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正文

第四卷 希臘幻想 雅典城的奇怪夫婦

  我打量了一下四周,尋思著找個人問一聲。

  街道上不時來往著行人,男子們穿的衣服十分簡單,是一種介於袍子和披帔之間的長過於膝的長袍,女子們多穿的是棉布的短袖長裙,形狀有些像男子的長袍,但領口開得很低,領口周沿用其他顏色的布料鑲邊。為了使胴體更加婀娜動人,女子們還披著質地非常柔軟的布料制成的披紗。

  不過無論男女,大家都喜歡袒露著右臂。

  一位身披藍披紗的女人正朝我的方向走來,她梳著一個古希臘已婚婦女特有的椎髻發型,前額上還留著一綹瀏海。看她面容親切,似乎是個隨和的女人,只是臉上帶了一絲淡淡的憂愁之色。我迎上前去,準備向她打聽怎樣找到泛雅典大道。

  當她看到我的時候,似乎微微楞了楞,在知道我正在打聽住宿的地方時,她的臉上掠過了一絲奇怪的表情。還沒等我問完,她忽然熱情的邀請我去她家。

  我有點不大相信自己的好運,“那不大好意思打擾你們吧。”

  她笑了笑,指了指天邊道,“你看天色也不早了,不管怎麼樣,今晚就暫時住在我家吧,不然你一個女孩子,好像也不大方便。”

  我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不要拒絕這塊天上掉下來的餡餅。

  “那就打擾了,謝謝。”我朝她露出了一個感激的笑容。

  跟著這個叫羅娜的女人在城裏繞了很久,才來到了她的住處。在路上和她的談話中,我知道了她和她的丈夫都是城裏的貴族,夫婦膝下只有一個女兒。

  她的丈夫似乎對我的到來有些驚訝,只見羅娜在他耳邊輕聲說了幾句,他的臉上也飛快掠過了一絲奇怪的表情,不過很快就表示了對我的歡迎。我笑著向他問了好,心裏卻湧起了一絲疑惑,不知是不是我過於敏感了,這兩夫婦似乎對我有些過分的熱情了。

  在吃飯的時候,我見到了他們的女兒,這位叫作蕊娜的姑娘和我年紀相仿,容貌嬌美,尤其是那雙黑色的眼睛,總讓我覺得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小晚,你是來自異鄉的客人,在我們這裏不用客氣。”羅娜微笑著將一個陶盆遞給了我。

  我禮貌的表示了謝意,往陶盆裏一看,裏面是幾團面糊糊,賣相實在是soso.再往桌子上一看,是一大盆加了橄欖油燉烤的豬肉。

  這貴族的食物還真是簡單,不過我也不驚訝,因為之前在書上也看到過,古希臘人對於飲食是不太重視的,他們認為只要能吃飽就足夠了,至於是好是壞,那並不重要。這和東方人是完全不同的,東方人認為,文明與烹調是同步的,吃得好壞與否標誌著文明的程度。所以希臘人對於烹調的工藝和程序並不十分重視和講究。他們的主食往往以顆粒性食物為主,經常將小麥、大麥或大米泡濕,碾壓成面粉,團成小團,最後弄熟,盛在碗裏幹吃。

  “別客氣啊,小晚。”羅娜用左手端起了碗,然後用右手的姆指、食指、中指、無名指捏撮自己盆裏的面團往嘴裏送。

  我的臉抽動了一下,對了,此時的希臘人沒有筷子、勺子、叉子的概念,他們是用手的。望著他們熱情的笑容,我也不得不伸出手,捏了一些面團往嘴裏放,嚼了幾下,味道勉強還好,只是有點硬,難以下咽。羅娜及時的遞上了一碗水,我喝得太急,冷不防嗆了起來。

  就在這時,他們的女兒蕊娜忽然拍著手大笑起來,還興奮的學著我被嗆住的樣子。

  “蕊娜!”羅娜輕輕喝斥了她一句,她驀的楞住,撇了撇嘴,又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我感到自己的眉角正在輕微跳動,這個女孩,該不會是個傻子吧?

  “小晚,不好意思,蕊娜她有時就是這個樣子。”羅娜的神色復雜,似乎有難言之隱。

  我笑著搖了搖頭,“沒關系沒關系。”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所以,我是不會介意的。

  吃完了飯,羅娜讓一位侍女領著我去偏房休息。

  “小晚姑娘,今晚您就住在這裏。”那位侍女為我點上了燈,轉頭望向我時,忽然露出了一絲驚訝的表情。

  我飛快捕捉到了她的這絲表情,隨意的問道,“怎麼了,我的臉上有什麼異樣嗎?”

  她連忙搖了搖頭,脫口道,“沒,沒有,只是覺得您的眼睛和我們家蕊娜小姐很像。”

  我的心裏一動,原來如此!怪不得覺得那女孩的眼睛似曾相識呢,原來是因為和自己的眼睛相似。難道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們兩夫婦才對我這麼熱情?

