿希禮的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雨傘,我往旁邊的商店一看,他手中的傘似乎和那裏正在出售的傘一模一樣。

  我抿了抿嘴角,這個家夥,把瞬間轉移用到這裏來了。

  他似乎猜出我在想什麼,輕輕挑眉,“這一招是非常實用的哦。”

  我瞥了他一眼,“不過也太大材小用了吧……”

  我們靜靜的走了一陣,很快就看到了火車站的指示牌,我停下了腳步,“行了,你會去吧,阿尼薩還等著你呢。”

  他點了點頭,將傘遞給了我,揚了揚嘴角,”說不定,我們很快又會見面。”

  我沒有接他的傘,只是盯著他的眼睛,“阿希禮,你每次這樣出現絕不是巧合,我知道你接近我另有目的,我也想告訴你,如果你防礙到我的任務的話,我也一定不會放過你。”

  他的眼中漸漸泛起了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目的嗎?我的確有。如果我說我開始對糖醋排骨有興趣了呢?”

  我微微一楞,有點摸不透他的意思。

  他忽然彎下腰來湊到了我的面前,臉上露出了一個魔魅般的笑容,“算起來,你也是半塊糖醋排骨吧。”

  他的嘴唇離的很近,濕潤光潔如同玉蘭花瓣,帶著冰冷清新的氣息,那雙魔性的紫銀色眼眸,如同一個魅惑的魔咒,仿佛可以無限的接近接近再接近,無限的曖昧再曖昧……神秘的令人眩暈。

  我忽然又想起了那句話,

  魔鬼,又叫撒旦,是用來誘惑普天下的。

  是的,他從不強迫你,他只誘惑你。

  我只覺得一陣熱血湧上臉頰,連忙撇開臉去,卻聽到了他的一聲輕笑,“果然還是個孩子呢。”

  聽到這句話,我有些惱怒的擡起頭來,“那就離我遠點,大叔!”

  他臉上的表情似乎更愉快,“雖然青澀了些,不過好好調教的話,也勉強能配得上我。”

  我忽然反應過來他的意思,臉上燒得更是厲害,難道他對我……不可能,不可能……一時思緒混亂,竟然說不出話來。

  看著我不知如何反應的樣子,他揚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溫柔的笑容,但就在一剎那,我忽然發現了他眼中一瞬間浮現的陰暗,那眼神是如此陌生,雖然是轉瞬即逝,卻讓人不由自主的泛起寒意。

  “那麼,小晚,我們下次見。”他輕輕揮了下手,消失在了漫天的雨絲中。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讓自己平靜下來,這個家夥只是在耍我而已,別以為我年紀小就能把我耍的團團轉,想用美男計誘惑我,切……不再去想這件事了,還是先進火車站比較重要……

  就在我進入火車站得時候,身後忽然傳來了一個少年的聲音,“這位小姐,請等等。”我聽這個聲音有點耳熟,轉過頭一看,不由有些郁悶,這不是那位要滅了我的土禦門嵐嗎?

  “你怎麼能從那裏出來?”我戒備的倒退了一步。

  他的臉色似乎有點焦急,“是我師父救我出來,先不說這件事了,你放心,我不會再傷害你了,師父讓我來問你一件事。”

  “什麼?”

  他上前了一步,“師父讓我問你那位紫銀色頭發的男子真身到底是什麼?”

  我輕哼了一聲,“你是陰陽師都看不出嗎?”

  他皺了皺眉,“如果我沒猜錯,應該是和你一樣,都是血族的,但是都不是純粹的血族,所以你們都能在陽光下出現,不過……師父說,那個男子使出的紅葉化蛇魔法,卻是……”

  “卻是什麼?不就是血族的魔法嗎?”

  他的臉色凝重起來,”原來你也不清楚,那個魔法的招數,絕對不是血族的魔法,而是……”

  “到底是什麼?”我對於別人說話說一半最是討厭。

  他的臉上很快恢復了淡淡的笑容,“沒什麼,之前多有得罪了,再見。”

  “餵!你把話說清楚……”我的話還沒說完,他的人影已經不見了。

  我的心裏湧起了一絲疑惑,那個不是血族的魔法,又是什麼魔法?阿希禮身上的另一半神秘血統,到底來自哪裏?

  阿希禮,到底是何方神聖?——

  新年快樂:)

  騎士幻想夜連載中:

  尋找第四部四月起連載,不過會完全換種形式,主要是吸血鬼的故事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