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正文

第四卷 希臘幻想 總是會迷路的女孩

  子夜十二點的時候,那列紅色的火車準時到站了。

  見到司音那熟悉的淡漠的表情時,不知為什麼,我偏偏有種莫名的親切感。和往常一樣,他已經為我準備好了我最喜歡的菜肴——糖醋排骨。

  看到這道菜的時候,我有點失神,忽然想起了阿希禮的話,臉上好像又微微一熱。呼,為什麼會想到他?他可是個危險的家夥……

  “今天吃不下嗎?”司音對於我今天的胃口似乎有些驚訝。

  我點了點頭,“我今天不餓。”

  他若有所思的望了我一眼,“那就早點休息吧。”

  火車在夜間隆隆奔馳著,我趴在臥鋪上,望著窗外不停掠過的樹影,怎麼也睡不著。

  側頭望了一眼睡在對面的司音,在如流水般的月光下,真的可以用完美這個詞來形容他的容貌,純金的像陽光一樣張狂熱烈的長發,弧線恰到好處的嘴唇,微閉的眼眸上,如百合花花蕊一般秀美的金色睫毛隨著他的呼吸輕微顫動著。

  “今天你是不是又遇見他了?”他忽然開了口。

  原來他沒有睡著!我嚇了一跳,趕緊收回了自己肆無忌憚的目光,心裏明白司音說的他是誰,於是幹脆點了點頭,“是的,不過今天他幫了我的忙。”我把被嵐襲擊的事簡單說了一下。

  他只是側轉了身子,沒有再說話。

  “不過……”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把嵐的話說了出來。

  他沈默了一會,“那個陰陽師有沒有說他的另一半是什麼?”在聽到我否定的回答時,我感覺到他好像松了一口氣。

  “不管他是什麼,總之不要再接近他。”司音沈聲道,“他比你想像的要更加復雜。”

  我的腦海裏忽然浮現出阿希禮那陌生的眼神,可是,我總覺得,他不是那麼可怕的人。

  清晨,一縷明媚的陽光悄悄的探進了車廂,對光線的變化敏感的我睜開了迷朦的雙眼,原來已經天亮了……

  在我洗完臉的時候,那位叫作劉以軒的中年男人已經坐在了司音的面前,他的身邊正是那個花枝招展的小美。

  “到底怎麼樣了?”他迫不及待地問道。

  司音淡淡瞥了他一眼,“當然是已經解決了,你的那位朋友,會向法官坦白一切,只要你償還所欠的款項,就應該會沒事。”

  他大喜過望,“只要我把錢交出來就會沒事?好好,我交,能不能送我回去?”

  還沒等司音回答,劉以軒身邊的小美臉色一變,拉住了他的手,“劉以軒,難道你要把錢都交出去?別忘了你還答應買一套房子給我!”

  劉以軒的面色尷尬,“可是……”

  “可是什麼!“她忽然鬧騰起來,“我不讓你回去,誰知道把錢交出來會沒會沒事,說不定是誑我們的呢。“

  “小美,交出錢我就沒事,然後我就和她離婚好不好?”劉以軒低聲哄著她。

  小美還在哭鬧著,“咱們拿著這錢走了就是,還回去幹什麼……”

  司音在一旁靜靜看著他們,神情還是一如既往的淡漠。

  “行了,你到底是愛我還是愛錢!是不是要我坐牢才開心!”劉以軒終於有點不耐煩了,提高了聲音。小美楞了楞,一時倒也忘了哭鬧。

  就在這時,劉以軒口袋裏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他驚訝的摸出了手機,脫口道,“奇怪,怎麼現在有信號了?自打上了這車後就一直沒信號。”他看了一下顯示屏幕,更是大吃一驚,連忙接了起來。

  從他的手機裏,清晰的傳來了一個中年女人急促的聲音,“老劉,終於找到你了!你究竟去哪裏了?我這都打了上百個電話了,告訴你,只要你把錢給還上,小王就去撤了那個案子,我把存折裏的錢都拿出來了,另外,我已經把你留給我的房子給賣了,再加上我借的錢,應該差不多了……”

  劉以軒握著手機的手微微顫抖,低聲道,“娟子,你這又是何苦,我都已經提出要和你離婚了……”

  “怎麼說你也是孩子他爸,不是嗎?”