  “不過我們蕊娜小姐就沒您那麼幸運了。”她幽幽說了一句。

  “發生什麼事了?”我裝做好奇的問道。

  她看了看四周,壓低了聲音,“蕊娜小姐前一陣子摔了一跤,之後就變成那個樣子,”她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醫生說是可能摔到這裏了。”

  “這麼倒楣……沒有治愈的可能嗎?”我問道,原來那女孩果然是個傻子。

  她搖了搖頭,“主人為此一直很煩心,不過更煩心的事情卻不是這件。”

  “哦?什麼煩心的事?”

  她忽然像是意識到了什麼,連忙說道,”糟了,我又多嘴了,您在這裏休息吧,我先下去了,有什麼事請吩咐我。”

  我點了點頭,覺得有些唇幹舌燥,於是說了一句,“那就麻煩等會兒給我送碗清水,謝謝了。”

  見她推門而出,我走到了床邊,此時的希臘已經出現床,只不過這是一種很高的四足床。四足施雕刻,床上鋪著毯子,一頭略略高起,上面還放置著松軟的枕頭。就在我打算爬上去的時候,那位侍女敲門而入,將一碗清水放在了桌上後,又悄然離開。

  我走到桌邊,正想喝下去,忽然聞到了水裏帶著一股極淡的香味,

  我的手停滯了一下,水裏——有毒!

  捧著碗,我的心情有些復雜,這對看上去和藹可親的貴族夫婦和我有什麼冤仇,為什麼想要算計我?一時間有種被騙的感覺,心潮不斷起伏,不知是怒是惱。

  隨著心裏的怒意越來越強,我只覺渾身開始發熱,尤其是手上的某一處,越來越熱,越來越熱。當我低頭留意到那正好是佩戴所羅門戒指的地方時,只見一股白色的煙已經升了起來,轉眼之間出現了一個阿拉伯打扮的少年。

  栗色頭發,棕色眼睛,薔薇色的嘴唇……

  “小,小燈……”我瞪大了眼睛,他,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小菜鳥,我們又見面了。”他笑吟吟地看著我,飄到了我的面前。

  “你收服了全部的魔王了?”我驚訝的問道。

  他遲疑了一下,“只差魔王流迦了,這家夥連我老爸的話都不聽。”

  我瞪了他一眼,“那你出來幹什麼?”

  他眨巴了一下那雙大眼睛,“我來看看你怎麼樣了,現在菜鳥主人不在這裏,保護你的重任就交到我菜鳥魔王身上了哦。”

  “切,我葉晚才不需要任何人的保護。”我很不以為然的白了他一眼,需要他們幫忙的時候都不知在哪裏,盡放馬後炮。

  他又眨了眨眼,“不過,有那個巨菜鳥在你身邊,的確也不需要我的保護了。”

  “巨菜鳥?”我臉上的肌肉抽動了一下,難道他指的是——司音?

  他重重點頭,“就是很強很強很強,強過我的大菜鳥老爸……”

  我臉上的肌肉繼續抽動,這個家夥,都是用菜鳥來形容厲害的人嗎……我老媽還真是害人不淺啊。

  按他這麼說,阿希禮是不是也算個大菜鳥吸血鬼呢?想到這裏,我忽然又覺得有些好笑,只是這麼一瞬,我很快回過神來,端起了那碗水,衝著小燈眨眨眼,“菜鳥魔王,想不想等會看場好戲?”

  小燈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好奇的神色,點了點頭。

  “嗯,那你就在一旁乖乖待著,等會無論發生什麼事也不要出手。”說著,我喝了幾口碗裏的水,撲通一聲摔倒在了地上。

  既然他們希望我喝下這碗水,那我就幹脆來個將計就計,看看他們倒底想玩什麼花樣。

  只可惜,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我葉晚——是百毒不侵的——

  沒過了多久,我就聽到有人推門而入。

  “母親,她果然喝了藥了。”說話的竟然是那個傻姑娘蕊雅,聽她的聲音,根本就是一個正常人。

  “這下可好了,我的女兒,你不用去那個可怕的地方了。”羅娜的聲音裏多了一絲釋然。

  “是啊,母親,沒想到我裝傻子也逃避不了抽簽。不過現在好了,這個女人已經喝了藥。等她醒來的時候就是個傻子了,正好代替我明天去抽簽。反正她變成了傻子,什麼也不知道了。”

  “呵呵,也虧得神的保佑,今天剛好讓我撞見這個和你有幾分相像的異鄉人,如果一個異鄉人失蹤,根本就不會有人追究。”

  “母親,這下我可放心了,不然我真的好害怕啊。”

  “乖女兒,我們怎麼舍得讓你去送死。”一個男人的聲音也插了進來,“你的命是多麼高貴,那些低賤的人能為你而死,應該覺得榮幸才對。”

  “父親,我們的運氣實在真是太好了,呵呵呵……”

  “你們的運氣真的很好啊……”我笑嘻嘻的說了一句。

  “是啊,是啊……”一家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居然還應了幾句,等他們忽然反應過來說這話的人,正是應該被迷昏的本姑娘我時,頓時大驚失色。

  “你,你,你……”蕊娜瞪著我,說不出一句話。

  “我我我什麼,”我笑吟吟地站起身來,在他們出聲呼救前,迅速的制服了他們,手腳麻利的用床單將他們捆了起來,

  “不要亂叫哦,如果不聽我的話,”我笑咪咪的拿起那碗沒有喝完的水,在他們面前晃了晃,“我就讓誰先喝哦,你們也不希望變成傻子一家親吧?”

