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正文

第四卷 希臘幻想 米諾陶洛斯的秘密

  我直直地盯著他,腦海裏一片亂糟糟的,我需要更多的時間來接受這個不可思議的事實。

  他明明是個普通人類,明明是那麼溫柔的人,我無論如何也不能把他和兇殘的牛頭人身怪聯系起來,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站在離我不遠處的地方沒有動,只是低頭喃喃道,“為什麼你要進這個房間……為什麼?”

  “你怎麼會是米諾陶洛斯?你明明是個人類!”我大喊了一聲。

  他擡起頭,像是想說什麼,朝我的方向走了一步,像是怕嚇到我,很快又停了下來,低聲道,“不要害怕,小晚,我不會傷害你的。”

  我心裏一驚,“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不,你不會怕我的,你既不怕牛,也不怕人,整個都不怕,半個半個更沒什麼可怕的。”聽到他說出這段似曾相識的話,我心裏更是大驚,這不是我當時安慰西卡時說的嗎?他怎麼會知道?

  除非他——

  “原來你可以隨時出去的。”我立刻想到了這一點。

  他並沒有否認,翡翠色的眼中流轉著溫柔之色,仿佛冬日濯手霧氣微蒸的熱水,“是的,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你。也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說,知道嗎?在這裏只要說起我的名字,孩子們就會被嚇哭……”

  “可是,米諾陶洛斯明明就是牛頭人身,而你卻是個普通人類。”我搖了搖頭,“我不相信你會吃人,像你這樣溫柔細心的人又怎麼會去吃人!”

  他低下了頭,雙手微微顫抖著,再沒有說話。

  我看了他一眼,側過身,認真的看了看身邊的骨架上的傷痕,心裏更是肯定自己的想法,“你看這些骨架,致命傷口都是在心臟部位,明顯是被刀劍所傷,根本沒有被噬咬的痕跡。”

  “那些人都是我殺的。”他擡頭望著我,“因為我的長相過於醜陋,一生下來就被人討厭,結果有人向國王建議,說是利用我的醜陋,將我渲染成一個牛頭人身怪,如果克裏特有這樣可怕的怪物,其他城邦都感到害怕,更沒有敵人或是奸細敢來到關押我的迷宮。對國王來說也更安全。”

  我不知該說什麼,除了震驚,還是震驚,原來,牛頭人身怪的背後竟然還有這樣的秘密!

  自從來了克裏特,我所受的shock已經夠多了,傾城傾國的公主是男兒身,牛頭人身怪是個溫柔男子,完全是我所認知的大顛覆。到底還有什麼是我所不知道的秘密?

  “都是你殺的嗎?那麼為什麼沒有殺了西卡。”我平靜地看著他。

  他的眼神仿佛閃爍了一下,“那是因為,他之後還要作為我的祭品。”

  “既然是祭品,反正也是死定了,為什麼還那麼細心的替他包紮,”我一連串的問道,最後說出了我的猜測,”那些人,也未必是你殺的,對不對?”

  他呆呆看著我,身子微顫,忽然吼了一聲,“我不是你所想像的什麼溫柔的人,我只是一個醜陋的怪物!所有的人都是我殺的!”說完,他一個轉身,踉踉蹌蹌跑出了房間。

  “米諾陶洛斯!”我喊了一聲他的名字,也立刻追了出去。他好像還有什麼瞞著我,這件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漆黑一片的長廊裏,我只能摸索著朝前跑,腳下一個踉蹌,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撲通一聲摔在了地上,還沒等我起身,一雙大手及時的扶起了我,他那擔心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中,“摔疼了沒有,小晚?”我立刻順勢抓住了他的手,“一個還在關心對方有沒有摔疼的人,怎麼可能會是殺人的人,我不會看錯的!”

  他的手在微微顫抖著,卻沒有說出一個字。

  “米諾陶洛斯,為什麼不反抗?”我抓緊了他的手,“你真的甘願在這裏待一輩子?”

  他的語氣哀傷而無奈,“小晚,這是我的宿命。不在這裏待一輩子又能怎麼樣,出去的話,還不是被人所憎恨和討厭。”

  “並不是每個人都會討厭你。”我直起了身子,放開了他的手,往前摸索了一下,正好觸碰到了他的面具。

  他好像受驚似的往後一躲。

  “別動,”我低低說了一聲,手上一用力,拉下了他的面具,他大吃一驚,立刻伸手去捂自己的臉。

  “不要動,米諾陶洛斯,現在我看不見你的臉,可是,能讓我摸一摸你的臉嗎?”在感覺到他猶豫了一會又點了點頭後,我輕輕摸上了他的臉,他的身體就本能地開始顫抖,輕微但是不由自主地顫抖。