  劉以軒的臉色蒼白,嘴唇顫動,啪答一聲合上了手機,衝到了司音面前,“求你了,我要回去,馬上送我回去!”

  “劉以軒,你到底想幹什麼!”小美尖叫一聲。

  劉以軒冷冷瞪了她一眼,“我要幹什麼,我要和你分手!”

  小美楞了楞,忽然笑了起來,“好,既然這樣,分手就分手,你還以為我真看上你這個老男人了嗎?還不是看上你的錢!你把這錢當分手費給我,那咱們就兩清。”

  劉以軒像是不認識的看著她,忽然彎下腰抱頭大哭,對著那個手機喃喃道,“娟子,我真後悔……我真後悔……”

  “在這裏哭有什麼用!”我走到了他的面前,“現在該是做一個不會再讓你後悔的決定了。什麼是該當作珍寶一樣珍惜的,什麼是要當作垃圾一樣舍棄的,相信你最清楚。”

  他擡起頭,擦了擦臉上的淚水,重重的點了點頭,站起身來,對著小美道,“這些錢你都拿去吧,我們兩清了。我丟了珍寶,撿了垃圾,是我瞎了眼。”

  小美柳眉倒豎,“劉以軒,你敢說我是……”

  小美最後的兩個字還沒說出口,他們已經被一層金光所籠罩,轉眼間就消失在了我們的面前。

  “司音,你這次出手可真快。”我不禁笑了起來。

  他淡淡看了我一眼,“再不出手,我怕我的耳膜受不了。”

  我笑咪咪的湊到了他的身邊,“其實,手機恢復信號,也是你搗的鬼吧?”

  他微微一皺眉,“搗鬼?這個詞未免有點奇怪吧。”

  “嗯,嗯,不過你怎麼就知道他妻子會打電話呢,真是奇怪呢。”我略帶疑惑的看了看他,“難道你有通天眼,順風耳?”

  他漠然地望向了窗外,“我只是暫時恢復了一下信號而已,至於他妻子的電話,純粹是湊巧。”

  “不管怎麼說,這件任務又完美解決!”我伸了個懶腰,“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到達終點呢?”

  他的睫毛輕微動了一下,“很快。”——

  下一次的任務的確到來的很快,第二天,這節車廂裏剩下的兩位乘客就來到了我們的面前。這兩個女孩年紀相仿,大約只有二十多歲,一個長發圓臉,一個短發瓜子臉,面目都很清秀,看上去似乎大學剛畢業。

  “小遠,你說啊,怎麼不說?”短發的女孩推了一下那個長發的女孩。

  “鄭穎,我會說……你別急啊。”那個叫小遠的女孩漲紅了臉,低聲道,“是這樣的,我,我叫韓遠,今年剛剛大學畢業,現在在一家旅行社裏實習做導遊,可是,可是……”

  “哎喲,急死我了,我幫你說吧。”鄭穎著急的開了口,“小遠她什麼都好,就是從小有路盲,走一個地方,起碼要去個十幾次才能記住,好幾次,連自家的門都摸錯。”

  “啊?那還做導遊?”我插了一句。

  “對啊,這不是不可能的任務嘛,可是做導遊又是小遠從小的夢想,所以,也不知有沒有什麼辦法能治好她的路盲癥。”

  “辦法一定有啊,”我笑了笑,指了指司音,“一定幫你解決。”

  這次我沒有搶他的開場白哦,他的眼中似乎飄過了一絲笑意,將手放在了小遠的額上,低聲道,“欲知前生事,今生所受事,前世之因,後世之果,這一世你為什麼會有路盲癥,答案就在你前世所種下的宿命根源。你的宿命根源,遠在很久很久的古希臘,當時,雅典人為了向克裏特的米諾斯國王求和,答應每九年送七對童男童女到克裏特,作為進貢。米諾斯接到童男童女後,將他們關進有名的克裏特迷宮裏,再由半人半牛的怪物米諾陶洛斯把他們殺死。”