  三人臉色大變,誰也不敢發出聲音。

  蕊雅忽然憤恨地擡頭望了我一眼,“我寧願變成傻子,也不想去克裏特餵那個怪物!”

  聽到克裏特這幾個字,我心裏一個激靈,連忙問道,“倒底是怎麼回事,你給我說清楚,”

  她哼了一聲,“你這個異鄉人,當然不知道這裏發生的事,雅典人為了向克裏特的米諾斯國王求和,答應每九年送七對童男童女到克裏特,今年正好又到了送祭品的時候,每次祭品都是由抽簽抽出來的,這次偏偏不巧,我也輪到了抽簽,萬一被抽中的話,我就死定了。”

  我的手微微因興奮而微微發抖,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竟讓我撞到了這麼好的機會!

  不過——

  “不是童男童女嗎?”我疑惑地打量著她,怎麼看她也和童女搭不上邊啊。

  “在這裏,十八歲以下的未婚男女都算是符合標準的童男童女。”一旁默不作聲的羅娜忽然開了口。

  原來是這樣,我的印象裏一直是七八歲的孩子,所以當初在看歷史故事時,對於雅典王子如何混入童男童女中也是困惑不已。

  “這次就算是得罪了您,請放了我們,我們也是愛女心切。”羅娜開口道。

  我冷笑了一聲,”愛女心切,好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今天要是換了別人,已經被你們害成了傻子,你們也未免狠毒了一些。”

  “母親,要知道就隨便用個奴隸代替好了。”蕊娜抱怨道。

  我皺了皺眉,真是冥頑不靈的家夥,不給他們點教訓實在對不起我自己。

  我將手指放在了唇邊,低低吹了一聲,不多時,只見一大群烏鴉從窗子外撞了進來,在他們幾個的上方不停盤旋……就在他們摸不著頭腦的時候,我又衝著烏鴉們說了一句話,話音剛落,只見烏鴉們像是得了衝鋒令一樣,紛紛振動翅膀,一坨一坨白白的東西不停地往下掉,散發著陣陣惡臭,一時間,烏鴉的糞便就好像下雨一般,劈頭蓋臉的落在了這一家人的頭上,身上,手上,衣服上……

  “救……“蕊娜剛喊了一個字,在我笑咪咪地搖了下那碗水後,她立刻乖乖地住了口。

  看已經差不多了,我示意烏鴉們離開,就在這時,從天而降三個碩大的臭襪子,將這家人牢牢地裹了起來,只露出了腦袋。

  我轉過身,只見小燈笑嘻嘻地朝我眨了眨眼,輕聲道,”真好玩,我也手癢了。”

  一陣驚天動地的惡臭隨風襲來,我驀的捂住了鼻子,哇,這家夥從哪裏找來的襪子,簡直就要把人活活熏死,眼見那家人已經被熏得翻白眼了,呃——這臭襪子的威力……

  “你,你快讓襪子消失,不然我讓你消失!”我怒道。

  他聳了聳肩,一揮手,只見三個大襪子忽然分裂為許多的小襪子,在空中飛旋了一會兒,拼出了一個大字,臭!接著就忽啦一下消失了。

  我的嘴角抖了一下,好惡趣味的魔法……

  “你,你到底想怎麼樣?”羅娜已經被熏得奄奄一息了。

  “怎麼樣?”我放下了捂著鼻子的手,挽起了一個笑容,“我想,明天代替蕊娜去抽簽。”

  三人楞楞看著我,忽然翻了個白眼,齊齊暈了過去。

  “對了,你剛才和烏鴉說了什麼?它們都這麼聽話?”小燈一臉的好奇。

  我看了看他,“誰拉的最多,誰就是本年度烏鴉先生(小姐)。”

  小燈瞪著我,忽然捶胸大笑起來,“哈哈,小菜鳥,你,你真是太好玩了!”他笑了一陣,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說道,“對了,以後等找到了菜鳥主人,不如你去我那裏玩,我們可以一起想出許多超級好玩的魔法。”

  我丟給他一個白眼,“沒興趣。”

  他好像有些失望,不過立刻又沒心沒肺地笑了起來,“沒關系,我可以來找你玩。我要回去了哦,小菜鳥。”

  我心裏微微一動,看著他道,“等等,不如在回去之前,你再幫我一個忙。”

  第二天,在小燈的幫助下,我十分順利的抽到了前往克裏特的簽,也很快得知,運送祭品的船將會在三天後出發。

  一切,好像都很順利。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