  我的手指細細劃過他的面頰,眼睛,鼻子,嘴唇……最後停在了他的嘴角。

  “我,我很醜……”他結結巴巴道。

  “至少比你那個面具英俊一百倍。那個面具你都敢帶,怎麼就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我立刻接口道。

  他的嘴角動了動,雖然是很輕微的一下,我卻能感覺到他剛才在笑。接著,我驚訝的聽到從他口中傳來的很輕的歌聲,

  你來自何方

  美麗的異國姑娘

  你是天上亦或人間的精靈

  美麗的天堂鳥啊

  你為何來到這裏

  他比我想像的更聰明,上次我只是哼了一遍,他居然就記住了,而且唱的一點也沒有錯。

  我笑了笑,也接著唱了上去。

  我是個吉普賽女郎

  沒人知道我來自何方

  吉普賽女郎

  我浪跡天涯

  誰又知道我明天的……

  唱到一半的時候,我的手背上忽然一熱,一滴灼熱的液體順著他的臉滑落,接著,一滴,又是一滴……在我的手上慢慢暈開……

  米諾陶洛斯……我內心深處某個柔軟的地方,似乎被什麼揪了一下……從小就背負著悲慘命運的孩子,根本沒有選擇命運的機會……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成長,負上罪惡的名義,最後,等待他的卻是一個淒慘的結局……

  想到這裏,我的心裏又是一緊,我所要拿的東西,不就是沾了他的血跡的寶劍嗎?如果一切按歷史發展,那麼,很快,他就要被忒修斯所殺死……

  為什麼命運這樣不公平?

  為什麼他就不能像普通人那樣,簡簡單單的生活下去。難道只是因為他比別人醜?

  “米諾陶洛斯,我要帶你離開這裏。”我在黑暗中凝視著他,說出了連我自己也不相信的話。

  雖然看不見他的表情,我還是感覺到了他的震驚。

  “你說什麼?離開這裏?”

  “是的,離開這裏。”我一字一句道,司音說了是沾了他血跡的寶劍,並沒有說一定要殺死他,那麼如果之後用寶劍沾上一點他的血跡,還是一樣算完成任務吧。

  本來以為他還要考慮很久,沒想到他竟然很快同意了,“如果是和你一起走,我願意離開這裏。”

  “嗯,就這麼說定了。”我將面具交給了他,又問道,“如果離開的話,你想去什麼地方呢?”

  他猶豫了一下,“你會去哪裏?”

  “如果我是你的話,就會在愛琴海邊的島上住下來,沒事的時候釣釣魚,和小海豚玩耍,清早起來看日出,晚上就在海邊看日落,”我也沈浸在了自己的想像中,滔滔不絕的說著,“聽說愛琴海的日出很美,《荷馬史詩》描述說是萬道霞光從金色的大海裏迸射出來……那不知是怎樣的壯觀瑰麗,真想親眼見見。”

  “我,真的可以嗎?”他的聲音裏帶著不確定。

  “當然不可以!”一個清透的聲音幽幽在我們的身後響了起來。他的話音剛落,我只覺眼前一亮,明亮的光芒在瞬間湧了進來。

  =============================

  我驚訝的回過頭去,印入眼簾的是一雙熟悉的翡翠色眼眸,此時,那雙眼眸中閃爍著復雜的色澤,似乎有幾分欣喜,幾分惱怒,幾分擔心……

  “小晚,原來你真的在這裏,”阿裏阿德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釋然的表情,“知不知道我已經找了你好幾天了!”說著,他大步走到了我的面前,露出了一個顛倒眾生的笑容,“還在生我的氣嗎?”

  我飛了一個白眼給他,沒有理睬他。

  他轉向米諾陶洛斯的時候,神情一下子陰沈下來,沈聲道,“如果我不來的話,你想把她留到什麼時候?”聽語氣阿裏阿德涅似乎和米諾陶洛斯很熟悉,之前他還撒謊說根本沒見過米諾陶洛斯。

  米諾陶洛斯的整張臉已經隱入了面具下,他望著阿裏阿德涅的眼神復雜難辨,低聲道,“我沒有妄想……”

  “你也最好不要存什麼妄想,”阿裏阿德涅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狠厲之色,“好好繼續扮演你的牛頭人身怪吧。”

  說著,他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語氣和剛才的冷酷判若兩人,“好了,別生氣了,先跟我回去吧。和這麼可怕的怪物在一起,難道你不害怕嗎?”