  小遠驚訝的擡起頭來,“我聽說過這個故事,最後是雅典王子忒修斯殺死了米諾陶洛斯。”

  司音點了點頭,“你的前世,就是七對童男童女中的一個男孩,叫作西卡,在被送入迷宮時,你曾經偷跑了出來,但最終還是沒能跑出錯綜復雜的迷宮。臨死前的恐怖記憶另你難以忘懷,一直延續到了今生今世。”

  小遠啊的一聲喊了出來,

  鄭穎也恍然大悟的說道,“小遠,原來全都是前世結的怨。對了,那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嗎?”

  “當然有,”我指了指自己,“只要我前往那個時代,解決了你的宿命根源,就沒問題了。”

  “真的?”小遠半信半疑的看著我。

  “哎呀,不管是不是真的,都要試試!”鄭穎倒是一副很有信心的樣子,還指了指司音,“你看這個金發男人,人類哪有這麼美的,不是神仙就是妖怪吧……他多半應該說的不是假話,”

  我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司音輕輕揉了揉眉角,“你們先回自己的座位上去吧,等解決了就會告訴你們。”

  在她們離開之後,我笑嘻嘻的望了一眼司音,“說吧,到底是何方妖魔,還不速速顯形。”

  他的嘴角微微挽起了一個極淡的弧度,“說起來,好像你更像妖魔吧。”

  呃——又被戳到軟肋了……

  “我怎麼說也還有一半人類的血統呢。”我不服氣的瞪了他一眼,“而且,我怎麼看,都比較像個人類吧,我還是更喜歡做人類……”

  聽到我說這句話的時候,他那千年一見的笑容瞬間消失,很快又恢復成了淡漠的神色。

  “去準備一下吧,傍晚時分就會到達雅典了。”

  “是不是救出那個女孩就好?”我心裏一喜,這樣的話,如果貢品還沒出發,那麼或許都不用去克裏特,很快就能完成任務了。”

  “不但要救出那個叫作西卡的男孩,”他頓了頓,“這次你要帶回那把沾有米諾陶洛斯血跡的寶劍。”

  “為什麼?”我一楞。

  “等你帶回來,我自然會告訴你為什麼。”

  “這樣啊……”我有些失望,那還是要跑一趟克裏特了——

  和之前一樣,當我走下列車,窗外還是一片白霧。我朝前走了幾步,忽然回過了頭,發現司音正凝視著手中的水晶手鏈,目光中卻是罕見的溫柔之色,似乎還帶著一絲淡淡的傷感。感覺到我的註視,他迅速的收起了那串手鏈,朝我點了點頭。

  我朝他揮了揮手,轉身走進了那片白霧之中。

  穿過了白霧,那裏的世界卻是一片黑暗,我楞了楞,這好像還是第一次碰到晚上呢。

  四周一片寂靜,我繼續朝前走著,忽然,一件龐然大物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那是一匹用木頭搭建而成的木馬,其體積之大,遠遠高出了城門,正在我疑惑的時候,忽然看到木馬的下腹部分似乎有人鉆了進去,小心翼翼的蓋上了木板。

  我的心裏一凜,再仔細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不由大吃一驚,難道這匹馬就是鼎鼎大名的特洛伊木馬?

  在希臘傳說中,特洛伊王子帕裏斯訪問希臘,誘走了王後海倫,希臘人因此遠征特洛伊。圍攻9年後,到第10年,希臘將領奧德修斯獻了一計,就是把一批勇士埋伏在一匹巨大的木馬腹內,放在城外後,佯作退兵。特洛伊人以為敵兵已退,就把木馬作為戰利品搬入城中。到了夜間,埋伏在木馬中的勇士跳出來,打開了城門,希臘將士一擁而入攻下了城池。

  可是,這明明是之後的事情……比我所要去的地方整整晚了幾十年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主人,主人!”頭頂的樹枝上忽然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我不用看也知道是哪個家夥。

  “小孔,你又出現了。”

  只見一支麻雀撲騰著翅膀飛到了我的面前,轉著那雙烏溜溜的眼珠,“主人,你走錯路了!”