  我冷冷望著他,“他不是怪物。還有,請你放開我的手。”

  他的臉上掠過了一絲淡淡的惱意,放開了我的手,漫不經心道,“對了,好像這裏還有一個孩子。如果我沒有猜錯,你是因為找他才不小心闖入這裏的吧。”

  見我點了點頭,他又說道,“跟著我一直走,這裏有秘道通向我的寢宮。”

  阿裏阿德涅的寶劍還沒有到手,我的任務還沒有完成,我還有一些事要做,所以,現在還是要多接近公主。

  在跟他走之前,我回頭望了一眼米諾陶洛斯,朝他做了一個“等著我”的口型,他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欣喜。

  阿裏阿德涅帶著我一進入寢宮,還沒等我說話,就捂住了頭蜷在了躺椅裏,一臉的痛苦狀,鑒於他之前不是沒有上演過狼來了的伎倆,所以我立刻打算無視。

  “你還不幫公主看看,知不知道,這幾天公主為了找你,吃不下睡不著,每天都犯病,連之前你教的方法都壓不下去了,比以前更厲害了。”他的貼身侍女一臉怒容的對我說道。

  “依諾,不關小晚的事……”他低聲道。

  我擡眼望去,只見他面色蒼白,身體微顫,額上密密地滲出了一層冷汗,顯然不是裝出來的。

  “你沒事吧?”我的語氣並不大友好。

  “你說,我這叫沒事嗎?快來幫我按摩一下啦。”他露出了一個可憐兮兮的笑容。眼睛還一眨一眨的,讓我想起了向主人撒嬌的小狗。

  沒辦法,為了寶劍,還要和這個人妖搞好關系,我嘆了一口氣,只得上前,幫他按起了頭部。

  “有小晚在,我就覺得好多了。”他蜷在椅子裏,低低說道。此時的他,和剛才的阿裏阿德涅完全判若兩人。

  我輕輕哼了一聲,一想到被他占了N多便宜,我的眼前只晃動著兩個大字——不爽!

  “我知道你還生我的氣,不過我不是有心騙你的。”他的睫毛微微抖動著,“一出生,我就因為身體虛弱差點死去,祭司替我求了神諭,說是只有把我當成女孩養,才能活下來,等二十歲之後,我就可以恢復原來的身份了。”

  原來是這樣,可是,在之前的故事裏,身為男人的阿裏阿德涅,又怎麼和忒修斯相愛呢?不過在古希臘,同性戀被看作的是十分自然的事情,更為普遍的是雙性戀,他們並不把同性戀看作反常,也不把異性戀看作正常。

  呃——一想到這一點,更覺得這個人妖讓人生氣了。

  “在你失蹤的這幾天,我真的很擔心,如果有一天你不在我身邊的話,我一定會受不了。”他忽然順勢捉住了我的手,“小晚,我不會讓你成為祭品的,也絕不會讓那個怪物傷害你。”

  我抽出了手,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米諾陶洛斯不是怪物,”

  他似乎有些不悅,“如果你見過他的臉,你就不會這樣說了。”

  “醜陋的外表並不讓人害怕,只有醜陋的內心才讓人厭惡。”我心裏惱怒,手下的勁道也大了幾分。

  “啊!好痛!”他皺起了眉,“反正,我哪裏也不會讓你去,你已經看過我的身體了,你要負責!”

  誒?我當場石化。

  一陣風吹過,好冷。

  在我的堅持下,終於再不用和這個人妖同床共枕了。

  “小晚,你不睡上來嗎?”他的聲音聽起來帶著一絲幽怨,“要是我半夜發病了怎麼辦?”

  我在地上鋪了一層地毯,頭也回來的說道,“反正一時半會也不會死,再說我就在這間房裏,完全沒有問題吧。”

  說完,沒有聽到他的反擊,不由有點奇怪,回過頭,只見他正側臥在床上望著我,淺淺一笑,像是嗔責,又似玩笑。眼波中,流螢搖曳,如夢似幻的撲射進深邃的瞳孔中,翡翠遊離——

  他還是做女人更加適合,我的心裏頓時冒出了這樣的念頭。

  不過,這樣的眼睛……好像在那裏見過,我又望了他一眼,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了米諾陶洛斯的翡翠色眼睛,對了,怎麼一直沒有發現,他們兩人的眼睛是這樣的相似!

  難道——他們之間有某種聯系,又或者,只是巧合?

  “怎麼了?如果現在後悔還來得及。”他笑著指了指自己身邊的位置,“這個位置永遠屬於你。”

  “他的眼睛和你一樣。”我盯著他的眼睛道。

  他的臉色在一剎那變得蒼白,笑容瞬間凝固在了唇邊,“你說什麼?”

  “你明白我的意思,要知道,翡翠色眼睛並不是常見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出口,也許是潛意識想知道他的身世,想知道什麼人這樣殘忍,賦予了他那樣悲慘的命運。

  “真的想知道嗎?”他的臉上已經恢復了平靜,“反正,你一直都會在我身邊,所以,就算告訴你也沒有關系。”

  “那麼……”

  “米諾陶洛斯,是我——同父異母的哥哥。”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