  “走錯了?”我微微愕然。

  它重重點了點頭,“那裏有兩個岔道,應該是走右邊的那條,主人走了左邊的那條,所以就來到了特洛伊戰爭時期。”

  “原來是這樣……”我恍然大悟,沒想到這麼巧,今晚恰恰就要上演赫赫有名的木馬屠城記,想到這裏,我又望了那匹木馬一眼,忽然聽到了一聲沈重的開門聲,特洛伊的城門緩緩被打開了,從城裏出來不少特洛伊人,好奇的將木馬團團圍住。

  “主人,快跟我走吧。”小孔已經心急的飛到了我的後面。

  我點了點頭,跟著它走去,在進入白霧的一剎那,我又回頭望了一眼那匹木馬,過了今夜,特洛伊就將屬於希臘人了……不知那位絕代美人海倫,究竟有多美呢?

  在朦朧的白霧中,我這才發現果然有兩條岔道,於是趕緊選了右邊的那條,這次走出來之後,擡起頭來,映入我眼簾的就是那在藍天下站立的雄偉而優雅的雅典衛城,古希臘特有的伊奧尼亞柱式結構纖細秀美,向下的渦卷裝飾更顯衛城的高貴氣質。

  “主人,你看!”小孔興奮的在一旁撲著翅膀,順著它的目光望去,我看見了一望無際的藍色大海。

  第一次,才知道藍色也能美得如此純潔、濃厚與清晰。整個海面就像一塊碩大的藍色寶石,晶瑩剔透。而遠處重重疊疊的海浪似乎把天空也吸納進來,釀成另一種透明又似不透明的湛藍色,海天之間好像也沒有了界限。藍得無形,藍得仿佛那裏沒有天空、沒有大海,藍得仿佛無數個天海疊在了一起。

  這就是——這就是被詩人荷馬形容成“醇厚的酒的顏色”的愛琴海啊。

  愛琴海,只聽這個浪漫的名字,就能令人浮想聯翩,

  讀解西方文明總是從希臘開始,而要讀解希臘文明則是從愛琴海開始。她是克裏特島的米諾斯文明和伯羅奔尼撒半島的邁錫尼文明的發祥地,也見證著以雅典和斯巴達等城邦為代表的希臘文明的興起。

  看著看著,我只想坐在海邊,心神隨著這藍色蕩漾。

  就在這時,一群白色的海鷗飛了過來,為首一只飛到了小孔的身邊,似乎和它說了些什麼,小孔聽完之後飛到了我的手上,用嘴巴蹭了蹭我的手心,“主人,我有不少親戚在這裏,我先去探望一下它們,之後再來找你。”

  我拍了拍它的小腦袋,“嗯,這次謝謝你了。”

  它甩了甩小腦袋,“不用謝我,是天……”它說了半句,忽然意識到了什麼,沒有說下去。

  我也沒有在意,和它告別之後就往前走去了。

  在書上曾經看到過,在雅典城內,有一條主幹道——泛雅典大道穿過整個城市,不過總的街道體系卻是缺乏規劃的,所以外地人第一次進入雅典城很容易迷路。

  和古羅馬有幾分相似,雅典的街道也十分狹窄,很多實際上就是一些破舊的小巷,街道的狹窄使雅典人的住房與住房之間變的十分緊湊。聽說亞裏士多德十分欣賞這種無序的街道體系,因為它能迷惑突破外城墻的敵人,使他們找不到出路,從而間接起到了防禦工事的作用。

  這話倒是一點不假,因為我現在已經被迷惑了……

  這個連個門牌和街名都沒有的地方,簡直就是一座雅典迷宮……——

  汗,離結束還早著呢,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